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桃色】挡箭牌 C17

【目录:C16 ← 上文/下文 → C18




Chap.17
这世上男人方亦有万种千般。  -Side BY 边伯贤



  大清早的小会议开完后,新闻当事四人跟着经纪人走了,剩下的人分散练习,下午再集合练习,为接下来的仁川表演做准备。

经纪人率先拉开门走了出去。门把手一下被旋转至底,发出刺耳的锈铁与朽木摩擦的“吱呀”一声,门被打开的瞬间外头的热风与房内的空调冷气顽固地对抗。

  跟在身后的金俊勉有些不自在地揉了揉左耳,身后便传来令所有人都猝不及防的一声沉闷的暴动。

  所有人都冲着声响的方向回过头,居然是一只棕黄色的小鸟,一头撞在了窗户上。它的羽毛因重度受力而在窗户上扭曲变形,逐渐没有生机地滑落下去,类似于一个没有能力的人,妄图对抗社会的重重屏障。

  看到这样的场景,一时间,在场的人都不免有些惶然。风俗有别,对这类东西,其实做传媒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避讳。

  经纪人蹙了蹙眉,对练舞的几个人说:“去小的那个练习室吧,下午集合训练时再过来。”说罢,他又开始催促起所有人行动,自己先行一步。

  黄子韬加快了步伐朝门口走去,他现在感觉一点也不好。不仅是因为这诡异的氛围,而且刚才一瞬间心脏一沉,不同寻常的心脏律动仿佛有意识地警醒着什么,让他没由来地神经紧张起来。

  思绪影响行动。黄子韬抬手拉门的动作慢了一拍,准备覆上的瞬间却有另一只微凉的手率先握住了门把,连着他的手一起。

  被冰凉的触碰一刺激,尚在沉思当中的黄子韬着实被吓了一跳,甩开那只手颇为惊吓地回过头:“唔啊!”同时听到了小物体坠地的声音。

  手的主人是吴世勋。他此时维持着被黄子韬推开而侧着身子的姿势,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愣愣地看着黄子韬。

  黄子韬自知是自己反应太大了,他挠了挠头,关切地凑近了吴世勋一些,拉过他的手看了看:“你没事吧?”

  吴世勋手腕稍稍有些硬物碾压过骨头的不适感,不过这不是什么事。他摇摇头,回过头去,看到自己的手链摔在了不远处的木地板上。

  这串手链橡皮筋挺紧的,怎么一甩就掉了呢?

  他对这种怪象皱皱眉,正打算过去捡,却另有其人先一步将那串木珠捡了起来。

  边伯贤捡起了手链,笑意却是对着黄子韬:“Tao呀,你怎么这么胆小啊。”

  一旁正准备跟他一起去练歌房的金钟大揽上肩,补刀的好事自然少不了他这个团长:“别这么说我们Tao,只是一不小心就被世勋给帅到了嘛,怎么可能怕小鸟呢?我们Tao只怕鬼和虫子嘛,是吧?”没正经的话又引得一室人无奈地看着这个总爱装帅却笑料百出的M队忙内。

  “呀,不许笑啊你们!”黄子韬气急败坏地瞪着一群人,鉴于这种情况又不敢正面迎上俩比格line的攻势,惟有对着剩下的人“威胁”道。

  转头却发现身旁的吴世勋也捂着嘴偷笑着:“小子,还不是你吓我!你还笑!之前去鬼屋要不是我带着你,你一个人不被吓死?”黄子韬已经彻底将记忆里的黑历史洗掉了,一条心认定自己还是威武雄壮的ABstyle浪漫功夫熊猫。

  “Tao啊,哥记得吓到哭的人是你吧?”金俊勉一想到之前黄子韬居然在节目上一点面子也不给地开玩笑就生气,抓住机会毫不留情地打击。

  “……呀哥~”黄子韬沉默了一阵,彻底没辙了,于是转而讨好地笑着,开始撒娇。

  吴世勋嫌恶地用手拍了一下他的手臂:“得了得了,别吓我们。”其实是连他都嫌丢脸,看不下去了才出手阻止。

  黄子韬正准备回话,外边经纪人从门口探进了头:“呀你们几个还在闹什么?快点!”

