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黄世仁】半价便当争夺战



[ TAO x KAI x HUN ]半价便当争夺战

*一个关于「认真」和「成长」的非西皮向热血(狗血)青春剧

*150502黄子韬生日快乐

【Mirror_EYE】




01

  “你,饿吗?”


  黄子韬在饿得饥肠辘辘的时候,听见了身边传来一个有如夏风划过耳畔的清爽又干净的时候。

  他真饿啊,作为体育交换生来到这个陌生的国度,训练了一天的篮球后却被嬉笑着使唤去自己一个人推一个本需四个人才推得了的器材框,幸好自己在祖国时练过武术,体力还算跟得上,只是颇有些吃不消。

  器材室的老师还没那么多歧视,只是苦于语言的鸿沟,最终也只能无奈地摆摆手结束了黄子韬局促不安的道歉。

  精疲力竭地走出校门后,才想起钱包放在了教室的桌洞里,因为只有那儿才能藏在一堆书后面,不会被人发现或拿走。

  叹了口气,他摸空了身上所有的口袋,东拼西凑地也只有三千五韩币。

  啊,记得附近的便利店似乎有半价便当呢。不知是哪一天,他抱着又没被科代表收上去而只有自己补交的作业时,路过了两个高个儿男生,样貌也分外抢眼。

  黄子韬有些感慨这学校还是有帅小伙儿的,于是正好捕捉到了零星的关键字:“……「芝士肥牛便当」……半价……「风之??」……”问号里是黄子韬听不懂的词,事实上他的韩语水平能发挥到这个地步已是稀奇。

  那声音慵懒倦怠,却有着说不出的令人无法忘怀的有力的存在感。

  另一个男生则是在经过自己身边时,淡漠一笑如风过境。

  就好像……


  ——“你,饿吗?”


  黄子韬头昏眼花地艰难地点点头,气虚地示弱着,眼神飘到了放在货柜架子上的便当:“饿……”好像,很好吃的样子啊。

  “那,战斗吧。”

  “什……唔!”黄子韬还没来得及反应什么情况,便一下用手接住了身边一个人的回旋踢。手上一个用力将对方向前推倒在地,黄子韬又反身挡开另一个女人朝自己砸来的手刀,这才踉跄着退后两步,瞪大眼睛看着目前的情况。

  隔壁学校制服的女高中生和衣着平平的光头,工作西服衬衫与棒球刺绣外套,相互看上去似乎认识又不认识的人厮打在一起,就像是一群饿狼扑食便当一般。

  或许,就是因为便当?

  而这时,他看到了一个健朗的男生一脚踹开在货架附近的一个男生,手中拿起便当后气定神闲地站在战争线内,奇怪的是没人再上前与他厮打。男生没看着黄子韬,然而黄子韬却有意识地认为对方在和他说:“你,终于来了啊。”

  黄子韬还没反应出这句话的意义,身后便旋来一阵轻风:“不去吗?便当就快要没了哦。”紧接着,他看见另一个男生冲进了战场,利落地拿到了便当后,与先一个健朗的男生相视一笑。

  啊,是在走廊遇到的交谈的男生呢。

  黄子韬胃里传来的饥饿感逐渐燃起了他的斗志。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不过,这就是这里的法则吧——弱肉强食。

  黄子韬握紧了拳头,大喊了一声后冲进了混战的人群里:“啊!”


  拿着手中的便当,黄子韬刚才犹豫再三,还是选择了半价贴纸上画了两道橄榄枝的「炙烧芝士肥牛卷烤菠菜便当」,毕竟他是外貌协会会长。

  没走两步却被人一把拍了肩膀:“嗨,黄子韬同学。”黄子韬回头,发现叫住他的是那位如清风一样的男生,“你好,我是吴世勋,后面这位是金钟仁,我们是一个学校的。如果不介意的话,要不要一起?”

  “啊……你们好。”黄子韬有些愣神,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名字的?不过现下他有一个更加在意的问题:“可以,不过我们去哪?”

