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桃橙】Fruits

翻pages翻到的旧物,趁没人,没有后续



你告诉了我很多。
我也想说点什么。



#BANANA
在回忆的那时我来到这间练习室的时间依旧很短,虽然比同天来报道又同年的BAEKHYUN早了五分钟,却还是比当时预备出道竞争中最晚做练习生的你还要晚。
一眼过去稀薄的第一印象刹那间便烟消云散。很久以后你拉着我的手臂不依不饶地撒娇。哥,你怎么能忘记我们之间那么重要的相遇啊,我可记得你呀,一进来就架着一副惨不忍睹的有年代感的黑框眼镜,那校服皱得……你没再说下去,倒是一脸啧啧称奇。
喝着牛奶路过的LAY哥痛心疾首地摇摇头。TAO啊,你一定是跟CHEN学坏了。
衣冠禽兽。我用新学会的中文成语反击他,谁让他就算呆呆傻傻的也一肚子坏水呢。
你乐不可支,卧蚕和睡得浮肿的眼皮将眼睛挤成两道弯弯的弧线,毫不余力地将大腿拍了个彻底,狂笑不止。LAY哥站在原地瞠目结舌了一阵子,最终露出了一个“你赢了”的表情,将喝光了的香蕉牛奶连着被咬平的吸管一齐送入垃圾桶中,摆了摆手展露出一张故作高傲、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脸。王去睡了,跪安吧。
老天,谁给他看的韩宫廷剧。我发誓我没听到隔壁宿舍的SEHUN打喷嚏。
你又呲牙咧嘴地对着LAY哥的背影一阵嫌弃,实际上你一定完全没听懂他在说什么,我也险些听不懂。算了,开心就好。
你打个哈欠伸个懒腰,拖长的哈欠转为一声糯糯的困倦,看你迷迷糊糊地想要会周公的神色,再看了看你身上套着今天出门时多添的一件棒球外套,我只得伸出手拧一把你削得平整的后脑勺,口中问上一句。你洗澡了么。
嗷疼疼疼!你捂着后脑勺撅着嘴瞪我,我回瞪你之后你又立马怂了。我可憋不住,没两秒又笑嘻嘻地揉了揉你的头。你可别这么怨念,我这是情势所迫,又不是恩将仇报。
……没呢。被揉完头的你最终败下阵来,软软糯糯地扯出几个韩文音节。下一秒又嬉皮笑脸地凑到我身边,搂过我的肩膀热烈地套近乎。哥啊,和我一起洗呗。
拒绝。我洗过澡了。
哥~陪我嘛陪我嘛。你一米八的大个子毫不费力地又把我往下压了几毫米。拜托,就算身高对我来说只是一串数字,你也别给我整个减函数呀。
何况,我总是对你没辙的。
好啦好啦,我陪你洗,你快点去收拾东西。我把你往房间的方向一推,你也没什么矫情,顺势走进房间。我双手环胸倚在你的房间斜对面的洗手间的门框上,隐约听见你在唱着什么,还看见你把你和经纪人哥一起住的房间翻得乌烟瘴气。
你洗澡真的特别特别的不安分。你给自己买了个防水袋子套着手机带进去,自拍、聊天、玩游戏、看视频、存饭拍……到了要揉搓泡沫而不得不放下手机的时候嘴巴就停不下来了,哼哼唧唧着一些不成曲的怪调子。在一个处女座主唱面前这真不是个明智之举,幸好今儿我还听出来你在唱什么了。是一首很经典的中文歌,许茹芸前辈唱的《如果云知道》。
不过,无论如何你都不会在意我的感受,因为你知道我不能做任何事情除了持续地嫌弃你。在你开心的时候,一切言语攻击于你而言都是无效的,那时的你就像一个在一车香蕉船面前口水横流的孩童般天真开朗。
据说有一次LUHAN哥心不甘情不愿地站在浴室门口等你——陪你洗澡。你恰巧看完一部灵异惊悚默片,于是不止要求看到人的存在,还得有声音的传播。
后来他嫌你烦了,就从fans寄来的礼物中抽了一条香蕉牛奶味硬糖塞进你嘴里,企图令你安静一些。
再后来糖全部都被吃完了,他还是决定再也不要陪你洗澡。
我鲜少有机会陪你洗澡。大部分时间里你都更加乐意拉上SUHO哥、BAEKHYUN和SEHUN——通常除了SUHO哥外,另外两个都是兴冲冲地抱着衣服跟你一起洗的;而在那些为数不多的仅有我和你的浴室里,你倒是颇为安分的,表面意义上。
就像现在你正用着沐浴露擦着身子,香蕉香精的味道飘散在不大不小的浴室里,鼻息依旧是断断续续的《如果云知道》。看上去是没有什么特殊,实际上你是在一脸洁面泡沫下闭着眼,随便摸了一瓶沐浴露就挤着用了。
噢呀,香蕉味的。你害怕脸上的泡沫掉进嘴里,尽量控制着不让面部肌肉抖动,然后含糊不清地对我说。哥,用这么神奇的味道的也只有你了吧。
对呀。我爽快承认。是一个人我和你的CP饭送的。
你恰好洗完了脸,侧身避开从花洒喷出的水流,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甩在地上,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那我们什么时候公开一下?
还久远着呢。我依稀记得我那时笑着这么回答你的。
我们还没坦诚相见过。而我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STAWBERRY

