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桃色】挡箭牌 C18

【目录:C17 ← 上文/下文 → 番外二




Chap.18

而我则是任何时候都为你驱策的那一种。 -Side BY 朴灿烈


  朱红木珠静静散发着阒静的沉香。

  棕黄鸟雀清脆咿呀着灵巧的婉啼。

  朴灿烈籍着借口先行一步,步履匆匆地拐到食堂后方的洗手池,短信另端的男人正清洗着指尖的油污,神色泰然,若不是朴灿烈早与男人打过交道,并不会理解男人寻常面色下难以窥测的城府。

  也是,不然如何稳坐这高层的位置?

  “您好,让您久等了。”

  有求于人,不得不低头。


  ……


  因为时间比较得闲,大家相约着来公司食堂健康饮食一餐,然后再叫个外卖,奢侈地补充伙食。

  最先结束练习的主唱line率先跑到食堂,金钟大勾唇一笑骗多了两根红薯,都暻秀眨了眨眼要到了一大勺杂粮饭,边伯贤一句“啊嘤~”哄得食堂大妈恨不得将一锅沙拉全倒给他。

  才刚端着盘子坐到平日聚集的地方,就看见金钟仁和张艺兴早就一人一碗面吸溜得不亦乐乎。

  “这么享受,其他人呢?”金钟大挨着张艺兴坐下,边伯贤也就坐在他旁边,而都暻秀看了看则挨着金钟仁坐了。

  “唔……珉锡哥和我们一起的,他去打饭了。灿烈哥一个人不知道去哪了,其他人好像还没有解决完。”金钟仁嘬了一大口面,一边嚼着一边含糊不清道。

  “钟仁哪哥在这里!”才说完没多久,朴灿烈的低音炮就风风火火地传了过来。他额上有着晶亮的汗水,铁盘“哐铛”一下放在边伯贤旁边,坐下后他才有空扯过袖子擦了擦汗,“啊……好热!”

  边伯贤抬头看了看,伸手拉过后头的绳子开了风扇,嘴上还是麻溜地吐槽道:“呀,KAI的狂热fan,满身大汗就离我远点,哥我要保持我的清纯美男形象。”

  朴灿烈正往嘴里塞了一大勺沙拉,听见这话后将筷子“啪”地一放,头挨在边伯贤的肩上做娇羞状:“带我走吧~”模仿的是边伯贤在团综上给金钟大的圣诞礼物。

  不过很快他就笑不出声了:“呃……对不起啊。”看着桌子上沾着的星星点点,朴灿烈的头就这么僵在了边伯贤肩上——他不敢抬头,怕被边伯贤眼里的刀戳死。

  金钟大一边拍掌一边笑得开怀:“灿烈啊!做得好!”张艺兴也侧过身,对朴灿烈严肃地竖出了大拇指。

  “朴、灿、烈……”边伯贤咬牙切齿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好像一盆冰水要掉不掉的悬念感。

  朴灿烈正闭着眼睛高速思考着该怎么蒙混过去,就听到了来自外界的福音:“噢呀,你们怎么都这么快就到了……诶鹿哥!”

  是金珉锡。对方咬着勺子从朴灿烈身后对食堂门口招招手,再绕到桌子另一边挨着都暻秀坐下。朴灿烈喜出望外地直起身,将手举高挥舞道:“鹿晗哥!俊勉哥!这里!”

  鹿晗和金俊勉两个人都端着热腾腾的饭菜,朝着这个方向走来。期间两个人都没有看对方,脸上倒是挂着笑容,然而唇瓣似乎还蠕动了几下,不禁让人觉得有些怪异和僵硬。

  多虑了吧。边伯贤捣碎了红薯,问着坐在了自己对面的鹿晗道:“哥,世勋和韬呢?”

