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城堡】咖啡店30题

年龄:XIUMIN(26)>CHEN(26)>金钟大(24)>金珉锡(23)

·并没有按原本的30题顺序来

·阅读愉快v.


 

 

3.花式咖啡的牛奶比例

    “你好,我是新来的工读生,请问你是店长吗?”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仅凭声音和所问的问题去辨别,并不是自己熟悉的,陌生人。但那声音实在太过清亮动人,很难不令人浮想联翩。

    为了满足那私欲满满的对视,即使是正在做着意式浓缩咖啡,金珉锡还是故作无心地侧脸一瞥——

    下午3时26分,为了防止在约定的4分钟后迟来,纵然烈日炎炎亦奋力蹬着自行车疾速驶来,于是不可避免地让汗濡湿了白衬衫,上边纹有柠黄色闪电图案的黑色斜挎包随着上下起伏的背律动,于是背包上挂着的灰姑娘限量款Hello Kitty挂饰可爱地左右晃动——啊,自己抽奖了好多次都没中的那款诶;额上的汗水晶亮亮地沾在额前微卷的发丝上,又被少女漫画里出现的那样被随意拨弄到一旁,还是有一滴俏皮地落下来,顺着高高的颧骨滑落至硬朗的下颔线。

    作为一个初恋是小美人鱼爱丽丝的青葱少年,金珉锡自然是不负众望地,愣了。

    于是待真正的店长兼金珉锡的哥哥XIUMIN走出来时,自然免不了冷漠地训道:“金珉锡,你手里那杯意式浓缩的牛奶比例已经到2000%了,你确定你还要继续往你手上淋鲜牛奶吗?”

 

2.新来的工读生

    “呃……金钟大是吧?工读生?”店长推了推圆瓶底般的玻璃眼镜——天知道为什么他在创业的四年间近视加深到了900度,但他确信年龄那一栏的“24”他是绝对没有看错的。

    金钟大扬扬猫咪唇,和煦一笑:“对,我在读研,M大历史系。”

    哦,笑容是钓迷妹利器,满分。“好的,那时间你就自己安排,来之前和我弟——珉锡啊过来一下——说一声就好。”XIUMIN在合同上签了名,看了看表后起身道,“我今天还有事,就先走了,有什么问题就问他可以吧。”他指指走近的一个和自己染了同一种咖啡棕发色的男孩子,说的是问句实则为陈述句。

    金钟大眯眼目送店长离开,这店长看起来冷冷淡淡的其实也蛮好相处的嘛。

    但金珉锡可不乐意了。

    他拽了拽金钟大的衣袖,咧开最可爱的虎牙,笑道:“你好啊金钟大,我是金珉锡,你叫我珉锡就可以了。我能叫你钟大吗?”

    嘿,别看着我哥啦,对你一见钟情的人在这里呢。

 

26.有着温暖笑容的店员

    金钟大正式上班第一天。

    “你好,最后一份蓝莓慕斯,久等啦!”金钟大将纸袋封好,猫咪一样的唇角弯弯地翘起,狭长的笑眼一眯,连眼尾的细纹都皱得像猫咪胡须一样。他对着已然被他迷惑的双马尾少女柔声诱拐/蛊惑道:“满意的话可以帮我贴个星星吗?一块钱一个,谢谢你啦!”

    “好……好!”少女抢过金钟大手中的贴纸,满面羞红地唰唰贴了十张。

    “慢走!”金钟大笑得一脸温柔,但仔细看就可以发现其实那是一脸计划通的笑意。

    哼哼,不就一千张贴纸嘛,分分钟我就可以变成正式员工啦!金钟大对着贴纸轻蔑一笑,转头就看见了趴在橱窗上面如死灰的迟到店长。

    咦,他为啥一直盯着sold out的蓝莓慕斯看呢……

 

27.没有热情的店长

    “……”

    长队里的客人们皆面面相觑,看着在收银台旁边的桌子上倒挂着的一脸忧郁地玩着手机的包子脸店长。

    “……”

    胆战心惊的新店员金钟大一边努力维持着笑容点单一边在内心欲哭无泪。店长你没有和我说过早上不给你留块蓝莓慕斯你会变成这样啊……啊啊啊不要扣掉我的星星啊嘤!