  “一个你很熟悉却绝对不知道的地方。”没想到开口的是金钟仁,他冲黄子韬斜了斜嘴角,搂上黄子韬的肩带着人儿走出超市。


  很顺利地和保安大叔打了个招呼就进了学校,绕过大半个操场走到器材室,黄子韬看着阴森的窗户,有些不自在地往金钟仁身旁挤了挤。正想转头说些什么掩饰一下自己的害怕,一个晃眼却差点看不见金钟仁在哪。

  “……噗。”意识到什么的黄子韬在寂静的夜空里很没有眼价地笑了起来。

  金钟仁正好路过一盏路灯,他转头,恶狠狠地盯着黄子韬说:“敢说我黑你就死定了。”

  吴世勋在他身后翻了个白眼:“现在是你在说好吗。而且你本来就黑。”

 “明明他也不白啊!”金钟仁瞪大眼睛抓过黄子韬的手臂,和自己的并在一块对比。

  吴世勋敷衍地扫了两眼,抬头认真道:“不,你是黑。”

  黄子韬正幸灾乐祸地笑着,谁料吴世勋接着说道:“他是青,青黑色的。”

  “青黑色……!”黄子韬哭笑不得,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形容他的肤色,莫名被戳中笑点又深感好虐。

  金钟仁这下高兴了,绕过器材室的正门走到另一侧,攀上锈迹斑斑的楼梯后转眼对黄子韬笑:“来吧,小青豹,我们社团的活动室欢迎你。”

  吴世勋走在黄子韬身后,低头思索了一下说道:“「青豹时代」……如何?”吴世勋凝视着黄子韬,淡淡补充道,“刚才在和光头交手的时候,他的时间,明显和我们不一样。”

  “WOW。”金钟仁用钥匙开了门后,冲黄子韬挑挑眉,“可以嘛,果然没找错人。”

  黄子韬不明所以:“你刚才说的那个……是什么?”

  “哦,称号。作为你拿到便当,成为一头「狼」的象征。”三个人走进屋中,金钟仁伸手拍开白炽灯,吴世勋将包放下后熟稔地拿着便当走到微波炉面前,朝黄子韬招招手,“便当。”

  黄子韬将便当递过去。金钟仁脱了外套扔在一旁的沙发上,一边打开了电视:“我喜欢看音乐节目现场。坐下吧,我和你说。”

  “半价便当,是这个片区每一家超市都会有的争夺。没有出道的我们称为「狗」,而在你拿到第一个便当后,你就会变成「狼」。至于有了一定战绩、被人肯定的「狼」,他就会有一个称号。像我的就是「瞬移者」,因为我的速度比较快;世勋是「风之??」,因为他的身边总是萦绕着一阵风,天赐的能力吧。”

  “啊等下!”黄子韬同学举手示意,“那个……什么意思啊?”他发音奇怪地重复了一遍他之前一直没听明白的词。

  金钟仁一愣,旋即了然地笑开,又挠挠头想了一下,掏出手机抽了抽鼻子在键盘上打了一阵,将屏幕翻过去给黄子韬看:“是这个,「骄子」。”

  “哦……「风之骄子」……”黄子韬重复着念叨了好几遍,抬头看向双手揣兜倚在墙边的吴世勋笑道,“不错嘛这个。”

  吴世勋微张着嘴愣了愣,才捂着下半张脸,只露出一双弯弯得如同新月的笑眼,另只手随着“叮”的一声拉开了微波炉的门:“那你觉得怎么样?第一次就拿到「月桂冠」,我们已经给你认证称号了喔。”他将黄子韬的便当推到主人面前,眨眨眼道,“「青豹时代」,要不要加入我们社团?”

