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Chap.One

全员向,主灿白暧昧向,副开度兄弟向,日更,有需要请戳tag


[ London - 15:00 - KAI ]

    金钟仁是被下午三时整大本钟庄严肃穆的钟声及响彻云霄的高分贝警铃声震醒的。

    这该死的地方居然下着脏兮兮的雨——灰色的,细丝般的,仿佛天空中悬着一个巨大的涡轮机,将脏水搅得飞溅。他抬起手,手心滴落的液体以浑浊的颜色展现了这一小颗水珠里究竟包含了多少微生物。

    他被丢弃在一个昏暗的小巷内,这里很僻静,脏乱差,即使是巷子之外宽敞明亮的街道上的交谈声想要传进来也似乎隔了层雾,飘渺空洞。

    他讨厌这个和曾经的自己经历过的一模一样的窘境。

    站起身,金钟仁用手指捏住衣服的一角轻抖了抖,为身上传来的腥味和抖落的脏水皱起眉头。他闭上眼,用意念搜寻了一下附近,终于明白陌生感的由来——

    路牌上写着「Piccadilly」,皮卡迪利大街。

    “damn...sh*t...”金钟仁很符合地道风情地啐了一句。

    他知道这里是哪里,英国伦敦,即使金钟仁未曾来过,书上也曾对这个城市有过详尽的描写。

    ……可是,他读的书明明是《地球消失十大奇观》啊?

    身上持续传来刺鼻的令人作呕的气味确认了自己没有在做梦。金钟仁眉头鼻子皱成一团,这股味道太影响他的思考能力了,他得先换一身衣服。又想了想,他觉得这样一副邋遢的亚洲面孔贸然出现在欧风街道上的话势必会引人注目,最终他决定还是运用自己的超能力掩人耳目好了。虽然他不敢保证这是否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引人瞩目。

    他找到了一家服装店,计算好了最低识破率后掐准时间瞬间移动到地点。

    SAFE。

    这儿人很多,但没有人注意到出现在童装区的他。他侧身走进男装区,捡走了一件黑色西服长外套后走向试衣间,换好了衣服后抓着外套又瞬移回了小巷,同时在内心发誓下次出任务他再也不要因为有搭档就只带手机不带钱出门。

    将淋湿的旧外套丢进巷子尽头的垃圾桶,他捋了一把微湿的头发,造型成狼奔后走了出去。外面果不其然是一片喧嚣,声音终于恢复了本分,不再飘渺无常。

    也就是在这时,金钟仁感觉到有人在跟踪他。

    路过特拉法尔加广场的标志、英国总督查尔斯·詹姆斯·纳皮尔的雕塑时,金钟仁便听到了身后三米处传来清晰的一声“咔嚓”。他本来是觉得在这种旅游景点使用相机的人多如牛毛,没有太在意。于是他只是继续赶路——漫无目的地。最起码他得先去到一个他熟悉的地方,比如说坐火车可以到达的爱丁堡,这样他或许还能找到位于那儿的ULTB分部,哪怕他根本不认识路。 

    但在这样一个未知世界里,金钟仁还是不敢轻易懈怠,于是他悄悄转过了头,记住了对方的模样。

    太好记了。好记得金钟仁想骂脏话。

    这人怎么和自己长得差不多一样啊!?

    从广场向南侧拐进查令十字地铁站,一路上他藉着路边一切能反光的事物以及几下抖衣服的假动作回头了数次,男人根本就没有离开过他的视线——纵然他的伪装技术真的很不错,但在警戒心极高的金钟仁看来,不过雕虫小技。

    金钟仁试图摔下那个难缠的男人,周围人员密集,他无法瞬移到一个僻静的树林,所以他只能利用平日锻炼爆发的体能和技巧逃离——即使,虽然金钟仁不想承认但,都失败了。

    查令十字车站人来人往,他研究了一下地铁路线图,在附近几个地铁站中凭借记忆派出了似乎更为喧嚣热闹的国王十字车站——那儿似乎因为一部风靡全球的魔幻题材电影而闻名;那么就只剩下区位最好的滑铁卢车站了。

    唉……要不是能力莫名其妙地被削弱了一大半,他也不想这么劳心费神啊。金钟仁倚在墙边观察了一人,趁人少时小跑着走下负一层,拐进了干净整洁并空无一人的男洗手间。

    当然,他可是卡好了时间离开的:那个跟拍他的男人手中拿的大概是金钟仁只在博物馆里才见过的胶卷相机,他一路上跟拍自己那么久,毫不吝惜且毫无技术,那么他也到了该换胶卷的时候。等到他已经奔走到楼下,他听见男人在上面一层碎步快走着,还伴随着略显急促的快门声,可惜金钟仁即将走入死角,男人的跟踪任务唯有以失败告终了。

    呵,计划通。

    金钟仁斜了斜右嘴角,抖落衣领上零星的水迹,在洗手池洗干净脸后,闭上眼,算准时间瞬移到了一个被柱子和巨大杂物车笼罩出的一块阴影死角,再从柱子侧边状似不经意地绕出去。

    他差点因为在伦敦地铁上大骂脏话而被境内拘留。

    How old are you(怎么老是你)!?

    咳,不能这样自暴自弃。金钟仁揉揉脸,他可是高中英语满分的人呢。

    但是他真的烦躁到要咆哮了好吗!怎么比当年追着SEHUN跑了半小时就为了让他入组织的DU还要烦人啊!

