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The Secret War暧昧战争:EXODUS(逃离)

Chap.Zero

 

这个世界,每天都有战争。

你我之间,仍暧昧不明。

 

 

 

Chap.One

 

[ Corolado - 09:00 - D.O. ]

    眼皮逐渐滚烫泛红。有一束白光缓缓展开在眼前。

    都暻秀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米白色的壁面在右,玻璃门在左。他被夹在一个于他的身形而言略显拥挤的储物柜里。这种情况应该持续了一段时间,因为他觉得浑身酸疼得难以动弹,脖子还有点儿落枕的迹象。

    头疼欲裂。他动了动手指,在摸到手背上还有刺青的凸起后心脏明显安定不少。咬咬牙,他深吸一口气,紧接着猛地大喊了一声:“啊——!”

    玻璃颇有绩效地裂了几道。都暻秀轻叹一声。果然,他的能力被削弱了;但不要紧,足够他逃出去了。

    有力的双腿在狭小的空间内受到限制,他研究了一下裂纹,计算了一下从哪个方向撞出去不至于伤到大动脉,然后右手环上脖颈,缩着肩膀用左臂朝右上角撞了出去。玻璃碎片向外四溅,仅有小部分碎渣落到了他的身上,有一小片好像划到了他的左耳骨。

    他脱下枣红色毛衣,把门框周围的玻璃碎片全部清理完毕后,又用毛衣裹着手抓住上边的门框,后仰着出了储物柜。

    摸着丝丝抽痛的耳骨,他看着柜顶上贴着的巨大黑字「LAB SUPPLY」,狠狠地翻了个白眼。正对着柜子的窗户是锁死的,但窗帘应该是刚刚才被掀开的。左手边是一条闪着幽紫色灯光的昏暗走廊,他朝右边望去,那儿只有一堵白墙——

    「 -∞/F FUTURE 」

    涂着巨大的鲜红色字体的,一堵白墙。

    都暻秀蹙眉。

    是谁……把他送到了FUTURE在科罗拉多设立却早已废弃的旧实验室?

 

    宙元1999年12月23日,在除夕夜的前一天,FUTURE——这个统领了全世界的组织,正庆祝着他们的胜利九周年纪念日。满堂盛宴,好不华丽。

    直到那个男人——一个叫做DU的科学家,引爆了藏匿在世界各地的新型生化武器后,原有的安宁皆被打破。虽然与FUTURE间不可逾越的阶级悬殊令无数人民皆有反抗之心,但无奈FUTURE的尖端科技「WEB」着实坚不可摧。

    所以,令暴动分子高兴的是,这个DU所投放的生化武器,居然能令条件匹配的人拥有一种各不相同的异能,这大大降低了攻略FUTURE的难度。

    可是生活不是游戏。

    都暻秀回想起那个午后,一家人为了躲避FUTURE对异能者的追杀而躲在一个海岛洞穴内,他听见房内传来弟弟的哭声,兴奋地想要去拥抱这个家中新诞生的唯一的正常人时,却看见了妈妈淌着鲜血的双手。

    那个软软的躯体被摔在地下嚎啕大哭着,都暻秀却不敢去抱起他——在他看到,他的弟弟的背上立满沾了血的倒刺时。他新生的弟弟,拥有了刺的能力。

    连胎儿都不能放过的生化武器。

    却来邀请他玩一个革命游戏:“我欣赏你的能力。如果你愿意,要不要为人类革命玩一场游戏?”想了想,白袍男人补充道,“当然,你的家人也能受到优待。”

    他那因这场变故而变得精神无常的父亲。他那撑起这个家起早贪黑的母亲。还有他那浑身带刺却还会笑得跟个小甜豆似的弟弟。鲜活又苍白的一幕幕横亘都暻秀的脑海。

    从此ULTB——「USE LIFE TO BURN」,这个在都暻秀看来土得掉渣残破不堪的反抗者联盟里,多了个实力超群的野兽D.O.

    后来,就有了EXO这个新兴小分队。漫天的记忆呼啸而过,片段的最后,是他们在进行最终任务时,进入到了FUTURE的核心系统WEB,尔后,迷失在了那个名叫OVERDOSE的迷宫里……

    记忆就此中断。附近没有土壤,都暻秀无法感应生物。远处的灯光明灭不已,似静静地等候他的光临。

    待在原地也是徒劳。都暻秀轻叹一口气,朝着那条走廊小心翼翼地走去。

 

    一路平安地来到尽头,都暻秀拐弯,惊讶地发现这里居然是一个正方形的旋转向下的楼梯,深不见底。

    诡异的不是洞穴的幽深,而是在于负无穷楼层以下的……又会是哪里?

