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灿白】外卖小哥加点糖 C1~3

外卖小哥x高中生

连载进度:01~03




01

 

  人生苦短,世事无常,民以食为天。

  秉承着这个观点的边伯贤,苦中作乐,欢度今宵,在校庆晚会上籍着喧嚣溜到教学楼后门的铁围栏处等待着奶茶的到来。

  他得非常小心,因为巡班的老师说不定就会突然出现在小路的拐角或者是教学楼二楼女厕所的外面——他会拿着一个巨大的手电筒,板着皱巴巴的抬头纹,跟一只巨型萤火虫一样一边照着你的脸一边动作利索地将扣分板拍到你脸上:“哪个班的?把名字记下来。”

  不过,多亏建校日和万圣节同天,学校也就有了在校庆上顺便过万圣节的优良传统。在刻意鬼魅的幽暗氛围下,趁乱暴利的摆摊和情到浓时的小情侣或许更加是领导们忧心忡忡的对象。

  “丁零~”听到了这个像IOS系统最新款铃声一般的车铃,就知道是学校正门对面的奶茶外卖到了。看身形,哟,又是那位帅气的外卖小哥。

  今晚似乎只有他能一睹芳容了。校庆有专门摆奶茶店的摊子,而且是平日根本无法点到却又特别好喝的一家,生意欣欣向荣。

  于是他也毫不意外地听到电话那头的男店员用糯糯的口音轻声念叨了一句:“哦呀,今晚只有一个单呢……”

  边伯贤是校合唱队的,对声音敏感的他轻易地辨认出接电话的小哥和总是来送外卖的小哥并不是同一位——相较起来,送外卖的小哥的嗓音更为低沉平稳,压着丝丝磁性。

  “诶,同学,是你叫的奶茶吗?”果然,不管是从任何意义上的果然。

  边伯贤应了一声,走前两步由水泥地跨上花坛,从口袋里掏出零钱,一边递过去一边抬头:“诶,给……我的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鬼啊啊啊啊啊啊!!”

  奶茶“啪”地摔在了地上洒了一地,隔壁的树下忽然蹿出一只猫,转了转脑袋舔舔爪子,分外明亮的猫眼里似乎满藏着无语,轻浮地“喵”了一声后撅着屁股不紧不慢地迈着猫步离开。

  ……喂你作为一只猫不要太嚣张啊我还喂过你小鱼干呢虽然是因为太辣了我不想吃而已。

  他有些懊恼地拍拍屁股起身,对面的小哥终于摘下了脸上的插着一把“电锯”和满脸血浆疮疤的面具,面具背后英俊的面庞拧起眉头,一脸愧疚地喋喋不休道:“啊啊啊真的对不起!因为是万圣节所以就想弄得有气氛一点,没想到弄成这样了,抱歉!那个,我再回去给你做一杯吧?要不再赔多你一杯?”

  边伯贤正想张嘴回答他,身后却有一束光“啪”地照了过来。回头一看,光束的来源……是隔壁教学楼一楼走廊尽头的饮水机前站着的一位女老虎啊不老师。

  对这种情况,边伯贤表示屡见不鲜。他转头对着朴灿烈做了个无声的“快走”的口型,接着他掏出手机,朝着光束的射线方向义无反顾地往前走去,气势磅礴背脊硬气,就是绝不回头。

  等到完全脱离了动感光波,边伯贤才松了一口气,却突然听到围栏外低低的几声呼喊:“嘿,嘿,同学!”

  “你还没走啊?”边伯贤有些叹服这位小哥执着的精神。唉,如果被抓了的话,不止是我会遭殃,你们以后的生意也不好做呀。

  “嘿嘿,就是想问问你奶茶的事。”小哥单手推着车,另一手抓了抓微卷的黑发,一口大白牙在昏暗间倒是看得清晰。

  噢。“你真敬业。”边伯贤耸耸肩,放慢了步伐。

  离拐弯处还有一段距离,这段路上鲜少有人经过,就连春天落下的树叶到现在也没有人扫除,悉悉簌簌的声音伴着蝉声在夏夜低鸣。

  昏黄的路灯光线在边伯贤的脸上时隐时现,他低头犹豫了一阵,然后偏头回答道:“唔,现在也晚了……可以明天再送吗?”

