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勋鹿】Hurricane


设计师x设计师

<我必须要告诉你>时空里的故事

随心所欲打发时间小短篇 阅读愉快v.

150412♥150420

【Mirror_EYE】




  一切罪孽诞生以前,势必经历一场曼妙销魂的游戏。


  怎样的镜头才能将你与这过分奢华的布景完美构图,摄取你惊叹世间桀骜不驯的美丽?

  ——我。


  吴世勋死死地盯着不远处谈笑风生的两个人,狠狠地用拇指蹭掉了下唇破皮的汨汨血渍。他认输。

  名模与设计师之间的庸俗烂梗,却因为主角是那个套在宽大背心卫衣里的美人儿,而足以令吴世勋嫉妒得发狂。

  半抬的手臂自袖间露出身侧光滑白皙的肌肤,肋骨清晰地布在微微结实的胸肌下,大片的细腻被无数狼虎以饥鞿渴的目光舔舐——善男信女,皆性情中人。

  浅灰色掩映下显得他格外清瘦,仔细看却是紧实硬朗的小臂肌肉线条,迷乱千万人的指腹沿着那线条勾勒出曼妙的乐谱。

  于是吴世勋看见那个男人的的确确这么做了,在他划下的领域里,被他的猎物,可笑地勾引了。

  鲨鱼太多,慰问品太少。


  鹿晗的教义里从不缺乏折磨。朝拜罪孽,从恶如流,尤为碾压吴世勋的耐心时特甚。

  吴世勋眸底的寒光已足以令在场的工作人员怯步离场。三三两两的人群籍着收工之由识相地离开装潢奢华的室内摄影棚,渐渐只剩下贴身倚紧把笑言欢的两具躯鞿体和半举着相机手指紧绷的吴世勋。

  暧昧相依的两个男子对逐渐失去喧嚣的环境恍若不闻,低眉浅笑地絮絮轻语着,幽邃的橘黄灯光泠然笼罩在两人的肢体间,鹿晗的手臂拿着皮尺测量张艺兴的腰围,张艺兴的酒窝凑近鹿晗的耳廓,纤细修长的指间轻轻划过鹿晗的手臂,两人在昏黄的光线下眉眼脉脉的刻意唇线像极了一对大难临头却不知悔改的愚昧夜莺。

  也不知鹿晗传述了什么,吴世勋敏锐地察觉到张艺兴投来的似有若无的目光,三秒的讥嘲冷讽。

  那就,三种玩法。

  鹿晗有鹿晗的热身游戏,吴世勋亦有吴世勋的狩猎章程。

  你伤害了我多少次,我便满足你多少次。

  这样不理智不讨好的交易,怕是只有和鹿晗买卖,吴世勋才会甘之如饴。

  相机轻轻地一声快门,吴世勋半眯了眼,满意地看到两人都不着痕迹地一怔。但很快,吴世勋握着相机的手便僵硬了。

  他看见张艺兴轻蔑地斜了斜嘴角,一下咬住了鹿晗的耳垂。


  一条蛇猛然咬了一匹狼后,会发生什么故事?

  ——它会被狼爪撕裂。


  “刚才,他是咬了你这里,对吗?”吴世勋抽离了唇,看着在自己身下被吻得意鞿乱鞿情鞿迷的鹿晗,忽然像是发泄怒火般附身一口啃鞿噬住鹿晗的耳廓,尖尖的牙齿磨着软骨,涨红的血色染出大片被狩猎时的临死挣扎。

  “……唔……”鹿晗咬紧了唇别过头,黑色方框眼镜方还架在鼻梁上,压得另一边的太阳穴阵痛不已。

  乍似温润儒雅的英伦男士。吴世勋看着鹿晗一幅伪造禁鞿欲的古板气息就觉得反差得让人来气,他用指尖勾着镜框,轻轻从对方脸上取下后立刻大力地一挥手臂甩开眼睛,只有“啪嗒”一声镜框撞上乐谱架的声音。

  没有理会和犹豫,吴世勋粗暴地扯开鹿晗的绿琥珀领口,灌木棕的西装外套与黑色衬衣将掉未掉地散落在吴世勋华丽的构造之下——血腥唱诗班的教堂。鹿晗仰躺在散落着网格图的红地毯铺垫的阶梯上,胸膛随呼吸剧烈地起伏着,抬头是巨大的琉璃摩西壁画,巨大的十字架上钉着将要醒来的圣主耶稣。

  破碎的圣光洒在一头狂野的鹿的身上,驯鹿人终于得以温柔地引诱它。


  吴世勋很清楚要怎样才能令鹿晗臣服。他是不可一世的桀骜不驯,吴世勋从他们在一起之前就很明白了,所以从不跟他硬碰硬,而是要像个狩猎者一般需要耐心。

  暂时先别让他受到任何惊吓,再让他惊吓到做不出任何反应。然后,他就会心甘情愿地伏在你身下为你发出取悦的呻鞿吟。

  针锋相对,死缠烂打。

  吴世勋在终于扯开了鹿晗的银鹰皮带并褪去了他的黑色西裤后,大掌轻轻地隔着内鞿裤抚摸着鹿晗的分鞿身,同时凑上去,用鼻尖轻轻摩挲着对方的鼻尖挡住他的视线,另一只手在旁侧寻找着什么。

