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灿白】灿白文接龙 #黑化梗(傲娇地说不?

#Aeci

 

边伯贤认识了一个奇怪的人。

 

他回想一个月前楼上搬来的那位新住户,第一面也是边伯贤傍晚下楼丢垃圾时偶然撞上的。因为对方行色过于匆匆,又低着头无法视线交流,边伯贤就只能愣愣地让他从电梯里出来擦肩而过。

 

几秒里只记住了对方那头耀眼的红发。

 

都市繁忙而快节奏的生活本来就使现代的邻里间多了封闭少了亲和,边伯贤还记得原来楼上住的是一个温柔的单身妈妈,在他搬来这幢公寓那个下午,还让小女儿来敲门,送了自制的烤饼干当乔迁礼。

可惜母女俩搬走以后,换来了一个冷冰冰的邻居,即使在楼道里碰到面,也低了帽檐沉默离去。

 

这么算起来,边伯贤倒开始反问自己:难道是自己的错么,是否应该主动表示一下友好?像当初自己搬来时候那样。

 

于是这个周末,边伯贤拎着一袋水果敲响了0606的房门。

 

房门打开,但是准备好的微笑却僵在唇角,边伯贤断断续续地开了口:“你,你好,我是住在你楼下0506的邻居,你刚搬来不久所以我过来打个招呼问候一下。”

 

这才打量完毕对方真正的样子。

 

眼眶轮廓圆润,深邃有神,唇瓣厚薄适中,略显杂乱的红发下显着一双美人招风耳,原来是一乍眼就这么耐看的男人,只是,让边伯贤见到他的瞬间有些慌乱的原因是,面前这人的右脸上有一条不短的伤口,从太阳穴下一直延到耳下,还是新伤,有血星渗出。

 

对方好像是没打算做多交流,说完谢谢一如既往地就打算结束对话了,边伯贤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一把抵住门小心翼翼地问:“那,那个,你脸上的伤不要紧么?”

 

应该是没料到自己的问话,男人停住动作又抬眼看了一下他,问道:“……或许,你家有红药水么?”

 

“好,好像有,你等等。”

 

边伯贤直接抱着家用医疗箱走进了邻居的家,看到餐厅里碎裂了一地的碗碟就明白了伤口的来源。

 

“你这伤口上药起来挺麻烦,要不我帮你吧。”边伯贤今天也是慷慨大度到了自己没预料到的新高度。

 

男人转过头来第三次看他,意味不明,然后坐到了沙发上,边伯贤见状便上前打开医疗箱找出红药水开始上药。

 

大白天拉着窗帘,房子里光线也不是太好,只点了暗灯,边伯贤一边疑惑着这位邻居奇怪的生活习惯,一边手上动作也没有停下。

 

“我叫朴灿烈。”

 

边伯贤走神之间突然听到耳畔传来低沉的一句话语,近在咫尺的面庞才让他反应过来对方是在自我介绍。

 

也算是没有白来啊,送了水果还上了药,虽然只换到了邻居先生的名字,但边伯贤是个太容易满足的人,回答了对方:“喔你好,我叫边伯贤。”

 

 

#茶几鱼(/)

 

 

贴在眼前的男人勾唇笑笑,闭了眼任由边伯贤擦药的动作,沉稳的俊朗面容。

 

红发与红药水,红苹果在塑料袋里褶皱出半透明的颜色。

 

边伯贤收拾好了药箱,转头又看见朴灿烈正起了身撩了撩头发,终是忍不住多嘴一句:“你染的红发,蛮帅的。”

 

“谢谢。”男人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看看,冲边伯贤咧嘴一笑,“以前用的花洒砸死过人,血水流下来后把头发颜色一起染了。”

 

边伯贤惊得肢体都僵硬了起来,一瞬间世界安静得一片空白,他看着面前的人的笑容,觉得背后一片冷汗,毛骨悚然。手脚动弹不得,就连想转个头逃跑都是徒劳。

 

紧接着,朴灿烈的声音就配着无辜的眨眼动作响了起来:“……喜欢的电影有这个镜头,觉得男主角特别帅就去染了。”

 

吓人的鬼片。边伯贤松了口气,为自己的窘迫感到尴尬极了。

 

而朴灿烈似乎是没有察觉到他的不自然,低沉的嗓音柔柔地说一句,听起来似乎被窗帘遮挡般模糊而神秘:“稍等一下。”他侧身,隔空压在边伯贤眼前,一手撑着沙发边缘,另一只手伸到上方摸索着什么。

 

过于暧昧的距离,边伯贤嗅着男人衣襟飘散的干洗气味,干净又不对劲。一件普通的居家服,需要大费周章地送去干洗店?没有半点阳光晒饱的味道,全是捂着的,隐忍着的气息。

 

他小幅度地抬头看去,余光瞟到了男人硬朗的下颔线,以及一个柜子的逐渐横出,遮盖住了本就没有什么光芒的视野。刚才明明没有这个柜子的?

 

“嗯。壁式的。”突然的回应令尚且沉浸在思索当中的边伯贤慌不择神,刚刚经受过一次心跳后紧接着又是一次过山车,一刹那有些控制不住情绪地胡乱动了几下,嘴里也慌里慌张地惊叫起来:“啊呀什么啊!——”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不小心泄露了心中的想法。

 

再加上他手脚不安分,自然酿出了事故。

 

被边伯贤的脚一下踹到了膝盖的朴灿烈闷哼一声,腿一屈便不受控制地向沙发倒去。双腿跪在人儿的两侧,手为了支撑一下拍在沙发上发出“咚”的声响,另一只手的手里还抓着光碟,没有稳住而脱离了手掉到沙发后面。

 

噼里啪啦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但边伯贤可顾不了那么多了。

 

近在咫尺的脸庞,愈发缩短的距离,唇色红润。又是一抹夺目的红色。

 

是不是太久没有如此暧昧地接触人了,所以一旦有了初始的触碰,就会隐忍不住地渴求更多?

无止境的欲望张开血盆大口,张扬的红色咆哮不安。

 

边伯贤闭上布着血丝的眼睛。



——————————————


预知后文脑洞如何,请戳w→

评论(13)
热度(15)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