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双吴】Picture You

151106吴亦凡生贺(虽然晚了一天)

分级:NC-17(肉末?)

 @KamenOwl For You♥♥♥

画家x舞者,低调看文,食用愉快:D



 

’I try to picture me without you but I can’t‘

——Fall Out Boy<Immortals>

 

 

 

One

    强烈的电音振聋发聩,却丝毫没有影响面前这位精致冷峻的画家——倒不如说,因为本身从形象到行为就是格格不入鹤立鸡群,因此要与凡人划开界限亦天经地义。

    太多了。KRIS面不改色,将画笔举起,眯起左眼在台上的人腰侧来来回回,这同时似乎又引发了后方不小的骚动。一旦视野中出现颜值波动在“赏心悦目”上下的男人就立刻找不着北的女人,参差错落,半斤八两。

    花钱来欣赏的人不该是我吧。KRIS用拇指和食指抵好笔上的两点后立即低下头,在画纸上描好两笔流畅的肩线。

    如若是这般绝色,全身心地投入到那人无限的魅力之中,才对得起这枚价值不菲的门票吧。KRIS任务在身并不需要支付钱财,只是入场前他在附近逛了逛,顺便和当地黄牛交流了一下,虽然被黄牛用惊异的目光问候了一番,他也不甚在意,反正得到了一个大概价位——一个职业dancer,单凭自身撑一个小时的舞台,票价却可以到相当于一个当红偶像男团两个多小时的歌舞盛宴。

    现代人还会写矜持二字吗,为了一个名叫“SEHUN”的骄子。

    笔在空中停顿多时,KRIS收回思绪,将精神力重新集中回作画当中。这是他的生命。

    作为一个纯艺专业出身的人,KRIS从来就和同班的同学持有不同的想法——当他们热衷于远离喧嚣、远离金钱、远离社交的时候,他偏偏迷恋上了那些动感的舞台,极尽夸张的表演舒展了柔美的躯体,展现出了一份艺术的韧性,而这正是他所追求的美学。

    因此,他的业务便是,以他极具张力的笔触勾勒每一幅惊心动魄的画面。

    KRIS自知先天资质优厚,他有一双狭长而深邃的眼眸,大概是走在街上无意一瞥也会令少女们误以为自己是韩剧女主角的程度,而他用它来汲取世上更多的美丽。

    不过他现在遇到了一个难关。

    台上此刻才熄了灯光,大屏幕上开始播放起一段VCR。稍显悲情却更深情的音乐在会场四周响起,画面由被风卷起的水珠交织而成,最终构造出一幅暗灰色调的大街,浓稠得化不开的乌云与愁绪相辅相成,紧接着,街道的尽头出现了一抹颀长的身影。

    屏幕打开,身着白衬衫和黑西裤的少年从后台走了出来,每一步都带着一长串颤抖湿润的尖叫,此起彼伏。

    KRIS将先前画了一半的稿纸拆下画架,又整理好剩下的白纸,凝眉锁定住这枚精品。他知道接下来的表演是今夜的高潮曲目<Baby Don’t Cry>,他不能再错过了。先前他已经错过了太多美景,比如<BEAT MAKER>,这是SEHUN为数不多的R&B曲目,可当KRIS才将构图画上去时下一场表演已然到来;更糟糕的是<Don’t Go>,明明是一首节奏轻快的慢摇,但他居然在对方侧着腰做着蝴蝶翩翩起舞的POINT时失了神,再反应过来时只得匆匆扫了一个动作便又投入到下一个表演中。

    并不是没有碰过这种兵荒马乱的状况,但显然的是,这是KRIS第一次不是因为舞台的高难度而是因为自身的不在状态而犯了难。

    难道是因为今天穿得实在是太热了?

    现下正值金秋九月末,夜晚的露天体育馆内徐起习习凉风,KRIS并非耐寒体质,于是在打底白色中袖T恤外加了一件牛仔长袖外套——不知谁还在他身后娇嗔了一声“牛仔哥”——但他可没有想到场内气氛竟如此火热,以至于他斟酌再三,只得不情不愿地脱掉外套,露出他结实的臂膀。

    他发誓他是真的非常想假装身后如同海浪拍岸般的尖叫声不是对着他而是对着台上的小孩的。

    嗯,小孩。KRIS了解过SEHUN的大致资料,年龄比自己小了四岁,身高比自己矮了三厘米,出道时间比自己晚了两年,搞笑的是住宅地址居然与自己隔了一条街。巧合的是,SEHUN居然是他的大学学弟——他毕业的那年正巧是对方入学的那年。

    不过其实也没什么巧的。自己读的大学可是全国数一数二的艺术类综合大学,汇聚的都是能人骄子,同时出现他们两个还真不是自恋而是常态;再加上一个美术生一个舞蹈生,又怎么会有更多的交集呢?