  “哼……嗯……世勋……”鹿晗的视野被完全挡住,他知道男人此刻就在他身上,可是他仍旧因为视觉障碍感到害怕。他想要被吻夺取呼吸,想要被拥抱禁锢自由,而这若即若离的摩挲距离,令他不安又难耐极了。

  吴世勋也并没有让鹿晗等待太久。他摸索到相机,鼓励性质地轻啄了啄鹿晗的唇,再直起腰,用膝盖压着鹿晗试图挡住他的镜头的手臂,半挺的分鞿身抵在鹿晗的胸膛上,缓缓地做着顶腰的交鞿合姿势。吴世勋用手挑鞿弄着身下人儿左边的红鞿樱,右手不慌不忙地按着连拍快门,再满意地翻看着自己的杰作。

  “鹿晗,真的好喜欢你。”吴世勋眉眼弯弯地收起相机,事实上是鹿晗配合地将相机推到了祭台的侧方。每当他们的做鞿爱进行到了吴世勋毫不掩饰的表白时,鹿晗就知道,吴世勋开始填补他们彼此都缺失着的巨大的欲鞿望了。

  他们热烈而疯狂地夺取着彼此口中的湿气,舌头不甘示弱地绞缠着对方。鹿晗的手抓上吴世勋才剃不久的头发,生硬的触感刺得手心发麻,沿着神经一直攀爬进颈后的脊椎,烫得那一侧的肌肤发红,却又贴着冰凉的图纸,令鹿晗被这冰火两重的刺激折磨:“勋……快……”他用臀鞿部摩擦着挤在自己双腿中间的大腿,支身啃鞿咬着吴世勋裸露结实的胸膛,意欲再明显不过。表达情鞿欲时,鹿晗从不带一丝遮掩。

  是时候该算账了。吴世勋眯着眼盯着躺在网格纸上的鹿晗,在脑海中搭着横竖线开始勾勒这具曼妙的胴鞿体。


  滤镜比例。

  色块疏密。

  利用价值。


  三天前,吴世勋被一个有着酒窝的女人骚扰了。

  也不过就是一个小酒会的应酬,吴世勋也懒得搭理女人抛鞿胸鞿露鞿乳的贴身勾鞿引,谁料女人忽然捧过他的脸往他的耳朵上一亲芳泽。

  最糟糕的,是吴世勋正好看到了鹿晗路过橱窗的身影。

  鹿晗没有看向店内,脸上挂着看似人畜无害的微笑,但吴世勋很清楚,那是鹿晗生气的表现。怒极反笑。

  回到家后鹿晗却也什么都没说,早已乖乖躺在床侧安眠。吴世勋洗了一个特别干净的澡后钻进被窝,知道鹿晗浅眠一定早已被自己吵醒,就伸手揽住他。鹿晗抽了抽鼻子,才迷糊着翻了个身缩进吴世勋的怀里。

  他在闻香水味。幸亏没有。

  而吴世勋明白,鹿晗一定会报复回来。这就是他们俩表达爱的方式,见缝插针,设局挡拆,在数次交锋中体验彼此强烈得如同飓风过境的爱意。

  多爽快。


  吴世勋将手从侧边伸进鹿晗的内鞿裤,大掌握住早已挺立的分鞿身肆意挑鞿弄着,指甲轻轻划过柱鞿身和铃鞿口,食指侧边有握铅笔累出的薄茧,他用那摩擦着鹿晗的穴鞿口,十分熟稔地感受到鹿晗愈发急促的呼吸。鹿晗实在是太敏鞿感了,喜欢这种触感到即使只是窝在沙发上看电影,有时都会把玩着自己的手指,然后张嘴舔鞿咬,最后发展成在沙发上上演一场惊心动魄的电影。

  可是,猎物已经上钩了呀。

  吴世勋抽过方才鹿晗丈量张艺兴腰围的皮尺,大拇指又狠狠碾了一把鹿晗的分鞿身抹去大半湿鞿滑的浊鞿液,在鹿晗一句急促的呻鞿吟中迅速地用皮尺绑住了鹿晗的分鞿身。

  “嗯!”这种一瞬间被堵住的窒息感令鹿晗近乎闷绝。快要高鞿潮的一刻被硬生生压抑着不能释放,鹿晗不安分地扭动起来,“吴世勋……你鞿他鞿妈……”

  “鹿晗。”吴世勋低沉的两个字,让鹿晗稍稍安分了些,但是手仍旧飞快地伸到下鞿身解开了那个并不难的结。“嗯啊!……呼……喂!世勋,别……”

