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兴勉兴】24而立

你有一颗沉默得死寂的心
像是一双无法亲吻的眼睛



 金俊勉回到宿舍的时候,发现宿舍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但他感觉明明是有人在的。
 暂停了手机里的游戏,金俊勉一边踢掉鞋子,一手扶在门框上用脚尖寻找属于自己的拖鞋,另一手摘下了耳机,清亮的声音在一片黑暗中回荡:“孩子们啊,在哪呢?有人吗?”
 应该是有人的——他新买的放在玄关的长颈鹿玩偶又被人踢翻了,显然崽子们还是没有习惯它的存在。
 他正打算伸手打开灯,厅内便传来一声略微颤抖的不大不小的哽咽:“别……别开灯好么。”
 “哦莫吓到我!……咳。”金俊勉胆小的名号可不是浪得虚名,他浑身一抖跳回了玄关,紧张兮兮地抱住了颀长的长颈鹿玩偶,两秒后才反应过来这软软糯糯的韩语究竟出自于谁。
 好像是开口说话后感情的宣泄口也被放闸,止不住的抽噎从客厅里断断续续地传过来。确乎有些诡异,金俊勉此时倒没那么多想法了,他立刻摸索着迈进黑暗的客厅,朝着声源的方向走去。
 谁料,黑暗当中的影子却猛地站起身,手胡乱在空中挥了一下——金俊勉猜他大概是摸了一把眼泪——总之,然后,对方就跟只兔子一样迅速地想要窜回房间。
 “张艺兴你站住!”金俊勉对于张艺兴这种撩起了别人的好奇心又不负责任逃离现场的行为强烈谴责,“你跑什么,你能跑哪去。你跑哪我都能抓住你,你跑不掉的。”
 哎,我真man。你的好友金总裁已上线。
 而且,依据他对张艺兴的了解,要是这样放任他一个人关进房间里,指不定他真从窗台上窜了下去。张艺兴很要强,可是耐不住寂寞,特别是伤心的时候,几乎是立刻寻找能聊的人谈天说地去了。但是……
 但是很显然,今天没有。或许是今天恰巧没有,但其实某种程度上而言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了,可他不是那些时候伤心难过,是今天。
 所以金俊勉觉得张艺兴是在等一个人将他拉出这片深渊,谁都好,因为他忽然没了寄托,或许也是他不敢打起电话;而金俊勉,则鲜少在他的选择范围之内。
 没关系的。金俊勉在内心暗暗说道。我不是你的绝佳首选,但既然你等到的是我,那你就没得选择,我也会竭尽全力——
 从那些握住你的人中,暂且接过你好看的手。

 阳台风挺大的,吹得久了头可能会疼。
 “俊勉……我很想家。”张艺兴双手捧着啤酒罐,低下头,晦暗不明的眸光是楼下车水马龙的街道。
 金俊勉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这份心情,因为他无能为力。他也不会为自己的无力感到多么受伤,他只是有些爱莫能助。
 于是他一帧一帧地抬起手,摸上对方前不久又剃过一次的后脑勺——录节目消耗体力太多,不剃掉的话会热。
 金俊勉说:“张艺兴,你不能得了便宜还卖乖。”
 张艺兴停止了一下抽噎,浑身僵硬。
 “你都扛过来那么多年了,没理由为了这个那么难过。就好像我带你去玩一百次鬼屋,你不可能前一百次都不怕,却在第一百零一次的时候说‘啊不行不行我怕我不去’……这不科学。”
 “你哪敢带我去鬼屋……”张艺兴小声吐槽了一句,感觉到被金俊勉抓住了头发后立刻蔫了,微微笑着挣扎道,“诶诶诶别,我开玩笑的。”
 这是金俊勉今晚第一次见他笑。金俊勉松了口气。
 还是笑起来比较好看,酒窝暖男什么的。
 “不是啊,唉,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可能是太多事情了,今天通告又没我的事,一把我放在宿舍里,想着想着,想傻了吧……嘿嘿。”大概是有人陪在身边,张艺兴先前浓烈的低气压终于减弱了不少。他憨憨地笑着挠挠耳根,又抽了抽鼻子。
 金俊勉嫌恶地抽过一旁的纸巾拍在他脸上:“别想那么多有的没的,难过了就找点事让自己做,不想一个人待着就找我——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
 “嗯。”张艺兴抿着唇乖乖点头,“知道了。谢谢你,俊勉。”他偏头,冲金俊勉微微一笑。
 金俊勉耸耸肩,想了想,忽然记起来自己的手机游戏还没关,于是转身掏出了手机想要退出游戏。
 熟悉的bgm一响起来,张艺兴就立刻转头问道:“Super Star?你也在玩?我以为我们团里只有灿烈在玩呢。”
 “呃……意义上来说也是。”金俊勉耸耸肩,将屏幕递给张艺兴,“我……闲着无聊,下了个全民天团来玩……”
 张艺兴看着屏幕上显示的中文,想到这个游戏被对比着吐槽,有些想笑,又忽然因为过分熟悉却鲜少见面的文字而再次红了眼眶。
 哎,少年。比对方大了不过四个多月的金俊勉像是照顾弟弟般,放下了手中的啤酒,用一只手臂轻轻搂上张艺兴,又打着节奏般轻拍着张艺兴的背。

