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Chap.One④

[ Berlin - 05:06 - XIUMIN ]

    直射点仍未穿过赤道到达北半球,5时的柏林依旧一片漆黑。

    金珉锡手上拿着一大串钥匙,晃晃悠悠地朝他现在的栖息地走回去。他将滑板抱于怀中,他现在醉醺醺的,根本没法利用原来的交通工具行进。离开酒吧前他喝了点酒,他本以为那只是一杯特调鸡尾酒,毕竟父亲每天为他准备的都是如此,可今天的却是纯伏特加。他晕晕沉沉地趔趄着,手上的钥匙仿佛奏着简洁的礼拜圣歌。

    漫长的冬季是中高纬度的特色,他喜爱的雷锋帽总不算浪费时节。寒风轻薄却同样凛冽,将帽檐绒毛轻轻拨弄,似一位天宫而下的仙女自身后挑逗,风声呼啸耳际却并非过分寒冷,他感谢帽子的庇佑,却苦了为自身的潮流甘愿裸露在外的大腿肌理。

    这令他不禁加快步伐,况且,他累极了,谁管什么满月夜呢?或许他只是将规划不周的横亘在小路正中的路灯看错了也说不定呢。耳机里迸裂着《HURT》,这是他为数不多听不腻的歌曲。作为一名酒吧驻唱,为了生计,他既会去清吧,亦会下夜店,为了不让自己在结束工作后对周身环境过分不适应,纵然他听了一晚的狂放电音,他也还是得听些曲调热烈的歌曲。幸亏有着《HURT》这一种类型的歌,强烈的R&B降调曲,诉说求之不得的爱情伤痛,在保护他不受冬夜伤害之时,也令他多了一些对这片宁谧的归依,不至于太过突兀,太过孤单。

    他走到公寓楼铁质卷帘门前,白日阳光投射时,它洋溢着粉色的气息,普通而美好,简洁明亮,有着意大利文艺复兴在德意志留下的痕迹。但在夜晚,隔壁单身公寓招牌绿色霓虹灯渲染它,掩映出清冷的模样,它的墙壁上遍布黑漆德文,交映出普鲁士的狂傲不羁。

    这才像他金珉锡。他属于这样的环境,严谨,冰冷,却又狂放,饱含个性。

    这幢公寓是青年公寓,几乎所有人的共同点是不分昼夜,随心所欲。金珉锡关上门将凛冽的风声隔绝,楼道一片空气堵塞的静谧,他不喜欢这种无声的压迫,于是他将耳机里的音乐又调大声了几格。

    你得原谅金珉锡被酒精冲昏了头脑,神经麻痹以致身形不稳,但路过的黑人兄弟并不会理睬。一些德国人对外来人士总有偏见,认为他们一杯啤酒就变成令人憎恶的醉鬼,于是这部分人会给你点儿教训,以示他们酒品良好,仿佛喝了两扎啤酒后他们变成的不是同样令人嫌恶的醉鬼。

    被路人撞了一下的金珉锡颇为不满地拉开一边耳机,侧身睨了一眼那人,然而并没有听见对方的日耳曼脏话。那就算了,况且他现在也几乎累得睁不开眼睛,就算他看似瘦弱的身体下隐藏着硬朗肌肉的力量,他今天也不想举拳打架,那太不明智。

    奇怪,明明平时都习惯了这种日夜颠倒的生活,今天为什么却如此疲倦呢?金珉锡一边晃悠悠地上楼,最后决心怪罪于那杯纯伏特加以及打碟打得太难听的DJ,What makes him sick。

    他好不容易挣扎到自己所住的房间,将背包一下甩在沙发上,顺便也将自己摔进沙发里。玄关旁打着一道黄光,照射着一个不停旋转的陀螺,那从他搬进来这个寓所的第一日就一直如此,灯永远关不上,陀螺永远无法停下,奇怪的是他也没有找房东或是电工问过,只觉得是理所应当。

    从沙发缝隙摸索出遥控器,他一边按开电视,一边回忆起今天在酒吧里和各种人的闲聊。有人提醒他今天有英超精彩剪辑,他准备回放来品析一遍;有人不知为何谈起了历史,大概是在抱怨柏林冬季寒冷漫长吧,说不理解十字军十次东征时祖上究竟何来的毅力坚持多年的,金珉锡虽为异国人,亦深表感慨赞同。

    坐在吧台的几个中年男人大谈天文学,金珉锡等酒的时候好奇地听了听,据说韩国境内看见十颗坠落的陨石天景,但却找不到任何陨石坑或是陨石遗体,好吧,这种异国都市怪谈还是聊以慰藉就好;另一件关于天文学的事情便是最近即将到来的日全食景观,对难得一遇的美景金珉锡还是充满兴趣的。