  “当然可以!”小哥一下漾开爽朗的声线,尔后又稍稍收敛了一丝笑容,有些踌躇地晃了晃手里的面具,眼神闪烁飘忽,“嗯,那,万圣节快乐?今天有些唐突了,希望你不要太介意……”

  “没关系。我觉得它做得很逼真。”边伯贤迅速地接话,他微微扬起头,侧过半边脸冲着围栏外的人咧开嘴笑,弯弯的下垂眼尾被夏夜的微风一亲芳泽,犹如带了一串星河散开在宁静的行道树下。

  小哥就那样呆呆地看着边伯贤愣了好一会儿,忽然猛地一回头,鼻尖擦过了离额头仅有几毫米的距离的电线杆,才张皇失措地向后退两步,惊魂未定地绕过了老旧的电线杆子,似乎才有了些回神的迹象。

  边伯贤夸张地拍着大腿笑了几声,忽然意识到这是一种很不礼貌的事情,便立刻改为了拍手的动作,嘴里话锋一转:“哈哈,要小心啊。”

  “哦,哦,谢谢……”小哥可能是因为刚才的意外弄得稍稍灵魂出窍,他并没有听出边伯贤的口是心非,只颇为尴尬地低下头摸了摸鼻子,紧接着头也不回地蹬上单车呼啸离去,只留下一句问话不需要带走,“那,明天见?”

  “是明天见啊。”边伯贤冲着那个光线微弱的背影开怀地喊了一句,脚尖一转,随着校园广场中央播起的电音,轻快地踢踏着步伐。



02

 

 

 像奶茶这种速食餐饮遍地都是,边伯贤虽然挑剔,却也不会和自己的吃货魂过不去。

 逐步深入喧嚣的校庆夜市,一路上与无数手捧着白色纸杯咬着粉色吸管的学生迎面而过,心下便了然地掌握了那家特别有名的奶茶店摊位的大致方位。

 没记错的话,平日和自己关系不错的一位学长今天是要去那儿帮忙的。

 “呀呀,我和你说,刚才我要到和鹿晗学长的合照啦~学长好帅啊呜呜!”

 “嗷!说,你这个没有美色的家伙是怎么引诱到的!”

 “讲话很过分诶你……好啦,是我一直在那里苦苦央求哦,后来鹿晗学长就笑眯眯地和我说只要我一次性订十杯他就和我合照一张。”

 鹿晗哥,你个奸商。边伯贤抽了抽嘴角,看着花痴妹颤颤巍巍地提着两大袋子奶茶,痛心疾首地摇摇头,默默地舔舔嘴唇向目的地走去。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很幸运地并没有人在场,鹿晗好像方才刚送完了一大单子,扯着白衬衫短袖擦了擦脸颊旁滑落的汗珠,偏长的头发下是若隐若现的黑钻耳钉。

 边伯贤轻咳了一声,走上前敲了敲桌子,压低了声音道:“同学,点单。”

 鹿晗头也不抬:“行了,伯贤,你知道你没有喉结。”

 “哥你不能这么伤人。”边伯贤扁了嘴一脸苦相。鹿晗抬头一笑,随意伸出手揉了揉边伯贤的头发,打开了挡板让边伯贤走到摊内。

 虽然有点儿拥挤,但看在有小型制冷风扇的份儿上,边伯贤还是特别心安理得地坐在了安置在角落的小板凳上,一手拿着珍珠奶茶另一手抓着脚腕抖脚:“嘿哥,今天生意不错?”

 “你别一边抠脚一边糟蹋我做的美食好么。”鹿晗点了点屏幕暂停了看到一半的韩剧,拿过手旁的奶茶喝了一口,“还行吧,除了非得穿着这条一点都不符合我京城鹿爷的粉色围裙外一切都挺好的。”

 “哥,你看过暴走大事件吗。”

 “我四富土康三号流水线丧的脏泉段(我是富士康三号流水线上的张全蛋)!”

 “……哥,哥,京腔……”边伯贤在小声做了两秒的提示后就果断转头了,他拒绝看一个头发长长眼睛眨眨的帅小哥露着狍子牙的颜艺,“里头的哪吒告诉我们,粉色和汉子更配哦。”

 “去你的。”鹿晗好笑地踹了一脚边伯贤,无聊地将收银机开关了好几次后,转了转眸子开启了另一个话题,“今儿没点外卖?知道哥在这里辛勤耕耘来蹭吃骗喝?”