 忽然听见状似窝在他怀里的张艺兴闷闷道:“我没事……俊勉,我可以抱抱你么?”
 金俊勉愣了愣,还是点点头道:“可以啊。”
 都这么大个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喜欢撒娇。虽然金俊勉知道他比对方更甚。
 金俊勉的二十四岁。张艺兴的二十四岁。
 他们俩是这个团的91line,他们一直若即若离地试图维持这条线上的平衡。
 而立之年雨纷纷。
 他忽然不知道这一场腥风血雨会冲刷出怎样的未来。
 张艺兴给他的压力。他给张艺兴的压力。
 他们不会彼此分担,可是偏偏,他们就是轻而易举地知道对方的心绪,然后,同样的将那重如棉絮的心事抽出一丝一缕绑在自己身上,企图以此减轻那种无力的负罪感。
 不是他故弄玄虚。金俊勉窝在张艺兴的怀里,悄悄扬起嘴角。
 而是他懂。他都明白。

 记忆动荡回远远的过去,金俊勉坐在房间里用屏幕看着过去的过去。
 寒冷的汉江边的小公园里,四个隔壁小分队的男人挤成一团。
 其中一个和他像是站着对应part的有酒窝的男人,因为说不好韩语而总是会撅起嘴,手舞足蹈故作高深地说道:“我刚来韩国的时候,我的韩语老师问我,你知道提升韩语最快的方法是什么吗?
 “找个女朋友。”
 字幕是闪着光的特效,聆听的另外三人以良好的reaction教育一起叫好:“哦——!”

 “我说……”
 “嗯?”
 “比起女朋友……你觉得男朋友怎么样?”
 紧张地咽了咽口水,眼睛眨巴眨巴地透露出心事,沙漠狐狸一样狡黠的面容,即使有99%的确定,也还是会有1%因为不能完全付出而没有由来的不自信。
 “好啊。”
 他看到他在笑,酒窝好像发着光亮。
 “这个发音怎么样?”

 金俊勉闭着眼,从回忆里醒来,又浮浮沉沉地掉进另一个梦境里。梦境里有温柔的臂膀,却好像飞蛾扑火般令人犹如生机渺茫。
 灼热的唇像火蝶吻在他的眼眸上。
 金俊勉睁开眼,抬头,对上张艺兴黑如曜石的双眸。
 “不要难过,俊勉。”
 “艺兴。”金俊勉似乎是今晚以来第一次这样极尽温柔地唤他,这个仅在世界上只有他们两个人存在时他才能毫无保留地说出的呢喃,“你害怕孤单寂寞,留念过往,我也是这样,那么,你有没有想过我也害怕你会离开我?”
 沉默蘸饱了墨汁宁静地描摹下一笔一划,呼吸深深浅浅地氤氲在彼此的眸眼间。
 “我知道。”
 张艺兴忽然这样开口。猝不及防地像一把短刃扼在金俊勉的脖颈旁。
 短刃却顷刻间碎裂成千万片,分享进彼此的肌理上。
 疼痛都因血液的交融幻化成欢愉。
 张艺兴说:“我知道。所以我不是还在么。”


 没关系,没关系的。
 一切你想要的我能给的我都无私奉献。
 因为稍有不慎你就会同样地离开我的身边。

 说我自私也好冷血也好,
 我不是把最滚烫的体温,
 都用来温暖你了吗。



“有着与你相系的体温
寒冷的夜晚已经再也不会来了”*





—HB TO LAY ISSING/151007
后记:我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可能今天心情不太好,甜文生硬掰得有点虐,还只写了这么点。不过赶时间也是没办法,很多设想好的梗没时间写上来了。(国庆作大死,什么作业都没写,这一天就在撸作业中度过,也就只能这样了吧。)
珍惜眼前人。
因为你曾以为只在小说里才会出现的情节,轻易地就会出现在身边。
祝安好。

*引自一篇独伊小黄漫,青山

评论(5)
热度(23)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