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城堡】少年病



150326/珉锡生贺

You will be fine & better.♥

【Mirror_EYE】
 



 
0
 他本以为一切都会如同这般在平凡又不起眼的汹涌人潮中庸碌地踱步下去。
 与他人稍显不同的世界观,会因为凌晨的星星傻兮兮地仰躺在屋顶上乘风而眠,抱膝坐在海边期盼着浪拍礁石上人鱼公主的出现,欣喜着蛋糕店的红色纸袋并在内心暗暗许诺着再多吃两日的摩卡蛋糕,配上一大勺蓝莓果酱坐在窗边晒着日光,眯着眼两颊塞满了食物的模样像极了一只无声却不失活力的俏皮的小松鼠。
 看久了是有些怪胎的行径。
 却也接受了店主仿佛另有企图的推荐,粉红色纸杯的国王蛋糕权当作大英帝国奇异的黑暗料理,柜台赌气的小情侣鲜活得让人生不起气,他慌里慌张地因为过分美好的笑颜羞红了耳根,头一次鬼使神差地没有将蛋糕倚着阳光解决而是带回了家。
 作为他二十五岁,崭新人生的开端。
 
 “你为什么不把蛋糕吃掉?”
 “我在等你。”
 
1
 金珉锡来到这个风情万种的国度时正值严寒的冬季。
 淅淅沥沥的大雨没完没了地冲刷着水泥地,天要再冷些的话便会堆出一大摊并非纯净的灰白色积雪,混杂着黄叶与枯枝,在阴沉沉的雾霭灰霾中瑟瑟发抖着。
 与此陡然相反的是井然有序的十字街道,有线电车像一个被横放了的巨大红色邮筒,拉上卷帘门的咖啡厅早就布造了白色油漆报纸架与装点了五颜六色的国花鸢尾的镂空塑胶花盆;棕黑杉木制成的玻璃橱柜陈列着各式各样的西点,从淋满草莓炼奶的烤甜甜圈,到堆满鲜果奶油的招牌松饼。
 很抱歉的是,店主是一位韩裔而并非地道正宗的英国人;当然,这更庆幸。
 “至少我不会往土豆里下芥末腰豆、吐司里放紫苏炸酱。”店主将那块粉红色纸杯包着的国王蛋糕小心翼翼地夹出来放进打包盒内,厚厚的爱心唇吐出的柔和嗓音早早唤醒了清晨的伯明翰。
 他热情有礼地叠两叠封好纸袋,笑着的时候不着痕迹地拍开了准备圈上自己腰间的手:“请到这边结账。”
 似乎还没睡醒的小收银员嘟了嘟嘴,揉了把眼睛低低道:“1288欧元。”
 “说什么呢,12块88便士。”都暻秀肘击了一下金钟仁,又不好意思地对一脸震惊的金珉锡笑道,“在国外能遇到和我还有这位,收银员,同一国家的人也是巧合,12便士就好,算是新年祝福了。”
 “男朋友。”金钟仁忽然清晰耿直地补充道,愣是将金珉锡手中的硬币吓得掉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后撞在了门槛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柜台上的小情侣相互打闹起来,金珉锡快步走到门前想要捡起硬币,磨砂的玻璃门此时映出了一个黑影,推开门,一双骨节分明的手率先拾起了那枚意外掉落的小小铜币。
 金珉锡愣愣地抬起头,逆着门口灯光的男子一脸侬软的笑意:
 “你好。”
 
 草草地结了帐后,金珉锡便急匆匆地抱着红色纸袋冲出了蛋糕店。
 一定是因为今天下了雨,所以才没必要待在店里吧。金珉锡坐在暖气炉前捧着姜茶喝着,另一手抓起国王蛋糕一咬——
 嗯?硬的?
 金珉锡赶忙咬开蛋糕,放下手中的杯子,将里头的东西拿了出来。
 那是一个玩偶:下撇的八字眉,宽细的外双,狭长半眯的笑颜与上勾的唇角,眉眼倒确实与今天见着的男子有几分相似。
 金珉锡侧躺在地板上握着玩偶愣了好一阵子,忽然捂着脸蹬起腿来。
 怎么会有笑起来这么温暖的人啊!
 只有唐突一眼,说不上多么喜欢,然而印象颇深。
 