 边伯贤手动再见:“哥,敢情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个形象。”看着鹿晗真挚地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冲自己猛点头,边伯贤无言望天,在心里默念了数次“我好歹是个人不和狍子计较”后才接上一句,“出了一点小意外,奶茶洒了。”他才没有故意省略被吓到的那一段,鹿晗又没问。

 “噢,有点儿惨。”语气是惋惜的然而那一脸幸灾乐祸兴高采烈喜大普奔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边伯贤持续四十五度的明媚忧伤,直到他的脖子已经疼到肩周炎颈椎病什么的全跑出来他觉得他脖子快被重力作用卸下来的时候,鹿晗终于意犹未尽地从韩剧中间放了一点精神力到边伯贤身上——虽然边伯贤知道其实是因为到了广告time但他还是非常感谢鹿晗终于搭理他了,说道:“对了伯贤,你知道我们学校最近打算正式入驻外卖了吗?”

  “呀什么!?咳……”边伯贤吓得差点被珍珠噎着。他拍了拍胸口,艰难地看了一眼鹿晗,眼睛里倒是闪闪发亮,“这么好!?学校终于大发慈悲不抓外卖了!?”

  其实学校的老师对外卖的事情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建校初期学校规划不周,没有想到日后的考生会多到如同洪水一般冲垮学校的大门,于是饭堂也就只有可怜兮兮的一层——比他们的年级大会礼堂还要小,还没有空调。

  ——这是一个挂着市直属名号的学校的侮辱!

  坚信着这个观点的边伯贤,从入校起就不断地挑战着学校的规章制度。别人家的孩子从上届学长学姐那里买各大科笔记,边伯贤买各家外卖单子,并在经历了长达一个月之久的实践研究后做出了一本A4十六开的外卖总汇,内容包括各家电话菜单推荐菜式及附上良心彩印图片,深受广大学生好评。

  至于为此他挂了高中第一次月考以及被班主任发现罚写了八百字的检讨的事情,就随风而去了。

  不过,说回正题,边伯贤可是头一次见学校如此痛下决心改过自新。但说白了还不是因为上周有记者过来并把学校的“围墙外卖”挂上了新闻才做出如此决定。

  “哪儿好了?要选的好不。”鹿晗愁眉苦脸,“据说只能选三家,入驻以后就彻底禁止学生在围墙那儿拿了。现在还是只扣个德育考核的分数,之后被抓一次通报批评三次就记过了。”

  边伯贤大幅度手动再见:“是在下输了。”

  “嗞——”大腿外侧抖动了一下,哦不不要想太多,有短信来了。掏出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内容是:

  【同学你好 你明天想喝什么?】

  边伯贤眼疾手快地打出了内心的第一想法:【?????】

  这什么鬼,新的搭讪方法吗,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开放吗。边伯贤狐疑地看了一眼周围,说着目光落到了鹿晗身上,后者咬着指甲对着屏幕笑得一脸褶子。

  一个更加不妙的想法闪现在边伯贤的脑海里,惹得他倒吸一口冷气。莫非附近有人黑进了我的手机企图利用我引诱鹿晗哥!?

  说真的,要是鹿晗有读心的能力的话,估计分分钟就把边伯贤撵出铺子了。

  “嗞——”下一条短信很快就追了过来,及时遏制了边伯贤有如脱缰野马飞驰而去的脑洞。

  【啊不好意思忘记打备注了 我是今天给你送奶茶的 那部手机因为是公用的所以放在店里了 这个是我的私人号码 刚才忘记问你想要喝什么了】

  边伯贤一把抬起头:“哥!你明天要喝什么!”

  “艾玛吓死爹了。”鹿晗被边伯贤几乎破音的叫喊吓得一个哆嗦,惊魂未定的同时嘴里自发性地点单,“香芋奶茶大杯加珍珠少冰少糖谢谢。你干嘛呢。”

  “没事!我请你喝奶茶啊哥!”边伯贤噼里啪啦对着键盘打下一堆字,最后心满意足地敲下发送键,耸了耸肩活动了一下筋骨一跳而起,背对着鹿晗挥了挥手就离开了摊位,“我走了啊~明天中午围墙见!”