 

14.完美的柠檬芝士蛋糕

    “我只想吃蓝莓慕斯。”XIUMIN冷酷地将金钟大拿手的柠檬芝士蛋糕推到一边。

    “没有蓝莓了店长……”金钟大可怜兮兮地撇下八字眉,试图以此唤醒冷酷店长内心的同情与柔情。然并卵。

    “那你就扣星星吧,再见。”XIUMIN毫不留情地撕掉了十颗星星贴纸。

    “Nooooooo——”金钟大欲哭无泪地看着纸上被撕下来的缺口,无助而惨痛地哀嚎着。心好累,感觉到了世界的无情与冷漠。

    “呃,不要难过了?我觉得你做得超好吃!我们可以考虑开发新品种,这样你或许又很快得到那些星星啦!”趁人不备端走盘子的金珉锡已经将芝士蛋糕吃了大半,他用板牙咬着勺子,坐到金钟大身边以肩膀撞了撞对方,口齿不清地安慰道。

    “谢……谢谢……”金钟大有些呆滞地看着金珉锡因塞满了蛋糕而鼓鼓的脸,感觉心脏被什么恶作剧的小鬼击中了。

    被治愈了……真可爱。

 

1. 奇怪的顾客

    金钟大正式上班一周零两天。

     夏日,暖阳,南风。这样既适宜逛街又适宜小憩的休息日午后,咖啡自然是一个良好的选择。

     XIUMIN在这样的午后惯例倚仗着店长的身份姗姗来迟,但当他到店后他还是尽快地围好了棕色围裙走出后厨——开什么玩笑,这水军一样的队伍都快淹没这家店了好么。旁边的弟弟金珉锡在看到自己开了另一台收银机后,终于松了口气,如释重负地开怀一笑:“哥,你来啦。”

     “嗯。”XIUMIN刚睡醒的时候并不太爱说话,不过对待顾客还是需要优质服务的,“您好,这边可以点单——”他抬了抬手,慵懒地职业微笑着唤道。

     将咖啡送到取餐台上的金钟大发誓他一定看到了有几个女孩子用手机挡着脸,兴奋又娇羞地小跑了过去。

     XIUMIN更加不满地默默翻一个白眼回去。你来了之后我的好几个迷妹都被抢走了好吗!

     一边点单的时候,XIUMIN无心一瞟,发现门边一直倚着一个男人,他正低头玩着手机。穿着打扮看似十分普通,不过是普蓝条纹短袖衬衣,搭上黑色西装裤小马甲。但那一小块地恰好被日光普照,他肩上的肩扣熠熠生辉。XIUMIN眯了眯眼,记得那似乎是纪梵希的北欧绝版银狐肩扣。

     待一波人流清走后,XIUMIN离开吧台,走到男人面前:“你好,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

     男人从愣神的状态一抬头,忽然眼神一瞟继而僵硬。他耳朵有些发红,支支吾吾地却一个字也说不出。而XIUMIN发现这个人长得很像店里新来的店员金钟大,只不过若要说金钟大那微烫过的茶色卷发显得他像只猴般活力四射,眼前一头柔顺黑发的男人更显柔和温暖。

     真是个奇怪的人。XIUMIN双臂环在胸前,好整以暇地看着对方。

     “……那我还是点杯咖啡吧,不好意思了。”最终,男人还是放弃性质般咽了咽口水,冲XIUMIN尴尬地笑笑,跟着对方走到了收银台前。恰巧帘子一掀,金钟大从后厨走出来,看见男人后惊喜道:“耶?哥你来啦!你不是不爱喝咖啡的吗?”说罢,他在毫无察觉气氛的尴尬的同时转向了XIUMIN:“店长那我就先走啦……哦天。”他伸出手一把拍向了XIUMIN因胸肌而崩开的衬衣,足足有两颗扣子的宽度,肌肉的沟壑线条硬朗得迷人,“店长,为了增加客源也不用这么拼吧?”