  “知道了。”“Nei!”“走啦走啦。”一窝人立刻开启演技课模式,三三两两地拥出练习室的门,分道扬镳。


  没走几步,边伯贤忽然意识到自己手里还攥着吴世勋的手链,回头正打算喊住吴世勋:“诶!世……”正好看到黄子韬和吴世勋互相搂着腰嘀咕的模样,他有些好笑地想了想,还是不要打扰人家谈恋爱的好啊。

  这时的想法却一瞬间跑偏了十万八千里。

  或许在其他人眼里……自己和朴灿烈的打闹,也像这般暧昧不明?

  那么,不打算拒绝的自己的这份心情,又是什么呢?


  朴灿烈走在队伍的最后,就在边伯贤的斜后方。在对方停下脚步的时候,他看着对方的动作,内心暗暗揣测着。

  大概是要把东西还给世勋吧?稍微等一下他好了。

  这样想着,朴灿烈放慢了脚步,于是和自己并肩的金珉锡没有想法的继续往前走了几步,才发现弟弟落后了一些,又回头疑惑道:“灿烈?不走吗?”

  “啊啊,没有。”朴灿烈快步走了两步,回头看着边伯贤还站在原地,就又回头,声音小了一些对金珉锡说,“哥,我去叫下伯贤。”

  金珉锡一脸奇怪:“你在这边叫他不就好了吗。”他身子稍微侧了侧,右手放在嘴边做了个呼喊的姿势,“伯贤呀——去练习啦。”

  “诶……诶!来啦!”边伯贤转头,就看见站在原地等他的金珉锡的朴灿烈。朴灿烈一开始的表情有些呆愣,又在看到边伯贤的时候咧着嘴笑了笑。他的目光一直追随着边伯贤,直到边伯贤站在他面前。

  金珉锡拍了拍松垮的裤子,从四个口袋里找到了自己的手机,一边掏出来玩一边问道:“伯贤你刚刚怎么站在那里了?漏了东西?”

  “啊没有啊……啊也是吧。世勋的手链忘记还他了,怕他待会找。”边伯贤挠挠头,冲金珉锡晃了晃手里的木珠串。

  “呀,我以为是什么呢,你发个短信给他不就好了呗。”金珉锡摇摇头,自觉打开短信给吴世勋发消息,还很鄙视看了一眼和自己并肩的两个弟弟,“你们怎么都这么别扭啊。”

  边伯贤因为刚才在发愣的缘故也不好反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因为一个“都”字而疑惑地看向朴灿烈。

  莫名其妙又被揪出来说了一次的朴灿烈斜着嘴角双手插兜,表示自己对这个观点持反对态度:“哥,你确定我也被划在别扭的范围?伯贤可以理解,但我可是'gentleman'啊。”

  “灿烈啊,人变成绅士只需要一小步,可是你变成人……还有一大步诶。”边伯贤抬起头笑着看他,末了还特别轻浮地在苹果肌旁比了个V字,“gappsong……呀呀呀嘤!”还没嘲笑完朴灿烈,边伯贤就知道了什么叫做乐极生悲。

  朴灿烈太清楚对方的个性,早就想到边伯贤肯定会不依不饶地说些什么欠揍的话。等边伯贤话音刚落,他立刻就用手臂箍住边伯贤的脖子,不停地往对方的耳朵和脖子轰炸着低音炮,一字一句道:“绅、士、的、别、称、是、变、态。”

  “啊啊啊知道了知道了……灿烈不要啊我错了……拜托了不要吹气了好痒啊!哥!珉锡哥!呀救救我啊不要走好痒呜呜……”边伯贤以半开玩笑的语气不停求饶着,但他是真的很认真地在乞求朴灿烈放过他啊。

  湿热暧昧的呼吸,染上飞扬跋扈的红晕。

  是多普勒效应里无限接近的红色效应吗?

  还是说,不要用那么冗杂的说法,毕竟我们都拐弯抹角了太久。

  还是说,仅仅是因为你的靠近,我却心律不齐?