    都暻秀踌躇了一下,忽然眼睛一亮,脚步飞快地走下楼去——

    因为他听到了楼下的风声。这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他早早地就意识到了这个空间的不同寻常;这根本是一个恒温的死寂牢笼,幸好它还有一线生机。

    感觉现在有什么都不会意外了呢。无奈地笑了笑,都暻秀抖了抖被玻璃碎片钩花了毛线的毛衣,确认安全后套回了身上,这种时候才感受到了拥有异能的好处,他的野兽之力让他即使跑了一百层楼也并没有多么气喘。

    踏下最后一个台阶,周围仍是白面,仅有一小块地面闪烁着不一样的亮光。都暻秀趴下身想观察一下,却发现两个空间之间居然是半透明介质。他伸手探了探,倒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算了,既然已经被引诱到了这里,是福是祸都躲不过。都暻秀站起身,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朝着那个波光粼粼的入口,纵身一跃。

    “啊!”都暻秀怎么都没想到,他居然是以一种极其扭曲的姿势头朝地摔在了地上。他瘫倒在冰凉的地面上,揉着发疼的额头,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将大脑里的重力效应器机能调节完毕。

    他将涌上喉咙的胃酸艰难地压回胃里,用前臂撑起上半身,这才抬头打量起周围的环境。四周是一个封闭的蓝灰色环境,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蓝灰色的电梯。

    而直到都暻秀站起身来后,他才意识到一个更加严肃的问题。如果说刚才他是确确实实地“跳”进了入口,为什么他又会以头朝地的姿势摔得惨烈呢?

    联想到刚才一系列的生理反应,他好像知晓了刚才那个空间的秘密——「反重力空间」。也就是说,刚才的他看似在向下行走,实际上在地球的相对位置中他的楼层数是递增的才对。至于负无穷楼层的秘密……

    在那扇墙的背后!

    思绪清晰的电光火石间,都暻秀下意识地就将视线投向方才通道口所在的位置;可惜的是,光源正在不断地缩小消失。

    “喂!”都暻秀连忙冲过去趴着,试图用拳头砸地阻止通道口的关闭。但从这边摸去,通道口不再是半透明胶质,而是水泥一般的硬物。这根本就只是个单向传送口,FUTURE的实验室SCIENCE的秘密,又不知道几时才能被解开了。

    可恶……本来还想着对自己在OVERDOSE里那段断片有什么线索的。都暻秀颓然地靠在墙上,一阵叹息。先前一门心思为了逃出那个鬼地方,现在再回过头来一想,当时就应该把这个诡异的废弃旧总部里里外外都调查个遍再走。

    “嘀——!嘀——!嘀——!嘀——!”尖锐刺耳的警报铃声在狭小的空间震耳欲聋,都暻秀被猛然打断思绪,仓皇地趔趄起身,又捂住了隐隐作疼的耳朵。

    紧接着,正对着都暻秀的墙壁突然开始播放起一段投影影像,有什么东西从画外跳到了画面中央——

    企、企鹅?

    都暻秀愣了一秒,第二秒就忍不住在心里骂了脏话。

    兄弟们你们玩儿我呢!

    还是在训练的日子,不知是谁提议了团队的名字应该改成「ZOO」,每个成员似乎都可以找到一个动物为自己代言,虽然有着诸如凤凰一类的千奇百怪的生物。而都暻秀因为眼睛又圆又大,就被戏称为企鹅。而这段玩笑话,日后便成为了成员内部的暗号之一,除了他们彼此再没有谁会知道了。

    屏幕上的企鹅笑眯眯地冲他挥了挥手,跳到了一个红色圆圈中间,同时,都暻秀的脚尖前方也出现了一个红色圆圈?

    哦?所以这是要我站上去的意思对吧?

