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一份你可能想做的写手问卷

原文。

 

http://oceanicstar.lofter.com/post/7a0b3_854bd9a

 

/

 

作为一个写手,每天看写手基友们填问卷总有种隔靴搔痒的感觉,在此,我把所有我真正想知道的问题写下,请你们用灵魂作答。

 

准备好了就开始。

 

 

 

1. 最擅长的写法/梗是什么?回答并试写一小段(几句话或一个片段均可)

 

  偏欧式(大概)。

 

/

 

  Trick,Or,Treat?

  今天是万圣节。朴灿烈在尽职尽责地去墓园和僵尸新娘赏完月后回到自己的棺材前,发现没有法力作用的十字架前静静地插着一根棒棒糖。

  显然这并不是一根普通的棒棒糖,否则朴灿烈也不会停下他扑向柔软的红天鹅绒温床的脚步。他拨开挡在膝盖前的炭黑色风衣,躬下身,伸出手指轻轻抽出了半插进土壤里的棒棒糖,顺带用尾指清扫干净了一些红土,再送至眼前细细打量。

  这是一个玩偶人形棒棒糖。主题大致是红酒杯,从这个小小的“少年”暗红色的西装短裤和小马甲以及他头上嵌着的破碎的玻璃杯可以看出来。“少年”似乎是被砸疼了,鼓着脸皱着眉头,下垂眼发狠却毫无威胁力地瞪着朴灿烈,柔顺的黑发鬓角有鲜红的“血迹”沿着地心引力滑下。

  朴灿烈将棒棒糖翻了个面,“少年”圆滚滚的后脑勺上用荧光粉糖浆写下了两个英文单词:“Kiss Me”。

  呵。朴灿烈松了松紧扼着喉咙的领口,淡淡一笑。

  吸血鬼先生不需要糖果。

  他迈开脚步,本想将糖果随意收进口袋里,却又鬼使神差地重新看回棒棒糖——

  “少年”还是那副故作凶恶的可爱模样,然而眉眼间却散发出淡淡的光亮,朴灿烈发现那是枫糖晶体。晶亮的物质洒进他的瞳仁,竟使得糖果一瞬间仿佛拥有了懵懵懂懂的灵体意识,生魂的血腥味让朴灿烈内心深处对血液的渴求翻腾汹涌。

  愣了许久,朴灿烈才无奈于自己的自制力。真的是,明明才刚品完一杯的。他噙着笑意摇摇头,垂下极尽温柔的眸子看向手中的“少年”,厚实性感的嘴唇,轻轻掠上了“少年”用糖纸做成的“嘴唇”。

  ——但是吸血鬼先生,需要伴侣。

 

 

2. 最不擅长,但非常喜欢读到或者看别人玩的风格/梗是什么?请描述一下。

 

  一本正经的搞siao。

 

 

3. 有没有雷的梗?请描述一下。

 

  OOC都挺雷的,生子、弱化、Mary Sue、real垃圾(super小白文)的霸道总裁英雄救美一见钟情之类的。

  实际上比起雷的梗更雷作者文风素养,有颜文字和作者括弧,不用修辞,形散神也散之类的。最后那项的话,好比一个人跟你讲Long long ago王子去救睡美人的路上遇到的荆棘身长五十亿米直径为三米连起来可绕地球三圈……

 

 

4. 请用第三题的答案写一段你ship的CP,不能写得你自己认为雷。

 

  ……既有第三问为何来第四问,既生瑜何生亮。

  拒绝,我雷的梗如何写得自己不雷,我如何用打表子的力度打自己不疼。

  非要写的话……

 

/

 

  “停船!”朴灿烈顾不得一群侍卫在身后大呼小叫、为自己提心吊胆,兀自脱去了白色外衣,捋了一把头发后便将救生艇和救生圈扔下了那片漆黑的海域,然后纵身一跃,朝着中间那陷入了石油之中、看起来分外虚弱的美人儿的方向游去。

  他籍着浮力,很轻松地游到了那美人儿的旁边——忽略掉这一池的刺激性气味的话。朴灿烈拍了拍男人的面颊,一搂上男人的腰想要将他带回船,才发现——

  他是,人鱼?

