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灿白】鬼网三之无题

@April非夏 不知道能不能艾特成功……祝生日快乐!之前谢谢你给我的帮助,说要给的贺文拖欠至今十分抱歉……记得你之前说想看鬼故事就写了一篇,但我之前并没有写过这种题材的,如果戳了雷点也真的对不起_(:3LZ_总之十分谢谢你!

*剑三网游设定
*伯贤第一人称
*灵异向






肆·如果人的一生只能说一次“我爱你”,你会在什么时候说起?


“谢谢花哥哥带小白新人#可怜~么么哒~”

野人秀萝退队前头顶冒出一个气泡对话框,冲着我娇滴滴地喊了一声“么么哒”,我可没敢应,随意笑了笑便看着她离开队伍,小萝莉飞到了天上神行出本,哟呵,还能看见粉色打底裤。

玩了这么多年的剑三,我也终于等到了游戏实体化的这么一天。玩家可以以意识进入到自己创建的角色的身体里,身临其境,战斗时并不会有任何痛感,吃了东西倒会有敏锐的味觉和饱腹感,十分受欢迎的人性化的设计,和日本的一部名叫《刀剑神域》的动漫里的游戏设计大致相似。

队伍里只剩下我和不远处唯一还留在本里的队员——一只二少,也就是门派是藏剑,体型为成男的角色。头顶高高悬挂着[黑夜伫]的ID名字,啧,真不像是我蠢萌的徒弟。

甩着大大的黑紫色袖子,我走到藏剑身边,在队伍里敲字道:

[队伍][白夜行]说:徒弟!我和你说呀,刚才又多了一个和你师傅说么么哒的妹子。唉,为师知道自己做指挥实在太帅了#可怜 #可怜 #笨猪

只见他切了轻剑,缓缓地原地踱了几步转了个视角面对我,焦点双标,尔后顿住。我习以为常地等了等,不一会儿就看见屏幕上噼里啪啦甩来了一堆对话:

[队伍][黑夜伫]说:是是是,我师傅聪明绝顶风华绝代#乖

[队伍][黑夜伫]说:谁见了一个声音好听操作又犀利的花奶指挥都会忍不住表白的啊kkkkk

[队伍][黑夜伫]说:不过我知道,这是不能轻易说的。

心下一动。连忙调整情绪,我打着哈哈叫他飞去主城。他乖乖地点点头神行出本,等蓝点落在了扬州,我也就在地图上找到位置,读条进入扬州地图。


离经易道,只为一人。起初愿意玩万花这个门派和治疗心法,就是因为这一句话。

对于我来说,「我爱你」是一个很重要的词语。人类的一生其实短浅,没有谁能给谁长远的一切,也就更加禁不起浪费。所以这么重要的话语,一生只能说一次。我一直珍藏至今,固执己见地想要走到想要说出口的那一天。

现在在网路上已经对亲亲爱爱的措辞毫不吝惜了。不管什么时候都能轻易袒露的告白,就连在游戏里买卖交易后都会附赠一长串的使用说明和一句“么么哒”——这是世界大同吗?饶了我吧。

我对这三个字的执着程度已经将我和我男朋友之间的战火升了无数倍。他是热情灿烂的人,名字里也确实有一个灿字,全名是朴灿烈,意思是“盛夏的果实”。

我们当初就是在游戏里认识的,之前我的游戏ID是[伍月花],而他的则是[柒月果]。那一天很寻常,当时游戏还没改版,我在冷清的深夜世界频道上喊着收一个徒弟,朴灿烈就密聊我了——仍旧是一只二少。

之后就是很正常的一套奔现套路,从聊天上YY语音到爆照交换微信还发现是同城,于是在某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们约在了一间酒店见面——嘿,并不是龌龊的啪啪啪,而是十分不浪漫又符合我俩个性的,一人一台电脑,登陆游戏。

我们这不是没出息,而是独特的爱情。

虽然前几天有着一份不怎么愉快的回忆,我们吵架了。起因无非还是那件事情,你知道情侣之间总会有斤斤计较的口角,虽然我认为那是一件并非无足轻重的事情——好吧,我们无论是从兴趣爱好还是外貌类型上看都十分般配,这是毫不夸张地说的,只是除了一点——他太轻浮地将“我爱你”挂在嘴边。而我偏偏对此格外珍重,暗自珍藏。