    挑了挑眉,都暻秀不慌不忙地站进了圈内。知道了是兄弟们间的玩笑后,他完全放宽了心,想着现在估计是大脑训练的设定吧。他倒要看看,这群人还能给他玩出些什么花样。

    红色圆圈的地下应该是一个压力传感器,在都暻秀站上去后,动画就继续播放了起来。小企鹅似乎非常满意他的爽快,在原地扑棱着翅膀转了一圈后,扣上了一个从天而降的头盔,又跳到了一架摩托车上。接着,画面转变为第一人称视角,摩托车在一条满是稻草人的公路上出发。

    字幕贴心地注明了:①只能使用摩托;②不能使用刹车;③撞上稻草人的话……嘻嘻。后附一长串看得令人毛骨悚然的拟声词。企鹅操控着摩托车在飞驰的道路上左躲右闪,空间里有嘈杂的电流声“嗞嗞”响了两下,播放器了一段仿佛用五毛麦录制的刺耳的企鹅的尖叫声。

    都暻秀抽了抽嘴角,但他笑不出来。因为这段音频实在太过逼真,仿佛真的有一只企鹅,被什么逼上绝路后发出凄惶的哀鸣。

    随着一声尖锐的刹车声,一声轰天的爆炸声,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与之对应的屏幕上的画面是可怜的企鹅撞上了一个稻草人,结果稻草人被引爆,画面逐渐被灰尘覆盖成一片漆黑。一行英文慢慢浮现出来,是大大的血红色的「GAME OVER」

    忽的,在这行字下方又闪起一行小字:「YOUR TURN?」

    我……我!?都暻秀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眼神看上去特别惊恐,实际上他的内心也同样慌乱不已。面前的墙像电梯门般自中间朝两边缓缓打开,于是一架亮黑色的摩托车和一个头盔以及一群乌压压的稻草人就展现在了眼前,并且摩托车前还有一道屏障。

    “玩笑也开太大了吧你们……喂!出来!”都暻秀脸色愈加难看了。他不耐烦地捶了捶门,试图展现一下自己的不乐意。

    拜托……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除了开二类车外什么都不会!?

    可惜无人应答。四下一片寂静。

    但这也并不意味着他就有时间喘息。因为他脚下的地板被红线分成了三块,身后的一块写着“3s”,脚下的是“6s”,前面那一块则是“9s”,并且它们同时都在倒数。

    不明就里却有意识地朝数值较大的地方走去,才刚踏上,那块原为“3s”的地板走到了“0s”,轰然倒塌。

    都暻秀看着那深暗无际的塌陷,惊恐地连连向后退去,直到退到了空间的外面才松了口气。

    不过,当他看到脚下的停车场水泥地也亮起了无数个红色的数字标记后,他立刻就连滚带爬狼狈地走到摩托车前,戴好头盔骑上去。屏障打开,他狠了下心,手一握,发动了引擎。

    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根本就没有什么兄弟间的玩笑,有的只是有人想要置他于死地!

    虽然只有去电动城玩机动游戏的经历,但现在也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都暻秀一边顾忌着随时爆炸的稻草人,一边还得避开定时塌方的地面。他表面上看上去估计冷峻帅气得可以拍好莱坞大片,但实际上他的内心的那只企鹅已经声嘶力竭,几欲崩溃。

    “砰!”

    “啊!”

    在离出口最后一米处他不慎拐错了位置,车尾在漂移的过程中擦到了最后一个稻草人的“尾巴”。于是所有的稻草人都接二连三地被引爆,他被这股巨大的冲力掀到外面。

    仿佛擦破了手肘和膝盖,脸上好像也摔出了淤青,疼得他呲牙咧嘴。他等那阵剧烈的疼痛爬过神经后,才缓缓地从地上爬起来。回头一看,他发现爆炸被阻隔在了一层保护膜内,雾气渐渐笼罩,慢慢地,整座山都消失不见了。在他眼前的,是科罗拉多环山公路的一段,前方直行50米有自助加油站。

    他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过去,发现加油站内空无一人,只有一辆银色BWM停在2#加油站前方,车门敞开,一套黑礼服和黑色毛衣叠放在驾驶位上,静候着他的到来。

    这种被人掌控的感觉还真是……令人不爽到了极致。

    他用和车钥匙摆在一块的油费卡,一边等待着加油完毕,目光投向远方的某座山脉,眉头紧蹙。

    刚才在便利店寻找补给品的时候,电子屏幕上显示的是:

    [ WELCOME,CUSTOMER!2015 - 03 - 17 ]

    ——在EXO攻入OVERDOSE的,十天前。



tbc.

日更


评论(15)
热度(22)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