     看完了全程的金珉锡发誓在后面笑得打碎了马克杯的人不是他。

 

21.Boss和店长

    “……所以你是这一块的新的负责人?”XIUMIN看着CHEN递过来的名片复杂道。

    自己店里前不久刚招的工读生的哥哥居然是自己的BOSS?

    房地产商很了不起吗!连自家弟弟都养不起,万恶的资本主义!

    ……

    “所以,你哥这么6,你为啥还要来当工读生啊?”金珉锡偷偷挖着店里新进货的蓝莓冰淇淋,咬着勺子眨巴着眼睛问道。

    金钟大有那么几秒的愣神:“因为你……啊不,因为我想要锻炼一下自己啦。”

    “唔。”金珉锡镇静地点点头,又低下头继续挖着冰淇淋,将大半张脸都埋到冰淇淋桶里以掩盖自己止不住上扬的嘴角。

    真当我没听到你说什么了嘛。

 

15.咖啡豆分辨教学

    等咖啡的间隙里,CHEN百无聊赖的目光落到了取餐台前摆着的咖啡豆上。有烘焙过的咖啡豆,也有可可原豆。德国偏淡,法国醇香,英国浓黑,美国深棕。

    他一直不大喜爱这东西,总觉得劳神伤身,直到今天,上帝弄巧成拙让他走进这里,悠扬的午后音乐与咖啡的香气一起谱成流动的五线谱,他才终于知道咖啡是这么地极具艺术的张力。

    忽的,一只手伸进眼前摆放原豆的方格里,拣出一颗摊在那微红的掌心。CHEN抬头,发现那人原来是方才的店长,他已经扣好扣子了;从别在左胸前的金色名牌来看,对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

    “这一颗,我觉得它是最好看的。”XIUMIN在柜台里头,左手小臂完全搁在大理石桌上,用大臂支撑起身体,微微前倾,将那颗小巧的原豆与晒过太阳后从衣服下透出的淡淡体香一齐凑近CHEN,“‘它的中心很像一个锁孔对吧?’我曾看过一篇小说,那里头就有一句这样的对话,我很喜欢。”

    CHEN发现,XIUMIN似乎是个淡漠的人,只有在谈及咖啡的时候,脸上才会有着侬软的笑意。

    “什么样的?我是说……”

    “纯爱剧。”

    “咖啡豆。”

    啼笑皆非。CHEN详询问的是咖啡豆的样式,XIUMIN却回答了小说的类型。

    XIUMIN的脸颊因困窘而无法避免地发烫起来。

    故事里,男主角对另一位男主角说——“送给你,它的味道一定很棒”,顺带留下了自己的名姓,牵绊好这段姻缘。

    于是CHEN也笑了,他带着命中注定一般的笃定口吻,浅笑道:“没想到你喜欢这一类型的啊,XIUMIN。”

 

23.自来熟的客人

    金钟大正式上班两周。

    “嗨,珉锡,今天下雨了,你们记得带伞。”

    “早上好,珉锡,今天天气不错,我觉得你们可以晒晒桌布。”

    “晚安,珉锡,回去的路上小心点。”

    ……你特么有话能不能好好对我哥说叫我干什么!我们又不熟!看着CHEN喊着自己的名字却持续注视着XIUMIN的金珉锡愤怒地在内心咆哮道。

 

20.不靠谱的服务生

    今天的XIUMIN心血来潮想吃很久没做过的熏烤鲑鱼了。

    但当他打开冰柜发现放鱼的那一块地方空空如也时,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谁动了爸爸的鱼!”

    金钟大正在吧台跟金珉锡约会/划掉/聊天得正开心,一下被这从后厨传来的惊天的怒吼吓得脚下一个不稳。他心有余悸地看了看店内,幸好人不多,况且大家似乎都已经习惯了店长的间接性爆炸了。

    罪魁祸首的他还是连忙溜进后厨:“呃……店长,我给我哥做了鲑鱼沙拉……不过都有给钱你放心……”

    “What!?”XIUMIN刚想发作,忽然意识到对方说的人可是CHEN。于是他沉默了。

    金钟大也沉默了……他哪敢说话!?