机会只有一次。它很明显地被我们两个不解风情的笨蛋搞砸了。
分队剩下我们四个人的时候,在从央视直播间出到走廊的刹那,我忽然不可克制地想象起我们两人的单独行程。
会是什么呢?我的天马行空有些清冷。毕竟首先,我的体育又不可能支持我上什么竞技节目,其次你大概也不能去歌唱类节目——不管是从语言上还是从音域上我俩都不太相称。
好吧,有人说美食节目。这种休闲节目确实很适合我们,节目组大概也是这么觉得的。
所以,在北京后海的小路上和你一起静静地散着步,听着半生不熟的中文,我有些开心,却在意料之中。
我和LAY哥去领过奖做过解说,和XIUMIN哥去咖啡厅学咖啡制作。唯独和你没有见过光。
真相是我也和你一起拍过一个短短的视频,说是要录进两年后的又一团综DVD。在那个连一巡都没有规划完整的年代,我们俩待在安宁的咖啡厅里,凌晨的24小时咖啡馆被大大小小的摄影机械包围着,你无聊地掂起一颗草莓丢进嘴里。
我打了一下你的手。小子,一有机会就偷吃。
我饿了嘛。你说得心安理得,偷偷瞄了一眼各自分散的staff们,也掂了一颗抵到我的唇边。哥,吃一个呗。
开始我还抿着嘴故意蹙着眉一脸嫌弃,后来看着你一直真挚地看着我,举着的手坚持不懈地想要引诱我启唇。你冲着我示意性地眨眨眼,眸底似笑非笑。我知道,你总是这么善良的孩子,喜欢的东西那么多,你样样都想分给他人一些。并非是彰显于世界的野心,仅仅是敞开胸怀的分享。
我也问过你不害怕拒绝么。你说:没什么好想的。喜欢他,就该对他好。
最终我还是抵不过诱惑,舔舔唇角咬住你递来的摘掉了叶子的草莓,没吃两口就被VJ姐姐当场逮住。我已经想象到后期的字幕又会把我写得多么狼狈不堪。
我淡淡地笑着看向你,你咂了咂嘴,假装不经意地移开了视线,抓着一旁的一只白色木马模型独自玩耍。于是我也没再理你,因为不一会儿你肯定又会凑到我身边,马儿的蹄在我肩上深深浅浅地走过。
走到如今。
这种one take式的综艺总归拍得舒服。坐在保姆车上,我放松着大脑,半是昏睡半是清醒地轻轻跟着耳机的音乐哼歌,而你早已困得生无可恋,又是睡得跟做操似的,找不到一个支撑点。
我看着你游魂般换了无数个姿势,最终还是懒懒地将身子坐高了些,将你的头按过来压在自己的肩上。
车程约摸四十分钟,下车时你却已经精力充沛。人总是在不能休息的时候精神涣散,要休息的时候活力四射,是有些找虐的风格。
像我们颠倒黑白的生活。

评论
热度(10)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