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桃色】挡箭牌 C15

【目录:C14 ← 上文/下文 → C16




Chap.15
再见吧,华年。  - Side BY 鹿晗



  “祝各位乘客旅途愉快,再见。”


  飞机轰鸣声在驶入停机坪的瞬间归于沉寂。

  方才用指尖在窗户上描过的流云失了痕迹。

  机场接送大巴依旧喧嚣嘈杂全然不受干扰。

  吴世勋将推特页面翻到黄子韬面前,声音冷冽:“你不要告诉我,微博的这个消息,你会不知道。”

  手机边缘的银光不设喜怒地横扫刺眼,金俊勉抬头看过来,黄子韬僵硬的神色里,眸间映着没有感情的白底黑字:


  “鹿晗因身体状况入院拒行程 疑有退队打算”


  三个人是压着返工的极限日子回的韩国。

  上午的班机,回到宿舍一定已经是下午的事情,收拾一下行李,洗个澡,睡个觉,醒来吃个饭,再睡一觉,第二天自然而然就来到了。

  吴世勋一扔行李就跑去隔壁宿舍按门铃了。

  他没有怪谁,只是一时的茫然失措让他摸不清方向,于是打乱了一切程序,就连询问鹿晗是否已经回来了也没有。

  门开了,张艺兴揉着眼惺忪道:“世勋呐,不是才下的飞机么……怎么就过来了……”

  “鹿晗哥呢。”吴世勋询问着,脑袋却急不可耐地凑近室内望去——金钟大斜躺在沙发上,握着游戏手柄冲他招招手:“嗨世勋儿~”

  吴世勋点点头:“哥。”

  张艺兴困乏地打了个哈欠,倚着门框糯糯道:“你鹿晗哥睡着呢……不过应该也快醒了。都这么会儿了懒不死他。”他拨了拨头发,继续说,“世勋有事?我把他喊醒了找你?”

  “噢……不了。”吴世勋凝眉想了想,忽然眼前又闪过方才看见的新闻,心里一抽,明知这一点点时间也不会对人儿的身体健康造成多大影响,现在却也突然小题大做起来。

  他有些苍白地笑笑,对张艺兴说:“麻烦哥帮我和鹿晗哥说一下,让他醒了来找我吧,谢谢哥。”微微躬了下身子,他也不等张艺兴回复,自己又快步回了宿舍。

  金钟大咬着冰棍盘着腿按按钮,嘴里含含糊糊:“嘿这小子……今天这么乖……”

  张艺兴复杂地看着吴世勋离开的走廊,被身后金钟大喊了好几声“哥啊你别呆在门口了怎么又JPG了唉哥啊!”后才缓缓关上门,转身停顿几秒后关掉了电视屏幕。

  “……你就看着JPG好好玩吧!GG(Good Game/游戏结束时玩家礼貌语)!”


  晚上经纪人来点了个名,交代了明早的起床时间和每日行程后又离开了。

  支开了张艺兴,鹿晗坐在了自己床上,指指对面张艺兴的床示意吴世勋坐下,笑容恬淡又和煦:“怎么了世勋?几天不见想哥啦?”

  “……嗯。”吴世勋下意识地就想翻一个白眼,忽然又垂了眸,定定地看着鹿晗,反常乖顺地应了一声。

  哥,我很想你。

  以后,也许会很想很想你。

  许是没有想到吴世勋这般反应,鹿晗一怔,又即刻笑开,伸手倾过身,宠溺地揉了揉对方的下巴:“我们世勋儿长大啦,终于不是只想着玩,偶尔也有想哥的时候啊。去海南玩得怎么样?想哥的话有没有给哥……”带点什么礼物。

  “哥。”吴世勋打断了鹿晗的话,“我给你从中国带回来的礼物,你要带回中国去对吗。”

  “世勋……”鹿晗只是轻唤了一声,千言万语却哽在喉咙,再说不出话。

  已经……知道了吗。

  房间一时沉寂。好半天,两人同时开口:

  “哥,你走吧,我只是想你告诉我。”

  “世勋,我要走,但哥不想你知道。”