  金钟仁看黄子韬又是一幅茫然得有如初生幼豹的模样,好心地指了指黄子韬便当上的贴纸:“「月桂冠」是每家便利店店主选出自己当日最有自信的一个便当,用自己特别设计的印有两道橄榄枝的贴纸做上标记,而这个便当也会是那天的「狼」们最眼红的便当。所以,我们一致认为你很有资格加入我们的社团——「半价便当同好会」,我和世勋。”

  吴世勋揭开了便当盒的盖子,双手合十垂眸说了一句“我开动了”,舔了一下筷子补充道:“而且据我所知,你没有加入任何社团,课外实践也没有,这样你的义工时很危险喔。”

  低头思索了一阵,黄子韬抬头认真道:“我加入。”学着吴世勋的样子双手合十说一句“我开动了”,黄子韬在夹起第一片冒着香气的肥牛肉时,问道,“可是,你怎么知道?”

  “我们一直在等你,等你很久了。”金钟仁又是一幅痞子气息地斜了斜嘴角,又在对着便当时笑得像个孩子:

  “我开动了!”


02

  过了几天后,三个人就交了社团续约申请表。也就是在这一天,吴世勋坦白了真相:“其实我们社团因为这届人数不足,一直面临着闭社的危机,社团联合会告诉我们必须要有三个人才能继续社团活动,然而我们学校却没有真正喜欢便当,或者有资格来争夺便当的人——直到你,会武术的中国体育交换生的到来。我想各取所需,比较能志同道合。”

  他说这话时手机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一串嘤嘤柔柔的猫叫声。黄子韬还以为是电话或者是短信,旁边的金钟仁抬手看了看表,了然地笑道:“啊,又到了去看女儿的时间啊。”

  “女儿!?”黄子韬看吴世勋的眼神一下就变了。花擦这个比我小了差不多整整一年的高二生居然有女儿了!?

  吴世勋连翻两个白眼,一个给金钟仁一个给黄子韬:“在面对不知情的人时话讲清楚点好吗。我女儿是它们。”他按开手机锁屏,几只花斑各异懵懂无比的幼猫挤在一个纸箱里,正冲着镜头张着嘴打哈欠。

  黄子韬看着屏幕的眼神都少女了不少:“哇,真可爱啊,和我家Candy一样可爱。”

  “Candy?”金钟仁投了个疑惑的眼神过去。

  “嗯!”黄子韬也划开屏幕,桌面是一只扎着小辫子的白犬,“就是它,我养的宠物。”

  金钟仁也掏出手机加入了分享宠物的行列:“我家养了三只,这是老大萌古,最肥的这只是赞古,还有老小小可爱赞尼……”

  黄子韬一边看着金钟仁的屏幕,无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却看到吴世勋不自觉地握紧了手机,看着屏幕的眼睛里,有着让人看不清的浓墨。


  吴世勋放学后便和两人分开,金钟仁和黄子韬走去学校后两个街道的超市,拿今天的半价便当。

  一路上没有什么交谈却也不显得尴尬,只是黄子韬一直犹犹豫豫着不知道该问还是不该问,三番四次轻启的唇都又用下牙咬了唇珠沉默。

  绕到一条小巷时,三月的樱花正纷纷扬扬地铺满了整条水泥路,尽头便是有着闪亮招牌的超市,夕阳的余晖燃烧着彩霞,徐徐清风在三月晒得微暖的空气里轻轻颤动。

  金钟仁忽然开口:“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世勋曾经有很喜欢的兄弟,当他以为他们会一直这样下去的时候,那个人离开了。从此以后他就变得很敏感,患得患失,该是他的都逃不出他的掌心,比如他要吃的便当绝不会落入别人手里,甚至是违反规则。

  “我没办法,只有和他一起不停地变强,这样才能足够强大,才不会再经历那么痛苦的失去。

  “以前他们很喜欢来这家超市,那个人离开的那天,他现在养的那群小猫就降生在这个街道。于是世勋觉得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爱惜它们到了一种病态的程度——他的眼神真的很吓人,但我没有办法。”金钟仁说到这,抬手指了指前面一个阴暗的拐角,“那里就是世勋养猫的地方,有时我也会和他一起来照顾——吴世勋!”