  朴灿烈望着这个人鱼清秀的面庞,不觉有些着迷。他们都说人鱼是美丽的种族,今日一看果不其然。而据说人鱼唱晚是最动听的歌谣,大概与这人儿一样令人心醉吧……

  “灿烈王子!”哎,想太多了。朴灿烈对着岸上的侍卫吼道:“你们想办法!找到一个能装得下一个人的缸!然后往里面倒满海水!在我上去之前,弄好!”

  “是!”侍卫们哪敢懈怠,纷纷忙前忙后去了。

  朴灿烈正松了口气,忽然听见怀中的人儿剧烈的咳嗽声:“咳、咳……!唔……”美人儿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对上了朴灿烈的眼神,有些迷惑道,“咳……你、你是?”

  “我是K国的王子,我叫朴灿烈。”朴灿烈冲他爽朗一笑,眉眼间均是贵气阳刚,“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边伯贤。”怀中的美人儿突然羞红了脸,低下头去,再不看他。

  也难怪。总不能和王子说,出生的时候神巫婆婆为他算过命,命定之人,正是姓朴的王子吧?

 

  人鱼族的男子,是可以怀孕的。

  “灿烈,你想要孩子吗?”

  “是啊,伯贤。我想要,我和你的孩子。”

  “……好。我知道了。”

  边伯贤用一条尾巴和一个愿望换来了一双腿,上了陆地,与朴灿烈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到目前为止。

  目前,边伯贤正好经历了生死劫一般的磨难,总算产下胎儿,一子一女。

  灵动的小生命在他的怀里微弱地呼吸,一下一下的,却充满生机。

  做好后续工作后,病房里只剩下边伯贤一个人,由朴灿烈进来照顾。他一推开门,便迫不及待地冲到床边拥住了虚弱的人儿,抱着又亲又吻,抓着他的手呵气保暖。

  因为离开海洋到陆地生活,本就身体不好的边伯贤变得更加虚弱,因此朴灿烈更加耗尽心力照顾边伯贤。

  然而料及道自身的状态,边伯贤窝在朴灿烈的怀里好一阵子,还是清了清嗓子,低低开口道:“灿烈啊……我还是回海洋休养一阵子吧。小的时候神巫婆婆就和我说,以后我要是有了后代,是一定要在海里调养的。”

  “真的吗?”朴灿烈万分不舍,他无法离开边伯贤。但看边伯贤坚持的神色,他还是退了一步,道,“我知道了。我等你回来。”

 

  “灿烈,再见。”

  边伯贤走的时候穿的是长裤,因为体质虚寒,他向来是穿长裤的。但朴灿烈今日看着那长长的一截裤脚,忽然想起当时边伯贤刚走上岸的时候,他蹒跚的步子,和赤裸的洁白的脚腕。

  他有些想看,蹲下身想要帮边伯贤挽起裤脚,却被边伯贤跳着脚拒绝了。

  “啊别……好冷啊。”边伯贤眨巴眨巴眼睛,晃晃身子撒了个娇。朴灿烈被他逗得心窝一暖,暗自希望一个月快点结束,就没再多想。

  边伯贤走向大海前,给了朴灿烈一个吻。就像最初边伯贤上岸的时候,摇摇晃晃地走到朴灿烈身边,以唇封住了他的嘴唇一般。

  海水逐渐吞没边伯贤的身体,亦有他的眼泪,落成了珍珠掉进幽幽的海水里。他取下脖颈上挂着的夜明珠,将它们捏成粉碎。很快,他的下半身重新变成了鱼尾。

  再也没有人知道,他的那双腿上,开始长出细密的鳞片的事情。

  他是那么喜欢哭泣,停不下眼泪,一路向着那片荒芜的海洋逡巡。海水间波光粼粼,除了他化成珍珠的眼泪,还有那一片片凋落的鳞片。

 

