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灿白】Wanna(短/甜/都市)



141127灿烈生贺(虽然今天才发上了站子)

海报感谢/凯恩Cube

站子Weibo→【Mirror_EYE

阅读愉快v.




xxx

 

  他的手里有跳跃的霓虹色彩,像是年少时曾希冀过的绚烂花火般吸引着谁的视线。

  不如那些在夜空绽开的硫磺显得大气磅礴,他掌间的光耀廉价得不足以拿金钱衡量。

  我该如何拥有,我所向往的,一无所有的你。

 

 

xxx

 

  他是个一无所有的男人。他知道。

  朴灿烈对那个蹲坐在街边笑得开怀的男人的了解仅限于此——倒也不只是这么轻易地三言两语能够概括完毕,比如他其实清楚对方有着一双清秀灵动的下垂眼,卧蚕鼓起的皮肤界线回环勾勒封闭成优美的弧线,眼尾顺势攀爬着白皙轻透的肌理向下压去,抚平了眼尾只留下细细的笑纹平添几丝可爱动人,瞳眸稍稍靠里更是显现出鬼灵精怪的神色。

  嘴型咧成令人意外的少见的四方形,即使一瞬间并没有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嘴角的弧度也永远是上勾的形状,撑起饱满光亮的苹果肌,在光滑的脸蛋两旁投射出幸福的光彩。

  明眸皓齿,折射无尽令人艳羡的流彩。

 

  朴灿烈的生活不过是公司和住宅两点徘徊,中间由戴着白手套和黑色墨镜的标配司机连线接驳,构成勉强挤进三维空间的能称得上为生活的生活。

  适时处理完一大批报表签字,他伸着懒腰喝着早已冷掉的咖啡步至落地窗边往楼下望去,突然间就看见了几束有如红绿灯般诡异的光线在公司旁的路边闪烁着。

  打电话给司机让对方不用来接自己,他鬼使神差地坐着电梯从顶层一路下至一楼大厅,在即将推开沉重的玻璃门的瞬间,他的手滞在了半空中,预示着霎时停滞的心跳。

  光线没有章法地胡乱在四周扫散着,令眼睛做过手术的朴灿烈略感不适地半眯起漂亮的大眼睛,却还是清楚地勾勒出了被几个孩童围在中心的,一个穿着满是褶皱的蓝色格子衫和被洗得发白的牛仔裤的男人。

  男人正在转动着手中的物件,摆动许久后朴灿烈才看清了东西的真面目:两个小得有些可怜的激光灯手电, 左手握着红色,右手泛着绿色,闪烁着微弱却足以被窥见的光芒。 男人抬起手一按,不远处的路牌上便汇聚起了一个微小的光斑。

  他侧过头去,对着几个仰着稚嫩面容望着他的孩童慢慢地说着什么。从他的口型和所指的方向看去,朴灿烈想,大概对方是在教那些小孩子念着路牌上的字。

  远处突然绽开炫目的烟花花火,孩子们皆笑闹一片四处跑散,失去了围绕的男人的身影一下子瘦弱了不小。然而男人倒没有显得多么寂寥,他关掉了手里的手电筒,此时朴灿烈才发现对方的怀里还拥着一大束激光灯管,刚才在办公室看见的零散光线大概来源于此。拍拍腿起身,男人深呼吸了一口气,轻叹的同时垂了一下肩膀,忽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朝朴灿烈的方向撇过了顶着凌乱发丝的黑色脑袋。

  朴灿烈被突如其来的四目相对吓得有些不知所措,对面的人儿却立刻绽开了笑颜。他朝朴灿烈挥挥手,烟花在空中肆意喧嚣着,光芒照亮了对方大半边的脸,侧颜在忽明忽暗的花火下熠熠生辉。

  从此生活被改变,呼吸被停滞,而光明正拨云见日,悄然来到。

 

 

xxx

 

  夏夜的风透着燥热,蝉鸣喑哑。

  朴灿烈脱下了西装外套松开了领结,男人却拉下了方才卷起的衬衫袖子,哆嗦道:“呀真是冷啊啊啊啊……”嘴里一直发出着奇怪的语气词,他蜷着身子小碎步跺着脚的搞怪模样倒是令朴灿烈忍俊不禁。

  男人以余光捕捉到他的笑颜,抿了抿细薄的唇,再犹犹豫豫地开口道:“那个,朴总?”

  “噗!”听到这个称呼的朴灿烈一下便笑喷了,“你知道我?”

  男人瞪大眼睛故作正色道:“怎么不认识!天天都能看见你诶。”他伸出手指向了朴灿烈身后,朴灿烈随意地转了一下身子,便折回来接话道:“那,你呢?”