  金钟仁一下冲了出去,黄子韬正好被路旁探出的一枝樱花划伤了脸,有细密的疼痛感。待到大片的粉色离开眼眸后,黄子韬眯着眼寻找着焦距,就看到金钟仁焦急地揽着一个人的肩膀不停摇晃着,而那个人——吴世勋,正呆呆地瘫坐在墙上,眼神空洞得让人觉得分外孤独。

  黄子韬顺着吴世勋空洞的眼眸望去,纸箱里,躺着几只可爱的小猫,毛色艳丽。

  只是黄子韬一瞬间便明白,那些小猫不会再对着吴世勋的镜头慵懒地打哈欠了。


  “有人嫌它们吵……就趁着深夜摄像头看不清……投了老鼠药进去……”

  “都是我不好……如果我瞒着爸妈把它们带回家养……就不会这样了……它们很乖的……如果我那天没有因为「月桂冠」忘记喂它们……它们也就不会吃那些死鱼了……”

  “它们明明不会离开我的啊……”

  吴世勋吃了药后终于舒展着眉睡了下去。黄子韬将他头发上一片樱花摘下,放在窗边,让它随着风飞舞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真希望这世界上一切的烦恼都这样离开。”金钟仁拧干了毛巾擦掉吴世勋额上的冷汗,目送着樱花的离去,有些怅然,“你说,人的一生为什么要面对这么多的事情呢。”

  黄子韬抿了抿唇,闭上了眼:“他醒来会饿的。去买便当吃吧。”


  因为吴世勋的关系,金钟仁盯着今日的「月桂冠」,是吴世勋最爱吃的「辣酱年糕拌纳豆冷面便当」。他一定要拿到,紧了紧拳头,他暗暗扫了一眼在场的人。

  糟糕,居然有「群犬」!

  “「丧家之犬」……”金钟仁抹了一下手心的冷汗。「群犬」顾名思义就是一群的「狗」,以团队行动的方式,利用人数压制「狼」的行动,轻而易举地不通过战斗就拿到半价便当。然而这种卑劣的行为,注定是「丧家之犬」才能做出的行为。

  但是想要突破重围也不是易事。金钟仁大概设计了一下,偏头对黄子韬说:“待会我引开他们,你从货架后面拿到「月桂冠」,在那边的特价奶茶货架面前交头。”

  黄子韬点点头,在店主慢悠悠地走回工作间后,从后边跑到另一个货架,等待时机冲到货架前。

  金钟仁冲进了人群里,看准了组织制服里有着刺绣的领头人,利用自己的速度优势冲上去便用肘击砸在了男人的脖颈上。

  一场恶战开始。黄子韬凝视着战场,其他的「狼」也纷纷帮着忙分散开「群犬」的势力,目前还没有人接近到货柜架旁,小堆聚集的打斗正好为黄子韬空出一道线路。

  掐着时间,黄子韬在一只「狼」反身一踢的瞬间,像一头豹子一样冲了出去,迅速地拿下今日的「月桂冠」。

  正当他高兴地转身打算叫金钟仁汇合时,却看到金钟仁的身后,有两个人趁着他不注意推着一辆手推车朝金钟仁冲了过去——

  “钟仁小心!”黄子韬大喊了一声冲了过去,然而金钟仁刚刚接了好几个强手的招式,正喘着气有些晃神,回过头就看见了手推车侧着朝自己冲了过来。

  “唔!”

  手推车边缘是特别加固的钢铁,虽然平日没有什么杀伤力,但一旦累积上了速度的功,一下撞过去也令人难以承受。

  而特别是在,金钟仁有腰伤的情况下。

  “钟仁!”黄子韬看着金钟仁捂着腰歪倒的瞬间,难以置信地冲了过去。

  金钟仁的背正好撞在了身后的货架上,于是有无数的特价瓶装奶茶,沉闷地摔倒在地。


03

  黄子韬一个人精疲力竭地走到教室的时候,发现每个人都十分胆怯地避着他。

  ……这才周一开学他也没做什么事惹着这些人吧?