  “哦……还没整完呢。”鹿晗抬眼看了看边伯贤,又低下头,淡淡笑着给鸡蛋剥壳,“没事,先吃饭吧,他们晚点到。”

  “嗯。”边伯贤愈发觉得奇怪,但是成员们现在都在场,问了倒显得是自己疑虑了。他咬了咬勺子,决定待会再问下金俊勉。

  也许是因为待在一起的时间长了,边伯贤内心的想法金俊勉大概也猜测到了几分。他趁着拿饮料的间隙看了一眼鹿晗,鹿晗转了转眸子扫视了一下其他人,和金俊勉对视一眼,不着痕迹地摇摇头。

  朴灿烈却正好捕捉到了这一切。他将手伸进刚刚震动没多久的手机,按开屏幕看了一阵后,又刻意装做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放回了口袋,只是插进口袋的指尖,早已不受控制地沁出冷汗:

  【哥 被那个高层 撞见 发现了】


  金俊勉从会议室出来的时候,鹿晗正对着他靠着墙,单脚踩在漆白的墙壁上,手插着口袋玩着手机。听到声响,他抬起头,立刻关掉游戏收起手机和金俊勉并肩走着,确定走廊没有人后低声道:“到底怎么了?”

  “不知道。那个高层我见过的,平时不怎么露面,但是似乎知情很多,而且……很难懂。”金俊勉紧蹙着眉,经过了楼梯口后忽然懊恼道,“到底怎么回事……只是出去打个电话,怎么就出事了呢!”

  这个场景下就不仅是埋怨了,更多的还是担忧。因为不知道,所谓的“出事”,究竟是出了什么事。

  鹿晗看着金俊勉一幅焦虑的模样,拍拍他的肩,反倒宽慰了起来:“没事的,俊勉。他们自己能解决得好,你就不要总这么操心了。”

  金俊勉稍稍扯出了一个微笑,两人商定了一下决定将事情毫不知情般掩盖过去,之后沉默着走了一阵,又不知是谁先牵开话题插科打诨起来,气氛也像一瞬间没有了忧愁般,表面是风和日丽。

  夏天的燥热缓慢地消散干净,昼逐渐变短,夜逐渐变长。然而冬日亦有暖阳,亦有天光。

  即使人去楼空,余温尚存。

  天将明的时候,不论是星抵御着晨光庇佑着黑夜,还是霞烧灼着夜幕捍卫着白昼。

  那都是守护啊。


  “之前谈了个女朋友?”

  “是。”

  “现在呢?”

  “……分手了。”

  “哦。”男人双手十指相扣放在桌上,他不置可否地挑挑眉,伸出右手食指往门口的方向挑了挑,“那没什么事了。你先走吧,去处理一下。Tao,你留一下。”

  吴世勋正要开口,男人仍旧笑着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当中却是让人不寒而栗的警示。吴世勋知道自己现在也不好说什么,略微担忧又带着一丝丝不敢看黄子韬的眼神,却正好对上黄子韬朝他转过的俊颜。

  他微微侧着脸,眸底有难以掩饰的闪烁,唇边却浅浅地扬起一抹浮沉着戾气与自信的笑容,看上去似乎那样大无畏,所有神色都尽力框定进为了不让吴世勋担心的架势。

  一瞬间,心底最柔软的一块被击中了。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用这种折磨自己的方式。

  明明这也是在折磨我啊,可恶。


  待吴世勋轻轻合上了门,高层才收起了手里假作的文档,轻轻翻起倒扣在桌上的棕色相框,用指尖摩梭着相框的玻璃,笑容慈祥:“Tao。你一定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留下来。”

  黄子韬脑子里闪过无数应答的语句,等到全部组织在口腔里时又硬生生裁成了一句:“……是。”他很明白,在需要自己做问答题之前,不要擅作主张,毕竟枪打出头鸟。

  “我在这个公司待了不多不少,也有六年了。”六年前……08年,决定了韩流在中国大势的那一年,“那一年,中国市场这个大门刚刚掩开一条缝,所有公司表面上都是客客气气地谦让着排队进去,其实,所有人都想把这扇大门一脚踹开。”

  “中国武术,也成为了时下热门。”黄子韬心一紧。他学武术的时候,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孩童,怎会知道有这般涟漪效应?怎会知道自己会因此漂洋过海?

  “呵,你一定不知道,当时他学得有多么刻苦认真。”男人将手中的相框翻了过来,是一个正在做翻身侧踢的男孩子,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的模样,“你一定不知道,他有多想做练习生,多想唱歌,多想……出道。

  “在我拿到第一手消息的时候,我退了他的数学补习,退了他的Locking班,让他专心练习中国武术,和他说其他的都可以进公司后再练。那才08年啊,我本来以为一切都不会有差错的。”男人突然抬起头来,他的眼眶有些红,却不是凶狠的目光,而是分外地孤独:

  “可是我错了。”

  “他看着电视上的你们,他说‘灿烈哥真帅啊’,他看着,你——”男人的食指重重地打了一下照片,本来细微的声音也犹如天崩地裂般狠狠震动黄子韬的心,“你的动作……他做得比你更好,好太多倍。”

  “——但,没用就是没用。不如,都尝试一下失去梦想的滋味吧?”