  最后望一眼缩进被窝里的哥哥,吴世勋顿了顿,拍灭了灯后蹑手蹑脚地关了门离去。

  出来的时候,客厅沙发上躺着一个睡得毫无形象可言的人,皱巴巴的T恤撩起露出腰肢一截,卡其色格子短裤连膝盖也盖不住,手里还抱着一只小熊猫。

  这家伙。吴世勋将手伸到黄子韬衣摆里捏了一把对方的腰,轻声道:“韬啊,起来了。回房睡。”又伸手替对方拉下衣服,搓了搓他的膝盖试图回暖。

  腰伤脚伤浑身伤还敢这样着凉,真不怕病根子折磨。吴世勋翻了个白眼,看着毫无反应的黄子韬,摇晃的力度加大:“韬啊,起来啦,别睡了快起来了。”

  “唔……”黄子韬扭了个身侧躺着又打算睡去,忽然一个激灵起身,猛然撞了一下吴世勋的下巴:“世勋!嗷!”他抬起手揉了揉撞到了的发旋位置,抬眼看到了龇牙咧嘴捂着下巴的吴世勋,也顾不上自己的疼,起身就要掰开对方的手检查,“勋呐还好吧?手拿开我看看?非凑得么近,我睡正香呢哪知道你在……疼吗?”

  吴世勋被黄子韬的大手轻轻揉捏着下颔骨,他看着黄子韬蹙着眉却认真细致地念叨着,弯起月牙眼避开了手转身道:“没事。我们回去吧。”

  黄子韬察觉到了他明显的不对劲,一把抓住他甩在身后的手腕:“你到底怎么了,你和鹿晗谈了什么。”

  “……啊xi……”前边低着头的吴世勋不做声,好久才嗤笑出声,忍不住念了句脏话。

  背对着的黄子韬看不见的,是他红了一片过敏反应般难看的眼眶。


  他和鹿晗谈了很多,谈到有一阵子室内满是沉重的呼吸与唉声叹气,又有时两人笑得完全停不下来。

  他们从最近谈到最初,从过去谈到未来,从喜欢的鞋子谈到前几日北京的地摊海南的大排档。

  好像怎么也谈不够。最后是在说奶茶店的时候,鹿晗低头抽了抽鼻子,伸了个懒腰后喊着困决定睡觉,结束了这场似乎永远不会也永远不想结束的谈天说地。

  他记得鹿晗说的最后一句是:“年华是过去了,未来你什么都不知道,何必牵挂。

  “世勋呐,要好好珍惜眼前呐。

  “再见。”


  他蓦然回忆起小学的时候同班一个要好的女孩子因为肝炎去世了,摆着白菊花瓶的课桌最后留的印象是女孩子趴着对收拾完书包的他笑着说“再见”。从此以后他一看见肝炎就想起那个女孩子,一走到内科就忍不住感慨命运造人鼻尖发酸。

  可能人性是这样的。

  一个生离,一个死别,都能轻易将人击溃。

  但是哥该有更好的生活。如果不以一个美好的结束,似乎新的开始就没那么感人了。

  所以如果我因着一己私欲依赖在你身边,万一有同样的一天,你不再抓着我手腕的时候,会不会有些不安与愧疚。

  我想许你一个无需顾虑的未来,至少与我不相干。

  这样的话,黄子韬,我或许会对你少一些不必要的念想。


  吴世勋还是压抑不住。

  他呜呜咽咽地抽着肩膀,零星半点压抑着的破碎的鼻音。

  黄子韬放开他的手,重重地吁了口气,又从背后拥着他,手轻轻盖在他的眼皮上:“我也是你哥。你可以依赖我,我在。”

  吴世勋抽噎得更厉害了。他懊恼地咬着牙,责怪着自己的软弱,还是一下击溃般断断续续道:“你……又不能……又不能一直在、啊……”

  黄子韬将怀里的吴世勋圈得更紧了些。

  “我现在在。”

  他在内心敲定了附加的两字,是沉闷却颇有成效的警醒。

  他闭上眼睛。


  我怎么能够。

评论
热度(13)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