  走到自己的座位时,才发现桌子上散着几张照片,和一张处分决定。

  他先拿起照片看,是他在超市里战斗的照片,和几个伤员的惨状——好吧,连黄子韬自己也记不得自己究竟有没有对他们动过手了。不过还是把自己拍得挺帅的。

  再拿起纸张,黄子韬默默地看着上面的白底黑字,内心的讥讽与苦涩混杂在一块,令他竟有些不自觉地红了眼眶。

  “黄子韬同学因在校外打架斗殴、恶意伤人,经学校纪委会同意,给予该同学勒令退学处分。”

  哈。

  这真是自己今天最好的生日礼物。

  黄子韬闭了眼,想起那日金钟仁对他说的话:


  “黄子韬啊。我以前是学校街舞社的成员,我们实力很强,一直去到了很远的地方。我们那时比赛,正好碰上我生日那天拿了大奖,我们很高兴。”

  “但是那时候我就知道自己的腰不行。我连奖都没拿就痛得被担架抬去了医院,从此以后与那个舞台隔绝了。”

  “可是你知道吗,一旦第一束光打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你就再也不想失去了。”

  “很久以后我重新登上了半价便当的舞台,我利用自己的优势,去战斗,去享受战斗后美味的便当,还有胜利的快乐。”

  “很讽刺吧,我那张腰伤证明的生日礼物,就这样陪伴了我接下来注定下台的人生。”


  生日……么。

  课上到一半,黄子韬忽然站起身,拎着书包就直接走了出去,反正老师也因为他的凶神恶煞不敢叫住他。

  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着屏幕上三个便当的合影,那是他们第一次战斗后拿到的便当。他的指尖按了一阵,发送短信:

  “——嗨,作为我的回国送别,作为我的生日礼物,作为我们的闭社纪念。”

  “再去当初战斗一次吧,如何。”

  “就当作是,我们青春最疯狂的一次告别。”


  合上手机,他抬头看天上炽烈的日光,清风呼啸而过,他的身后落下大片的樱花。

  他有他的热情与坚持,灿烂得有如五月初夏。


  傍晚时分,黄子韬走进学校附近的他们初遇的超市。

  抬眼还是熟悉的面孔,那些不知姓名却打过照面的「狼」们,他冲他们点点头,走进最中间的货架。

  左手边的货架尽头,吴世勋站在一大排特价奶茶旁,手中把玩着一瓶奶茶,不停地旋转着抛起,再落下。

  右手边的货架中间站着金钟仁,他拿着绷带和巧克力,看上去莫名地令黄子韬想笑,却又有些心酸。

  黄子韬随手拿起一包薯片,站定在隔了一个货架的金钟仁旁边,开口道:“我说啊,腰伤你就好好擦药好好照顾自己啊。都高中了,别让事态恶化,但也别给自己那么多心理压力啊。

  “喜欢跳舞,喜欢战斗,喜欢每一个舞台,因为有光的存在。所以,放弃的话会很不甘心的吧?”黄子韬轻轻一笑,“人一辈子就这么些时光能好好放肆了,何必将就。”

  金钟仁手中的巧克力有融化的趋势。

  黄子韬又向前走了两步,继续道:“还有啊,人一辈子啊,不是想要什么就一定有什么的。你要长大啦,别那么任性的。”

  吴世勋停下手中的动作,暗暗地咬咬唇。

  “——我说,你明明还有这么多东西。”黄子韬低头笑笑,“你失去了一个他,但是我保证,你再也不会拥有一个像我这么好的兄弟,除了我以外。

  “而且其实你明白,他一直留了一些东西没有带走。

  “他没有带走你手里最清凉的风。他没有带走你最爱吃的便当。他没有带走,你们之间最美好的时光。”

  “如果你相信,其实他一直记得你。只是很多东西,未必要一起,才算是在一起。”


  黄子韬扔下手中的薯片,在消防门合上的瞬间,朝着货架冲了过去:“啊——!”