  黄子韬最后关门前,听到的是男人在背后幽幽的自嘲:“是你要出现在我面前的,我本来就没有打算要对你做什么……是你这种没用的人,自找的。”

  咔哒。

  黄子韬低头反手合上门,玻璃碎屑已经被打扫干净了。再抬眼,墙壁此时也流动着惨淡的白色,孤寂的空白。

  吴世勋不在。也是,他怎么会等待这样无用的自己?

  他一个人,在一片死寂的走廊里,在无尽嘲讽的可怜的白炽灯光下,也忍不住轻嘲起来。

  这样无用的不能守护你的我,不留在我身边的你,一切是否都实属平常?


  经纪人一下从沙发快步走了几步到门口:“怎么回事?”他问着鹿晗,却看着紧紧抱着吴世勋背对着门的黄子韬。

  金俊勉赶忙把黄子韬和吴世勋拉近了室内,才看到从走廊一路散进门口的玻璃碎片:“哥,走廊的灯管爆了……你们没事吧?”后一句明显是对黄子韬和吴世勋说的。

  吴世勋摇摇头,皱着眉离开黄子韬的怀抱,抓着他的手臂上下看了看,又蹲下去帮他拍掉了裤脚上的玻璃碎屑,确认没有划伤后才起身,抬眸看着他,却是什么也说不出口。

  他真想狠狠地骂一回黄子韬,明明都已经走进会议室了,为什么又要出来帮自己挡?可他不问。因为这个为什么,自己早就知道。

  里面却适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就快点进来吧,你们还有行程,很忙的。”

  几个人连忙答应着走进去。一抬眼,吴世勋却一愣。

  ……灿烈哥认识的那位……

  先过去的是鹿晗,因为要处理的事情稍微少一些,剩下的人则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先由经纪人大致问清行程。聊到一半,吴世勋口袋里的震动在偌大的会议室里不轻不重地响了起来。

  吴世勋掏出来一看,之前的备注已经被自己清空了,现在只留下一串数字,但还是很明确对方的来路。

  经纪人也不等他问,招了招手让他出去:“去吧,快点回来。”

  这一层是专用楼层,平时没什么事是没人来的。吴世勋看了看,走到了不远处的一个楼梯间,侧身进去后划开了锁屏:“喂?”

  电话那头凄厉的女声不断地哭诉着,吴世勋听着那些斥责,嘴唇死死地抿着,却在听到什么的时候,不受控制地大喊出声:“够了!”

  那边却不依不饶地像要撕裂一切:“难道不是吗!娱乐头条都爆出来了!你和Tao就是令人作呕的同性恋——!”

  “……你再说多一句,我真的会让你死,你信不信。”吴世勋尽全力克制着浑身的冲动,可他的指尖还是不住地颤抖着,“我很早以前就说过,在一起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我很忙你要分手趁早,你自己好笑地说不在意,到头来,呵。你明白你去爆料也不会有任何绩效,所以,我们都彼此退让一下,好吗?”

  或许是他的语气太过轻柔,一瞬间,电话那头无言以对。于是周围一片不安的沉寂。

  吴世勋闭了眼,将心里最想说的那句话说了出来:“但是,如果你再说黄子韬的什么,事情就绝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好。”

  电话挂断。

  吴世勋神色疲惫地打开通话记录,清空,锁屏的声音突兀地回荡在楼梯口间,同时消防门“吱呀”一声。

  吴世勋被吓了一跳,一转头,看到的是神色复杂的黄子韬:“你们……分手了?”

  “嗯。”吴世勋轻轻笑了笑,走过去想要揽上黄子韬的肩,却一下被甩开。于是他整个人僵在原地。

  黄子韬还是那一幅神情,事实上,连黄子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许是听见了他们分手的消息,也许是听见了吴世勋提及了自己,也许甚至是吴世勋刚才帮自己拍掉玻璃碎屑再抬眼的那一眸,他忽然有种被抽离了世界满是谎言与不真实的感觉:“你还笑得出来?”

