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灿白】我必须要告诉你 C13~16(END)




↑海报感谢 @xz琳 哈特!!!



C1~6 C7~12



13

 

 噩梦缠身。

 这一晚,朴灿烈做了一个三连续噩梦。

 第一个梦里,朴灿烈梦见自己正在去学校的路上,他正拿着一个铁锹铲着堆积在路上的木屑,而每当他费尽心力地铲除完那些木屑时,又会有一大团木屑悉数倾倒在他才打扫好的道路上。

 他想要冲出去,却在半路被黑暗淹没,梦里的自己睁开眼时,却是在一个实验室里。他正被人按在实验台上,动弹不得,组织液灌进他的肌肤,魔法从他的指尖飘散而出,镜头切换成上帝视角,一本日记本已基本成型,忽然他看见他的指尖又抽动着抖了一下——他不确定是不是他又被强迫了一番,他能感觉到自己很痛苦,但却没有疼痛——然后本子上形成了三个英文单词:Lie To Me。

 这期间他迷迷糊糊地醒过来一次,吓醒的瞬间他肢体浑身僵硬,他轻轻喘息着,偏过头,发觉夜色依旧宁静,边伯贤在一旁睡得很安稳,毫无声息。手机在梳妆台那一侧充电,他不好看时间,干脆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第三个梦,他来到了海边。虽然和前两个场景都不一样,但他却没有由来地在心里明晰这是上一个梦境的延伸,或许是因为如出一辙的灰白色调和晃动的镜头。

 路上空无一人,原本因隔着快道而喧闹的海滨公园却了无声息,车辆都停在停车场里,但稀稀拉拉的,路上也都没有人,连买玉米的大叔都没有。

 他知道自己的目的。清晨的日光正从海平面探头,他距离那个身影愈来愈近。他是来找边伯贤的。

 他脚步加快,冲了过去,却又在看清的瞬间动弹不得。

 几位兄弟已经抱在了一块,可是那里面没有他。最开始抱住边伯贤的人,换成了金俊勉。他想过去,却像是被逼上传送带一般逐渐后退,他试图呼喊,却毫无力气。

 边伯贤没注意到他,也没问他去了哪里。从始自终,边伯贤甚至都不记得他这个人。

 日光刺目。

 

 “嗬!”朴灿烈睁开眼睛,立刻不舒适地半眯了起来。昨晚边伯贤的到来打乱了自己的套路,以至于他连窗帘都忘记拉上了,此时早晨的阳光正毫不怜惜地拍在他的脸上。

 也不好再赖床下去,他大喘气着,摸了一把额头,居然连冷汗都吓出来了。脑袋还是晕沉沉的,他掀开被子翻身下床,转身才想起来隔壁还睡了个边伯贤。于是又把自己弄得狼藉的被子弄好,想帮边伯贤塞好脖颈旁的被子时,却怔住了。

 边伯贤虽然睡着,但他却是很微弱地呼吸着。不是无声的鼻息,而只是很无力地抽着气,因为太小声了所以朴灿烈才根本没有发觉。边伯贤也是出了一身冷汗,嘴唇更是苍白。

 朴灿烈吓了一跳,连忙试了试边伯贤的额头。果然,高烧。

 他担忧地摇了摇边伯贤,轻声道:“伯贤啊?伯贤?”这样试了好几次后,边伯贤却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他无奈,赶忙去浴室洗漱后接了一大盆冰水垫了个毛巾在对方额头上,又凭借记忆找到了医疗箱中的红外线体温枪。

 嘀。36.8度。

 “搞什么……这种时候坏了……”朴灿烈甩了甩体温枪,测了好几次都发现是一样的结果后烦躁地用自己试了试。37.1度,这次的数值倒是有了变化。

 又对着边伯贤试了试,36.8度。

 烦!

 朴灿烈将体温枪砸回药箱里,狠狠地盖上了药箱。可即使是这么大动静,边伯贤仍旧没有一点要醒过来的意思。

 朴灿烈心里愈发不安起来。

 边伯贤不是睡觉的时候毫无声息,而是因为他呼吸太弱到听不见声息。

 边伯贤在发高烧,体温却显示正常。

 边伯贤会醒得比自己早,也没有睡得太深沉的不良习惯,现在却无论如何都不愿醒来……又或者是,不能醒来?