 明明已经二十五岁了,却还患者少年病。
 相信一见钟情,期待命中注定。
 却也有自己的打拼,遇到机会好好把握,充满干劲不失风度。
 如果命运是现在,那就好好品尝吧。
 
2
 连续了几天的阴雨终于有了几丝放晴的迹象。
 倚着太阳晒得饱饱的味道,金珉锡带着忐忑与期待的心情,又一次推开了早晨蛋糕店的散着淀粉与提炼牛乳香气的玻璃门。
 店主还是记得他的,不仅记得自己,还记得自己的点单嗜好;不仅记得自己的点单嗜好,还记得搭配上一小碟蓝莓山药与自己推荐过的松鼠拉花。
 金珉锡赞不绝口地用随身带着的微单连拍了许多照片,直至焦糖已有了明显的融化迹象,才依依不舍小心翼翼地啜上一口:“呀,你们这里的咖啡师真棒啊。”
 “也没有啦,一个朋友过来做学徒的。不过他的手艺真的是很厉害。”都暻秀说着,喊了不远处正在收拾桌子的收银员道,“钟仁呐,叫……钟大哥出来一下。”
 金钟仁一手端着盘子一手拿着毛巾直起腰,视线往声源处投置了两三秒,似乎是看清后忽然斜了一下嘴角,悠哉游哉地走回厨房,意味不明。
 金珉锡心里一紧,某种异样的预感忽然闪现。
 “来啦。”清亮的嗓音很有辨认力,金珉锡后背一僵,愣是不敢回过头去。
 心想事成什么的,是把自己二十五年来的勤勤恳恳全都兑换成了幸运值加满吗?
 
 没有过多久,都暻秀便推说着结账离开了座位,留下两个人靠窗而坐面面相觑——好吧,实话说来不自在的似乎也只有金珉锡。
 已经交换过名字和联系方式的金钟大自然而然地牵开了话题:“今天有什么打算吗?”
 “啊……”打算来偶遇你,“查点资料,然后看看电影。”金珉锡当然不会只是期待着命运的奇迹,毕竟一旦选择了命运的话,多余的事情一件也不会有,他才不想就此虚度光阴。
 顺着话头也就有了更好的展开:“要查什么?”
 “昨天吃的蛋糕里有一个玩偶,好像是叫国王蛋糕吧——有些好奇呢。”
 “是怎样的玩偶呢?”
 “诶?”金珉锡一愣,看着对方毫不掩饰着望向自己的直勾勾的眼眸,莫名被他眼中的固执与期盼蛊惑,下意识袒露内心,“是个很好看的玩偶……和你一样。”
 说完才意识到自己的语句藏了多大的歧义,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般连忙开口道:“我不是……”话到一半又忽然噤声,因为他觉得,自己也没有说错什么。
 “咳……那个,是英国人过新年时都会吃的蛋糕,如果你吃到了藏着玩偶的那块,新的一年就会有好运。”金钟大在日光下淡淡笑开,很难不发现他红红的耳廓。
 算了,将错就错吧。金珉锡因着自己的发现,掩饰着笑意喝了一口卡布奇诺。
 不是挺好的嘛。
 
3
 明明是自己提议着要看电影的,最后却是自己先撑不住困意迷迷糊糊地昏睡了过去。
 直到耳机里电影片尾曲的音乐逐渐减弱了,他才仿佛被点醒般猛地坐起身,揉揉压得酸疼的太阳穴,张大嘴毫无顾忌地伸了个懒腰,这才茫然地打量起四周——
 金钟大!?
 对方揉捏着自己方才枕过的肩头,眼眸却直直地看向自己,盛了满满笑意:“看你睡得这么好看,没忍心叫醒你。”
 金珉锡脸上一红,撇开眼收好了电脑:“你是意大利国籍吗……”
 “什么?”
 “没有。”金珉锡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妄下结论好了,“你是在英国定居吗?”
 “大概是的。”金钟大梳好一撮翘出来的卷发,“那要看他。”
 “嗯?哦……我明白。”金珉锡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对方十有八九是陪着心爱的人一起到了英国打拼吧。真令人羡慕呀。
 而金钟大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转而问道:“那哥呢?哥是来做什么的?”金珉锡比金钟大年纪上老了两岁,所以对方看上去分外享受这个季节而自己则是瑟瑟发抖一身狼狈。
 是一个很失败的人呢。
 金珉锡耸耸肩,似乎是想要表达自己的无所谓般:“我失恋了,来散心的。”
 