  鹿晗看着一边揣着口袋离开一边蹬腿哼歌的边伯贤,摇摇头叹息道:“唉……中二病咋治啊……”

  然而边伯贤是不可能知道鹿晗在想什么的。事实上他连为什么外卖小哥在没有公家手机的情况下居然还能知道他的手机号码这件事都没想到。

  他的脑子里只循环播放着四个字:【私人号码私人号码私人号码私人号码私人号码私人号码私人号码……】

  他安静地走上了天台。他想静静。

 

  朴灿烈回到店里,将锁头钥匙放在桌上,看了一眼吴世勋正在看的韩剧,皱了皱眉问道:“……静静是谁?”



03


  “静静是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的女子。”吴世勋左手关掉iPad,右手搭在椅背上,仰起头微微侧颜看向朴灿烈,“爱卿可闻近日天象异变有灾情临都?”

  “说人话。”

  “妈哒隔壁学校搞外卖入驻以后严抓围墙外卖咱们一大笔生意竹篮打水一场空执手两眼泪汪汪啊。”

  朴灿烈放下钥匙的手顿了顿,又将叠进小票的零钱压在桌上,嘴角勾着笑,看也不看吴世勋就走进里屋:“别怕,都是聪明人,此路不通自能任我行。”

  吴世勋低头思索一阵,又突然抬头对着里屋喊道:“喂,哥,你别总偷看我iPad里的《真还转》行不?”自个儿偷瞄还不给我看了嘿。

  “好了,宝宝,我欣赏你——的脑补能力。”黑色皮质手套单只挡开红色帘布,朴灿烈腋下夹着一个暗红色的头盔走出里屋,白色superme套头短袖外边套了一件水洗色破洞牛仔背心。看到吴世勋瞪大眼睛手指颤抖着指向他,他眯了眯眼,咧开嘴,仿佛一只英国短毛猫遇见了关在笼内的仓鼠,“哥看的是《工薪记》,所以不要想多了。还有,做账,清洁,锁门。明早我来了还没开门你就……哼哼。”

  “哥你路上注意安全拜拜!”吴世勋立正站好九十度鞠躬敬礼注目礼一套动作干脆利索,直到朴灿烈满意地摆摆手离去后,才重新打开iPad,一边嚼薯片一边嘀咕,“这哥今儿又干嘛了,送个外卖还戴个面具去玩,回来了还兴奋得骑女儿出去兜风……没钱赚还这么春风得意……”

  朴灿烈一个职校生没啥本事,依着家里有钱没压力,溜溜摩托还是得心应手。心情好的时候就绕着市区里最繁华的地段——旁侧的四线马路兜上两圈。毕竟中心区城管多摄像头也多,他还不想进局子喝奶茶。开的时候手机往后座一放,耳机里塞个蓝牙听着SMTM里半懂不懂的rap,随着节奏加个油或者是来个S型小漂移。

  曾经朴灿烈也有过一个rap idol梦,不过这种梦想在现实的阻碍下渐渐磨平了利角,现在已经权当作出去K房时吸引视线的爱好了。虽然对很多歌他都并不熟悉,不过这些都不成为限制,毕竟他喜欢说唱,欣赏每首歌之间的higtlight哪怕对方走的是Old School,当然个性化的free style更值得尊敬。

  wow,又一首混干电音的free style。唱的内容似乎是一个社会青年对乖乖牌学弟痴迷的homosexuality story。

  乖乖牌。却又带着丝丝叛逆。

  黑色顺发。笑起来填充在眼尾满满乖戾气息的下垂眼。和学校对着干又并非倔的要命脾性。其实心地善良随和又风趣。

  怎么就偏偏和那孩子这么像。

  朴灿烈忽然意识到他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感觉他不像是交不到朋友的性格,拿外卖却几乎是孤身一个。轻车熟路地绕开老师却丝毫不觉得尴尬的话,是习以为常了吗?

  啊,这种轻而易举就冒出来的,第一次感受到的东西。

  朴灿烈摇摇头,又踩了两下引擎躁动起九点五十的夜晚,头盔隐去他嘴角噙着的笑意,只露出一双饶有趣味的大眼睛。


 “哔卟——”

  边伯贤坐在宿舍天台的楼梯屋顶上,一边欣赏着学校建在这里的说是“美化校园环境增添校园活力”的校长后花园,一边用力嘬了一口堵成一团的珍珠。

  “唉咦……搞什么啊吸不上来……楼下谁啊开摩托车这么大声不知道扰民吗……哈哈哈哈活该了吧被城管抓了吧喔呼——!”



tbc

评论(7)
热度(26)
  1. 张艺兴大神----经病ChAGiYuu 转载了此文字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