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灿白】外卖小哥加点糖 4~5

进度:1~5

真的很无聊的过渡
单纯想发个LFT(……)并且写点流水账(……)表明我决定结束自己的堕落期(……)
这一部分未完结 后补
勋鹿没有CP向




4

“哥你已经很久没有让我幼小而脆弱的心灵踏足这一片天堂和地狱一线牵的土地了。”吴世勋提着两条烟进局的时候看了一眼站在朴灿烈身侧的条子,默不作声地将手里的塑料袋往身后藏了藏。
唉,今天不是平日瞎扯蛋的好兄弟小开,贿赂不管用啊。吴世勋扫了扫这个瞪着大眼睛一脸惊恐的小少年,一看就很正直老实,Plan A估计是实行不了了,心疼我烈哥。
作为一个未满十八岁的黄金少年,吴世勋表示即使他做奶茶再怎么六也无法伪装朴灿烈的哥把人带出去。
朴灿烈见着吴世勋倒是挺开心的,咧着嘴对旁边那乖乖仔一笑:“嘿,我弟放心不下我先过来了,你等一下哈我家人应该快到了。”
条子点点头,看了一眼吴世勋,像是突然陷入了什么难题般皱了皱眉,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地礼貌一笑,示意吴世勋坐下后拿着蓝色保温杯走向了饮水机。
好啦,我知道我们长得一点都不像,但你也可以假装我们基因变种得比较厉害嘛。
吴世勋接过朴灿烈随手递来的手机,撇撇嘴打开通讯录。
朴灿烈这部私人手机从来就没存几个人的电话,都是一些至交,所以随便拨一个不是自己的电话都一定是成年,能把朴灿烈保释出去。
  有多随手?通话记录第一个呗。
  于是边伯贤的手机在宿舍熄灯铃响起的瞬间奏起了欢乐的音乐,是当红偶像天团EXO的《Transformer》的开头,节奏强烈,引人入胜。
  没等边伯贤独占鳌头(关掉音乐),宿管就抢占先机,强行进入国家5A级未开发音乐文化旅游景点:“边伯贤,把你手机交出来。”
  “大哥我哪有手机。”幸亏他机智地将手机电池抠了出来。
  “我刚才听到了,那么嚣张的音乐声一听就是你的。”
  “没有啦,那是晚休广播,意在告诉我们‘睡你麻痹起来嗨快背单词把书开’,你信我。”
  宿管提起灯往边伯贤所在的上铺照了一下,还真发现不了(被边伯贤坐在了屁股底下的)手机的身影,只得瞪一眼边伯贤,一边往外走,一边放下异常犀利的狠话:“我会有一百种方法收到你的手机,而你,无可奈何。”
  目送宿管的离去,边伯贤抽了抽嘴角:
  “……良辰,啊不,伯贤,必有重谢……”

一边感叹着命途多舛,边伯贤一边在舍友此起彼伏的嘲笑声中重新打开手机,鲜红的未接来电十分醒目地在屏幕上亮起:
【外卖小哥(1)】
哎原来是你。
……
艾玛原来是你!
边伯贤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了起来,下铺愤懑地伸出脚往他床板上踢了一记:“你踏马安分一点行不行啊!老子都秒睡了又被你这厮煞气给震醒了搞啥子咯!”
“以你的水平,一晚醒个几十次你都可以心安理得地再次昏睡过去,毕竟你也听不到起床铃。”边伯贤一边爬下楼梯一边探出个头对下铺道,“而且,说实在的,要是床板塌了最先死的大概是你。”
换来的却是一阵如同天雷滚滚的鼾声。
对铺从手机游戏里抬起头,冷静地推了推眼镜道:“话唠秒睡,天生绝配。”
“我呸!”边伯贤嫌恶地呲牙咧嘴,掏出手机后又瞬间一脸娇羞,在蹿到阳台前捏着声音装可爱道,“明明是奶茶啦!外卖小哥捧在手心里的最爱哟。”
“我呸!!”宿舍一片团结的作呕。

躲到阳台后边伯贤就不敢嚣张了,蹲在地下回拨了一个电话过去:“……喂?是……”他差点脱口而出外卖小哥四个字,又忽然觉得这个称呼有些不妥,于是他憋着沉默了。
“啊你好我是朴灿烈他弟未满十八岁他现在被条子扣摩托扣人了麻烦来银河路这边的局子接一下他谢谢再见。”对面噼里啪啦甩来一串话语之后便留下了忙音。
边伯贤:“……”
他大概知道是什么事情了,不过在听到从开头到“未满十八岁”这一句的时候他差点以为自己被骗了手机号泄露到了百合网上。
……可我也未满十八岁啊!
边伯贤默默地给自己和外卖小哥——朴灿烈,这回终于知道名字了,点蜡烛。
刚才那小哥声音挺软,怎么语调就这么机械平淡,好像口型都没怎么念就把话讲完了,是面瘫吧。边伯贤百无聊赖地掐着自己的脸想着,顺手又打了个电话给超强救星——走读住在附近并且年满十八岁还会做奶茶的学长鹿晗。
说不定他们会因为奶茶志同道合谈天说地最后带上边伯贤大家顺理成章地称兄道弟再有情人终成眷侣,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情节但总之非常完美。
边伯贤怒赞自己一百次。
“喂?鹿哥啊!有个朋友他弟未满十八岁他现在被条子扣摩托扣人了麻烦去银河路局子接一下他谢谢再见!”

