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灿白】烟花

新年快乐!
娱乐向,和花吐症差不多,只是我觉得叫烟花疾感觉像虐文,巨难听……


——他们总嚷嚷说,在喜欢的人面前,会炸成一朵烟花。


新年即将到来,回归期遥远,这空窗的几天也权当放假;不过也只是没有恼人的应酬和累人的行程的表象,每天的基础练习还是不会少。
朴灿烈高高兴兴地在公司的录音房做了一首新曲子,打算新年时放上ins送给fans们做新年礼物。抱着这样愉快的心情,他十分积极地去接在练习室里无聊尬舞的张艺兴、吴世勋和金钟仁,顺便观赏了一下反正自己也跳不出来的Dance Battle。
插科打诨中他们顺路买了炒年糕,朴灿烈果不其然又听张艺兴唠叨起“啊果然还是大妈做的最有练习生时期的味道Zzang”,吴世勋挨在朴灿烈旁边淡定吐槽“哥你不要好像我们十周年了你跟个老头子一样好吧”,金钟仁搂上张艺兴的肩不满地回头反驳道“你三十岁的时候绝对不会说自己老好吧”,朴灿烈抓抓头发笑而不语,顺便想着下一次头发要染什么颜色。
紫色?算了,他有点染不起这种有点哥特正太风的颜色。珉锡哥染得好看,伯贤的很……合适。
一路胡思乱想欢声笑语地回到宿舍,朴灿烈一打开门,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搞得有些蒙:“……哥,你们,在干嘛呢?”
站得最高的赫然是都暻秀,他赤脚踏在沙发上,其中一只踩在靠背上,举着扫把指着客厅的另一侧;金钟大在他身前朝同个方向举着一把水果刀,不愧是远近闻名的招牌老老字号补刀团团长;金珉锡则躲在金钟大身后,他坐在沙发上紧张地握着自己的握力器,顺便不忘偷喝一口速溶咖啡;而朴灿烈最先看到的金俊勉则义愤填膺地拿着和他丝毫不匹配的平底锅和锅铲,转过脸来对着进门的几个人严肃道:“你们小心!伯贤有毒!”
……这些哥们中二病犯了吧。这是进门的四个人共同的想法。而当他们气定神闲地换上拖鞋走进宿舍后,他们就觉得大概自己也病得不轻了。
就连张艺兴这么状况外的人,也在第一时间,掉了手中装着炒年糕的黑色塑料袋。
“喂……我真的是边伯贤啊嘤……喜欢吃草莓讨厌吃黄瓜帅裂傻帽汤身高一米八……”边伯贤欲哭无泪手足无措地站在客厅中央,换作平时听到这么押韵的话术,朴灿烈肯定会相信这是本人。
但如果是一个浑身发着光的边伯贤的话,那就很难说了。
金钟仁一个踉跄,手肘不小心撞上了灯。于是客厅里一下子漆黑一片,只有边伯贤还散发着汨汨光芒。
害怕,真的害怕。
“你骗人!你果然不是边伯贤!”金钟大用他逼死海豚音的嗓门惊惶地嚷道,他好像已经因时间的推移很好地接受了这一切,“边伯贤会说自己有一米八五!绝不落下任何一公分!”
说得太有道理了我竟是无言以对。这一个瞬间,朴灿烈居然选择了相信歪理跑火车的金钟大,包括剩下的人一齐对边伯贤头像怀疑的目光。
“我为了押韵……啊啊啊啊烦死了!到底要怎么证明我就是边伯贤啊!不对我本来就是啊!不就是多了个官方设定的光的超能力嘛你们就不能不嫉妒吗!”边伯贤崩溃地躺在地上滚来滚去,他焦躁得快要疯掉了。
他为什么会有这么脑洞大并且关键时刻一点用都没有的队友啊!
“好吧……大家都先停一下,”朴灿烈头疼地出来试图控制局面,“我们不如查一下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哦对诶。”一众人终于从警戒中回过神来,而边伯贤投来了一个像小狗一般可怜兮兮的感激目光。
就是边伯贤没跑了。朴灿烈心想。边伯贤平时找自己要蜂蜜薯片吃的时候也是这个眼神。