 “叮咚!叮咚、叮咚!”

 急促的三下按铃惊醒了犹在焦虑中的朴灿烈,他生怕边伯贤高烧在他开门期间更加严重,匆忙又帮对方拧了条冰凉冰凉的毛巾搭在发烫的额头上,这才踢着拖鞋往楼下跑去。

 这个时候,是谁会来呢?

 朴灿烈拉开里门,就看见门外那人一脸不耐烦地捶着门朝他吼道:“还不快点开!?人命关天的事情啊!你还想不想边伯贤活着了!?”

 朴灿烈一听到“边伯贤”这三个字那是条件性反射地迅速开门,金钟大一边走进来一边鞋也不脱地就直走上楼,朴灿烈正欲关门,后面金珉锡却领了四五个身穿白大褂的口罩人员倾家荡产般带了一大堆奇怪的仪器进来。

 他连忙追上金钟大,拦着人道:“你要干嘛!?”这架势,跟不法分子来偷肾有什么区别?

 区别可大了。“说了我是来救边伯贤的,你再拦着我都救不了他了。”金钟大不耐烦地扯着他的卫衣上楼,开门后看一眼躺在床上虚弱不已的边伯贤,眉头又是狠狠一拧,抓着放在一旁的日记本就摆在了边伯贤心脏的位置。

 “没用吗……该死的……”金钟大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但很快他就放弃了这个像邪教一样的方法,随手将日记本丢给朴灿烈,招呼了那堆白大褂进来后,又对朴灿烈说,“你先在外面等一会儿吧。”

 朴灿烈抓着日记本,不动声色地站在原地:“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金钟大说:“你可以不相信我,那我就走了。”

 “等下!”看着他们那几个正拿着仪器进来的人作势就要离开,朴灿烈伸手拦了一下金钟大,观察着这一圈人好一阵子后,想想金钟大跟边伯贤似乎是认识的,而且事态并不掌握在他的手中,而在对方手中。

 于是他点点头:“好。”他看了眼仍陷入昏迷的边伯贤,沉声道,“一定,让他醒过来。”

 

 

14

 

 朴灿烈已经在沙发上等待很久了。

 他无数次想要冲到楼上,打开门,试图做些什么可以让边伯贤醒来。但每当他抬头看到那扇紧闭的房门时,他所有的冲动又一下被这扇冰冷的门撞了回来。他知道自己无可奈何。

 时间比等待计算机无法完成更新正在撤销更改的时刻还要难熬,朴灿烈的焦灼燃烧在阴冷的一月里,却并没能使他温暖起来,反倒让他觉得是自己正在消耗殆尽,他正处在焰心中,寒冷蔓延。

 门铃却再次暴躁的响起。今天是因为配合他所以大家的心情都如此暴躁吗?

 他过去打开门,却意外地发现是金俊勉站在外面:“哥?你怎么来了?”他自然是给金俊勉开了门。

 金俊勉看来也是急躁不已,他风风火火地脱了鞋,随便套了双拖鞋就走了进来,一边义无反顾地走上楼梯一边问道:“钟大来了?”

 “嗯,对,来了。”朴灿烈早已习惯金俊勉风风火火地步调,跟着走起来同步率满分,毫不含糊,“可是哥你怎么……”

 “是不是这扇门?”谁料金俊勉伸手便打断了他的话,指着边伯贤的主卧门转头问道。朴灿烈顺着金俊勉问话的方向看去,那被金俊勉的保镖押着的人,不是昨天那个道长又是谁!?

 “哼,你觉得是就是呗。”即使是被这样押送了,老道士还是嘴硬着冷嘲热讽道。

 金俊勉眯了眯眼,扬了扬下巴,一旁跟着的保镖立刻压着老道士的手,酒精棉球一涂便是一针扎了下去,无名指挤出几滴血液,玻璃试管被恭敬地递给金俊勉。

 金俊勉又从老道士衣襟里抽出一张紫符,燃烧后丢进装有血液的试管里,再往罗盘上一倒,紫色的光芒在接近边伯贤的主卧室门时愈来愈亮,又在罗盘碰到门的瞬间没了光亮。

 金俊勉肯定地点点头,又再次问道士:“有办法把灵符拿出来吗?”