 这样的我,站在二十五岁的人生路口。
 顶着社会压力以为能和前男友长相厮守,终是敌不过时过境迁的现实残酷。孩子一般的赌气分手是看准了没有复合的可能——“你愿意为了我留在韩国吗?”“你愿意为了我回中国吗?”
 针锋相对的行程便进行得一目了然。明明怕冷却非要趁大冬天跑来这个阴沉灰蒙看不出人情味的工业城市,只因他嘲笑你的怕冷又温暖过你的体温;点了数次早晨的空腹冰蓝山,毕竟你实在想不出有什么能比冰美式更苦更伤胃的咖啡。
 你终于不用再在意他是否怕高,一个人坐在租的屋顶上对着陌生国度的漫天星辰发愣,许下的愿望也是尽快离开他的生活走向新的人生;你不再烦心于他的沉寂你的好动,一个人做背包客走到很远很漂亮的海边,看他不再和你一起看的海,等他不再陪你等待的美人鱼。
 总会有损人不利己的庸人自扰。
 但……
 
 “那,我陪你吧。”
 金珉锡惊愕地抬头,金钟大正撑过头笑着看他,声音仿佛糅合了数亿年的光耀,显得温暖清亮:“我说,我陪你。”
 你蓦然想起星空下虔诚合掌许过的愿望——
 [ 终有一天,我会遇到更好的人。 ]
 
4
 游乐园。
 金珉锡没有想到,金钟大带他来散心的地方,不是有着大片温带落叶阔叶林的无名小镇,也不是宽谷尖峰的冰川峡湾,而是坐落伯明翰山间最大的游乐园。
 金钟大帮他整理了一下绒线帽:“散心嘛,能够开心不就行了。”
 金珉锡点点头,感受他的指尖,轻轻抚摸过自己的额头。
 
 一人手里拿着一杯咖啡走过寂寂的游乐园,都是金珉锡最爱的热热的卡布奇诺。
 在入园长廊的自助咖啡机面前,金珉锡问道:“你喜欢喝什么?”
 “冰美式。”金钟大伸出手,却按下了热卡布奇诺的按钮。他将一杯先接好的递过去,轻声叮嘱道:“小心烫。”看着金珉锡一脸犹豫又不打算刨根问底的纠结模样,金钟大喝了一口咖啡,声音亦被雾气烘得暖暖的:“说了是来陪你的,当然什么都以你为中心啦。”
 “哇,受宠若惊啊。”金珉锡看似淡淡地移开了脸,嘴角却噙着藏不住的笑意。
 
 一路上闲谈着也玩了好几个项目,路过鬼屋时,金钟大偏头问道:“你怕这个吗?”
 金珉锡笑笑:“去玩吧。”
 如果现在在拍的是一个综艺节目的话,PD大概会以为自己变成了偶像剧导演吧。
 这个鬼屋属于比较旧的项目,因此里面的设施都是机械的。为了配合诡异的气氛,两个人倒是一路无言,只是在听到前头有失声的惊叫时,才不禁相视一笑。
 一路相安无事。只是到了结尾的回廊时,金珉锡一个拐弯,就被一个连着监狱门一起扑出来的鬼魂吓了一跳:“噢呀,吓死我了。”然而语气实在太过敷衍,一点儿被吓到的感觉都没有,倒反而有些故作的浮夸与肤浅,根本看不出他被吓到的心。
 金钟大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安慰,顺势也就搂住了人儿:“没事啦。我都不相信这些的。”
 金珉锡没有说话,害羞了也没有挣脱。
 一如期许,金钟大的手再也没有放开。
 
5
 新年的气息渐渐走远的时候,金珉锡往日历上画的红叉也到了最后一个。
 检查好航班后关上电脑塞进行李箱,他按开手机屏幕,仍旧没有任何新消息提示。
 隔了好一会儿才听见一声沉重的叹息,更像是备受伤害后野兽的呜咽。
 