    尴尬而残酷的寂静维持了好一阵,XIUMIN猛然抬头,对金钟大真挚道:“以后你哥要点什么都可以,但必须我来做。知道了吗?”

    “啥!?……知道了……”金钟大不可思议地看向店长,又在店长暗藏杀机的“问多一句立刻狗带”中继续低头缄默不语。

   但这并不能阻止他的脑洞持续喧嚣。

    What the hell,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少年心事啊……

 

22.总是要求隐藏菜单的熟客

    “钟大,有特别推荐吗?”

    “哥你要啥有啥!今天我想做熏烤鲑鱼。”

    “那就那个吧,我过去了。”

    “好~”

    金钟大目送自家哥哥挑了个矮桌小沙发的位置坐下,走进厨房戳戳正趴在冰箱上浅眠的店长:“店长啊……今天我哥又要了隐藏菜单。”

    “好的,我会做的,你去忙吧。”XIUMIN对着金钟大笑一笑,一扫先前的疲倦,掀开冰箱门鼓足干劲做起了熏烤鲑鱼。

    所以其实每天的隐藏菜单只有CHEN才能offer到,也只有XIUMIN才会做而已。

    你们为什么还不结婚?——来自受够了这种夫妻相处模式自己还要当线人的金钟大。

 

17.必须自己磨豆子的客人

    吃隐藏菜单是需要一定代价的。

    其实只是这样一来XIUMIN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贴近CHEN的生活而已。

    而当事人显然乐在其中。不然CHEN也就不会要求要XIUMIN教他煮咖啡了。

 

4.手握着手教冲咖啡

    好事成双,可喜可贺。

    CHEN毕竟是个新手,在煮咖啡的问题上,还是会需要诸多“指导”。

    比如现在。

    “XIUMIN,我这样做可以吧?”CHEN开了低档过滤咖啡,但是手中的动作却……过分霸气侧漏。

    “当然,不行。”XIUMIN一把握住CHEN的手,轻微地握着杯耳划圈,“要这样才对。”

    ……你们为什么还不结婚?——来自自己的专用虹吸壶被情侣狗无情霸占身心还受到恋爱酸臭味重击的心累无比的金珉锡。

 

5.虹吸壶的下壶爆炸了

    明明才好不容易终于把那两个人送走了。

    金珉锡内心真是哔了狗了。

 

18.不停换同伴的客人

    前天是金发碧眼。

    昨天是职装OL。

    今天……今天是粉嫩LO娘。哦,还是未成年。

    “CHEN先生,您不觉得公事在办公区域办理会比在休闲娱乐场所更有效率吗?”金珉锡托自家哥哥之意前来恭(拆)送(散)顾(男)客(女)。

    CHEN看了一眼紧闭的后厨门,仰头抿了抿唇才淡淡笑道:“不过是洽谈商务罢了。不过,这提议很,有智慧。”

    他起身,才打算撇下女伴径直离去,又被叫住:“哎你等下……我们店长说,明天有空可以过来学制作咖啡,他、亲、自、教。”

    ……

    金珉锡回到后厨,抱怨性质般丢下白色糕点师帽:“哥!拜托你下次自己去约好吗!我尴尬症都要犯了!”

    XIUMIN冷漠脸:“呵,不约。”

    ……

    LO娘扶了扶自己的SK,神秘兮兮地凑到CHEN的身边,一脸探究性质道:“喂,他终于憋不住了哦,感觉如何啊侄子?”

    “有什么好感觉的。”CHEN冷漠一笑,拉开车门后座开始一天真正的工作。

    ——不就是窃喜呗。

 

19.包场的party

    CHEN要过生日了,他打算来咖啡厅办个生日party。

    于是店长便自作主张毫不犹豫地决定休业一天。

 

13.恶作剧的芥末蛋糕

    蛋糕被贴心的弟弟兼咖啡店新来的工读生金钟大端了上来。

    是个很漂亮的抹茶蛋糕。虽然有点小,也丝毫不能阻止它美丽的樱花胚底,还有一只拇指大小的猫咪奶油——就是奶油看起来有点硬。

    废话,那是芥末啊。金钟大在心里窃喜。他想干这事简直太太太太太久了!生日会上的芥末蛋糕!多么完美!