于是聚集查询的地点选在了不知道为什么十分魔性信号极佳的朴灿烈的卧室。
网民领队金俊勉拔得头筹优先获取查询权力,边伯贤被强行安排在朴灿烈身边——不如说现在只有朴灿烈并不担忧与边伯贤挨在一块儿。
边伯贤自己也拿着手机在网上查询着,动作熟稔姿势标准,要不是他的头上插了好几根满天星一样的烟花,身体里也这样那样时隐时现着昙花一现的烟花(多为紫色,基佬紫?),他真的和正常人无异,特别是在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可以拼成凤凰图案的烟花吸引后。
“哥你打算从哪里下手?”离金俊勉最近的金钟仁问道。
金俊勉蹙眉,一脸严肃:“外星变种!”
“哥!”边伯贤心塞西太平洋群岛。
“诶,我好像找到结果了。”金钟大抱着自己的iPad举手示意,“它说啥?哦,‘花吐症,思念或执念无法倾诉时,人就会患上这种疾病……相同病症,相思病、烟花疾……’”语毕,他抬头看向所有人,目光真诚无欺,“啥意思?”
“唔……相思病的话……”队内最年长却颇像忙内line的大哥金珉锡撅着嘴仰头凝视天花板,忽然将目光锐利地投到边伯贤身上,“伯贤,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啊……啊?我,不,呃不对,问这个干、干啥?”边伯贤像一只被点燃了尾巴的猫一样迅速地从朴灿烈的床沿窜起来,他磕磕巴巴地回着话,目光闪烁着瞟了一眼朴灿烈。
好吧,一切都很明晰了。在朴灿烈和边伯贤对面的人几乎都换上了一副不怀好意的笑容,至于是谁还不明所以的,大家也都知道的。
吴世勋恶作剧般清清嗓子:“咳咳!嗯,解决方法都是一样的,只要得到真——爱——之——吻——就可以解决了。”他刻意拖长了音调,每讲一个字就抬眼看看因每一个字脸颊急剧升温的对面两人。
“好啦,那我们就不管啦。”都暻秀恢复了一如既往的高冷神色。他合上自己的手机,东拉西扯地带着一行人离开这个空间。
被拖走的张艺兴一脸茫然:“Excuse me!?”

一众人离开后,气氛尴尬燥热得可怕。边伯贤闪电般坐到床头,朴灿烈也不好意思再动,就干咳一声开口道:“所以……我不知道你想了这么多。”
他很坦诚地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毕竟他早就知道对方和自己一样暗含情愫。从11年他们初次见面开始,朴灿烈就知道自己对边伯贤非常有好感。哪怕他们都各自有过几场恋爱,或者他们之间也曾有过意见不合与争吵,但因为在这队伍里相处,他们之间的那种感情似有若无、藕断丝连、时隐时现。
至于其他人会发现的原因,是因为15年的圣诞晚会。他们在宿舍内部举行了一个小型聚会,而他们早就决定好了要玩pocky game。
边伯贤找了朴灿烈玩。
练习过程中他们几乎都要吻上彼此了,朴灿烈甚至已经触到了边伯贤的唇珠。
然后内裤忘在了朴灿烈宿舍的金钟大不顾一切地裹着个浴巾冲了进来。
“……是呀。”原本紧张透了的边伯贤倏然变得有些哀伤,他无奈地笑笑,“是呀,如果不去期待更多的话。”
朴灿烈被他的话哽住了喉。他睫毛颤抖,大脑飞快运转着话语,好半天才说出一句:“我以为……你知道这些,也觉得这样就挺好的。”
“嗯,我之前也以为我是这样诶。”边伯贤抽抽鼻子,撇过头对朴灿烈笑开两枚可爱的虎牙。可他的下垂眼并没有闪耀着平日朴灿烈总在他眼眸中搜寻到的光亮,他是那样暗淡,令人有些心酸的无光。
傻子。
朴灿烈挪到边伯贤身边,一把伸手将边伯贤禁锢在怀中。边伯贤似是受到了惊吓,他猛然向后一缩,背顶在简陋的床板上,他有些吃痛地皱着眉头,却连呼吸都憋着不敢继续。
十足十的傻子。
于是朴灿烈笑笑,他骄傲地抽了抽鼻子,眸间流动着柔情的流光:“既然你也知道自己内心的真情实感了,那你还是乖乖从了我吧。”
——我的光芒。
说罢,他偏过头,虔诚而热切地吻上那双柔软的红唇。
闭眼前,他看见边伯贤眼底里漫天星光。是他身上的烟花悉数燃烧又化为灰烬。
今年应该能过个好年啦。



END

评论(7)
热度(20)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