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Chap.One③

今天比昨天还要过份哈哈哈对不起,放假了做起了看剧咸鱼……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点都不好看我却还在看( 本文男主之一上线 耶嘿 没有他六十一分之一的帅气



[ Arizona - 17:12 - CHANYEOL ]

    烈火灼烧的空气会因缺氧而死寂。它伏在干柴上低声喘息,它被自己逼得走投无路,苦不堪言。

    狂风呼啸的火焰会因增氧而旺盛。它不会因凛冽的假象减弱,煽风只会引火,星火足以燎原。

    朴灿烈在一片温暖明亮的安逸之中醒来。

    他摘下遮盖在脸上的黑色檐帽,蓦地起身,环顾四周。白光刺向他的眼角,转而夕阳的柔光亲吻他的侧脸,这是一片杂草地,柔软枯黄的草茎随风摆动,一阵奇异的陌生感涌上喉咙,令他不觉恶心。

    他下意识地从怀中掏出怀表, 时针和分针锁定5时11分,秒针却上下骚动着,在0与1秒的刻度间徘徊。

    时间,坏掉了啊。

    时……间?

    日光犹在,暮色由金色变为橘红色,又从橘红色褪为紫色、蓝色。空气尚存暖意,却弥漫着白昼将尽未央的寒意。朴灿烈站起身,拢了拢身上的湖蓝色羊毛毡大衣,茫然地环顾着四周这片陌生的荒芜。

    他记得,在此之前,他确实有着每日骑马到这个地方享受一个安谧的午后休憩的习惯。他的家离这儿不远,醒来后驾着马向太阳下落的西方疾驰而去,不一会儿就可以看见一条小路,顺着小路再往北行约莫五分钟,就可以到达那片森林别墅区。

    可是,明明他的身体对这旧往一切是如此循规蹈矩。

    为什么他却怎么都回想不起来,自己是谁?

    但是再耗在这里也见不得是什么好的选择。他低低叹了口气,右手拿着帽子反扣于腹前,信步跨了出去。

    里衣是一件棕黄色的polo休闲衫,纤维织成的衬衫使习习凉风轻易钻入他的肌理。他下身着了一件黑色九分窄脚裤,脚踩一双间黑白的低帮绑带球鞋。这样的装备不适合往杂草丛生的正西方走,所以得向西南方走,这段记忆大致是没有错的。能走的这边的杂草地似乎被人为机械夷平过,草根与草茎被生生碾压在干硬的黄土地里,又因各种作用力时不时岔出几枝,枯草划过脚腕的质感令他头皮发麻。

    走进西北的灌木丛后,没几步便又能重见光明。原来这儿是一片古文明遗迹,虽然真的仅剩下了几块矮矮的断墙。

    朴灿烈沿着杂草丛生的台阶向上走,脚尖一转踩上断墙之上。俯瞰四野,皆为森木,朴灿烈想这里应该是一个国家森林公园,自然保护区……是的,这里是美国的亚利桑那州的州政府驻地,菲尼克斯,凤凰城。

    他摩挲着墙垣,忽然在墙的中心底部发现了几行小字:

    【公元1024年,霍姆斯彗星爆发。城市圣光粼粼,是上帝的火焰给予黑夜以恩赐。】

    是很陌生的文字,像是拉丁文一样的古老的楔形文字,朴灿烈也不太清楚为什么自己看懂了。史诗一样简短的句子里朴灿烈敏锐地捕捉到了“彗星”二字。没记错的话,自己家中似乎也有着一个陨石坑,就在农场的后院,他前阵子还将马草对方在上面,甚至在草堆上安逸地睡了一觉。

    不知为何,他对那里有种莫名回归的安心之感。但那未免太过奇怪了。

    他总有种,失去了什么之后,再也不愿醒来的抗拒之情。

 

    进入森林中的羊肠小道后,天色明显暗了下来。

    潮湿的树木缄默无声,轻绡似的雾里,成群的灰鸦不时地像一片乌云似的倏地从灌木丛中腾空而起,在唯一透着光的空地上方嘶鸣盘旋。夕阳的余温尚且在空气中流连,日光射下几道微微温暖的光线,像火的带子一般贯穿了整个树林。

    “……朴……嗞……”

    “……谁?”似乎在一片鸟兽扑棱翅膀的令人不安的声音中听见了有人的声音,朴灿烈仰头看了一眼。先前笼罩在头顶的乌鸦织起的阴影四下散开,从微弱的树与树之间的间隙望去,天空一片灰白,暗淡甚至是惨淡,仿佛一切都难以捉摸。

    刚才的声音,是在叫他吗?

    朴灿烈茫然地一边退步一边凝望。他脚下换了一圈,试图从不同的角度找寻出声源所在地,却是一无所获。如这一片凌驾于他之上的天空一般,他被蒙蔽双眼,蒙蔽记忆,所有他曾知道或是他想知道的全被人精心操控,像是从附着水雾的玻璃窗向外看去,外边的人或许早已洞悉一切,被囚禁其中的人却一无所知。

    他厌恶被人如此操纵。

    “哈哈哈……少了什么,对吗?”

