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桃色】挡箭牌 C19(END)

【目录:C1 C2 C3 C4 C5 番外一 C6 C7 C8 C9 C10 C11 C12 C13 C14 C15 C16 C17 C18 番外二




Chap.19(END)

做你的挡箭牌。 -Side BY 黄子韬

 

 

  提着偶遇的staff姐姐送的一袋炒年糕,黄子韬拨通了经纪人的电话:“喂哥啊,我们几点集合?……哦,那还有点时间,我和世勋想先吃个饭然后单独练会……嗯,不会弄脏啦哥你放心……相信我好吧!……没什么事了,稍微说了下CP的事。……好,我知道了,谢谢哥。”

  挂下电话,黄子韬松了口气,庆幸经纪人哥并没有逮着自己太追究。不过哥向来很好人,虽然千叮万嘱不免唠叨,但黄子韬很明白,经纪人对他说的一切都是为他好的。

  “不要和公司的计划冲突,就是你在这里最好的生存手段。”他太明白了,但是他有时还是不免反叛。

  更何况,他还有一个反叛全世界的念想。

 

  轻车熟路地来到熟悉的楼层,这里的练习室因为设备老旧加上线路老化,一直没有时间打理,萧条了将近半年多了。然而,这是黄子韬印象最初的练习室。

  是带着很珍贵意义“初次”的练习室。

  摸索着听到了音乐,其实就算毫无声响他也清楚对方在什么位置。推开门,《Black Pearl》的声音又大了些,吴世勋正在过着动作。见到黄子韬走进来,他才关掉了音乐,是手机的外放。

  黄子韬坐到了刚才吴世勋练舞的练习室中间偏后的位置,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地板示意吴世勋坐下,笑着冲他扬了扬手中的慰问品:“看!谁说哥小气了,特意给你带的,别太感动。”

  吴世勋太习惯这哥的不正经,撇撇嘴道:“又是顺了哪个姐姐的吧。”不过他也不在乎这些,毕竟他可是没吃饭的人,刚才又一下练起了舞,胃一丝丝抽痛的感觉。

  同样没有吃饭的黄子韬凑过去张嘴:“啊——”

  塞了一块鱼饼投喂过去后,吴世勋一边咬着年糕,一边试图装作不经意地问道:“刚才他……怎么……”

  “没事,小事来的,你别担心了。”黄子韬嚼着鱼饼含糊不清道。事实上他真觉得没什么,因为本来他就不知道自己有这么个机会,所以砍掉了也实属正常,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殊不知这样回答反而更加令人担心:“……到底怎么了?”吴世勋放下手里的竹签,认真地看着黄子韬道。

  黄子韬也不理他,伸手就要拿过竹签:“呀,你不吃我吃了,我还饿呢。”谁料吴世勋却将竹签毫不犹豫地塞进嘴里咬住,用手将炒年糕推到身后,另一只手挡着黄子韬试图凑过来的身体,还用脚压着黄子韬的膝盖不让他起身争夺食物:“不说你就别吃,饿死。”

  幼稚。黄子韬撇撇嘴,低低道:“本来有个武打戏让我客串,这次就没机会了呗。本来我也不知道,所以就再等咯。”

  他说得轻松,吴世勋却觉得分外难受。这一等,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黄子韬趁着吴世勋愣神的间隙,潇洒的一个侧身就将炒年糕抢夺到手中,毫不留情地直接扯出吴世勋嘴里叼着的竹签,心满意足地吃了起来:“呀~真的好香!”

  “喂!”吴世勋头疼地腹诽着,这个人真的是自己的哥吗怎么这么幼稚!?他不依不饶地扑过去想要将自己的午饭抢回来,却忘记了两个人的脚依旧诡异地纠缠在一块——

  再然后?两个人喜闻乐见地,摔了。

  吴世勋有些吃痛地趴在黄子韬身上,眼睛却欲哭无泪地盯着远处阵亡的炒年糕:啊……我家亲戚……我的午饭……

  而黄子韬根本不用回头就已经痛苦地闭上了眼睛:flag立得太棒了吧……这样居然都能弄脏地板……

  却同时心有灵犀般看向了对方。

  正好,都掩映在彼此的瞳眸里。

 

  黄子韬很没出息地承认,他的心跳开始不由自主地震动起来。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怀里的小孩儿就有了这种克制不了的冲动呢?

  他想起去年夏天打歌现场的玩闹,去年冬天他在自己的怀里取暖,今年春天他缠着自己发誓逛遍世界,今年夏天他不断振作,和他周游了国内外,在台上唱唱跳跳举办着属于他们的第一场演唱会,在各个拍摄现场肆意地翻天覆地,在温暖澄澈的海水里用肌肤亲吻斑斓的热带鱼群。

  还有,就在今天早上,他那不可告人的轻柔一吻。

  是这样暧昧不明,若即若离的关系。

  然而现在吴世勋离他离得这样近,不是距离上的远近,而好像是根本无法据此衡量的心的距离。他在吴世勋的眼眸里看见了自己,盛满了笑意与期盼。他不知道那象征着什么,可是明明练习室的光稍稍惨淡,吴世勋的眼眸里却晶亮无比,像是他看向舞台时,一整片银海倒映在他的眼眸中一般。

