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灿白】灿白文接龙#黑化梗(真的不了

 @Aeci. 对不起我把一篇黑化梗活生生写成了欢脱……不要打我好吗(

我自己还蛮喜欢这个后续的!?

【前两章地址→

已END 阅读愉快v.




#


  毫无悬念地落下一个轻柔的吻。仅仅只是贴着,边伯贤却被这样的温度灼烫得动容。

  吻他的男子却是无可奈何且愤愤不平地迅速撤离,明显地,这个吻确实是带了些许赌气性质。


  还想再加缠绵的边伯贤睁开眼皱眉,表达着自己的不满,一把扯过朴灿烈的衣领,作势又要更加热烈地吻上去。


  他才不去管其他的事情,他只要有朴灿烈就好了。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对一个不过相处一回的邻居如此不理智。但他好像等待得太久,久到他根本失去记忆,久到他完全无法克制。


  而朴灿烈却用前臂挡住了他的手臂内侧,双手压着他的肩将他按回了沙发沙发上,狂躁地啃咬上去。湿热的吐息纠缠着彼此的唇舌,谁也不甘示弱,都在用酥麻的疼痛追求与伤害着对方。


  朴灿烈狠狠地咬了一下边伯贤的下唇,边伯贤吃痛着却不肯放开,扯过朴灿烈的头发又往自己的方向带去。朴灿烈似乎是被这个动作惹怒了,他右手握住边伯贤扯着他头发的纤细手腕,左手捏着他的下巴硬生生扯开了两个人的距离。

  他压抑着怒气低吼道:“边伯贤,你看着我!”

  边伯贤睁开眼看着他,撇撇嘴,眸底满满了然与委屈的雾气。

  朴灿烈一怔,心跳被震慑得支离破碎,连动作也难免小心翼翼起来。他微不可闻地轻叹一声,懊恼地松开边伯贤的下巴,转而轻轻掐了掐人儿的脸蛋,蹙眉呢喃道:


  “就为了这个吻,你愿意放弃一整座城市么?”


  “什……!”边伯贤被点中主题,惊慌得像尾巴被点燃了的猫咪般蜷缩着手指跳了起来,朴灿烈却一瞬间在眼前消失了。

  如果说方才的房间不过是昏暗,那么眼前倒的的确确是黑暗了。

  白色的墙壁被黑色胶漆状的怪物渐渐吞噬,原本好好的居家住宅一瞬间只剩下无边无际的黑色幻境,还泛着条带状的隐隐红光。

  边伯贤痛苦地闭上眼。这太过熟悉的一切都在提醒着他,不能逃避。

  为什么啊。


  来不及思考,一团黑色的面团状物体迅速地朝他袭击过来,接近的同时缓缓张开了比身体足足大出五倍的血口——

  边伯贤本能地将右手向前一打,一道白光划去,硬是从扁桃体处将怪物的身体撕裂成两半。

  能力……也恢复了么。

  边伯贤咂咂嘴,舌头从右边的智齿滑到左边的虎牙,终于回忆起先前楼上邻居家小女儿送来的烤饼干。

  果然,就说怎么会无缘无故在一个毫无意义的日子里送礼过来。边伯贤知道,三界的禁药之一,就是能够恢复魔力的某样食物。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撞上了这样的运气。

  这样糟糕的运气。

  好不容易终于成了和你一样的人类呐,朴灿烈。


  感受到了第二波魔物的逼近,边伯贤站定在原地没有动。

  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瞬间却化成灰烬般消散。

  他在晕眩的时候看见了大片的黑色迅速褪去,空间重新偏转整合成方才朴灿烈的家的模样。他被拥在了一个巨大的怀抱里,头顶传来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你怎么不躲!”

  边伯贤也愤怒了,他挣扎着转身推开朴灿烈,瞪着他大吼道:“不躲怎么了!我好不容易为你变成了人类为什么又让我做回守护神你要我怎么和你……”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对面忽然勾唇的朴灿烈,“在一起”三个字硬生生噎在喉咙。


  朴灿烈挑眉笑道:“怎么就不能在一起了?嗯?”

  红发下,红色的恶魔角逗弄般抖了抖。



#


  边伯贤在飞过那条小巷时敏锐地感受到了一道锐利的目光。

  偏头望去,果不其然有一个拿着红色喷漆的少年,直愣愣地看着他。

  本来边伯贤作为城市守护神,是不会被普通人类看见的。不过眼前的男孩子的灵魂干净澄澈,是少见的轻,这种在三界浮游的体质,确实为偶遇打下了契机。

  善良的孩子呢。

  边伯贤鬼使神差地放弃了清除他的记忆,抖抖翅膀,冲朴灿烈微微一笑,又缓缓飞离了原地。

  殊不知在朴灿烈的心里留下了这样的语句:

  终于明白,为什么世界上第一位最浪漫的人,要将心爱的人比作神明。


  很快便有了第二次照面。

  朴灿烈一边倚着墙玩手机,一边等待着扶手梯的手扶带出现自己昨晚的翅膀涂鸦,内心暗暗后悔着昨日的一时冲动。

  他知道自己和普通人是不太一样的,也不是第一次见着旁人见不了的东西。

  但他是第一次见这么漂亮的天使。

  于是鬼迷心窍地在下了末班车坐扶手梯回家的过程中,咬了咬下唇,最终躲躲藏藏地从口袋里掏出了马克笔,将脑中为天使设计的logo涂了上去。

  涂完后才恍然意识起自己最近刚刚接了政府人员的工作要为新建的公园做涂鸦墙。

  他看着自己附在logo旁的专属名字,愣住了。

  便有了现在扶着扶手,用沾了溶漆剂的手套不停试图磨掉涂鸦的情景……磨不掉!?

  朴灿烈摸了一把指尖,发现上边干干的,完全没有一点儿溶液的触感。这回才是真真正正地愣住了。

  这个地铁口的扶手梯是单向的,他总不可能在做完了不停地摩擦扶手梯这样奇怪的动作后又跑下楼梯重新再坐一次扶手梯。

  天要亡我!


  眼看着就要到尽头了,朴灿烈做着无用功不停地擦着扶手梯,眨着眼睛焦虑地不知如何是好,忽然耳畔划过一阵暖风:“在干什么?要弄掉什么吗?要不我帮你吧~”

  “诶?啊,不用……”朴灿烈反应过来是谁的到来,身体都僵直了。而对方却是毫无想法地拉开他的手,在看到logo时一愣,停顿了几秒后才回了神急急忙忙消掉了涂鸦。

  抓了抓头发,朴灿烈冲着边伯贤咧嘴:“谢谢你啊。”

  “嗯,不用。”边伯贤说完,又抖抖翅膀,离开了。只是比起上次的沉稳,这回的天使,似乎是不知所措地落荒而逃呢。

  还是……很漂亮啊。


  我是真的喜欢上这个人类了啊。

  边伯贤晃着腿坐在树杈上,看着在凌晨三点的工地强灯下推着水泥车的朴灿烈,黑色背心和颈上的白色毛巾被汗水浸湿,一副勤勤恳恳的模样,却也在工友不注意的地方,悄悄转过头冲边伯贤咧嘴一笑。

  生活所迫,朴灿烈一天可以打好几份工。白日的咖啡厅,夜间的酒吧驻唱或者偶尔的短期工程苦力,他似乎对此没有太大抱怨,积极乐观的心态比更加靠近太阳的边伯贤来得阳光。

  边伯贤冲他笑着招招手,在朴灿烈心满意足地继续勤奋工作后,渐渐褪去了脸上的笑意。

  该怎么办呢。三界有别啊。



#


  某日朴灿烈醒来时发现床的另一侧空空如也,除缺一张简简单单的、带了天堂鸟香气的卡片:

  “等我 伯贤”

  他当即风风火火地要冲出家门,睡衣没换下,拖鞋也穿反了。

  还没开门就被一个穿墙而来的不速之客挡住了去路。

  “呀,迎接本王也不许如此着急吧。”眼前的这位和边伯贤的气息截然相反,如果说边伯贤代表的颜色是白色,那么这个“本王”则一定是妖冶的红色。

  朴灿烈退后一步,不动声色地朝茶几上的水果刀移动过去,警惕道:“你是谁。”

  “诶,拿刀就免了,三界里论补刀技巧,我金钟大要是说了二,还真没人敢说一。”男子放肆地勾了勾唇角,也许本来他的唇角就是上扬的,“说正事吧。你知道伯贤为什么要离开么?”

  “……”朴灿烈不说话。

  “他为了你,去天使长那恳求不做守护神了,要做人类。天使长没答应,他就自己折了自己的翅膀,逃回了这座城市里。”金钟大皱眉,“如果是在天使长那摘掉翅膀的话,最多就是愈合伤口时有些痒罢了。但现在他这一折,痛楚大概就是你们人类骨折后再被火烧上一次。”

  “什么!?”朴灿烈一把钳住了金钟大的肩膀,焦虑地吼道,“他在哪里!?”

  金钟大翻一个白眼,轻松地拍掉朴灿烈的手:“我怎么知道。”看着朴灿烈一副状态外的慌张迷茫,金钟大撇撇嘴,继续道,“不过有一个方法,你既能找到他,又能救他。”

  “你倒是说。”

  “和我交换灵魂,成为恶魔。”


  两个刚见面不到一个小时的大男人浑身赤裸地面对面坐进浴缸里,很难不尴尬。

  朴灿烈接过金钟大递过来的一小管粉红色液体,不放心地再问了一遍:“也就是说,我和你交换灵魂成为恶魔后,我就能够循着气息找到伯贤,然后你自有安排、让他吃下那袋饼干?”

