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Chap.One②

现场是毒,我差点赶不上更新。不知道你们看出所以然没,我就是在三辑出的时候写二辑的人……TAO上线,注意避雷。


[ Bacelona - 10:10 - TAO ]

    简朴优雅的咖啡厅流动着仿佛流金越野般古典优美的华尔兹舞曲,时光似乎可以在此永驻。

    黄子韬失忆已有一段时日。自新生的记忆伊始,除了待在自家满是钟表的房间外,所有的阅历就是每天早晨十点从这里开始恢复活动。Cafe KAFKA,他当然知道卡夫卡,那位伟大而神秘的捷克作家。这家咖啡屋亦是如此,神秘,而又宁逸。

    他依照惯例坐到了店铺角落的位置,offer了一杯蓝山双糖,尔后他出门左拐,往白色油漆报纸架旁边的塑料胶质小圆筒里投了6便士,取走了今日新鲜烫印的西班牙国家报《EL PAIS》。回到店铺坐下,咖啡雾气氤氲,一切恰到好处。

    黄子韬当然也熟悉西班牙语,他热爱学习外语,当然他的母语还是中文,必须是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之一,具体点说,还掺杂着青岛话。他用食指轻叩过白色陶瓷咖啡杯的杯耳,送至唇边不紧不慢地饮一口,放下后顺便摊开飘散着油墨儿香的报纸。

    噢,咖啡和西班牙语,这奇妙而浪漫的搭配在他的脑海中产生了化学反应,记忆似铜片被投入硫酸后结出晶体般被析出。那是右上角嵌着模糊中文电视台标志的电子屏幕画面,画面中身着硬版型裁制的OL连衣裙的女人手中拿着廉价的罐装三合一速溶咖啡,仿佛糅合了咖啡香气的音乐通过重低音调配的音响流淌,它显示的是:“当时光被静止,让我们一起despierta a la vida(重返灵魂)。”

    它比那个女人还要优雅——与这诡谲的、卡夫卡先生同名的咖啡屋一样,比倚在吧台上穿着灰色侍应服用白色毛巾擦拭着白色瓷杯的中年男士、用着白色Apple电脑在空白文档上敲敲打打的业余作家、坐在未撑开白色遮阳伞的藤编圆桌旁颈戴白色珍珠项链的二流名媛都要来得迷人——飘散油墨香味的文字。

    他从报纸的日期[ 2015 - 03 - 19 ]开始看起,而当他摊开下半部分时,那内容忽然如同热咖啡般准确而滚烫地熏进他的瞳孔,令他不得不停滞住手中的动作,眉头猛地皱紧。

    十颗陨落的流星?

    338O?

    这是什么?……该死的,怎么这么熟悉?

    黄子韬觉察出自己开始偏头痛,他敏锐地意识到这一切一定和自己失窃的记忆有关。他连忙于字里行间寻找起突破口。而越是向后阅读,他的浏览速度愈发加快,他的心脏跃动亦愈发澎湃:

    【3月17日,据英国格林尼治天文馆电报获悉,韩国首尔上空出现十颗彗星共同坠落的壮观景象,但随即消失不见,韩国外交部亦表示当晚并无巨物坠毁当地,目前专家仍在进一步分析……】

    【彗星科普知识:巴塞罗那圣家赎罪大教堂“爱之门”最低端一根分割柱分为两入口,随着分割柱向上延伸,化成一颗“彗星”……】

    我的妈呀。黄子韬吓得家乡话都冒出来了。当然,他并不是被这些专业知识吓倒,他根本就不明白也没兴趣明白这些——骇人的是快塞爆他脑海的层出不穷的记忆!

    天,他居然忘记了自己是一名伟大的ULTB反叛军中精英分队EXO的成员,TAO!338O?那是他进入OVERDOSE时的身份代码!

    他为自己无心的失误懊悔,蓦地又瞩目到日期:[ 2015 - 03- 19 ]。3月19日没记错的话是EXO出发前往OVERDOSE那个该死的迷宫的八天前,但2015年……

    什么!?公元21世纪!?那个遥远老旧的公元纪年!?