 老道士也不着急,先冷笑一声,道:“世上妖魔鬼怪就该被降服扼杀,免除后患,为何老朽做了善事,却偏要被人折服?”

 金俊勉点点头:“行吧,反正我朋友还差一点就可以变回普通人类了,我也不折腾你,到时候你拿着谋杀动机的判刑去监狱抓抓鬼就好,那儿应该挺多的。”他扬扬手让架着老道士的两名保镖带走那人,朴灿烈知道金俊勉心烦无比。然后,金俊勉又指挥起剩下的人:“你们,把这门拆了然后烧掉,越远越好。”

 几名保镖到底是有职业素质,没有多问便在朴灿烈惊诧的目光中拿出随身携带的工具就开始撬门。

 朴灿烈目瞪口呆地看着金俊勉:“……Excuse me!?”

 金俊勉看着朴灿烈这副吃惊的模样,深吸了一口气,正打算说些什么,目光一瞟,却是唤了一声:“CHEN。”

 “SUHO,来了啊。”金钟大似乎十分疲惫的样子,他摘了医疗帽和口罩,才刚脱下左手手套,就被朴灿烈一下冲过去按住了肩膀:“伯贤现在怎么样了!?”

 金钟大也不看他,他看起来真的十分疲倦,只是耷拉着眼皮,兀自脱着手套,懒洋洋道:“年轻人,不要这么激动。他现在很好,只是需要好好休息,所以你只需要安静地坐在楼下等就好了。”语毕,他便绕开了朴灿烈径自下楼。

 朴灿烈还打算进去看看边伯贤,一见金钟大信步离开,连忙又想追上去阻拦,又被后面的金俊勉拉住了胳膊:“好了,先下去,你不是也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吗?”

 

 三个人一人一壶茶,明明是和昨天一样的茶包,朴灿烈此时却觉得这茶素然寡味,毫无留恋之意,总没有昨天那人那手艺沏得沁人心脾。

 金钟大不紧不慢地抿了一口茶,才将茶杯轻放回杯垫上,一边带着赞许的目光看了看茶具:“BAEKHYUN这孩子啊,还真是什么时候都这么有眼光。”

 “BAEKHYUN?”朴灿烈有些疑惑地念了念这个名字。边伯贤从来不用别名,那这个是英文名之类的吗?

 金钟大和金俊勉对望一眼,最终还是金俊勉点点头,金钟大才转回脸,开口道:“好吧,我想你拥有知情权。先解释一下,BAEKHYUN、SUHO、CHEN、XIUMIN,你都知道我们几个的。有这个名字,是因为我们都参与了一个计划。接下来我说的,你要听好了。

 “我的真实身份是一个科研人员,但我的家族可以追溯到英格兰最庞大的魔法家庭,所以我的研究计划领域是,生物魔法科技。”

 从第一句话开始朴灿烈就有听不懂的单词了。

 金钟大看他一脸懵逼的模样,叹了口气,心里在想着“我为什么要和一个根本不懂的人交流”,但还是在金俊勉的压力下无奈地继续道:“总之,就是从生物和魔法两方面下手,对人类进行实验及改造。目的,是为了使人类更快进化——我们族有个世代流传的日记,上面正好预言了这个世纪会发生诸多灾难,人类必须进化,否则便会灭亡。

 “我们会找各种活体进行各种各样的试验,将他们由普通人类进化为生化与魔法结合影响的活体,研究他们的生存手段和生物特征。这些人大部分都是自愿的,但有些则,不一定。”

 朴灿烈此时的大脑一直飞速运转着,并且根据金钟大的语气及神态,他这下总算明白了:“也就是说,边伯贤是,被你们,抓去的生物魔法科技?”

 金钟大垂着眼眸,十指交叉扶着膝盖:“从某种意义上说,的确是我们的人带他回来的。但他,却是被他的爸爸卖过来的。”

 这回连金俊勉都有些震惊:“什么?你从来没和我说过。”

 “我们是商人,SUHO。不透露上家过多个人信息是职业操守。”金钟大很平静地喝着茶道,“他爸做生意,在那艘从首尔开往拉斯维加斯的游轮上豪赌,一下输得倾家荡产,没办法就主动联系了我,把BAEKHYUN的抚养权转卖给我。他掌握着未成年的BAEKHYUN的一切,你们没有办法的——知道了吧,他当时会被带走的真正理由?”