    有人向他推荐去柏林天文台观赏,毕竟J.F.恩克曾任那儿的台长,他可是发现了世界上第二颗按预言回归的“恩克彗星”的伟人呢——哪怕第二总被人们遗忘。这个人确乎是个十足的天文迷,他问了金珉锡的生日,然后兴高采烈地跟金珉锡说:“哇,你真酷啊老兄!你的生日可是百武彗星的发现日呢,这可是人类首次探测到有X射线发射的彗星哦。”

    哇,我真酷。回忆至此,金珉锡转着手中的玻璃杯,淡淡地笑了笑。应酬是需要的,但为了自己头次听说的不明觉厉的彗星?还是算了吧。

    ……嗯,比起这些,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劲?金珉锡耳机里的音乐已经被缩小,但电视中的人声却并没能如期而至。他奇怪地看了一眼电视机,满眼的雪花嘈杂。行吧,虽然他知道这个公寓的设施并没有多好,但这样无缘无故就罢工的情况在德国而言实属少见,大概是什么小偷剪短了天台的电线吧。

    ——如果他真是这样觉得的话,未免太天真了点吧。

    电视机上画面不断抖动着,隐约看见了“15:25”的时间一样的字样,忽的一个跳跃,一枚兽型图标便显现在了画面上。他觉得熟悉,坐直了身子想要细窥究竟,却在下一瞬间听见了模糊不清的声音:“XIUMIN……SE……在……burgh……”

    XIUMIN?XIUMIN是……?

    【“从今天开始,你的名字就是XIUMIN啦,要尽快习惯啊,金珉锡。”】

    XIUMIN就是……金珉锡。

    [ EXO ]!

    金珉锡在这一个瞬间忽然回忆起了所有的事情,他连忙趴到电视机面前,试图攫取更多的信息。

    拜托了,再告诉我多一点啊……D.O.!

    电波的嘈杂声持续在房间里回荡着,最后大概是那边的D.O.也放弃了挣扎,直接在电视上面打上了重要信息:

    「Edinburgh 15:25」。

    金珉锡将玻璃杯扣在桌上,拿起必需品便直接夺门而出。

    耳机中的音乐在空气中浮沉,杯壁上逐渐泛起结冰的美丽纹路,忽然间杯子猛然炸裂,晶莹剔透的碎片间,直视而去,陀螺的旋转正渐趋于止。

 

 

[ Colorado - 08:30 ]

    如果是对于作息良好的摩羯座A型血而言,一天的开始确实始于起床铃声。

    “唔……”都暻秀挣扎着将脸埋进枕头里以免受到一丝光线的威胁,抓过手机看了一眼,划开了接听键,又闭上眼睛闷声道,“喂?”

    “D.O.呀,”那一头传来的是金珉锡略显喘息的声音,“我到了爱丁堡这边,但是没有感受到附近有成员的气息,我也不知道你告诉我的那个人到底是谁,现在我要怎么做?你们在哪里呢?”

    “XIUMIN哥!”都暻秀登时惊醒,一边翻身下床去敲隔壁房门一边兴高采烈道,“哥你也恢复过来了吗!太好了!灿烈哥啊我和你说,啊他人不在,算了那我去隔壁吧,钟仁呀起床了——”

    金珉锡怎么听这对话都不太对劲,他有些困惑地支吾道:“是啊……我是恢复了……可是不是你,今天早上刚找我的吗?”

    金钟仁刚被摇醒就听见扩音传来了金珉锡的这么一句话。

    都暻秀也迷惑地皱起眉:“什么?我没有找你啊,你……你在哪儿呢?”

    “我现在在爱丁堡,之前一直在柏林那里……可我是看到了电视的通知的啊,那个声音虽然很模糊,也确实是你的没错啊。”金珉锡突然觉得有些好笑,“暻秀啊,你是不是恢复记忆以后过得太安逸了,一个晚上的睡眠就又让你失忆了啊?”

    金钟仁在旁边开口道:“哥,不可能的。我们在科罗拉多,如果你说我们是你所谓的‘早上’找的你,那我们这边就应该是傍晚时分。那段时间灿烈哥刚醒,我们三个人一直在一起行动,但我们没有一个人收到了你醒来的感应。”

    “……是KAI吗?”金珉锡在电话这头沉默良久,忽然恍然大悟般“哦”了一声,严肃道,“我大概知道是什么情况了。今早我上楼时有个黑人撞过我,他似乎是Police的人,现在我不太清楚他把我引诱到这边的意思,但你们记得——”

    “不要相信pathcode以外的我。”

    “不要相信pathcode以外的我。”

    金珉锡愕然。

    都暻秀惊恐地望着面前凭空出现的金珉锡。

    朴灿烈听到较大的声响,咬着一片蓝莓果酱吐司于房门口探头:“醒了就快来吃早餐吧……XIUMIN哥!你来了啊!喔呼Yeah!”

    金钟仁看着朴灿烈,原本仍存困倦的眼眸霎时睁大。




忙完了。

希望接下来我能安心忙于这个……

评论(4)
热度(5)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