    但是、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

    CHEN在切完第一刀后有些苦恼地抬头道:“那个……你们有人会切吗?我不太会分蛋糕诶……”

    金珉锡双眼放光,他等吃的很久了:“我帮你切,你能给第一块我吗?”

    “没问题呀,你喜欢就先吃好了。”CHEN笑眯眯地说罢,又看向表情有点狰狞的金钟大,“钟大怎么了吗?你也想先吃?”

    “不,没有……”金钟大有些发愁,他本打算CHEN先吃第一口被整之后就阻挠其他人的了,谁知道来了这么一出!不过转念一想,金珉锡还得将剩下的蛋糕切完呢,也不可能先吃到,于是便心安理得地等待着自家哥哥的遭殃。

    ……

    ——金珉锡会在第一个拿到蛋糕后将蛋糕毫不犹豫地拍向自己啊!

 

9.上错食物

    在第无数次发现自己的餐盘里多出了并没有order(而且也不爱吃)的甜点——今天是柠檬甜甜圈——后,CHEN无奈地招了招手,迎接他的却是明明在后厨根本没有出来的XIUMIN。而细心的CHEN亦发现了对方脸颊微红。

    “呃……”不管怎么说还是先反馈一下情况吧,不然对他们的生意也不好,“你们上错好久的食物给我了……也一直没收我的钱,我开始以为是我弟给的但他否认了……”

    “是我给的。”

    “嗯!?”被打断的CHEN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故作镇定却已然像一只惊慌失措的松鼠般眼球滴溜溜打着转儿的XIUMIN。

    “哼……就是这样。你爱要不要,反正我喜欢你。”完了完了,教科书式傲娇。CHEN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糟糕,心跳有点太快……

    ……

    “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XIUMIN牵着CHEN的手,一脸冷漠地对着对桌完全石化的金钟大和金珉锡道。

 

6.在拿铁的奶泡上拉出心形的花

    按照道理来说,自家哥哥脱团了,自己应该是最高兴的那一个。

    也不能说金珉锡不高兴啦,只是离“最”高兴,真的还差一点。

    今天的金钟大去市中心历史博物馆寻找史料了。而金珉锡则只能一个人值班。

    唉。

    金钟大你啊……怎么就是不懂我的心呢?

    热水煮沸后“叮”的提示音猛然使思绪飘到银河暗物质以上的金珉锡回过神来,他赶忙制止了自己继续倾倒淡奶油的姿势。完了完了,说好的圣诞节限量款圣诞树拉花估计得毁了。他沉痛地闭着眼叹了口气,将装淡奶油的铁罐放在一旁,按掉了热水器的开关后才将手中的绿茶拿铁放到餐盘上。正打算拍下自动取餐的提示铃,却在无心瞥见上边的拉花图案时彻底怔住。

    最初开始做咖啡师时,金珉锡就从一位咖啡大师的博客中看过这样的一句话:“咖啡是有生命、有感情的,而我们的感情也能轻易透过它们的浓缩再放大。比如拉花,当你想着谁去做的时候,你就一定会做出专属于那个人的拉花。”

    从那时起金珉锡就给了自己一个不成文的行业约定,除非是顾客要求,否则在遇到真爱之前,绝对不会刻意去做心型拉花。

    金珉锡看着那在热气腾腾间奶白色的爱心,最终自己端起来品茗,一边重新找材料再做一杯。

    醇香柔情的暖意透过纯净的瓷白,将酥麻从指尖汨汨淌入胸腔。

    “——在遇到真爱之前,绝对不会刻意去做心型拉花。”

 

8.酸掉的肯尼亚

    什么鬼,恋爱的酸臭味已经污染到整间咖啡厅了吗。

    金珉锡倚着甜品橱柜啜着咖啡,看着店里沙发上甜蜜地倚在一块儿的CHEN和XIUMIN,忽然觉得今天的肯尼亚咖啡比以往都要酸。

    今天的金钟大去学校找导师研究新课题了。

    他只好无趣地拿过一旁装原豆的真空塑料袋一看。

    ……Fxxk,昨天过期。

 