    KRIS没有由来地觉得惋惜怅然。

    幸好,他们相遇在了这里。

    KRIS抬头,绚丽夺目的灯光随着音乐的节奏穿插交织,变幻莫测,而SEHUN在这一片混乱间依旧沉着而冷静地平视前方,全身肌肉不减施力。他的动作并不是野兽做派,更像是流畅的风,却同样是一种不容忽视的存在,就像染缸里的一瓢清水,沙尘暴中一股韧性极强的凛风。

    <Baby Don’t Cry>,SEHUN的招牌戏水舞蹈。此刻对方湿了大半身,贴近肌理的衣物勾勒出那人相较起来纤细的腰肢,与此突出有致的则是紧俏浑圆的臀部,线条缓慢地沿着他的大腿上下攀爬,延伸至每一寸肌肉骨节。

    跟随着他躯体间的动作,描摹出美丽的极致。

    KRIS举起的手停滞多时。蓦地,他将新起稿的白纸再次抽离画架,收起画具,视线却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台上那人。他双手环胸,干脆饶有兴致地欣赏起精彩绝伦的表演。

    “还是不可以吗?”经纪人瞥见一片空白的画纸,仰头看向眼前这个男人仿佛被神明精雕细琢过的侧颜,面露难色。

    “抱歉,”KRIS目无表情地将视线投到台上,当他看到台上的少年应了一位歌迷的要求跳起了Funky Jazz并俏皮地做了个Wink时,他轻轻地嗤笑出声,“我想还是需要换种方式。”

 

 

 

Two

 

    表演的间隙有些长,SEHUN大灌了几口甘甜的矿泉水,百无聊赖地跟为自己补妆的Cody闲聊:“最近几场表演怎么都没有画眼线?”

    Cody一边描着他被汗水晕花的眉,一边暗自赞叹着这张俊脸。SEHUN的肤色天生白皙,脸上有深深浅浅却莫名撩人心弦的小痣,细长而柔软的睫毛温驯地搭在眼睑上,今日是强调眼尾的大地色调眼影落在肌肤上,更加彰显出那人眉眼的魅力——虽然这样的妆容在舞台上略逊惊艳,不过就在前不久的一场的表演后,他们一行化妆团队与那个男人打了照面——

    “KRIS先生说,‘过犹不及’。”Cody用拇指为他按出眉型,“可以了。不过不得不说,KRIS先生不愧是做艺术的,眼光就是独到。”

    “嗯。”SEHUN淡淡地抿唇一笑,从座椅中起身走向洗手间,穿过走廊时,他的嘴角抑制不住着泄露出了一抹偷腥般的笑意。

    是KRIS呢……

    是自己仰慕了这么多年的人呢。现在却为自己作画,却那样炽烈细致地凝望并关照着自己。

    该不该因为不用画眼线而省去了麻烦的卸妆步骤而感谢一下对方呢?

    想想都觉得好开心。SEHUN忍俊不禁,又立刻压下嘴角的笑容,恢复了一如既往的面瘫。不能太过得意忘形呢。他扇了扇有些发烫的脸,躬着身子就着感应水龙头接了一捧水,打算往脸上泼去。

    手腕却被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猛地握住。SEHUN被这突如其来的温热吓了一跳,手一抖,水流哗哗地从指缝间流散。他不知所措地抬起头,又被袭来的喷雾惊得闭紧双眸缩起肩膀。

    侵入鼻间的香气是自己平日的补水喷雾的香气,SEHUN这才放松了下来,微微迷茫地睁开眼,却在对上那张魂牵梦萦的俊脸时立即全身紧绷。

    男人一手拿着喷雾,另一首揣进休闲裤的口袋里,微微低头,好整以暇地看着眼前缩了缩身子的SEHUN:“不能用水,妆会花掉的。”他的声线低沉,依旧是SEHUN记忆当中那慵懒却不能忽视的强烈的声息,居然还藏了几丝调笑的意味。