 知道了。朴灿烈麻木地点点头。原来,这就是真相。

 朴灿烈只是忽然想起昨晚做的这个噩梦。那么,那也会是真相吗?被经过那样痛苦改造的边伯贤,也是那么的痛苦的对吗?

 他的心就这样揪着,他紧抿着唇,不语一发。

 “老狐狸。”金俊勉白了他一眼。

 金钟大笑眯眯地回答道:“BAEKHYUN从我这里离开后,不是你资助他学摄影的吗?他跟你说要找朴灿烈的时候,不也是你将他安排过来的吗?”看到朴灿烈愈发震惊的脸,他故作讶异道,“啊,SUHO啊,你该不会还什么都没跟朴灿烈说吧?”

 “我……”金俊勉看着两个人神色各异的脸,在内心里把金钟大的小人扎了几百万个上下,恨恨道,“我是没说不错!但边伯贤一开始找我的时候我可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也是他不让我告诉灿烈的,而我更不知道你在研究这些——永生的感觉不错吧?还把我哥给搭上去了?”

 “诶,这锅我不背。你哥自己来找我的,他要锻炼你尽早接任公司,可不关我的事哦。”

 看这两个人又有要吵起来的架势,朴灿烈赶忙拦道:“等等,你们要吵过会儿行吗?现在能告诉我伯贤到底怎么了吗?”

 金俊勉想到自家哥哥金珉锡的事,没由来的就是一股子气噎在心头,抱臂蜷在沙发一角:“你问他。”

 金钟大倒是又恢复了先前那副笑眯眯的模样,而从这时起朴灿烈亦知道了这个人的微笑全盘虚假:“他也没法回答你。我这么和你说吧,你也看了那个我写的帖子了吧?边伯贤是我创造的孩子,所以他的记忆是被篡改过的,因此他没有真实的初中以前的记忆。他会来找你是因为他潜意识里知道他要来找你,但他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来找你——别看我,程序使然,我也不知道为啥。哦,程序还限定了他只能说谎,不然你会死。别问我为啥,恶趣味。

 “我有一个规矩:只要有本事从我的实验室里走出去的都能获得完全的自由。这么多年,只有他一个人做到了这点——他把自己完全变成了一个本子,夹在我的文件里被我带了出去。这不叫逃命,这真的是玩命。”金钟大有些无奈地笑笑,又道,“你应该已经破了两道诅咒了吧?本来他不会这么虚弱的,但是那个紫符……伤害程度远比我们,包括边伯贤他自己,想象得都要高。我暂时帮他稳定住了他紊乱的脉络,但你记得我跟你说的——快点去发现真相吧。”

 朴灿烈震惊得无以复加:“原来你就是那个楼主!?”

 金钟大差点就拔枪了:“你他妈到底有没有听我的重点!?”

 金俊勉头疼地扶着额头:“灿烈啊……我总算知道你为什么在看到快点去发现真相这句话后会去找个道士回来而不是从那本日记下手了……你思维太跳跃了。”

 金钟大冷嘲热讽道:“看看你身边都什么人,一个脑洞大如黑洞的助理和一个居心叵测的半吊子驱魔师。”

 金俊勉愤怒地掏出了枪:“要不是你从中作梗了那么多次会有这么多破事儿吗!?”

 “呃……你们别激动……”

 三个人一同回头,边伯贤站在楼梯口,扶着吊瓶架,歪歪头,轻巧地一笑。

 “伯贤?”朴灿烈一个箭步便跳过沙发冲了上楼,扶着边伯贤的腰和手臂让他倚靠在自己身上,“你小心点。”

 “能有什么事。”边伯贤倒是豪迈地用没打吊针的另一只手拍拍朴灿烈的胸脯,冲对方欢快地说道,“等我挂完水了陪我去个地方呗。”

 “好好好。”朴灿烈也不算敷衍地应着,鬼使神差地揉了一把边伯贤睡得凌乱向前翘起的头发,“想去哪里我都陪你。”

 楼下的金俊勉和金钟大也并没有听见什么,但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接过下属递过来的墨镜,一气呵成地戴上。

 

 说是要出去,其实也不过就是去边伯贤家楼下的清吧罢了。

 边伯贤领着朴灿烈在舞台最前面的吧台上坐下,自己倒没拉开椅子,只是俯身问道:“喝点什么?”