16.属于你的拼配豆

    今天的金钟大,完美地如计划中那样正在店里忙碌着。

    今天的金珉锡,亦是完美地如计划中那样,适时将金钟大拉到休息室,递上一杯早已准备好的鲜煮咖啡。

    “哇!今天的味道特别棒!”金钟大喝完后惊喜地眉毛都撇成惹人欢喜的八字状,他毫不吝惜自己的赞美,“珉锡,几天不见你该不会偷偷拜师学艺了吧?拜托,如果咖啡技术早一千年传入中国,你早就是中国咖啡届,不,世界咖啡届的里程碑了!”

    “拜托,我那时还没出生好不好。”撇去对方的“前世今生”论,金珉锡还是忍不住上扬嘴角。被喜欢的人百般夸奖,任谁都会飘飘然——你喜欢的人居然高度赞同你,多不容易啊。难度系数简直和告白差不了多少:“那你觉得有什么味道呢?”

    “我吗?”金钟大眨眨眼,又喝了一口含进嘴里,仰头望天、凝眉沉思道,“嗯……我觉得有点酸,但这之间甜还是占据大部分的,两者交加会减轻腻感,很吸引人。而咖啡咖啡,基调自然是苦呗。但这里的苦没那么沉重,只有薄薄一层、零星一点,总给人一种忍不住去探究的感觉。很有新鲜感,很新颖有魅力,真的完全俘获了我的味蕾啊。”金钟大说罢,又扬起了几乎和他哥哥CHEN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猫咪唇,笑容和煦明亮。

    很像,却完全不同。

    金珉锡不信前世今生,但并不代表他不相信命运契机。金钟大和CHEN再怎么想,终究是不一样的。CHEN的笑最多让他觉得是个会俘获许多妹子芳心的邻家大哥哥,而金钟大的笑呢?金珉锡就绝对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了,他哪还记得那些,自己就已经完全被俘获了啊。

    “中焙柠檬草肯尼亚,带一点乌干达,还有最近店里恋爱的酸臭味。”金珉锡松弛了僵硬许久的肩膀,带着释怀的笑意说,“我想着你来做的。”

    “嗯!?啥!?”金钟大吓得差点将手中的咖啡打翻。他带着一丝不可置信的惊讶,好像还有些窘迫与喜上眉梢,脸颊倏忽染上两抹粉红。

    柠檬草的花语,他偏偏该死地清晰地记着——幸好他记着。

    “开不了口的爱”。

    气氛就此凝固,两个人都不敢进一步动作,僵持在原地。悠闲得有些过分的午后,时间缓慢地一分一秒地踱过,最终还是金钟大先“噗”地一下笑出了声。他起身,拿着咖啡步步紧逼金珉锡,眼底都闪烁着爱笑的光芒。

    金珉锡并不知道金钟大想要干什么,他涨红着脸,目光躲躲藏藏地不断往后退,直到“咚”的一声,他的背撞到了墙上。

    糟糕,无路可退了。

    这时却有一只手压在了自己右脸旁边的墙壁上,手的主人将冰凉的马克杯杯壁抵在自己的唇边,勾着唇气定神闲道:“来,喝一口。”

    什么鬼,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壁咚?

    金珉锡咽了咽口水:“为、为什么?”

    “因为……这也是我的心意啊。”金钟大笑颜狡黠,迅速地在金珉锡的左脸盖上印记。

    开不了口我就不说了。

    我会用余生为你证明。

 

7.“我只喜欢蓝山”

    “别装了,你不是最喜欢喝冰美式的吗?”金珉锡抽出金钟大手里的《绅士的一百种品位》,佯装要拍到对方脑袋上。

    坐在沙发上的金钟大也不恼,笑眯眯地捏一把金珉锡的腰:“哎,对我的事情这么热情啊?”

    “哼!再见!”