    纵然羞怯,SEHUN也容不得被这般像猎物似的审视。他仰仰头,微眯着眼反击道:“多谢关照。也希望KRIS先生尽早创造佳作。”说罢,他满意地看见对方脸上露出一抹惊讶的难色,不带回话便转身小跑回后台。

    目送着那人远去的背影,KRIS才收回有些呆楞的神色。其实对方戳他灵感枯竭的痛处他倒是不甚在意,反而是头次不隔着电子设备直接听见的年糕音让他的精神力不觉被吸引。综合这一切,他觉得SEHUN完完全全就是一只……刚出生还未断奶的小白老虎。

    龙争虎斗么……真是有趣呢。

    KRIS饶有趣味地摸了摸下巴,亦跟着那人如风一般略显张皇失措的背影,信步追逐。

 

 

 

Three

    从正式初识的那日起,KRIS就似乎成为了一个和SEHUN成双入对,甚至是阴魂不散的存在。

    “哥,你还是没有灵感么……”拉开保姆车的副驾驶门却发现司机又是KRIS后,SEHUN换上了一副无奈的神色。今天是关于表演刻录蓝光的新闻发布会,时值十月底,与KRIS的相处也有一个多月;就凭这些天的了解,SEHUN知道KRIS肯定混迹在了今日的记者群中。

    “马马虎虎吧。”KRIS推了推墨镜,神兽替他将翻了起来的安全带弄平,斜了斜嘴角扶着方向盘转头盯着SEHUN,明明镜片后的眸子里满当当的温柔笑意,脸上却是古板的面无表情,“哥去看你,你还不乐意,嗯?”

    最后的尾音太过轻浮与胁迫,SEHUN咽了咽口水,眉开眼笑道:“没有啊,我怕耽误哥的时间而已。”想了想,他又补充道,“哥来看我我最开心了,当然有大餐的话更开心。”

    “用在你身上的时间就是哥最开心的时间。”KRIS拉下手刹,忽然间猛地一滞,瞄了一眼SEHUN发现对方红着耳根抿着唇眼神四处乱瞟着,略微颤抖的睫毛透露出不安的心事。自觉话语间有些不合时宜,KRIS摸了摸鼻尖,转而笑道,“走吧,哥请你去吃大餐。”

    “耶嘿!”SEHUN笑弯了月牙眼,又扯了扯普蓝色衬衫的领口。

 

    太暧昧了。

    世界都焦虑得快跟烘培店一样了。空气里都是暖甜暖甜的。

    这样下去的话……会彻底沦陷的吧?

 

    坐在椰子鸡店里,与此更为熟稔的KRIS点好了菜后看向对面雾气氤氲中明显期待满满的亮晶晶的眸子,忽地起了玩心,凝眉道:“多大个人了,跟小孩子似的,不愧是我的小、学、弟、呢。”

    “承蒙老、学、长关爱。”SEHUN撇撇嘴,翻个白眼后不甘示弱地回击道。

    最初什么高岭之花的印象完全是SEHUN瞎了眼,这个人只是显性面瘫外加隐性闷骚罢了,还是巨型的。SEHUN平日在朋友间也是闷骚的代言词,可那不过是自己在外不苟言笑而已,但是KRIS更甚,他骨子里还有一种无聊却浓烈的恶趣味并且他以此为傲。

    KRIS看着被暖气烘得脸颊精神且红润的SEHUN,心里亦升起些许暖意。平日舞台上的SEHUN因为高强度的表演,落下的霞色只有心血来潮的Cody给打的腮红或是透支体力后病态的潮红,根本就不是什么健康的色彩,够让人心疼。

    真是的,我在担心个什么劲儿。KRIS觉得最近的自己有些奇怪。他摇摇头,顺着话题继续道:“学弟,你什么时候认识学长的。”

    “早八百年就认识了。”SEHUN用筷子蘸了蘸酱油舔着吃,忽视了KRIS那句“因为我们同姓么”,结果被瞪了之后悻悻地松开咬着筷子的虎牙,扁扁嘴道,“哥你记不记得五年前你作为优秀毕业生在校庆上演讲的事情。”

    居然是那个时候么。“记得啊。”那个时候……

    呵呵。KRIS在内心骂了句脏话。那不就是我刚染白发没多久却因为洗澡滑了一跤磕破脑袋而不得不剃光头的时候么!?