    ……说起来,哥他们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他现在最大的生物感应范围只有伦敦城境内,但是并没有任何成员的生命迹象。生物感应系统是安装在他们脊椎内的一个效应器,里面包含了EXO全员的血液与信息素化合物,在生物感应范围内可以凭声音判断彼此的方位及身体状况。金钟仁因为瞬间移动的超能力,感官较常人敏感,因此感应范围能到达一个市;但队内还有更甚者,拥有自然之力的D.O.哥和有圣兽加护的治愈者LAY哥。

    总之,在这种危机四伏的地方,他们得赶快汇聚才行。

    Because we could be immortals(只要在一起,就所向无敌)。

 

    从滑铁卢车站出来以后,周围不出所料地冷清了不少。

    自地铁站出站到地平线以上又是一场恶战,金钟仁耗费了几近毕生的脑力和体力企图甩掉男人,结果自然都以失败告终。他焦躁又迷茫地乱跑着,不知不觉便跑到了一个废弃的房屋。

    屋内只留下几件大型家具被用白纱覆盖,闷得令人透不过气,金钟仁兜转上楼,终于在顶楼阁楼发现了能够走出去的窗台。沿着发出嘎吱响声的楼梯向上爬出去后,外面俨然是一个空旷平坦的大阳台,平铺着灰色瓷砖。看上去十分明亮,可这儿什么也没有,除了莫名能长起来的横在门口的硌人的粗大杂草外。

    对面望去是伦敦巨大的地标之一伦敦眼,再隔着一条泰晤士河的对岸则是大本钟,那里是方才自己身处的地理位置。

    最令他觉得恐怖的是,这儿竟然让他有了一种莫名强烈的熟悉感。

    但他很快就以冷静的理性分析排除掉了自己曾经来过此处的可能性。就算真有可能,他也还是得先找到组织,才有可能获得重大进展。

    ……所以到底能不能来个人救我啊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阴魂不散啊我看到他拿着相机像只野花栗鼠一样窜进来了啊!

    “叮咚。”

    金钟仁手中握着的手机收到一条讯息。手机边缘显现来信人:@pathcodeEXO。这个是生物感应系统与电子讯息技术结合的产物,只要成员握着手机,就能直接通过心电感应传送与接收消息。

    “他是Looker。快来Colorado。”

    都暻秀的R&B磁性中低音在此时的金钟仁听来简直是马太福音。一瞬间在WEB里的记忆排山倒海般涌来,基本的事件他大致都还记得,只是脑海当中似乎一闪而过了几帧非常不好的画面和断断续续的空白时间。

    算了,先去找暻秀哥吧。金钟仁斜睨了一眼身后,丛生的杂草间隐约冒出了一个黑色镜头。于是他一挑眉,直接全力瞬移,往都暻秀给出的目的地赶去。

    既然你是Looker,那我也就没必要再隐藏身份了。

    果然不是普通人啊……不过,不陪你玩咯。

    金钟仁倏地一下便消失无踪,连空气都察觉不出波澜浮动。

 

    “诶……人呢?”

    拿着相机的男人苦恼地从杂草丛中探出头,搜寻了一圈空无一人的四周,幽幽地叹一口气。

    “不对,我在这里……做什么呢?”

    男人将记忆断点前最后的动作完成,是从口袋中掏出自己的名片,名片上面赫然是用黑色粗体字打印的自己的信息:

    【LEE TAEMIN  杂志<STAR MUSEUM>特约摄影师】

 

 

[ Colorado - 08:30 - KAI&D.O. ]

    总算有一个能联系得上的成员了。

    都暻秀在全息投影地图上用红笔圈出了科罗拉多和伦敦,并分别在旁边标注上两个人的名字及出现时的时间。做好了这些工作后,他微微脱力般叹了口气,跌坐在棕色软皮椅上,开始在脑海中整理从自己到这里以来二十多个小时内发生的事情。

    科罗拉多的分部他是第二次来,虽然第一次来的时候他还没有竣工。都暻秀记得DU和他说过科罗拉多是DU的老巢,这个分部算是最早建立的之一——却是最后一个完成的。这里的配套设施非常完备,和位于首尔的韩国总部里有的并无异处,除了地图有些不大一样;顺便说一下,都暻秀惊恐地发现了在这里他的能力范围居然覆盖了全世界,即使离得远的地区感应仍旧比较微弱,但这足够了;他是可以依靠地图使用这项能力的。

    “咚!”楼上忽然传来一声仿佛要砸穿天花板的巨响,吓得都暻秀一个哆嗦,瞪大眼睛慌忙跑上楼,果不其然看见金钟仁拉过被子就闷头大睡起来。似乎是察觉到了都暻秀的到来,金钟仁掀开被子,迷迷糊糊地眯着眼睛咧嘴一笑:“嗨,哥,晚安。”说罢,他头一倒,便如预期那般彻底昏睡过去。

    我才刚醒呢。“晚安。”都暻秀知道他每次长途跋涉后必定需要睡眠补充精力,无奈地摇摇头,走过去替对方掖好被子。

    当都暻秀帮金钟仁放好握在对方手中的手机时,屏幕倏地亮起:

    [ 2015 - 03 - 19 오후11:30 ]


 

评论(9)
热度(10)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