 “深水炸弹。”朴灿烈有自己偏好的口味,酒烈,苦却不涩,久置舌尖亦会蔓延专属于鸡尾酒的清香。

 “好。”他拿起搁在一旁的电子点单板,朴灿烈看到他点了一杯自己的深水炸弹,还点了一杯西部牛仔。

 朴灿烈登时就想笑。边伯贤知道他在笑什么,恶狠狠地用电子笔戳着朴灿烈的眉心:“笑什么笑!我不是不能喝!我只是因为要表演才点个度数低的!”

 “行行行好好好。”怕真惹毛了对方以至于没有音乐欣赏,朴灿烈捂了捂脸硬是把笑容给憋了回去。其实点西部牛仔的人是很多的,只是这可乐混威士忌的鸡尾酒度数实在太低,一和深水炸弹这样以伏特加为主导的酒放在一块儿对比,就莫名戳中了朴灿烈的笑点。

 见朴灿烈态度还算可以,边伯贤这才收回手,抿抿唇故作冷静,不动声色地在深水炸弹的附加条件上勾选了95%的伏特加比例。剩下那5%就当作是可怜朴灿烈吧,哼。

 边伯贤走上舞台,在钢琴旁边坐下,原本吧里播着的古典乐适时停止。他试了试话筒,望向台下的时候视线与朴灿烈的交汇,他因此一笑,移开视线对台下道:“今天上来献丑一下,希望各位不要介意。”

 边伯贤今天穿着一件装饰着白色蕾丝的西服外套,里面还有一件小马甲,黑色长袖衬衫半挽在手腕上方,袖口偶尔会有微弱的反光,朴灿烈认出那是自己送给他的那对玛诗杜的袖扣。浅灰色的羊毛毡尖头鞋在黑白之间形成了微妙的平衡点,转而成为了最具装饰感的抢眼的存在。虽是浅色系的搭配,衬在边伯贤柔和的五官及白皙的肌肤上,更显完美。

 也令那灵巧地在钢琴键盘上游走的的指尖更具魅力。

 没人会喊他下台,外貌协会首先就会被这样优雅的姿态给震慑,欣赏音乐的则会被这起调就令人不禁从心底发出赞叹的音符吸引。《Baby Don't Cry》,一首极富张力的歌曲。深水炸弹还搁在手边,朴灿烈滴酒未沾,却依稀有些醉溺。

 懵懂才懂得朦胧美。

 他从手包里拿出那本日记本,。来酒吧写东西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即使是清吧也未免引人发笑,因此他尽力引人耳目,但LAMY的黑曜石闪光还是出卖了他。不过也没人在意,谁知道他是不是正在打算为台上那位俊美的男士献上一幅美丽的线稿写照呢。

 他拿着日记本是有原因的。毕竟这是边伯贤的生命什么的,看边伯贤这么虚弱,说不定离得近一些没那么难受啥的电视剧不都这么拍的么……就算没什么卵用总有点心理安慰吧!?

 他却不知道,边伯贤在他拿起日记本的刹那似乎是感知到了什么。他垂着眸,唇边绽出一丝无法隐匿的笑意。

 朴灿烈不负众望,真在本子上开始画起了边伯贤。无奈他画技说不上糟糕,毕竟他的公司也是要搞艺术的,但也真的好不到哪里去。于是朴灿烈最后只是画了个侧脸就停下了糟蹋边伯贤的帅气的路途。

 朴灿烈抬头,看着边伯贤,舞台的灯光只留一盏,笼罩在他的身侧,盘旋在他已然打理得柔顺的发丝上,形成一道弯曲的高光,一小撮额前发丝的阴影吻在他的鼻尖,光线自光洁的琴键晃荡着他的瞳孔,映在朴灿烈的眼中,满目柔光。