    “嗷!”来自被书糊了一脸的金钟大。

 

12.饼干烤糊了

    “嘿,没有关系!你知道我有强大的消化系统,即使是炭黑也不能掩盖它美味的心脏!”

    金珉锡不知道面对塞了一嘴自己烤糊的饼干并说着如此KY的话语的金钟大是该感动得涕泗横流还是暴揍对方一顿。

 

25.兼职深夜食堂的咖啡馆

    也只是店长为了给加班的CHEN做份温暖营养的宵夜罢了。

 

24.打死不做意大面的厨师

    “我不做!我打死也不做!”金珉锡愤怒地将一袋子意大利面往旁边一推,叉腰跟自家哥哥理直气壮地对峙道,“我再也不要看你和CHEN哥吃同一根面条了!”

 

29.没有外带盒的蛋糕

    “那还不如在店里吃了。”CHEN牵着XIUMIN坐到靠门的一张桌子上,将东西摆好在对方面前后撑着脑袋笑道,“慢点吃,我等你。”

 

28.打烊时的悄悄话

    “要不我们干脆把他们锁在这里算了?”

    刚苦恼着没有外带盒(也不好意思让CHEN等)而打算询问自家弟弟的XIUMIN,在一凑到正紧挨在一起(甚至还洗着同一个碗,四只手!)收拾着准备打烊工作的金钟大和金珉锡身边时,听到了来自某位同姓工读生的这么一句话。

    他抬脚就是一踹。

    “嗷!”

    别得罪婆家人,真的。

 

10.研发新饮料

    最近金钟大遇到了一些烦心事,他的研二论文两篇都被导师驳回了。

    于是金珉锡也有些烦躁。因为他已经一周没有见着金钟大了。

    虽然在还没在一起时金钟大就已经告诉过他,自己可以随时去他的学校找他,公交车直达也挺方便。不过金珉锡秉着“不打扰金钟大的学术研究”这个观点,也就没怎么主动去过。

    只是这次真的有点想他了。

    他煨着这份想念的心情,拼配、磨粉、填充、烹煮,配料大胆革新,手法却仍旧熟稔老练,热水咕噜咕噜滑动的声音是咖啡店固有的祥和宁静,醇香的液体在保温杯里优雅摇曳。一杯蓝莓摩卡。

    ——那就走吧。

    ——去干嘛?

    ——一杯咖啡换一个吻,如何?

 

11.特别的鸡尾酒给特别的你

    即使是这么久后,CHEN还是不怎么会做咖啡。XIUMIN开始还有些兴致或嘲笑或纠正对方那别扭至极的手法,到最后也干脆就放弃了遵循师道。他认定了CHEN就是个只会喝冰美式的厨艺白痴。

    直到某一天,CHEN带着XIUMIN来到了咖啡店后边三条街的CHEN房地产业所属的一家酒吧。与优雅的咖啡厅截然相反,夜店的喧嚣撕破永夜的沉寂,光与音响的震动交织在一块儿,令人热血沸腾。

    XIUMIN坐在吧台上百般无聊得直接跳进舞池,大学时他可是街舞社成员,一个小小的dance party自然是不在话下。

    一个转身,却忽然被搂住腰。XIUMIN惊吓得差点反手给对方一个手刀,才发觉来人有些熟悉。他的眼前横生出一杯水蓝色液体,CHEN低沉的笑意在耳边萦绕:“蓝色妖姬,专属于你的。”

    XIUMIN唇角含笑着就着高脚杯轻啜了一口,再顺势转个身,手从CHEN只穿了背心而因此裸露的大片腰侧肌肤向上摸去,捧过对方的脸,在舞池边缘热烈地拥吻了起来。

    属于我的,挺甜的,还不错。

 

30.我不在咖啡馆,就在去咖啡馆见你的路上

[ 金钟大 x 金珉锡 ]