   “那时哥挺帅的,嘿嘿。”虽然戴着个帽子演讲真的有点非。服务生掀开锅盖,SEHUN舔了舔唇,心情大好地给彼此装上一碗汤,话不多不少地絮叨着,“我记得那时我后排的女生还在议论说‘光头才是检验颜值的最高境界’,我觉得他们说的非常有道理。”

    KRIS接过碗,顺手给对方夹了个鸡腿:“那你怎么不剃一个。”他想象了一下SEHUN的光头,仔细地想了很久……好像还真是挺帅的,虽然比自己差一点。

    “因为那样我会在台上反光到什么也看不见的。”SEHUN知道以对方的特色肯定又在想些有的没的,及时打住了对方的想法。不过,光头的自己在聚光灯下热舞的画面真的挺好笑的。他轻笑出声。

    “嗤。就会贫。”KRIS无奈地摇摇头,“了解了这么多年,过几天什么日子,别忘了啊。”

    SEHUN用虎牙撕咬着鸡肉,含糊不清道:“那……我也要……”

    “成成成。以后逢年过节的都少不了你的份。”KRIS夹了一块竹笙,就着饱满的汤汁送入口中。非常充实的质感。

    “二月十四?”

    “如你所愿。”

    “谁要你送。”SEHUN低下头,集中精力解决碗里的拉面。但嘴角的笑意明显出卖了他闷骚的内心。

 

    多么怪异的感觉,和五年前如出一辙。

    十一月的气候对于SEHUN所在的这个南方大城市而言恰到好处,秋高气爽,适宜睡眠。

    坐在座椅上因校长的讲话昏昏欲睡的SEHUN忽然听见此起彼伏似有若无的尖叫声,类似于高中时低年级小学妹在自己背后的发出的声音。

    原本空气不算通畅的礼堂似乎因为加重的呼吸笼罩上更加多的二氧化碳,SEHUN皱了皱眉抬起头往台上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反戴帽子身材高挑的……光头?

    ——不是光头,是长得很帅的学长。大屏幕打出了个人简介:【KRIS-90级原艺班】。

    ——不论从名字还是从容貌上看似乎都挺眼熟。SEHUN观察了一下局势,掏出手机登上微博。

    ——不会吧我的天……他不就是……KRIS么!?

    并非大屏幕里打出的疏远的别系学长,也并非浅薄的认知里很帅的光头。而是被作品所吸引、早就投入了心力关注着的仰慕之人。

    混沌的思绪被欢欣的心情取代,礼堂里拥挤的二氧化碳不知何时变得乐在其中,聚光灯下你沉稳地念着稿子的低沉声线刻录进我的耳膜,你展现出来的风格新颖的作品和落在之上的眼眸中自豪的神色跌落至我的视网膜,典礼结束后状似无意地绕远路路过前排的你的身边时BVLGARL香水味沁入我的心脾。

    藕断丝连,偏偏我不能自己。

    这才是我们清新得发指的文艺片式初遇。

    我才不要告诉你,有本事你自己来发掘啊。

 

 

 

Four(慎)

    SEHUN非常感谢上帝今天让他一切顺利,一来KRIS似乎对自己主动奉上生日礼物的举措非常满意,二来KRIS没有非难他什么,只是说今天在他家完成一下他的生日派对。

    直到坐在了上升的电梯里时,SEHUN才终于意识到了别扭的地方:“哥,怎么出来接我了?不在家里等客人?”

    KRIS揽上SEHUN的肩,带着他出了电梯,淡淡道:“哦,那并没有什么差别。”他给对方在旁侧的鞋架上找了双拖鞋,按指纹开了门。

    于是进门后的SEHUN也终于明白对方所说的含义了。因为客人只有他一个。

    “只有我们俩?”

    “你还想有谁。”KRIS有些不满SEHUN的问话,稍稍冷了脸。

    虽然不知道对方因为什么变了脸色,但SEHUN还是连忙笑道:“没有啊,两个人过挺好的。哥喜欢就好。”

    KRIS脸色稍微好了些,用鼻音轻应了一声,拉过SEHUN的小臂将他带到回廊尽头的房间。

    房间很大,四面墙上摆满挂满靠满了KRIS的话,中间被整理出一块空地,有一张铺着幽蓝色薄被的大床,旁边是一小摞白纸、一个用的有些陈旧的画架和一个画具箱。

    每每看到这个画架,SEHUN心中就会涌动起一种莫名柔软的悸动。他曾问过KRIS有没有意向换一个更新的画架,KRIS却说:“这是我妈送给我的毕业礼物。”

