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灿白】挡箭牌番外二:暖焰凉光

【目录:C18 ← 上文/下文 → C19




温暖的火焰,温凉的光芒。  - Side BY 边伯贤

 

 

  说实在的,我本来不是这么莽撞的一个人。

  但当真相太赤裸裸地摊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承认我实在是很没有骨气地落跑了。还顺带踢翻了铁盆,真糟糕。

  可是,我好像还没有做好面对这一切的准备呢。

  ……没有吗?

 

  吃饭吃到后半段,他动筷的动作愈发缓慢了起来,最后干脆草草地扒了两口,就提前以“要给世勋买炒年糕”这样的理由先端着盘子走了。

  真的是,明明大家都已经吃完了,再等一下不行吗。

  撇撇嘴,我假装掏出手机,找到了很久以前子韬给我发的要吃面包的短信,和他们说:“哦那个,韬叫我给他买肉松面包诶,那我先过去给他买,你们先回练习室吧?”

  “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金钟大你关键时刻可以不要这么真相吗。我没理他,做了个鬼脸后摆摆手跑走了。开玩笑,才不想跟丢某人。

  主要是心里的预感实在是太强烈了。如果不追上去的话……没有这种如果。

  那就走吧。

 

  冲出门口后差点被发现,我贴着墙壁,看着他朝周围看了几眼后,往一个平日根本不会去也根本没有卖炒年糕的方向走去——那里,只有员工食堂后边的洗手池。

  我完全没有时间思考他为什么要去那个可以用荒芜来形容的废墟,我往后头看了看,确认没有人认出我或者是跟在我身后后,悄悄地拐了另一条捷径来到了水池的另一边。

  却不想看到了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男人。

  我浑身僵硬。

  是13年的那位高层。虽然勒令了我分手,却没有抓着我的违约,甚至可以说是掩盖了这件事情的一位奇怪的高层。

  侧身的瞬间发现了有镜子正面对着自己,我连忙侧身躲进墙壁,闭眼祈祷着不要被发现……应该,照不到吧?

  这么想着,却被接下来突兀闯入脑海的对话给彻底整蒙了:“不过Tao的事,我看Sehun那孩子是知道的。可是,你为Baekhyun做的呢?”

  做的……什么?

  大脑飞速旋转着刚才被自己错过却被记忆细胞吞噬住的声音记忆,Tao……武打戏……和你13年做的相同的事情……

  相同的事情?

  思路一下明晰。我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向后退了两步,不料却踢到了身后一个破旧的铁盆,公司清理的效率可以再低一些吗。但我哪里有时间追究这么多,一路没有方向地疾驰,我知道,我根本无法面对现在跑在我身后叫喊着我的名字的人。

  ——其实你早就知道的,不是吗。

  心里面却有另一个不合群的声音响起。我唯有安慰道:是的,我是知道他为了我做了些什么,可是我没有想到他是拿影视资源换的。我想起我和他一起在演技课上,他在等成绩的时候不安地握住了桌下我的手,他被老师毫不掩饰地嘉奖时冲我略带自豪的笑,他在收到我们可以出演前辈MV时的紧张、不安与期待。我忽然觉得真好,又觉得糟糕透了。

  他用他喜欢的东西,去交换我不喜欢的东西。

  原因是什么,边伯贤,你已经很清楚了吧。

 

  我在拐角停下了脚步,其实我们不过兜了半个圈子来到了另一边的公用洗手间。他很快就追了过来,我明白的,我总是会被这个人抓住的。因为他太难缠了,总是陪在我身边,不管是出道前还是今天,他一如既往。

  他的气息比较弱,在台上高负荷的表演有时会让他缓不过气。虽然我不止一次嘲笑过他某些饭拍的表情,但是我知道他真的不好受,也偷偷问过奶奶补气的韩药倒进他的水壶里,结果被他以为是我在和他开玩笑,二话不说分掉了那壶真的好难喝的棕黑色液体。

  “呼、伯贤……你……”他没有说下去,却也不是因为气喘。我之所以那么清楚,是因为我和他一样不知道究竟该从何说起。我大概锁定了一下目标,将他拉到洗手间旁边的杂物室——好吧,我承认这个地方是挺不浪漫的。

  请不要质疑我为什么这样说,那是因为,我已经很清楚了。

  “朴灿烈,你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杂物室没有灯,不过外头的日光倾泻而入,还是模模糊糊能看清他的脸。或许只有这样,我才有胆量正视他。

  他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事实上,他还另外又抛出了一个问题:“……你刚才听了多少?”他有些被人窥视秘密的窘迫,又有些不自在的胆怯,我太清楚他了。

  我没理他,兀自把我想说的说了下去:“我有。

  “说实在的,我真的挺烦你的。第一次见面你那么傻地摔在我面前还要认定我为第一眼,出道前什么也不说地和我一起坐地铁绕圈子,出道后什么也不顾地帮我顶那些其实根本与你无关的东西——我拜托你能不能少管点闲事啊。”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果然还是改不了这口是心非的毛病,讲话怎么就这么毒呢。我看他低着头抿唇不语的样子,悔恨感都涌出来了。

  他看着我,笑得有些不太符合他的悲伤:“是啊。我明白。

  “可是,我还是会这样下去。

  “因为对于我来说,那不是闲事,伯贤。”他抬手揉了揉我的头发,凑得太近了,却又忽然疏远了一些距离,那一瞬间我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内心的失落,“可能你觉得我疯了,可是我……”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最终还是放弃了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般坦然说起了其他的话语,“我想对你好,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翻了个白眼。好吧,这也很没有气氛,我承认。

  不过我已经不想再拖拉下去了,这一瞬间我猛然发觉,其实这个人一直在我心里很深的位置。我不知道这种感情算不算得上……可怕的爱情,我想应该还不是,毕竟我刚和前女友分手不长。但是我更加知道,我无法否认对他的另一种感情,带着莽撞与冲动。

  我想要抓住他,然后再也不放手。

  于是我就这么干了。

 

  毫不犹豫地拽住他的领子,我踮脚吻了上去。在这个过程里我狠狠地骂了他一遍,谁让他长这么高的!?翻白眼的间隙我看到他因为过度惊吓而瞪大的双眼,这个瞬间我很没出息地立刻怂了,我闭着眼放开了他,低下头大气不敢出。

  他向来对事情转不过弯,半晌才听到他低沉的笑意。

  不过我也没好到哪里去,我只敢低着头吼道:“笑什么啊!……不就是和你一样的感情……”

  这下子,他又沉默了好半天。不过我想应该并没有间隔多久,因为不过一串鸟鸣,他就扣住了我的后脑勺,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了我的额头上:

  “嗯。我喜欢你,伯贤。我觉得这句话还是要说的。”

  “知道了……”我声音都在抖,但事实上我已经极力克制着自己了,然而耳根还是不由自主地发烫着,“我也是。喜欢你。”

  他什么也没说,傻笑了两声,忽然紧紧地拥住了我,将头埋在我的颈间,有些痒。不过,真的好像一只会撒娇的巨型金毛犬。

  我抬起手揉揉他的头发,于是也很温柔地回抱他。

 

  我希望一切都没有太晚。

  我感觉一切都似乎正好。

  我想是时候为你付出了。

  我想是时候,去爱你了。


评论(2)
热度(11)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