5
接完电话的鹿晗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脚皮磨了一半又要穿鞋简直夭寿啊!
然而作为行侠仗义的温柔学长,就算有时再怎么猥琐也好,该出手时就出手啊路见不平一声吼啊巴扎嘿。
他放下了卷到膝盖的校裤裤脚,随便踢了一双拖鞋就穿着黑白条纹背心睡衣出了门,当然,细致如他还是认真地翻看了一下身份证和毛爷爷的存在。
待会顺便撸个串呗巴扎嘿。
鹿计划通兴高采烈地抱着这个完美的构思出了门,直到他遇见朴灿烈和吴世勋为止。也就是现在。
“你们……”鹿晗看着眼前可怜巴巴地看着他的两个人,嘴角止不住地抽搐着。
两个一看就比我小的小鬼就不要得寸进尺好吧!
把你们从局子拎出来还要我请吃烧烤!免费送奶茶有什么用我又不爱喝你们家的!……等等,奶茶?
鹿晗疑惑地看向两个小鬼:“你们是今天给伯贤送奶茶的店员?”
“我是。”朴灿烈咧开嘴,笑嘻嘻地指了指自己。
“你呢?”鹿晗将视线移向吴世勋。
吴世勋一脸认真地回答道:“我是另一个店员。”
“……那走吧。”无奈地叹口气,鹿晗唯有带上两个可怜兮兮的小鬼撸串,或者说,用自己所剩无几的生活费供养两尊边伯贤丢下的活佛(炸弹)。

三个大男人坐在大排档午夜场里,虽然形貌昳丽,却不约而同地以翘二郎腿的姿态毫不优雅地拣着炒田螺吃,并且三人完全没有过分引人注目的自觉,皆往彼此的竹签上大喷口水,谈天说地。
“哎鹿晗,你怎么认识边伯贤的啊?”在等待烤茄子到来的五分钟内大家已经相互交换过名姓,比较爽朗(并且认为鹿晗很帅值得交往)的吴世勋开口(帮他亲爱的灿烈哥打听)问道。
“哦,我留了两级,伯贤高一来的时候我去他们寝室当义工学长。”鹿晗嘬着嘴吸溜着田螺里的酱汁,圆圆的大眼睛看上去可爱极了。
“呃……鹿晗,你多大了?”朴灿烈现在的表情好像被田螺肉噎住了。
“我?90年的!”鹿晗豪迈地挥了挥手中的竹签,还似乎特别得意地补充道,“伯贤刚好比我小两岁,我可是读了高五的人啊!”
“……鹿哥好。”这是来自同样刚好比鹿晗小两岁的朴灿烈。
“……鹿哥好。”这是居然刚好比朴灿烈还小两岁的吴世勋。
鹿晗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局,他笑眯了眼,心情大好地将烤茄子往桌子中间推了推:“吃吧吃吧,哥请客!”
简直是两个愿打,一个愿挨。
热闹非凡的大排档,二十上下的少年们。这样的时光看起来似乎有些社会人,又没有完全缺失青春活力。奇妙的化学反应总令人忘乎所以,样貌和狍子相仿智商也不相上下的鹿晗,在朴灿烈为了边伯贤的信息下持续的忽悠套话下,又怎么能察觉得出口袋里满含泪水挣扎的手机的震动呢?

充满着花样年华的叛逆气息的高校寝室。
边伯贤躺在硬板床上,第不知道几次听着“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终于放弃了拨打好好学长鹿晗的短号,翻了个身换上了一幅欲哭无泪的可怜兮兮的脸。
啊啊啊我不是因为麻烦鹿哥而被鹿哥讨厌了吧!?
卧槽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是不是那个外卖小哥不是什么好人啊我会不会拖累鹿哥了啊要不把他拉黑吧!?
可是他看起来人就很不错啊(因为好像智商也不是很高的样子)!?
边伯贤在心里给自己画了诸如“QAQ”“_(:3LZ_”的颜文字。
今天好像也不该在把所有正课都睡掉的样子。边·累觉不爱·失眠·伯贤今天也格外忧郁地睡去了。
应该说是第一次吧。因为担心一个陌生人而睡不着的话。


tbc.

评论
热度(11)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