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灿白】眼药水与玫瑰花

我知道在学校这么晚还不睡很作死
可是那个鬼故事真的好可怕
因为很困就随手写写了 请不要太认真 勿代入





  演出结束后回到宿舍,推特上疯狂滚动着“灿烈oppaㅠㅠㅠㅠ明明眼睛就不好了还发生了这样的意外ㅠㅠㅠㅠ”“要快快好起来呀”“舞台特效staff是临时工吗?说起来伯贤也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吧,火花溅到眼睛什么的”,自己自然是什么也看不得了,由推特狂魔队长直播。

  M队金氏哥俩带来关切问候,钟大毒舌却体贴地叮嘱了手里药水和药膏的使用说明,珉锡哥还是眨眼看看抿着笑意安慰自己快快好起来。

  LAY哥不知哪里收到了消息发来远洋的关切短信,忙内帮忙回复的是:“哥你为什么要发一条灿烈哥没有办法看到的短信。”

  “啊,他还能听见嘛,拜托你转述下啦。^u^”结尾的颜文字也不能掩盖你才反应过来的事实。还有这严重的语法错误哦莫。吴世勋翻了个白眼,另一忙内金钟仁开朗地嘲讽着哥哥的智商。

  都暻秀贴心地去煮拉面,众人并不是想要蹭吃骗喝地一哄而散,褪去了喧嚣的昏黄卧室其实也没有多么寂寞。

  那人定定地站在一定距离之外,好久才走近坐在床上的朴灿烈,支吾良久才絮叨完了初衷:“呃,灿烈啊,现在觉得怎么样啊?眼睛好红啊……哈哈想起来我之前也这样过啊,那阵子好煎熬来着。唔,这个药也是我之前那个,很快好的,那、那我先帮你上药吧?”

  看清了,在模糊间。朴灿烈微微仰头对上边伯贤闪烁的眼,咧嘴笑:“好。”

  你说什么都好。


  前不久某场演出来得突然,LAY哥是这么说的,抿着唇软软糯糯地咬着韩语:“哎呀,我们棕(中)国的孩子们在微博说什么演出来得好突然呢,都要高考了特忙不知道行程呢不过还刷什么微博啊哦莫……”

  晚上前都是healing time,吴世勋微博ins两不误,金钟仁之后也霸占了官博。啊,网络没有立足之地了。

  那么,也给点粉丝福利应援一下吧。

  拮了一枝玫瑰,恭顺温柔地递到那人面前。对方明显是有一瞬的迟疑与慌乱,唯有明媚的笑颜是瞬间绽开的光耀,眼眸里落了应援棒的星火光点,弧度与细线勾勒出笑颜的几何图形,下垂的眼尾,上翘的唇角。

  之后果不其然推特又是一片疯狂的炒房价潮流,天台越凉快的市场越广阔。还是霸占了一席之地嘛。

  坐在回程的车上,边伯贤还吐槽着金俊勉“哥你知道吗你今天roll的那个动作简直人生新高度”,指尖灵巧地摆弄着那支玫瑰,塑料的噼啪作响掩进嘈杂的哄笑声内,不至于突兀刺耳,稍稍用心便可以屏蔽住那令人心慌意乱的辄动。

  早已习惯坐在身旁所以不会坐如针毡,只是搭在窗檐的手臂还是有些僵硬。低头一瞥就能轻松看见的动作,修长纤细的指尖映得红白相衬,指关节平整光滑的曲线,面积可观的月牙板吻在光泽的指甲片上,怎么看都是令人啧啧称奇的精品。

  所以月初播放的访谈节目里那么状似无异却肆无忌惮地抚摸,仗着节目效应伸出去的没什么把握的手,被迅速认出来的时候哭笑不得悲喜交加。悲的是这样的触碰不过短短数秒若即若离,喜的是对方居然轻易熟稔地辨认出他的手掌。

  然而自己的饭说不排除他的手太丑了比较好认的原因。心好累。

  节目播送后暗戳戳地存了一张截图,还要和其他杂七杂八的图混在一起不被生疑。睡前久久地盯着屏幕晃神,恍惚久了眼睛累得模糊,倒还真像那么回事。

  执子之手。

  仅留半句的其中真意,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他仍无法参破。


  再以前的演出是铁证如山的小动作。staff还没离开现场就被私决了。

  人儿还傻傻地撑着笑颜故作轻松,一边跑下台到暗处还遮遮掩掩地揉眼睛,被助理惊呼呵斥着拍得手背通红。也难怪助理姐姐如此生气,一片鲜红的血丝里还留了几小片眼线膏的黑渍。

  朴灿烈悄悄绕到椅背旁拍了拍边伯贤红肿的手背,边伯贤挣扎着想要看个究竟,又被cody和助理按回椅子上清理残妆:“不要动!还想不想要眼睛了!”

  说罢,助理抬起头补了一刀:“朴灿烈你很闲啊?先把你东西收了!”