  黄子韬悄悄将吴世勋拉在队伍最后边,环上吴世勋的腰,凑在吴世勋耳畔压低声音道:“吴世勋,你刚刚说谁吓谁了?嗯?”

  吴世勋不知是因为怕痒还是被对方语气里的不怀好意吓得浑身一震,他缩了缩脑袋,正打算躲开,却发现腰被对方的手臂扣住,于是整个人都被他控制住了。自知没办法反抗的吴世勋很果断地换了战术:装傻。

  他微微低了头,咧着嘴将眉眼笑得弯弯:“耶嘿,没有啊,我说了什么吗,我怎么不知道?”

  黄子韬才不理吴世勋试图蒙混过关的心理,张嘴就咬了一下吴世勋的耳朵。

  “啊啊啊疼!呜!”吴世勋被疼得立刻弯下腰,反射性地想把自己缩成一团。他左手揉着自己的耳朵,右手因为毫无形象的大喊倍感丢脸地捂住了嘴,只是还因为耳朵神经传来的阵阵疼痛不停抽气着,雾气稍稍布在眼眸里。

  这个瞬间,他忽然想起他陪黄子韬去打的一次耳洞。黄子韬没事就喜欢往耳朵上钉钉,还号称是“黑道学长”的美学——“我看你是地痞一个,还自带武术。”记得吴世勋当时是这么回他的。

  刚打没多久就因为一次发炎合上了,黄子韬郁闷了好几天,决定放弃耳垂,改往耳骨上打一个。

  耳垂最多也就是被蚂蚁咬了一下的痛感,但耳骨不同。因为不能后悔,所以痛感也特别真挚——“你大概想象一下有人拿着一个锤子敲碎了你耳朵的软骨你就知道什么感觉了。”打完耳洞回宿舍的夕阳路上,两人并肩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橘红的晚霞烧在黄子韬通红的耳廓上,黄子韬是这么回答吴世勋的。

  吴世勋不舒服地缩了缩脖子,决定还是跟随K队大流坚决不打耳洞。

  然而,他也没有再见过黄子韬在那个位置戴耳钉。偶尔他想起这件事会心血来潮的观察几下,却发现那个位置永远是空荡荡的,仿佛那个耳洞一直都没有出现过,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他竟一瞬间难以置信地失落了起来。带着丝丝疼痛的,没由来地从心脏传来的空落感。


  黄子韬见吴世勋一直捏着耳朵发愣,下意识握了握吴世勋的手腕,才想起什么似的问道:“你那串手链呢?”

  “啊。”吴世勋回过神抬起头,恍然大悟般看向黄子韬,“对诶,还在伯贤哥那里。”他回头打算张望,却正好看到朴灿烈和边伯贤打闹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

  黄子韬无语地看着他:“丢三落四的。”说罢,他掏出手机,“我打个电话过去好了,叫他下午记得拿给你。”

  “不用了,我自己来。”吴世勋还没有要黄子韬这么无微不至,他拿出自己的手机,看到了一条新信息,“咦?喔,珉锡哥发短信给我说伯贤说下午把手链给我。”

  黄子韬将放在吴世勋腰上的手抬起来揉了揉他的脑袋,又顺势搭在对方肩上:“又不叫哥了。”他抬眼看了看前面三个人,不过鹿晗和金俊勉聊得正开心,经纪人哥在打着电话。

  “呀,都习惯了。”吴世勋呶呶嘴,搂过黄子韬并肩走向会议室。


  才刚刚踏进会议室的地毯上半步,吴世勋身后就响起了噼里啪啦的炸裂声,同时他感到了身后光线的一暗。

  紧接着,他被死死地拉进了一个怀抱,他错愕地瞪大眼睛低着头,看到有碎片落到了脚边,还有些飞溅上了另一个人的裤脚。

  离得最近的鹿晗急忙扭头一看:“怎么回事!?哥!走廊门口的灯管爆了!”




————————————————————
还有C18的tbc.
最后一句我出戏了 对不起
这章写的好傻 我果然不适合写这个style的 你们凑合着看吧……

评论
热度(6)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