 一曲终了,朴灿烈正欲鼓掌,却见边伯贤冲他转过身,在光与影的剧烈变动中,在印象派的自然女神的有意无意的光景操纵下,自红唇绽现一抹似是骄傲又是暧昧的笑颜,明眸皓齿,令人心驰神往。

 鼓掌声稀稀疏疏地在室内四处响起,朴灿烈却觉得那声音愈加放大。细细倾听,才恍惚明了那声音来自自身铿锵有力的心跳——

 < 如果我也许真为教徒,那么,这一刻,我仿佛看到了天使。 >

 

 朴灿烈刚写完这个在大脑短路间唯一能想出的庸俗的比喻,却不想台上突然传来“哐当”一声,以及角落不知哪个女人抽着气的惊呼。

 “伯贤!”朴灿烈抓着本子就奔上了台。他将日记本随手一放,将边伯贤抱在怀中,却又猛地一怔——

 没人看到的瞬间,日记本封面的那一行漂亮的英文花体字暗自闪了闪,旋即如风卷过般逐渐消散得无影无踪。

 边伯贤睁开眼,冲朴灿烈灿烂一笑:“帅哥,我不是天使,我现在终于又是个真正的人类了。”

 

 

16

 

 “灿烈啊,你为什么会为我做这一切呢?我是说,写日记也好,相信我也罢……”

 “我也不知道呢。但或许,就像你说的……是因为真爱吧。

 “那你呢,伯贤?为什么会找我,哪怕你并不记得我是谁?”

 “唔,我也不太清楚……但现在想想,或许是因为,在经历那一切变故之前——你是最后一个拥抱我的。

 “但,或许也有你猜测的那一部分,真爱的那一部分。

 

 “总之,要告诉你的真相,远不止这些。”

 “而你还有很长的时间来慢慢告诉我。”

 


 

 

THE END


后记:打下THE END的时候我的心情是十分复杂的……毕竟今天正好是它出生的一周年,而且这时间很快就过了,我在死线上碎碎念着……

还是因为脑洞一开,凭着一股没有由来的激情一周内狠刷出了这个结局,文力比中间那段要好了一些,三万多字,比预想中的五万少了不少,但还算是令自己满意的结局。

至于这么点字写了一年真的非常非常抱歉……希望这后面能让你对它不至于太过嫌弃TUT

一开始写这篇文的时候脑洞很简单:一个充满阳光的咖啡厅,一本叫Lie To Me却希望真爱Tell The Truth的日记本,一个日记本拟人(当时的设定),主人公(就是阿朴啦)一抬头,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天使。

我个人认为对灿白的整个故事线已经交代得比较清晰了,虽说有处理匮乏的地方,但没有需要拐弯的地方。我觉得有些伏笔处理得太清晰你们会嫌弃我啰嗦的……

关于歌曲的安排呢,《Timebomb》这首歌我认为是全文试用的,哪怕是在阿边生命垂危的时候也可以。因为这篇文没有什么太深沉的步调,轻快而短小的歌曲从开头到结尾,可以给你展现一个很简单的小故事——我希望它带来的是轻快的感觉。另外说说最后纠结了一下阿边到底弹什么曲子,想想还是娃儿别哭吧,因为太适合他了。

整篇文本来是无法成文的脑洞,反倒是因为后面联动了很多CP后才把脑洞开这么大的……所以正文里,除了灿白的走向,其他人的我一概没写。他们的角色出现,只是为了丰富文章内容,以及和同系列的其他文章有着联动罢了。稍微介绍一下,之前已经有了勋鹿的那篇肉《Hurricane》,兴勉的关于朴灿烈不知道的高中校园故事《忘性》,之后会有开度的一篇中短篇,以及兴勉的一篇可能以论坛体形式展现的故事。

写完的时候是在教室里,很开心,却也很平静。可能是我的每个结局都有些平淡而不真切,虽然在我脑子里它们是十分唯美的,有些羡慕,有些沉溺。

谎言喧嚣的世界里,也希望会有人,跋山涉水,排除一切万难将你拥在怀里,对你柔声说一句真言。

我很喜欢你。你是我的天使。我很爱你。

总之,会是十分幸福的模样。

祝福每一个你:D


160314 茶几

评论(6)
热度(19)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