    一句话,无需多言即表情意。过犹不及嘛。

    KRIS轻咳一声,开口道:“今天可能有些无聊……不过我希望能把这些完成了。”他指了指那一摞画稿,“全部都是你,我不想可惜了。”

    “啊……嗯。”SEHUN又因为这暧昧不明的语句加速了心跳。他颇为头疼地按了按心脏,支吾着问道,“哥……我有些紧张……”

    “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一般意义上来说。

    “不……我想喝点酒壮壮胆。”我好像一杯就倒。

    “行。”KRIS放下笔,起身到外面拿酒。其实他余光间看见了SEHUN微微张口想要阻止他的神色,不过他眼疾手快地带上了门。送到眼前的肉哪有不吃的道理。

    房内的SEHUN望着毫不留情关上的门,翻个身将脸埋回被窝里。

    上帝果然在和我开玩笑。开玩笑一定是因为我的不虔诚。SEHUN的手抓了抓顺滑的丝绸,兀自咧开嘴无声无息地笑了起来。

    完了,他好像开始对这完全未知的冒险未来充满期待了。

 

    KRIS很快就端着两杯红酒回来了。鲜艳欲滴的血色在晶莹剔透的红酒杯里摇晃着,似乎从此开始就有了燎原之势。

    一杯酒下肚,SEHUN明显的就感觉到了脑袋间的微醺。在KRIS的指导下,他艰难地做出了第一个动作。偏偏是<My Lady>里顶胯的动作。

    虽然觉得很羞鼶耻,但是看见KRIS如此认真地作画,SEHUN也不好意思再胡思乱想些什么了。闭上眼,他努力调整呼吸,企图让身体里的燥热安分一些。

    KRIS虽说没什么表情,但他可是出了名的闷骚。在这样密闭的空间里听着深深浅浅的呼吸声,以及似有若无的几声低吟,还对着自己做着这样的动作——天知道他又不是柳下惠。

    连忙将整体构图补全,细节方面只要靠图片和回想就能精确描绘,毕竟他已经是那样熟悉。

    “下一张。”KRIS又随意地抽出一张稿纸,因为原本接下来的一张画的是<Growl>里踢腿起腰的动作,而这个动作显然对目前红扑扑的SEHUN来说难度系数过大。尔后他沉默了。

    因为他抽到的是<Thunder>里一张引人遐想的自摸图。

    让SEHUN跪立在柔软的大床上,右手抚上左肩,左手摸下右跨,别过脸露出精致硬朗的下颔线,却用半眯着的眼神凝望着自己,这样的画面。

    KRIS咽了一下口水,看了看愈加神智不清的SEHUN,还是咬咬牙帮对方固定好姿势,颇有种“壮士兮一去不复返”的架势迅速完成构图。就是好像一不小心把原本直立的姿势画成了私心满满的跪立在床上的姿势呢。

    “好了没啊哥……”SEHUN秉着舞者的良好素养将动作摆得标准,但时间长后他明显觉得腰间有些无力,于是小声埋怨道。舔了舔还残存着红酒香气的唇,他半眯着眼看向正前方的KRIS,给了对方一个傻里傻气的微笑。

    津鼶液滋润过的唇瓣在灯光下过分耀眼。KRIS暗了暗眸色,他从画具箱里抽出一枝全新的画笔,拉上窗帘,留下一盏暗黄色的台灯,一边朝SEHUN走去,一边回应道:“好了。”

    SEHUN立即如获释般瘫倒在床上,正想放松一下,却立刻被吓得浑身僵硬,连原本昏昏沉沉的意识亦清醒了大半:“哥你你你……要做什么?”

    KRIS两腿分跪在SEHUN的大腿外侧,两手亦压在对方的颊旁,将对方固定在自己的身下后居高临下地俯视他,眼底是干燥的火焰,口中却无辜道:“哥还是没有灵感啊……SEHUN能帮下哥吗?”

    “……要怎么帮?”SEHUN看着男人被小部分光晕笼罩的俊脸,仿佛被蛊惑般呢喃道。

    “只管享受就好了,宝贝。”KRIS更加凑近SEHUN的脸颊,SEHUN被他盯得浑身燥热,有些不自在地别过头,又立刻被画笔的底部支回了原位。紧接着,他感觉到有什么的凑近,连忙闭上眼睛,才发觉扫过脸颊的酥麻质感是笔刷的功劳。

    眉峰,眼尾,鼻梁,唇角。

    耳垂,颔骨,喉结,锁骨。

    直到那支柔软的画笔隔着衣物在自己的胸膛上划起圈时,SEHUN才难耐地动了动身子,睁开眼求饶道:“哥,别这样……唔!”