  不过他知道“吴世勋”这三个字意味着什么。

  他想吻他。就现在。

 

  吴世勋有些糟糕地发现,他从耳根一路到脖颈血液都滚烫而沸腾地叫嚣着。

  从出道前,从一开始被对方从中国带来的武术惊吓,从产生好奇心而不断接近,从他亲密地近乎贴着对方脸庞青涩的自拍,从他毫不避讳地在拍摄现场同对方打闹,从他开心的时候拥住对方笑闹,从他不开心的时候抱住对方落泪。

  从吴世勋有这份喜欢的意识以来,或许一切早就刹不住车了。

  所以自己做了这么久的无用功,只因为一个吻,于是接下来的一切全都崩溃了。吴世勋看着眼前愣愣的黄子韬,他忽然有些想笑,因为黄子韬就在这里,他忽然间安心了不少。

  对啊,是你呢。

  一个吻怎么够。

  吴世勋抿了抿唇,有些紧张地眨巴着眼,最后还是横着心眼睛一闭,小心翼翼地凑上去,在黄子韬的唇边印下一吻。

  估计等黄子韬自己鼓足勇气,明年生日都到了吧。

  黄子韬受到了惊吓立刻紧闭了眼,等吴世勋稍稍支起身子,他才有些不可置信地缓缓睁开眼,一下子又惊恐地侧过身站了起来,险些撞到压腿杆:“你……!”

  吴世勋笑得眉眼弯弯,却是万般心虚地盘着腿,手抓着脚踝,一晃一晃地撇开头。

  黄子韬看着他的动作,心里……很俗气地开始放起了烟花。他实在太惊喜了,这让他一时几乎做不出什么反应,好像这下子已经足以判死刑——这有点夸张,黄子韬只是联想到了吴世勋的那通电话,虽然只是一时意气用事,但谁又能说现在他不是冲动呢?

  爱情使人智障。然后这个词可以用无数拉低智商的词语代替。

  于是他很应景地重新凑过去,搭上吴世勋的肩。吴世勋有一瞬间的僵硬,但是他不会再躲了。

  黄子韬凑过去,带着浓厚的爱意地,轻轻覆上他曾在内心描摹多时的唇。

 

  我想吻你。想拥抱你。而我很确信,这象征着。

 

  “我爱你。”

  吴世勋将头埋进黄子韬的肩窝,好半天才用糯糯的年糕音回答道:“……我爱你。”

  黄子韬轻笑一声,又吻上吴世勋的眼眸,他俊挺的鼻梁,饱满的苹果肌,还有那令人肖想的唇。

  一吻终了,吴世勋又躲进黄子韬的怀里,小声道:“喂……其实,可以不要对我这么好的。”

  “嗯哼?”黄子韬有些不解,用鼻音轻声问道。

  “可以不对我这么好……”吴世勋扣住黄子韬的手指,“因为,我想要加倍对你好。”

  十指紧扣的姿势。黄子韬捏了捏吴世勋的后颈,附在对方耳畔故意使坏道:“行啊,那我以后就专门欺负你,只欺负你一个,一直,这样下去。”

  “……我只是说说而已,谁欺负谁还不确定。”吴世勋冷哼了一声,环住黄子韬的腰,安心地闭上眼睛,像只乖巧的白久般无声地撒娇。

  黄子韬嗅着吴世勋身上淡淡的牛奶气息,不大不小的练习室沉淀着有些陈旧的过往仓库气息,却又飘散着不合时宜的还要打扫的炒年糕辣酱香味。

  黄子韬有些头疼,吴世勋却在他怀里抽了抽鼻子,轻轻地动了动脑袋调整了一下姿势。

  于是他将怀里的人儿又拥紧了些,悄然勾起唇角,眼眸满满当当藏不住的爱意。

 

  做你的挡箭牌。

  为了你,就算千疮百孔,也在所不惜。

 

 

 

 

 

正文END.

150406 6:25 a.m.

 

 

 

 

【暂时性的小后记】

果然还是在手机上完结了这文…虽然有了自己的电脑,不过因为这篇文一开始是在手机上码的,也算是很有意义的结尾啦~

关于《挡箭牌》,要说的事情真的好多

不过…现在的想法大概就像落落的《年华是无效信》初版后记写的那样:但眼下最具体鲜明的念头或许还是十分慷慨的一句“终于写完了”。(我不是没出息,我是很诚实……)

不过我的处境还要尴尬一些,还有两篇番外嘛……为了治愈一下被这篇文虐到的亲故们的心。

但其实我不觉得虐……因为这两人自始自终都是对彼此有感情的啊!所以这其实是篇甜文只是过程比较纠结而已嘛!(

哦我熬夜被我妈发现她骂我……(喂重点不对吧)

哎呀,有些话留到番外后的真正后记再说吧~

真的不是被我妈一骂鱼脑子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真的不是。(正经脸)

现在的第二个想法是……我终于能肆无忌惮地撸新文!看你们写的文!做个人!(?)

毕竟写现实文还是很烧脑子的……

那么……再见?

早安,午安,晚安。祝一切安好,和文里的宝贝儿一样,我们都将踏上更美好的生活。

 

 

阿瑜


评论(1)
热度(24)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