我们已经为了这件事争吵过了无数次,虽然每次到最后我们总是会有一方先示弱,然而那天出了一点小意外。大概是他那天打本遇到了一次鬼打墙而我前几天去算卦的结果是“必有横祸”,于是那天我们似乎是矛盾达到了顶峰般都不愿后退哪怕一步。

委屈又气急的我将自己反锁在房间里不肯出来,音乐开到最大声直到他气急败坏地摔门离开。那天我没有跟帮会团,而是找了个野团下了一个新的副本,其实当时我连下什么副本的名字都没看就直接点了组队,只记得怪阴森的。

本打到一半,也不知道是脑子的哪里出了问题,越想越憋屈的我便拿过床头的安眠药,因为身旁没有水,我就随便拿了几瓶放在电脑桌下的啤酒兑着吃了——我也真没敢吃到那个分量,差不多的时候就停止了。毕竟人的求生欲望还是很强,毕竟我还是舍不得他。

再醒来的时候,我还晕晕沉沉没反应过来,就被他一把抱住。狠狠地,重重地。

像一个失而复得的奇迹。

从那以后,每天我都在相信着,他爱我。而我,也一样。

啊,如果退出了游戏了的话,一定要告诉他呀。


交了大战任务后,我在世界频道翻了一会儿,最终兴致缺缺地和徒弟说了声要下线了就退了游戏。

一关游戏就停电了呢,真是幸运。正好也有些困了,晚安啦,亲爱的灿烈,明天再来找你吧。



叁·无数个人会有无数次皈依。


在帮会的元老级喵哥开开死缠烂打之下,我无奈答应了来参加这个“结婚”现场。

其实我真的很想吐槽,不就是完成了个七夕任务拿到了戒指嘛!再放个烟花世界都可以看得见啊!为啥还要来花海这个在七夕这天卡得要死的地图啊我家电脑硬件很差的好吗!……诶,居然秒进。哦,差点忘了,现在已经改成实体化游戏啦,自然不用再依靠那部破电脑了。

帮会频道里热闹非凡,就连半A的工作党们都有特意换班回来了的——比如说宇宙级大忙人气纯爸爸木棉都回来了,他好像是要当神父来着——你们让一个道长干这个真的好吗。

看到此情此景,我不禁想起一位小学生慷慨激昂的作文:大家都花枝招展地浓妆艳抹了起来……好好好我文化水平就这么高了担待一下不行吗。虽然真的不忍心用这个词,但看他们清一色换上了不同的时装,在这个烧点卡的区里义无反顾地站在原地动来动去,不用想,肯定是在拍照了。

我不爱穿时装——不知道为啥,我看到红发或者是殷红色调的外观就反胃——于是就切了JJC定国白套装。白色鱼口绫织成全衣,又用银线绣出万花的图饰,摸上去真实得不像是一款游戏,倒像是真的寄宿在了人的身上一般。

人群中我很轻易地就找到了徒弟,他那高高的大马尾十分突兀地耸立在一圈人头中。明明游戏本身的体型是一样的,我却总觉得他比其他人高一些,莫非是实体化后数据会受到一定影响?那我为什么会变矮我明明185客服我要投诉!

“……师傅?师傅!”啊呀,不小心走神了呢。我仰起头,抱歉地冲徒弟一笑。

这场婚宴太过美好了,总让人没由来地感到似曾相识呢。


和灿烈也来过这片光景里。

彼时我们热衷于PVX,不下本不战场不跑商,每天上线就去各种地方清成就看风景。那时还没有幻境云图这种自拍杆一样的高端玩意儿,我们只能依靠电脑自带的屏幕截图,乐呵呵地开着电影级画质感到满足。