  “我收完了!”意思就是我现在很闲就想站在这。

  “那伯贤的呢?去帮他收一下,回来给你任务。”助理拍了拍他的手臂,将他调转了个方向嫌弃地推开。

  孩子气地撇了撇嘴,朴灿烈又回头看了看,只能看见那人仰着的后脑勺,雪白的发旋顶儿被几撮受重力作用胡乱掉落的发丝遮蔽,棉棒沾了一大块浅黄色药膏铺下去,对方的肩膀不自觉缩起。

  朴灿烈快步离去。彼时年方青涩,他还禁不起这心理作用。


  没力气再挪动的一群人回到宿舍将身体随便摆在一个位置就摊倒过去。一长串哭天喊地的抱怨过后沉寂三秒,独眼汪星人边伯贤肚子贴地手脚并用爱抚地板,开启着抖动模式嚷嚷着饿饿饿。

  朴灿烈借助天时他也饿了地利离电话很近人和边伯贤喊饿三项原则,一个挺腰反手接上电线拿下了话筒准备叫外卖,然后“嗷”了一声。

  躺在沙发上离得最近的都暻秀投来一抹高冷的无声询问视线,朴灿烈捂着腰欲哭无泪:“动作太大,闪到了……”

  一片兴高采烈的鼓掌欢呼声,其中某个喊饿的捶地笑得最为欢乐。好兄弟,好兄弟,有想法。

  等外卖间隙洗了澡,推门进房间时对方正拆了眼睛上的临时装置,简陋的纱布贴,附带一片脓状的药膏与药水的残留。

  心情七上八下。朴灿烈仗着体型优势将边伯贤压在床沿,面色阴郁地拿过药帮对方捣鼓,沉声道:“不要动。”

  边伯贤就仰着尖尖的下巴不动了。唇抿了好几下,忽然咧开露出一排小小的贝齿:“诶,我没事啦,别担心嘛,很快就好了。”

  “谁担心你。”朴灿烈淡淡一笑,没有缘由的闷气却消了一大半。

  边伯贤被噎住了话语,隐了隐嘴角不满地嘀咕:“脸色那么差摆给谁看啊,我是病患好不好,世风日下世态炎凉人心不古冷漠无情……”

  动作放得极尽轻柔,最后的胶带用尾指拨开了对方鬓间的发丝,在苹果肌接于咬合肌的小片肌肤上轻轻按压,鬼使神差地捏了一下对方的脸:“你也知道社会动荡,下次不要这么耍帅了知道吗。”

  骤然发现动作过于暧昧,像是触电般猛然收回了手,眼神撤开后感觉这一系列动作间有好几秒的沉寂。紧接着却听见对方的声音迅速又欢快地响起:“灿烈啊,你是嫉妒我太帅了吧。”

  这还能让他说什么好呢。朴灿烈接过边伯贤伸来的手拉着他起身,待他站稳后才放开,浮夸地一甩头又恢复了张扬本性:“那你还是继续吧。想要追上我还有好长的时间呢。”

  微热的指尖,微烫在微暖的掌心。

  谁人在梳理曾经时都未免柔软情长。

  如果这份柔软像是无声无息的生化武器,谁都只能是认命。

  你曾嘴衔玫瑰为他赠上相同的美丽。那时还是精力旺盛甚至冲动的时光,少年藏不住心事的鼓动耀武扬威地想要向世界宣告一切主权。

  对他好,就想要全世界知道,再没人能对他那样好。

  不会有人像你一样为他细心调节好空调温度为他敷药疗伤,不会有人像你一样敢坦坦荡荡为他献礼向世界宣扬我的情意,不会有人像你一样真诚付出不求回报快乐得满是成长。

  其实还是颇为任性的弱点。甚至差点忘记眼前这个有想过是永远的人比自己更年长,还是自己性格的全盘互补。

  后来你不是没有提起。只是在那之后你便真的没有再提起。

  “灿烈啊……就像是我眼里的眼药水,就像是我看见的玫瑰花。我需要他,我喜欢他,就算他有着化学成分的刺激,有着倒刺的伤痛。

  “可是眼药水会模糊你的视线,玫瑰花会熏迷你的精神。

  “我不太清楚这是不是喜欢,我也不能辨析这究竟是好还是不好。我只是明白,不深陷留恋,是正确的。”

  朴灿烈很长时间一直在做一个梦。梦里脚下是汨汨流淌的眼药水汇成的小河,河里种满了浑身倒刺没有扎根的玫瑰花。他在河里浮沉不断,抬头没有呼吸两下立即又溺进带了玫瑰香气的凛冽的河水里,浑身被划出细密的血痕。尽头是迷离的雾霭蒙着光亮,可是那里什么也没有。

  后来他也逐渐习惯了这种遮掩,反正谁也不亏欠谁,谁也落不下把柄,谁也不会因为沉溺太深而伤痕累累。

  就这样跌宕前行,我们在一起,也就没必要在一起。

  有人说,眼药水滋养着一份爱情。

  你可以将这样一个人比作眼药水,他在你万千柔波的眉目里兜转,冰凉的液体灌入眼球的时候是舒畅的疼痛,一大片湿凉的物质在神经里撞击着疼痛,却滚动着营养。

  在眼药水的世界里,你将什么都看不清,然而营养却源源不断。

  有人说,玫瑰花熏陶着一份爱情。

  玫瑰本就是浪漫的象征。带刺又多情,远观而不可亵玩,也不是非要离得多远,仅仅是无法越界。越过那道,你最痛恨又最欲求的篱笆。

  就在玫瑰的芬芳旁侧小憩吧,像是一间宿舍两张床隔一条走廊的背靠背。或许睡下星汉灿烂,还能醒遇晨霞弥散。

  开朗积极。乐观向上。对边伯贤有着特殊的情意。

  他看过fanfic,大部分的自己是这样的。

  和人们口中牵挂的自己差不多,却好像又有哪里不一样。

  或许他对边伯贤真的没那么多欲求。

  人太聪明,看事太透彻。

  得不到的,不强求。

  于是生命生生不息,世界呈现盲目的幸福。





END
150604 03:56
手机只剩10% 心塞塞

评论(11)
热度(30)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