  “对。谁让只有你沾染了他的气息。”金钟大扭开盖子,踹了踹朴灿烈示意他也扭开,“说起来,那对伯贤的灵力也消耗很大。”

  “……我们就非要这个样子交换灵魂吗。”朴灿烈避开了这个话题,又跳进另一个更加尴尬的话题。

  金钟大不耐烦了,手指控制着朴灿烈那一管液体,强制打开了朴灿烈的嘴将药灌了进去:“你以为我很想和一个完全不认识的男人对着面坐在浴缸里泡鸳鸯浴吗?要不是你灵魂轻禁得起交换还有求于我我干嘛找你?所以我们能速战速决了吗?”

  他说得对,论补刀技巧,真没人比得过他。朴灿烈喝着苹果汁一般的液体,空洞地想道。


  交换灵魂真的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金钟大喘着粗气问对面的朴灿烈:“喂……你……还撑得住……吗……”

  “没事……!我还能……撑……”朴灿烈咬紧牙关,死死地抓住了浴缸的边缘,嘴唇都发白了。

  金钟大长吁一口气,突然愤愤不平地抡起手边的花洒直接敲到了朴灿烈脑袋上,说话都变得利索了起来:“谁让你撑那么久的!你不晕我怎么控制意识怎么交换灵魂!”


  醒来后,除了觉得脑袋分外钝痛和生长痛外,倒还真没什么异样。

  朴灿烈低头看了看,确认这还是自己的身体后翻身走进洗手间。

  一抬头,就被自己一头耀眼的红发震惊到了。

  再定睛一看,凌乱的红发间,居然还隐藏着两个红色的恶魔角……什么杀马特造型!

  脑海里自动播放起了一段VCR,似乎是金钟大最后给他植入的记忆片段:“为了让你不被人界起疑,我就顺便帮你改了一下造型啦,伯贤也有染过这颜色不过后来被天使长狠狠训了一顿罢了。这一个月内不要白天出门,你的灵魂暂时还承受不起太多阳气,找死不送。一定要出门的话记得戴好帽子,一我怕你被认成变装癖,二你就算干了什么奇怪的事情也不怕被认脸。加油喔duang~”

  ……我谢谢你。

  正打算检查一下随身物品,另一段VCR接踵而至:“对啦,因为觉得你不怎么可靠,我已经托朋友帮你寻找到边伯贤的下落了,顺便帮你租了他楼上邻居的房子,饼干也送到手了,记得把握时机让他把绿色的饼干吃掉,不要因为颜色像黄瓜就不吃,那是恢复记忆的。真的加油喔duang~”

  ……我谢谢你!



#


  “……所以,我之前的邻居,你搬来的这些日子,都是故意的?”

  “是……啊不是啊,”朴灿烈正想夸奖一句,看到边伯贤迅速变黑的脸色,他立刻有些不解又有些心虚道,“我没想好要怎么跟你说……而且你也没认出我,我就想你应该没有吃绿色饼干,这个问题也想了很久啊。”

  “哦那你就是嫌弃我不认识你还挑食咯?”边伯贤抓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开始削自己带来的一袋苹果。这么贵一袋,不吃可惜了。

  “不是啊!我哪会嫌弃你!”朴灿烈看着边伯贤手里的水果刀,不太敢扑上去抱住人儿,“为了早点见你我朝思暮想日夜难眠啊。”

  边伯贤削到一半,苹果皮断了。他烦躁地啃了一大口,又将苹果塞到朴灿烈嘴里:“少来,穿个墙就到了,哼。”

  朴灿烈愣了愣,突然眯着眼笑起来,牙齿还咬着苹果,一把抱住了边伯贤将脸凑到对方面前闹,内心暗暗想道:“伯贤喂我吃苹果诶好贴心好开心啊嘿嘿,好想伯贤也咬住苹果另一边来个苹果kiss啊。没有苹果也可以啊!”

  “……朴灿烈我听得到!”边天使耳根都红了。



#


  每一座城市都会有守护它的守护神存在。

  而与之相应的就会有破坏它的恶魔存在。

  “伯贤!”

  “砰!”

  “啊——”

  “呀!救命呀!这里有人被花盆砸破头划伤脸了啊!”

  边伯贤无奈地扶额,看着眼前扁嘴委屈的男子:“朴灿烈,我跟你说多少回了,你明知道自己是恶魔,体质就带着作死,你还非要成天大白天的跟我出来闹!?”

  “我想你嘛。”朴灿烈满不在乎地凑上来,笑嘻嘻地搂住边伯贤漫步在空中。

  “你不要惹我!”边伯贤一个肘击过去,放下手时却不小心蹭到了某个部位。

  “那你,别惹火。”咬上边伯贤红红的耳尖,朴灿烈声音低沉笑道。

  “……走开!”天使长恼羞成怒。

  穿破小巷的黑暗,阳光正好。




END.

有没有和你们想的不一样!有没有!

这脑洞会不会太超题太大了!对不起!可是写得好开心!(够

希望能够喜欢啦TT 大概接文的几位只有我把它养得这么低能了吧(

最后 二巡大发!

评论(12)
热度(17)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