    金钟大气喘吁吁地跑向十字路口,口中呼出的白雾似乎有些模糊视线,却不能阻止他前进的步伐。

    路口尽头站着一个有着和金钟大一样的咖啡棕发色的男孩子,他戴着大大的棕红色罩式耳机,嘴里叼着根棒棒糖,红色圣诞节款式围脖,黑色MCM铆钉背包,普兰灰羽绒服,黑色短裤与黑色打底裤。他脚尖大概是随着音乐轻轻打着节拍,不急不缓的,似乎一点儿也不着急等待的人迟迟不来——因为他明晰那人总会来到,一下一下地打在金钟大的心上,柔和的,动人的。

    “珉锡,早上好。”金钟大加快了步伐冲过去,并及时地刹住车,在脚步尚未完全停下之际手掌已然覆上了毛茸茸的脑袋。尔后,他在这种动作重复了数次后依然不能克制自己地傻兮兮地咧开嘴笑起来,唇瓣都因灿烂的笑颜显得闪闪发亮的。

    好有……食欲。

    金珉锡撇撇嘴,佯装生气道:“早安个鬼啊!再不快点又要迟到了!今天我哥难得早起先走了,我还不想被我哥扣工资好吗!”语毕,他一把拽过金钟大的领子,状似不情愿地偏头吻上了对方,却还是在双唇相触的瞬间压抑不住上扬的唇角。

    Moring Kiss才是正确的早安。

 

[ CHEN x XIUMIN]

    手拿GIVENCHY手包,一名身着朴素典雅的TOMMY HILFIGER紫墨色西服的男子正步履稳健地与上班族一起踱过新漆的斑马线。他噙着笑意,信步向前,那繁华热闹街角处的咖啡店是他每天的起点。

    XIUMIN绑着白色围裙,拉开卷帘门,仰头看了看天空。摩天大楼的玻璃窗反射的结果是冬日暖阳灿烂夺目,一切都被提前点亮得鲜活美好。

    啊,要不晒个桌布吧。

    他一转眸,便看到一年四季都穿着西服、仿佛永远不怕冷的CHEN满面春风地朝自己走来。那人是热爱冬天的,并不像自己步入半五十后畏寒得狼狈。

    “怎么出来了?”CHEN走上前,执起XIUMIN的手往自己尚且充满温度的脸颊上贴去,“和你说了今天降温要多穿点的。”语气里倒是没有半丝责备,算了吧,他巴不得以人形自走暖袋的理由整天都待在自己身边呢。

    可谁让XIUMIN就吃这腻味的老夫老妻套餐呢。

    他转个身窝进对方怀里,大有将脸赖在舒适的肩颈上再不分离的架势,虽然他觉得CHEN太瘦了,骨架都硌得苹果肌疼:“我才不怕冷。”

    然后他可以听见CHEN有如冬日暖阳一般的笑声自头顶传来,就像那些柔和的光线自头顶倾泻下来一样,世界一片温暖明亮。

    我才不怕冷呢。你不是正坚持着“地心说”,像太阳一样绕着我公转嘛。

    他们黏黏腻腻地挪进店中,XIUMIN幸福地眯着丹凤眼,伸出手将咖啡店门口的牌子翻成“OPEN”的字样。

 

 

ETERNAL HAPPINESS·NEVER END


附:木心《咖啡评传》

摩卡/阿拉伯产/王者相/酸,奇浓

乞力马扎罗/塔桑尼亚来/香而酸/兼摩卡、哥伦比亚之妙

蓝山/出西印度牙买加/涵甜/珠圆兮玉润

可拿/夏威夷提供/亦酸/野性似危地马拉

哥伦比亚/南美神品/甘,成熟/若须眉之郁勃

曼特宁/印尼货/苦/滑如缎抚

哥斯达黎加/中美洲之珍/略酸,雅/宜作配角

萨尔瓦多/中美洲/高地产尤佳/善与别类融洽

墨西哥/古国遗泽/醇,芳/烈日,风急天高

(余志茶/时就咖啡/独钟清清/散情于郁郁)


——先生的这首小诗,我是在本文完结后才有幸拜读。初觉喜欢,后发现竟与文章当中的咖啡良品不谋而合。所以就不放枯燥的科普了,大家可以根据先生优美素雅的小诗了解咖啡的美味与深意。

文章写得有点傻,还请各位看官不要嫌弃TVT

评论(1)
热度(32)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