他是热情似火,热爱的自然是类似于[侠义!安禄山]这类的击杀boss的成就;我不太爱那些,我喜欢跳上每一个地图要求的顶峰,跳上去之后还可以摆拍截图,一举两得。

我喜欢撑那把名为念师恩的伞,亲传徒弟满级后师傅和徒弟人手一把,鹅黄色的伞面,桃李缀枝头。朴灿烈那时穿着南皇套装,成男高高的马尾戳出了伞面,看起来万分搞笑。

我上了YY发截图给他,他在游戏里笑着,往我的角色面前站了站,又截了个图发过来。

[近聊][柒月果]说:我觉得,这样才最好看。

两个成男面贴面几欲亲吻的模样,我在电脑前红着耳根,往旁边笑得开心的人身上踹了一脚。

而也就是在七夕的这个日子里,我和他来到人满为患的花海里。

万花是我的门派,对这儿我自然有着一种熟稔与情深。乱七八糟的人汇聚在这,做任务的、切磋的、和我们一样来看风景的……网络延迟在绿色的61和红色的1127中惊魂难安地上窜下跳,我和他跳到了一棵树顶,屏蔽掉了所有人物和特效,总算落了安宁。

就在这猝不及防间,他唰唰唰从包里丢了三个烟花给我。

【江湖快马飞报!“柒月果”侠士在万花对“伍月花”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真橙之心]!以此向天下宣告:“柒月果”对“伍月花”之爱慕,奉日月以为盟,昭天地以为鉴,啸山河以为证,敬鬼神以为凭,从此山高不阻其志,涧深不断其行,流年不毁其意,风霜不掩其情,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生永世,相许相从!各位侠士可火速前往万花共同见证“柒月果”侠士这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真诚告白!】

【江湖快马飞报!“柒月果”侠士在万花对“伍月花”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海誓山盟]!以此向天下宣告:“柒月果”对“伍月花”之爱慕,天不老则爱不绝,地不裂则情不尽,海不枯则心相连,石不烂则意永存,无畏世间险阻比天高,誓要长厢厮守到尽头,织纤云以为誓,填银河以为约,托飞星以传情,搭鹊桥以相聚,若是汝心正如我心,比翼双飞笑傲江湖!各位侠士可火速前往万花共同见证“柒月果”侠士这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真诚告白!】

【江湖快马飞报!“柒月果”侠士对“伍月花”侠士在万花燃放了传说中的[与子偕老]:生死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温暖的灯火围绕“伍月花”侠士缓缓升起,“柒月果”以此向天下宣告:我欲与卿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不敢与卿绝!唯愿此刻烛光,点亮你我一生生死相伴!】

我感动啊,也生气啊。我们在树上呢,树的像素可是透明的啊,那些烟花全都掉到了树底好吗!

但是连着三颗烟花炸出来,还有个绝版的[与子偕老],树底下一圈人早就近聊白字流口水膜拜了,我没理。还看到有人骂着“卧槽多大仇又被烟花卡掉线了”,我也没理。

我只与隔壁那人唇齿相依,有他的世界对我来说何时都比有烟花的世界来得绚烂夺目。


宁愿尘醉不复醒。



贰·你亦慷慨奔赴于你的唯一。


我们是为什么会吵架呢?我已经有些记不得了呢。

好像是那天打据点,我才飞到复活点,便看见近聊刷过一行白字:

[近聊][柒月果]说:[刀锋人生]谢谢啊么么哒!

[刀锋人生]是我俩的好友倩倩,也是帮会的元老级人物之一。我是知道的,我是明白的,我甚至都能给出十分趋近真实的解释,朴灿烈不过是顺手而已。

但是,那总是他答应过我,只和我一个人说的才对吧?


而现在,他也一样食言了。

我的徒弟。


[近聊][黑夜伫]说:行啊,谢谢你啦,这下就没问题啦,么么哒~

他在对谁说呢?[花子娃娃]?很熟悉的ID啊,可是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来了呢。但总之是个妹子吧,应该是很可爱的那种类型,蹦蹦跳跳的秀萝,走之前还给他刷了个袖气的buff。

他一个转身便看到了我,似乎是慌乱的,手忙脚乱地不知道藏着什么。哎,情缘给的礼物嘛,有什么好藏的,带来给师傅过过门呀。

我是这样想着的,可是为什么眼眶有点发酸呢?