    “嗡——”

    投散着暖黄灯光的大瓦特灯泡剧烈不安地闪动起来。黄子韬抬起头锐利一瞥,灯泡在瞬间炸裂。他下意识地举起报纸挡在眼前,却感觉周围的空气随着那一声如同耳鸣的嗡动凝固了。他在确认自己并未受到攻击后悻悻地放下手,然后他起身,朝每一个人走去。

    他先光临了一下邻桌那位业余作家——他之所以知道对方的身份,是因为他们曾有过一次较为愉快的交流活动。文档光标停留在“TEN”上——LITTLE IN THE RED TEN,从这家咖啡屋流传的小故事;他又走向坐在另一张桌台的男人,他正在看一本有着白色封皮的书,正好在看68页——那是黄子韬的训练服编号,也是他的幸运数字;继而他路过了那位温和的侍者,但在对上眼的瞬间他立即扭过头,加快步伐向门外走去。

    因为他明显读出了侍应眼眸中暗涌的不友好,以及他最终在微弱的电流音中听见了都暻秀的心灵感应:“快走!他是Looker!还有几个正在夹击你的路上!”

    可恶,真是一群麻烦鬼,难道他们在大陆里还监视得不够吗?“知道了。”他抓着手机,快步穿过一片灯泡碎玻璃渣;有一小片似乎划破了他的左脸颊,但他没时间去在乎那些,他很少听见都暻秀的声音这么疲惫又急迫,那通常只有在危难之际才会出现:“快点,TAO,出门后往你的右手边走,注意一下从你左手边马路横跨而来的人,有机会就用能力,这儿没有法令限制!”法令?哦,FUTURE颁布的所谓《异能禁行法》,那在黄子韬看来根本不值一提。

    “好。”黄子韬咬咬牙答道,用大拇指摩挲了一下右手食指上的黑色戒指。当他推开门的刹那,他听见背后有杯子落地的声音。门因他的过度用力剧烈地开合着,他看了一眼左手边的马路——该死的,他才发现这个咖啡屋居然在大道的拐角处,一个得天独厚的随时被敌人包围的要塞——并与那对乍似甜蜜的小情侣对了眼。那笑容令人不寒而栗。

    他眯了眯眼,果断按照都暻秀的指示往另一边跑去。因行动不便,他将手拿出了口袋,同时还有他的另一枚用来发动超能力的戒指。他本可以不依靠戒指,以他原来的能力,凝固足够的时间逃离并不是问题;可现在他惊恐地发现他的能力被削弱。

    但他还没来得及戴上去,便听到一丝都暻秀急促而微弱的呼声,以及电流发出的不怀好意的“嗞嗞”声。他猝不及防,就被电棒击晕在地。

    而他的戒指,也在意识的最后滚落进小巷的黑暗当中。

 

 

[ Corolado - 02:35 - D.O. ]

    “……TAO!?TAO!”

    可恶!

    都暻秀感到链接的流散,愤怒驱使他一拳砸在了地图上。他是如此用力,以至于地图被他砸凹了一小块,看起来那像是离科罗拉多不远的亚利桑那州。他不再理会那张地图,烦躁地离开地下室,走上楼去厨房找水喝,以压抑下他内心的愤懑。

    Looker。好不容易找到的又一位成员。凌晨两点。袭击。

    他快恨死这些讨厌鬼了。谁会想到他们会挑在一个凌晨两时(好吧,后来他推算了一下发觉巴塞罗那那儿是早晨十时)、唯一汇合的成员还处在休眠期(不,KAI需要的睡眠量是他们的两至三倍,否则他哪有这么多精力穿梭各地)、并且是都暻秀毫无反抗可能的时机攻击TAO!?手机是一松开就会自动断掉感应的;TAO的戒指似乎在争斗中遗失到某个角落了,他还得等KAI醒后过去寻找取回并企盼他还在那里;可最伤心的是他们把TAO带走了!

    都暻秀十分无助。他无助得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而是打开了金钟仁的房门,拉开椅子坐在了书桌前。他需要陪伴。

    另外,他们的确需要尽快排个时间表找到所有的成员,搞清楚现在的处境了。

    金钟仁丝毫没有被吵醒的迹象,咂咂嘴翻了个身。都暻秀瞥了他一眼,不知是忧心还是舒心地轻叹一口气,打开台灯开起了《西班牙旅游指南》。他需要做足功课。


评论
热度(8)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