    KRIS等待他示弱的一刻多时了。他毫不犹豫地堵住那张噙着红酒香气的湿润的红唇,细细地品味研磨着两片柔软。他的舌灵巧地探入身下人儿的口中,用舌尖勾引尖细的虎牙,用味蕾刺激口腔里的敏鼶感鼶点。舌与舌不甘示弱地彼此纠缠,显然的是SEHUN完全不占优势。

    他毫无办法,任人宰割。因为他还得分神努力压抑身体因那枝笔的挑鼶逗引发的快鼶感,以及从喉咙深处滚烫而出的呻鼶吟。最后,他屈从了,他放任自己醉溺于这一片撩鼶人的情鼶欲里。

    感受到对方身体的顺从,KRIS停下伸进了对方衬衣内撩拨在背脊骨的手,稍稍拉开两人距离,微微喘息道:“哥好像,还不够灵感呢。”

    “什么……灵感啊……少骗人了……”SEHUN终于被解放唇舌,他起伏着胸膛恢复着呼吸,听见KRIS的说法,他不满地回嘴道。毕竟,他其实知道对方的意思——不够灵感的话,就更加深入地了解嘛。

    “嗤。”KRIS闷笑一声,他喜欢SEHUN的脾气,既暴躁又温顺。他凑到对方耳侧,在耳垂下方的肌肤狠狠吮鼶吸了一番,发出响亮的“啵”的一声,然后蕴满了笑意压低嗓音往对方耳廓内喷气,“好吧,那就不是寻找灵感,而是——和你做鼶爱。”他一下咬住对方的耳垂,笑道,“这个答案,够满意吗?”

    谁要回答这种问题!SEHUN恼羞成怒,伸手就开始扯向KRIS的皮带。

    “小学弟,挺热情的嘛……哼……”他本来还想再调侃一下SEHUN,对方却一下握住了自己的硕鼶大,手法还十分纯熟。果然比起毫无经验的女人,懂得撩鼶拨的男人才是自己的美味佳肴。就更别说这是道山珍海味了。

    KRIS眯着眼享受着对方的爱抚,又重新吻上SEHUN微张的唇,手下亦重新动作起来。画笔的毛刷沿着脊骨一节节地往下描绘,在腰窝上填色般按摩了一阵,阵阵酥鼶麻刺激得SEHUN腰鼶肢鼶酸鼶软,身体亦止不住地轻颤着。那俏皮的画笔又绕至前方,往肋骨上画开两道,再到小腹上沿着浅浅的腹肌线一格一格地描摹出形状,紧接着,另一只手解开束缚的皮带,褪去碍事的布料,那画笔便沿着人鱼线滑进了禁鼶区。

    “唔……嗯……”画笔沿着硬鼶挺上的青鼶筋描摹至顶鼶端,只是这般的触碰已经无法解除SEHUN内心野兽的枷锁。他闷哼着,无意识地顶起跨,用下鼶身往KRIS身上顶去,渴望能得到更深切的爱鼶抚。

    “想要吗?……”

    “想……啊哈……”

    “那就……求我。”

    “求你……嗯?”动用上必杀的年糕音。

    “用你的身体,求我。”

    SEHUN将整个腰抬起,彼此的下鼶身贴合,硬鼶挺相互摩擦。他揽上KRIS的脖颈,啃鼶咬着对方的喉结,舔鼶舐鼶吮鼶吸,手亦不安份地在对方背部上下其手。

    可以了。KRIS大掌一下握住两人的硬鼶挺,上下套弄起来。他们亲吻了彼此一遍又一遍,唇齿之间如此饥鼶渴的依存才让彼此彻底明白入迷着魔的滋味——爱情的滋味。

    暧鼶昧鼶淫鼶靡的喘鼶息与呻鼶吟相互交织,他们在爱情里寻找回彼此。

 

 

    “告诉你一个秘密。”

    一场情鼶事后,SEHUN慵懒地倚在KRIS的怀中,连眼睛都懒得睁开,轻轻点头示意。

    “我特别记得一个人,一位在我为校庆做演讲的那天在座位上困得翻白眼的灰发小学弟。你说他是谁?”

    SEHUN惊诧地睁开眼,恰巧落入KRIS满眸深情当中。


 


 

’ Live with me forever now. ‘



评论(12)
热度(29)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