  或许他只是想要关心吴世勋,其实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千言万语间他居然选了一句让吴世勋立刻误会的话语:“我怎么?黄子韬,你这样问我,你心疼她?她是你的谁?我刚跟她分手你要去追?”

  “吴世勋你讲话不要这么冲行吗!?”吴世勋每问一个问题,黄子韬就觉得神经抽痛一次。他用力地将吴世勋推在墙上,用手死死按着他的肩膀,看着他的脸吼道。

  “所以我问你我到底怎么了啊!?黄子韬我和我女朋友吵架分手是我错了吗!?她接二连三地逼着我我错了吗!?她骂你我让她闭嘴我错了吗!?我错了吗!?她骂的是你啊……”吴世勋眼眶都红了,双眼布着血丝,他浑身颤抖着看着黄子韬的神色由愤怒变得错愕,他真想笑,一点也不想哭。

  这时,他们却同时听见了最不愿听见的声音——

  男人的皮鞋掷地有力地敲在水泥地上,消防门戏谑地划出尖锐的响声,男人眯眼的神色有着居高临下的可怜色彩:“噢,我只是来抽个烟罢了。不过,你们在说什么?”


  ……


  男人关上了水龙头,从口袋里掏出了纸巾擦干净手,他不会做少年随性的甩手动作:“没有关系的,Chanyeol。找我有事吗?”

  朴灿烈内心纠结了一阵,男人也不着急,九月的秋风清爽地抚着即将枯黄的树叶,一切看上去那般平淡无常。

  最终朴灿烈也只有开口道:“虽然很冒昧……但我请求您不要对Tao和Sehun做些什么,他们并没有闹出什么事,所以……”

  “哦,Sehun这个孩子确实没有什么,我只是发现他分手了,又没有发现他在谈恋爱,理论上说,他没有违约。至于Tao嘛,也不过是做了和你13年做的相同的事情罢了。”

  朴灿烈有些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您怎么……”

  “我很早就知道了。”男人扫了一眼侧面的镜子,忽然轻轻一笑,继续道,“所以你拿了一年的影视通告来换,我也不过让他拿原本的一个武打戏的剧本换罢了。本来成家班打算让他客串15年的贺岁片,跟着始源前辈一起,连剧本都特地为他修改出了一个位置……不过现在,他既然要用掩护吴世勋来换,我也只好成全。”

  朴灿烈低下头,瞳孔微微抖动着。对子韬来说,武打演员……才是他真正的梦想啊。

  事情已成定局,朴灿烈自知再说什么也已是无济于事,现在看来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他正准备鞠躬离去,谁知男人却又适时补多了一句:“不过Tao的事,我看Sehun那孩子是知道的。可是,你为Baekhyun做的呢?”

  “哐当!”铁盆被踹倒的声音突兀地打破寂静。朴灿烈循着声音望去,捕捉到了一抹白色飞速闪过。但是朴灿烈太清楚那个logo,那件衣服,是朴灿烈今年送给边伯贤的限量版练习球服T恤。

  “伯贤!”朴灿烈急急地朝着人影消失的方向急速跑去,他甚至连告别的礼仪也忘记了。

  男人逐渐在树下隐去了笑意。

  这一切,终于要结束了啊。


  吴世勋给朴灿烈发了短信后,又悄悄给金俊勉发了个短信示意自己稍后再回去,一个人悄悄溜进了以前的练习室。

  他走进去,静静地摸索到正中间的位置,滑坐在地板上,一只腿屈起来,单只手臂搭在膝盖上,动作像极了他的出道预告teaser。

  他忽然想起拍摄teaser的那天,他站在那个巨大的钟盘上,有些紧张又茫然地对着还没有像现在这样更加高精尖的摄像头,听见导演对他说:“对着镜头伸出手,慢慢地握紧拳头,就像是要抓住什么一般。”

  吴世勋有些紧张地问道:“只用做这一个动作吗?”

  “对,你只需要做这一个动作就好。

  “因为有时候,只一下,便能让一切崩盘。”

  睁开眼,凝视着镜子对面的自己。

  吴世勋做了个决定。


评论(3)
热度(11)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