剑网三并没有推出什么正式的结婚系统或者情缘系统,七夕任务的戒指有人只为了属性,烟花也可以随时放。

但是它有一个师徒系统。满级后只能拜一个亲传师父,收一个亲传徒弟,是互相绑定、相互依存的关系。

所以很多情缘也是从师徒中诞生的。这个中国最大的社交媒体似乎叉出了很多幺蛾子啊。

我想打趣着说点什么,最后还是抬手给他刷了个加血的清新buff,转身就要踏着轻功离开。

可他却叫住我:“师傅。”

我怔住了。

这是这个游戏实体化这么多日来,他第一次开口和我说话。

但他的声音……怎么和那个人那么像?

“师傅,”徒弟追了过来,拉住我的手,“你等一下,伯贤。”

——灿烈。

他轻喘着气,绕到我面前,将手里的东西拿出来,送到我的无名指上:“本不想现在给你的,但总是属于你的。”

“灿……烈?”我有些难以置信地抬头看他,迟疑着问道。所以,一直待在我身边的这个人就是他?我同样收了的徒弟还是他?我那些莫名暗生的情愫,却还是依旧倾倒在他一人身上?

“是我。”朴灿烈笑着吻了吻戴在我无名指上的戒指,笑道,“请别人把之前上面的名字改了。永远待在我的身边吧。”

——是你啊,独一无二的你。

我想笑啊,又有点想哭。

最后我想了想,还是他先主动,拥吻我,正如我想做的那样。

戒指上的那行小字再熟悉不过:


【[白夜行]与[黑夜伫]永结同心。】



壹·而我将永远也不会告诉你。


回到和他吵架的那个夜晚。窗外风雨交加。

[世界][食戟之灵][25人英雄荻花圣殿]说:来花奶 24=1 装备全roll

嗯?装备全roll?大笛子也是么?

作为一个万花,我对大笛子自然是有很深的执念的。[雪凤冰王笛],这件武器之所以直到现在还如此炙手可热,就在于它使用后那飞雪的特效。我也拉着朴灿烈来这个本打过好几次,无奈我们俩的脸实在太黑,打了那么多次却连见也没见着一次。

我顺手就点了进组。这个本朴灿烈其实是不太爱打的,原因是这个本孕育过太多个鬼故事同人,朴灿烈觉得阴气逼人,要打也是陪我而已。但我觉得没关系呀,毕竟再多的鬼网三或是因黑装备而引发的八一八都不能阻挡我对荻花的狂热。

【你向[食戟之灵]发出组队邀请】
【你加入了“食戟之灵”的队伍】

[团队][食戟之灵]说:[伍月花],准备好了就跟我走吧。
[团队][黑无常]说:[伍月花],准备好了就跟我走吧。
[团队][白无常]说:[伍月花],准备好了就跟我走吧。

这个团的喊话……还真是暧昧啊。

我直接丢了个战狂牌,传送到副本门口,过了地图后才看见团长又发了一条消息:

[团队][食戟之灵]说:YY1314444

这个团的频道也不太吉利吧这是你们帮会特色吗……我点中团长,看着帮会名,[孟桥前],略感无语。但还是在频道里敲了个“好”字,切出游戏登录YY。

频道名字和帮会名字一样,都叫[孟桥前],没有任何建设,所有人挤在唯一的一个主频道里,看上去确实不怎么被打理。

我戴上耳机,一阵阴森森的音乐传出,同时伴随着一个甜甜的女声:“……我记得呀,那个故事从开头就讲过,阴界与阳界的时间是正好相反的,当阳界在午夜零点时,阴界啊,日光倾城呢……”

我吓得浑身一抖,差点踢断电源。这团行不行啊,进本前先讲鬼故事祭奠吗……

我不会脸黑到遇上鬼网三了吧?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怀疑,团长[食戟之灵]打断了正在麦上滔滔不绝地讲着鬼故事的[花子娃娃],说道:“人齐了,都进本吧。那个新来的花,听得见吗?”