  这才是人鱼的命运。

  传宗接代,然后,遵照神示了结自己浅薄的生命。

 

  朴灿烈转过身后,忽然感觉到心脏一阵剧烈的疼痛。

  他有些慌乱,又有些失落。觉得自己这样过分矫情,终是没有忍住回头望去——

  海面上的浪花缠缠绵绵,一切平静得了无声息。

 

 

5. 有没有不吃的CP或者接受不了的拆逆?

 

  挺多的。(诶?)

 

 

6. 针对第五题的答案,如果接受不了,是否接受友情/亲情向?如果可以,试写一小段。

 

  可以。

  呃……那写一个新坑的片段吧。灿白开勋四人转,科幻。下文为开白友情向。

  写完之后才知道究竟是多么无聊的内容。

 

/

 

  “BAEK,”KAI将最后一颗雷明顿102格令的金马刀的中空弹填进弹匣,装好枪支,将这把西班牙版本的瓦尔特PPK手枪丢给边伯贤,完全忽视了这个漆黑的家伙惊人的重量,“有些重,但是反冲力小,适合你这种乱打一气的新手。”

  BAEKHYUN接过去的时候因为突如其来的重力踉跄了一下,有些尴尬亦有些愤懑地翻了个白眼:“我谢谢你。能走了吗?”

  KAI扫了一眼BAEKHYUN,玩味地斜起嘴角:“从我出去又回来,三年了,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你怎么活到现在的。”瞥了一眼自动门对面的CHANYEOL和SEHUN,朝他们以手势确认完毕后又道,“这次,想活下去的话,就得好好加油啊。”

  朝天翻了个巨大的白眼,亏得和SEHUN练习手榴弹传接多了而落下的后遗症:“管好你自己吧。”他又看了看CHANYEOL和SEHUN那边,得到了CHANYEOL令人安心的咧嘴笑颜才安定下来,再看看KAI,双眸紧紧凝视着低头擦拭枪支的SEHUN,稍稍有些失神。

  BAEKHYUN才不会错过这种调侃KAI的机会:“哟,看得那么入神,我怕你待会后悔又上来一次——然后下不去哦。”

  “嗤。”KAI收回目光,听到广播的整点报时,与此同时运载箱子的火车驶进了世界最长的隧道中。

  KAI握了握拳,转身朝BAEKHYUN伸出拳头,一如三年前的一样。

  BAEKHYUN一笑,轻车熟路地同样握了拳与KAI的拳头碰了一下,然后推开自动门,与吴世勋一起当头阵冲前方杀去:

  “加油。”

 


7. 自己的文风能否做到多变,为你的CP试写两个画风迥异的片段,可以贴已有的旧文。

 

  可以(吧)。灿白,两篇连载的后续。

 

/

 

#我必须要告诉你(剧透向?)

 

  “灿烈,你知道为什么是你吗?”边伯贤猛然抬起头,他的眼眸里盛满了太多无奈又心疼的泪水,偏偏嘴角扬起的弧度是蕴含欢欣,他的思绪在这些情感交织的洪波中无助地沉浮,全心全意地牵挂在面前的男人身上。

  朴灿烈被他那一声过分温柔的“灿烈”唤得有些头脑发愣,唯有定在原地,目瞪口呆地看着边伯贤一步一步逼近与他,呼吸逐渐勾缠在一起,并不断引诱,不断拉近。

  边伯贤贴在朴灿烈的半步之遥,一字一句地认真说道:

  “在我还是个完全的人类时,你是最后一个拥抱我的人。”

 

#外卖小哥加点糖(剧透向!)