    忽然,有低低的电子音,模仿着杀人狂一般的疯狂的笑声呼啸耳畔。朴灿烈右手一甩,却是打了个空。

    他感觉到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逐渐复苏。记忆仍旧一片混沌,但身体的机能却已然被调动,像是有无数的火焰卷噬他的血管,他的身体逐渐滚烫,像是被燃烧,又像是……重生。

    凤凰涅槃一般,自焰火中疯狂。

    不同的电子音断断续续地由四面八方袭来,似一阵阵风,补足他的燃料,令他燃烧得愈加疯狂:“你……害死……他……吗?”“重生……我们……找到……你……!”“……不过如此嘛……”

    “……谁!?出来!啊!?”无数的声音伴随着低赫兹电流声充斥朴灿烈的耳膜,令他头疼欲裂。他愤怒地一扬手,却发现一团火焰冲出他的指尖,顷刻间便点燃了一棵树。

    我……我,这是我做的吗?

    朴灿烈听见树枝发出噼里啪啦被灼烧的声音,恍惚间他似乎听见了其间的低吟。他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无数声音交织令他痛苦地掩住耳朵,却根本不起作用。接连不断的讥嘲似无形的利刃一束束穿过他的全身,此刻连倾泻而下的日光都有如刀剑。

    “不要再说了!”朴灿烈直起身,左手微微一抬,那些传来声音的周遭的树木全被点燃,火舌彼此舔舐着亲近,森林瞬间燃起熊熊大火。尔后,他再次痛苦地弯下腰,继续捂着耳朵与那些声音做着无力的抗争。

    而就在这个瞬间,他却感觉到有什么的气息朝他逼近,同时,原先那些电流的声音却接二连三地退去。

    “啧。”

    一个男声作为结尾,那令朴灿烈苦闷的一切瞬间消失殆尽。他放下手,指尖从脸颊滑落时他摸到了一片冷汗。世界似乎恢复原样,只剩树木接二连三地燃烧着彼此,仅仅数十秒,他身边就已经是烈火连绵。他并不觉得炎热,却觉得身心俱疲,身形不稳,将要倒下之际却被人一把支撑住身体。

 

    “哥!”来人皮肤黝黑,面容煞是熟悉,就连这份焦虑的表情都是熟悉的模样,“你没事吧?走吧,D.O.哥的车在外面接我们。”

    朴灿烈盯着来人的脸,眼神空洞地问道:“……我是谁?”

    “啊?”来人有些茫然无措,“灿烈哥……你还没想起来你是谁吗?你是CHANYEOL啊,朴灿烈!”

    “CHAN……YEOL?”他重复了一下这个单词,得到了那人一瞬间惊喜的点头后似乎迷迷糊糊地想起了什么,“对,我在出任务,然后,他们,走进了迷宫……”他看着男人的脸庞,忽然间,眼神中消散了迷茫,换上了杀意,“你是Looker,你想要做什么?”

    “啊!?不是,我……”金钟仁甚至都还没自报家门,就被朴灿烈左手燃起袭来的火焰吓得连忙跑远,又在火焰沿着自己的方向袭去后看见了朴灿烈逐渐下坠的身形,又连忙跑回去扶稳对方,“灿烈哥?灿烈哥!”

    他轻摇着似乎陷入了昏迷的朴灿烈的肩膀,耳边响起都暻秀的呼声:“钟仁,怎么样了?找到灿烈哥了吗?”

    金钟仁连忙握着手机回了一句:“找到了,现在回来。”说罢,他吃力地将朴灿烈扶起,纠结了一阵后还是将朴灿烈整个人扛起,发动能力瞬移回都暻秀停在环山公路紧急停靠带的车旁边。他可不是什么分析型的角色,这些被失忆的灿烈哥攻击的突发事件,还是交给暻秀哥来思考比较好。

    朴灿烈发丝凌乱,手背上黑色的凤凰刺身轻轻流淌过幽蓝色的光芒。

 

    都暻秀发动着能力不断改变着公路的道路,以最短路线赶回分部。他路过一匹毛发光泽的黑马,黑马温顺地咀嚼着马草,漫不经心地轻轻一瞥,像是短暂的告别。

    因为他昨夜砸在地图上的那一拳,与亚利桑那州的联系变得十分微弱,他差点联系不上朴灿烈,这才急忙拖着金钟仁赶来此地寻找朴灿烈。但这果然还是自己脾气火爆所创下的失误,他从倒后镜看了一眼枕在金钟仁肩上的朴灿烈,心中溢满自责。

    但还是,希望万事平安。不仅是灿烈哥,还有……所有的成员们。

    科罗拉多的高速公路收费站报时是:18:40。


评论(5)
热度(10)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