我在团队频道里扣1。

“黑本吧,出个大笛子。”

黑本就是团队选一个人率先进本,据说可以一定程度上决定整个副本出的角色装备。但是嘛,不过封建迷信而已。

我无奈,伸手打字道:

[团队][伍月花]说:团长,我打那么久荻花,从来没见过大笛子,你还是换个人黑本吧……

“没事,我们团里就你一个万花,去吧,说不定这次就来了,水卦都是黑红的呢。”

我点开背包,看了看自己在出新手稻香村前找NPC算的卦:[坎卦为水],似乎被团长说得有些动容,于是也就应着好飞进了副本。


我不知道我黑不黑啊,这次来打也不过真的是趁着朴灿烈不在罢了,顺便检验一下到底是他黑还是我黑呢。

可是啊可是。

可是我居然亲眼看见了那个鬼故事里的画面。


【[牡丹]说:想要用一瞬的快乐取代一生的痛苦吗?】


嗯?

【[确认] [取消]】

还可以选选项的吗?

团长在YY上催促着点确认,他的声音低低的,有点儿听不清指挥。但是,啊,这里这个本的话,确实是要点确认的,团长很明确地下任务了。

那就是,确认了对吧。

点下确认前,我忽然有些口渴,在团队中打了一行字,却忘记了脚下的啤酒罐,跌跌撞撞地向朝外走去。

可是在走出房门之前,我还是手中鼠标一挥——


【确认】。


模糊之间,我向窗外看去。
世界一片明亮,宛若新生。



零·我们已无法逃离这场命定。


我是朴灿烈。

我的爱人叫边伯贤。

他因为安眠药服用过量,加上啤酒的催发,在一片喧闹的音乐声中永远地离开了我。

直到有一天,我无意间发现了他在那时打了一个副本——一个,可以永远地“活着”,活在数据里的副本。

游戏截图里,他留在这冰冷世界的最后一句话是:


[团队][伍月花]说:灿烈 我还不想离开你啊 还想shuo wo ai ni a


于是我为他支开试图来抓他投胎的鬼神,用一句“么么哒”轻易引出他的魂魄,再用那对从[花子娃娃]——熟悉的鬼故事小朋友——要来的刻好的戒指,永远和他牵系在一起。

别担心,伯贤,我就来了。

我会永远陪在你的身边。

直到我再次无法说出“我爱你”为止。






BOUNCE

边伯贤敲完最后一个字,在座位上伸了个懒腰,顺便扬起手拍了拍隔壁正聚精会神地操纵着角色的朴灿烈:“喂,打完没啊,95级的神T连个80级的副本都打这么久,行不行啊,我鬼故事的帖子都更完了。”

朴灿烈无奈,一边丢着技能一边空出手捏了一下边伯贤的鼻子:“行了大作家,都压到10%了,不出一分钟就给你打完。”他看着团队中一个个有着红色[重伤]标记的灰名,又道,“不是我不想快点打啊,你看看这次的本死了多少人,只活着12个的情况下没被boss技能连死已经很了不起了好嘛。”

“行了别废话了。”边伯贤这般嫌弃着,还是从朴灿烈身后缠住了那人,下巴搁在对方肩膀上,看着boss血条清零。


【[牡丹]说:想要用一瞬的快乐取代一生的痛苦吗?】

【确认】。


“走啦走啦,主角点确认了。”朴灿烈松了口气似的起身,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转头冲边伯贤笑道,“现在干了这行,才明白当初师傅们被我们折腾得多心累啊。你误了时辰点确认,我还干脆不点,2MB躲在个15GB的游戏里,找得还真够呛的。”

边伯贤嗤了一声:“那只能说明他们俩真到了要退休的时候好吗。而且他们以前哪有将业务拓展到游戏里的,都是因为时代发展了好吧。他们会顺着ID找人吗?”

朴灿烈被他噎了一下,然后才咧开了笑,猛地亲了一下边伯贤:“是是是,阿白,你最棒啦。”

“贫吧你就。”边伯贤红了脸颊,被黑衣男子牵着手带进了游戏里。


【您的好友[黑无常]已上线。】
【您的好友[白无常]已上线。】

评论(2)
热度(12)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