  扯开皮尺的瞬间,硬质塑料的摩擦感与被封住的快鞿感终于被释鞿放,白鞿色的浊鞿液飞溅到两人的胯附近,鹿晗舒爽地仰头叹了口气,忽然感觉后鞿穴被人塞鞿进了什么——

  六角铅笔。

  吴世勋一边旋转着铅笔一边将铅笔往里推送,小拇指的指甲勾刮着穴鞿口的皱褶。粗糙的铅笔碾压着逐渐湿鞿软的内鞿壁,肠鞿液随着铅笔头上下寻找着敏鞿感鞿点的动作不断滑鞿出,滴落在硬皮纸上“啪嗒、啪嗒”的声音尤为清脆而催鞿情。

  他看着鹿晗因为高鞿潮刚过立刻又被挑起性鞿欲的舒服不已的神色,大手加快了推动铅笔的速度,终于在碾压到某处时听到鹿晗不同寻常的一声失声叫喊,一下抽开了铅笔还带出了点点水渍。

  在手指上抹了些润鞿滑鞿液,吴世勋抚摸着鹿晗的腰肢,侧头补充着鹿晗胸膛上的青鞿紫鞿吻鞿痕时,摸索着插鞿入了第一根手指。

  他含糊不清地呢喃道:“操?你,鹿晗。你是我的。”他在他的括约肌里玩鞿弄着,在他羞鞿耻埋藏的地方蓄鞿势鞿待鞿发着。


  鹿晗很享受和吴世勋的每场性鞿爱游戏。吴世勋近乎不说什么拐弯抹角的话语,他直白,坦言欢笑,长鞿驱鞿直鞿入的抽鞿插和燎原之势的欲鞿火,都让鹿晗觉得自己是全身心地属于这个人的。

  在他发狠地占有你的时候,他冷笑着说出尖锐又催鞿情的话语。

  其实他的心里不安极了,你明白的。于是你的不安也得到了填补。

  真痛快。


  在三根手指不断地按鞿摩与扩鞿张下,甬鞿道已经颤抖软鞿滑得狼狈不堪。前鞿戏折磨了鹿晗也折磨着吴世勋,他没有再多其他玩鞿弄对方的想法,一下挺鞿身鞿而鞿入。

  终于得到彼此所渴鞿求的填鞿充。鹿晗和吴世勋同时发出了舒服的叹息,鹿晗微微支了支身,吴世勋揽过他的腰让他的背靠在光滑的榆木祭台上,鹿晗配合地夹鞿紧鞿双鞿腿圈住吴世勋的腰。吴世勋一只手撑在祭台边缘,另一手扣过鹿晗的下巴,狠狠地撕鞿咬着那火热的唇瓣,渐渐将手扣住了鹿晗的腰肢,承受着他快速又猛烈的顶鞿撞。

  紧鞿致的甬鞿道亲密咬合着肿鞿胀的分鞿身,始作俑者还不停地在自己的身上啃咬点火。吴世勋伸出手套鞿弄起鹿晗的分鞿身,又将人儿放倒在宽大的阶梯上,架起他的一条腿,每一次先退至穴鞿口,再蓄了力气一发直直深鞿入。

  “啊……好鞿快……勋……世勋……给鞿我!……嗯啊……”鹿晗攀着吴世勋的手臂,被顶撞的快鞿感令他大脑一片空白,唯有机械化地尊崇身鞿体鞿原鞿始的本鞿能。

  “嗯……啊!”吴世勋又狠狠地在鹿晗的身体里撞鞿击了数十下,所有的欲鞿望攀爬着沿大脑皮层汹涌地灌入对方体鞿内。尽数发鞿泄完后,发丝被汗水濡湿,他随意抬手抹了一把,退出分鞿身后用湿鞿润的口腔裹住了鹿晗尚未得到满足的分鞿身。

  鹿晗费力地直起身,斜斜地倚靠在祭台边,下鞿体随着本能不断撞击着吴世勋湿热的口腔:“哈啊……世勋呐……我、我要……到了……嗯哼!……”在他意识到嫌鞿脏而想要给吴世勋暗示的时候,他身体的本鞿能早已出卖了他。


  该死的洁癖。

  吴世勋吞掉了鹿晗所有射鞿进口腔的浊鞿液,又仔细地替对方清理掉了周边残留的液体,也靠到祭台边,随手扯过大衣裹上两个人,再伸出一只手搂紧了鹿晗,另一只手在下边悄悄压着鹿晗手指的月牙板。

  鹿晗用下巴蹭了蹭吴世勋的蝴蝶骨,抬手揉了揉吴世勋的脑袋,伏在他的耳畔微弱低吟:“世勋呐,别离开我。”

  吴世勋如何不陷入他这卑微的索爱赌注。

  “那再来一次。”


  用欢鞿爱与亲吻捆绑我。

  让飓风卷起肆意情鞿欲。


评论(17)
热度(16)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