  那一日,黄子韬的拳头甚至也对上过金钟仁和吴世勋。然而三个人却觉得,这是一场最酣畅淋漓的战斗。

  意外的是,有一个近乎中年的男人也在其中。有人不屑地叫嚣道:“拜托大叔!青春的战场,您就别来陪练当沙袋了吧!”

  黄子韬正好一个飞踢踹开了一个光头,落地后一个转身又给了说话的人一记回旋踢。他看着躺在地下的人,冷冷道:“是谁规定了半价便当只有年轻人才能分享?能够抱着热爱的心态去享受美食,什么时候都不算晚,什么时候都是青春。而且,这位大叔,你也未必打得过。”说罢,他朝大叔斜了斜嘴角,一句“承让”后便和对方交手起来。

  大叔只三两下被动地挡开了自己的招式,虽然自己确实放轻了力度,但也明显感受到对方的实力是不容小觑的。正打算放开着再来一招,却发现对方手里已经拿起了一盒便当。大叔和蔼地一笑:“年轻人,拿到便当后就结束战斗了,你懂的。”

  “自然。”黄子韬也不恋战,拿过了自己最爱的「炙烧芝士肥牛卷烤菠菜便当」。

  大叔往结账处走了几步,忽然回过头笑道:“年轻人,你的青春一定会大放异彩的。”

  黄子韬愣了几秒,站在原地笑得爽朗:“承您吉言。”


  反正也没有书读,黄子韬干脆在家收拾着行李,给家里打过电话后就准备回国。

  正叠好了衣服,手机却突兀地震动了起来。黄子韬拿过电话:“喂?”

  “什么!?我现在过来!”


  急匆匆地套着校服冲回学校,发现校门口居然土得掉渣地摆了很多的花篮。

  黄子韬有些懵,却突然看到两道白影朝自己冲了过来。

  “韬啊!”两个人同时激动地抱住自己,黄子韬胸口一闷:“咳!喂……先放开……我要死了……”

  吴世勋先松了手,兴奋地抓着黄子韬的手臂摇个不停:“有人辟谣了!说那些都不是你做的而是「群狗」背后的势力搞得鬼!据说你还帮助校长惩恶扬善取消处分了!我们也不用闭社啦!韬啊你真是太棒了!”

  金钟仁也在一旁咧着嘴笑得开怀:“是啊,我们等了你好久啊。谢谢你那天说的话,我想通了,我不想放弃,也不会再放弃了。”

  谈话间,却忽然有一把声音插了进来,有着与他们年纪不同的老成:“年轻人——黄子韬同学,上回真是谢谢你了。”

  黄子韬从吴世勋的肩膀探出头去,惊喜地叫了出来:“大叔!?”

  “呵呵。”大叔——也就是校长走了过来,拍拍黄子韬的肩,同他拥抱的时候低低道,“辛苦了,校主任一直不喜欢半价便当的风气,早就想整顿。可是,我总不能看着自己曾经的社团白白消失吧。”

  “啊……”黄子韬看着眼前的男人,感慨万分。

  这,是很多人热血沸腾的青春呢。

  校长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信步离去:

  “你的青春,一定会大放异彩的。”


  “韬啊。”在活动室内,吴世勋从书柜里拿出一本全新的册子。册子是历代的「半价便当同好会」的成员们收集便当贴纸的册子,贴上便当的贴纸,再在下面标注日期和姓名,权当作是青春的认证。

  金钟仁将他生日那天的便当盒盖子拿出来:“贴上去吧,属于你的「月桂冠」。”

  黄子韬拿过盒子撕下贴纸,整齐地贴在第一个位置上,接着金钟仁和吴世勋也将自己的贴纸贴在后边。三个少年趴在桌子上,用马克笔一笔一划描绘上浓墨重彩的青春:

  “150502 黄子韬 金钟仁 吴世勋”

  而“黄子韬”三个字的下方,还有一小行歪七扭八的真挚的三种字迹:


  “——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21)
  1. -irley-irley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茶叶蛋并不好吃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