 

  吴世勋接过朴灿烈随手递来的手机,撇撇嘴打开通讯录。

  朴灿烈这部私人手机从来就没存几个人的电话,都是一些至交,所以随便拨一个不是自己的电话都一定是成年,能把朴灿烈保释出去。

  有多随手?通话记录第一个呗。

  于是边伯贤的手机在宿舍熄灯铃响起的瞬间奏起了欢乐的音乐,是当红偶像天团EXO的《Transformer》的开头,节奏强烈,引人入胜。

  没等边伯贤独占鳌头(关掉音乐),宿管就抢占先机,强行进入国家5A级未开发音乐文化旅游景点:“边伯贤,把你手机交出来。”

  “大哥我哪有手机。”幸亏他机智地将手机电池抠了出来。

  “我刚才听到了,那么嚣张的音乐声一听就是你的。”

  “没有啦,那是晚休广播,意在告诉我们‘睡你麻痹起来嗨快背单词把书开’,你信我。”

  宿管提起灯往边伯贤所在的上铺照了一下,还真发现不了(被边伯贤坐在了屁股底下的)手机的身影,只得瞪一眼边伯贤,一边往外走,一边放下异常犀利的狠话:“我会有一百种方法收到你的手机,而你,无可奈何。”

  目送宿管的离去,边伯贤抽了抽嘴角:

  “……良辰,啊不,伯贤,必有重谢……”

 

 

8. 有没有坑过文?坑品如何?

 

  小学坑了很多(……),初中少坑了一些,但还是有。现在是绝对不会坑文,发出来的都一定会写完——时间问题而已(被殴)。


 

9. 请为被你坑过的读者写一个片段,内容是你喜欢的角色向其他人谢罪。

 

  不是一个圈的……也,可,以,吧?

 

/

 

  金钟大跪在雍容的大殿门前,低头令巨大的白色兜帽掩住自己姣好的面容,道:“弟子影月门金钟大,未能诛杀逆臣贼子,有失我明教颜面,请教主赐罪,弟子,绝无一丝反抗之意!”

  “唉……是劫难罢……”掌门陆危楼捋着胡须,重重地叹息一声,“也罢,无妨,这本就与你无关。你取一把圣火,把你弟弟关到禁闭室里去吧。”

  “钟仁!?”金钟大有些惊讶地站起身,有些慌乱地请示道,“请问……”

  他还没问完的话就被打断了:“多说无益。去吧。”

  “……是。谢掌门。”金钟大恭敬地以拳行礼,转身,眉头深锁。

 

 

10. 有没有出过本子?如果有出本的想法,请贴一段现有的文中你认为最惊艳,最能作为本子风格宣传的片段,不能太长。 

 

  没有。

  既然没有不能太短的限制,那么:

  “这个世界,每天都有战争。你我之间,仍暧昧不明。”


 

11. 上面写了那么多,累不累?

 

  几小时前我以为我不会累的。

  是在下输了。


 

12. 以上写的片段里的CP是否都来自一个fandom?如果不是,多久爬一次墙?认为自己是专一型的写手吗?

 

  是。

  然而我也还是会爬墙,不过有自己坚持的最喜欢的fandom。

  不是。


 

13. 有没有无论墙头如何变化都能玩到一起的好基友。大声说出对方的名字。

 

  LFT上的话有 @KamenOwl 和 @焚耀娥 


 

14. 请为认真读这份问卷的喜欢你的读者卖一份自己的安利,贴一篇目前为止自己认为最满意的作品。最好贴链接地址。

 

  非要挑一篇出来的话:擅谎

  最满意的在未来。


 

15. 请推荐一位你最欣赏/最崇拜,或者风格与你最合得来的其他写手,可以附上ID和主页或作品地址。

 

  一位吗……那么就是 @阿翊 

  Q2中我最不擅长的一本正经的搞siao她很擅长,而且和我一样也是西皮乱炖XD

 


16. 邀请他/她也来填一填这份问卷如何?

 

  来吗QAQ(天这苍白无力的邀请……语死早)

  想来玩的话热烈欢迎呀XD

 

 


—结束—

评论(18)
热度(8)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