 最后一次的见面是在三天前,此前金珉锡临时接到总部传来的文件,硬是在休息日里挤了好几日和当地的客户谈定了合同——为了双倍的加薪。
 待他在火车硬座上疲惫地颠簸时,才忽然记起与金钟大还有一个一拖再拖却信誓旦旦的约定——无论如何,一定要去那个之前没能去成的能看到环山景观的摩天轮里坐上一圈。
 而莫名带了些许意味的是,天又下起了雨。
 不同于初来的日子里带着逐客情感的利刃般的凛风寒雨,今日铺天盖地的雨丝像是漫画中线条细腻的流星雨,柔和、均匀地倾泻而下,仿佛舍不得打碎这轻易的离别般小心翼翼。
 金珉锡是相信一见钟情的,这个很早就说过。
 所以喜欢上金钟大这件事,不能算得上是唐突吧?
 金珉锡不知道,因为金钟大已经来了。就在他的眼前,所以没有想法再去思考任何事情了。
 把握当下吧。
 
 隔着玻璃窗看雨点奋不顾身地撞击在窗户上,金珉锡用指尖点着它们小小的身体,旋即被金钟大唤回了思绪:“珉锡。”
 “嗯?”意识到对方不再用敬语的时候,他的心律开始有些不齐。
 “你有听过这样的传说吗?”摩天轮距离顶点已经很近很近,“如果和心爱的人在摩天轮的顶端接吻,就会幸福一辈子。”
 金珉锡不需要回答他,因为金钟大已然俯下身,在他额上落下轻柔一吻。
 摩天轮往下降落的时候,金珉锡被拥住的瞬间,听到了自己最不愿意听见的问题:“珉锡,你愿意为了我留在伯明翰吗?”
 
 金珉锡拖着行李箱去到了蛋糕店与小情侣告别。
 两个人脸上似乎都没什么惋惜之情,甚至还有了一丝喜悦,仿佛他刚中了一个店内的大奖,或是受了上帝的殊荣。
 他们相互拥别。临走前,都暻秀将一个红色纸袋塞进他的怀里:“去机场后吃吧,不要饿着了。”
 “你一定会幸福的,珉锡哥。”
 
 在机场大厅的休息站里,金珉锡点了一杯已经很久不再触碰的冰美式。
 来来往往的金发碧眼美人吃着中国制造的能量棒,店主冷冰冰地擦拭着柜台上留下的泡面印痕,旁边戴黑框墨镜的男人玩着手机仿佛在等心爱的人。
 粉红色纸杯的国王蛋糕静静地摆在桌子上,他没有动,只是定定地盯着。
 是怎样的奇迹才会有如此浪漫又不真实的一场相遇呢?
 金珉锡将那个酷似金钟大的玩偶从怀中拿出来,放在掌心仔细端详着。
 是你给我带来的好运吗?是因为你是幸运和福气的象征,所以我才拥有了他吗?
 ——不,不是这样的。
 他猛然明晰,天意是偶然,而自己掌控着必然。
 ——他想说,不管在哪里,‘我想和你在一起’。
 一口饮尽剩下的咖啡,金珉锡潇洒地撕掉口袋里公司为他包办的头等舱机票,急匆匆地想要冲出机场大厅,却一把被身旁的人拉住。
 金珉锡焦躁地一回头,整个人都因震惊怔在了原地。
 戴着黑色方框墨镜的男子摘掉眼镜,狭长的双眸弯得好看:
 “你为什么不吃掉蛋糕?”
 
 良久。
 金珉锡伸手抓过差点被遗漏的国王蛋糕,这次他吸取了教训,缓缓地咬了一小口。
 他拿出那个有着单眼皮丹凤眼、和自己眉眼相似的包子脸玩偶,用它轻轻吻了吻另一个玩偶的脸颊:
 “我在等你。”
 
 
#Kaisoo
 某一天,一个猫唇男子冲进我们店里,将我们一直没能学会的国王蛋糕的教程教给我们,又拿出了另一个完成品,说:“待会如果有位单眼皮丹凤眼包子脸的男士来了,麻烦一定要让他买下这个,送也行。我在等他,谢谢。”说罢,他又迅速地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里。奇迹的是,所有的一切都如同他说的那般顺利进行着。是天使吧?
 
#金钟大
 我看着那个少年沉睡在一片静谧星汉之下。
 我在他的周围撑开温暖的光屏,令他不再孤单寒冷。
 我收到你的愿望。
 我来给予你幸福。
 
 
END.
ChAGiYuu

评论(1)
热度(32)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