  他没有去细看的原因是他知道对方是从哪儿看见的自己——公司门口的LED大屏幕上总是不分昼夜地播放着家族企业的高层照片,耗费重金打造的企业招牌,耀武扬威地伫立在商贸区的中心,连周围的林荫也比其他街道的阔叶林生长得更为郁青茂盛,有如王者般仰视众生,对卑微不屑一顾。

  朴灿烈便是在这种镶着金边的框架里长大成人的。因为戴着老辈加冕的皇冠,所以“不能低头”。从小就徘徊在成为企业继承人的训练当中,连亲姐姐都要与自己分隔到不同的环境,他没有时间与精力光顾外面绮丽的世界。

  待到他终于有资格自己推开铁门走出大院时,他呆愣地看见人群熙熙攘攘、景物形形色色,却只感受到了力不从心。那时他便明白了,自己已经错失了太多太多,而现在想要挽回,似乎已经没有凭靠了。

  他是这块招牌上最新颖出彩又最引人注目的一张名片,相貌的优越与才华的出众,很难不令人对于“生活他的生活”这样的情节想入非非。而他安分守己地过着自己的两点一线的生活,不是他并不渴求,而是他无法苛求。

  除了对眼前的这个人儿。

 

  对方在裤袋里摸索了一番,终于掏出了一张被挤压的皱巴巴的名片。他将名片放在朴灿烈的手上,挠挠头咧嘴笑道:“正业没有,副业挺多,这个勉强拿得上台面。哎朴总你不懂也没关系啦,毕竟我们这些小平民的生活就是这样的。”他捋刘海的时候有几撮在脑袋顶上翘起,他自己并没有察觉。

  朴灿烈看着那在风中凌乱的小呆毛,终究忍不住抬手覆上了对方圆圆的脑袋,将那些俏皮立起的碎发压下去:“头发翘起来了。”对方因为自己突如其来的亲昵动作展露出了诧异神色,朴灿烈又嗤笑出声,才垂眸看向自己掌心摊开的名片。

  “你就干这行?”朴灿烈抬起头,好笑地看着对方方才收起来的“激光特效”工具,低沉的嗓音一字一顿地念着黑色粗体字,富有磁性的声线散发着浓烈的荷尔蒙香,在夏夜的微风中突兀地萦绕着,“边、伯、贤?”

  “嘿,It's me!”被点到名字的边伯贤怪腔怪调地摊开双臂,扬开灿烂的牙齿笑颜,学着对方一字一顿地轻快道,“And you,朴、灿、烈。”

  从此开始,向着彼此想要的未来拥去。

 

 

xxx

 

  如果从阁楼爬上屋顶的话,就能看见远处在新年的欢声笑语间,五颜六色的烟花炸裂在漆如黑绸的夜空当中,渺茫的声源至少为被素白围墙圈起的大宅增添了一些些稍显鲜艳的热闹与喜庆。

  “你会弄那些很炫的特效吗,烟花那样的。”两个人在路旁的大理石椅上坐着,朴灿烈微躬着腰,右手搭在椅背上,边伯贤则只坐了一半,盘着腿抖着膝盖转着手里的激光管。

  听见对方的问话,边伯贤夸张地张大嘴道:“哇总裁你丝带儿很高很有难度喔。”说罢,他又一拍掌甩开一头柔顺的黑发,颇为自豪地抚着自己的胸口说道,“但是你很幸运,因为你遇见了我。”

  朴灿烈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你现在能弄吗?”

  “当然啦!”边伯贤信心满满地扯过身后的黑色塑料袋开始翻找起了什么,嘴里还没有停歇地念叨道,“我这里有个超级仿真超级酷炫的灯,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电啊嘤……”

  他认真地翻找着想要的事物,嘴唇细细地抿成一条线,街道的光线有些昏暗,使得他不得不蹙着眉头,又忽然恍然大悟般摸索着抽出手,此时手上已经拿着几个小物件了。他得意洋洋地冲朴灿烈晃了晃手,扬起下巴跳下石椅,往前小跑了几步后转身站定:“来,边哥现在就把你想要的,送给你。”

  边伯贤开始抛起了手中的东西,开始只有一小点微弱的光源,之后逐渐大放异彩,随着他手上的动作跳跃起来,最终绽起一朵朵不算大气磅礴却同样缤纷的烟花模样。

  朴灿烈仰着修长的脖颈,恍惚间有些看呆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过烟花了。不过是儿时对外界的希冀,刚才也只是一时心动随口问起。而现在对方二话不说将实景呈现在自己眼前,纵然还是不如硫磺燃烧那般真实,也没有爆炸声回响耳旁,但朴灿烈还是感受到了心脏震动时的咚咚作响。

 

  巨大的喧嚣过后,烟花的余散最后糅合进夜幕中的恒星,朴灿烈咯咯地笑着,乖巧地垂着眼帘从窗台爬回了阁楼,再抱着自己的等身轻松熊玩偶迈着小脚丫安静地走回房间里。路过厨房的时候,他看见厨师们正在倒掉丰盛的年夜饭后的残羹冷炙,将自己脏兮兮的小勺子洗干净后和为父母摆好的干净碗筷一起原封不动地收回消毒柜中。

 

  四下一片寂静间,只能听见边伯贤拖着特别好认的清朗带着些许嘶哑的声音似撒娇般埋怨道:“居然没电了太坑了!”清风徐徐,树叶沙沙,边伯贤的声音便混杂在之间显得有些模糊不清。他站在昏黄的路灯下对朴灿烈抱歉地尴尬一笑,走来的步伐轻盈无声。

  朴灿烈看着边伯贤笑靥如花步履轻快,似乎才过不久的无声“烟花”都夹带上了现在于耳畔回想的从心脏迸发的轰鸣。

  真切的震撼,只因我于你,有所欲求。

 

 

xxx

 

  ——你所拥有的幸福,究竟是什么呢?

  “什么?”边伯贤有些困惑地凑近问了一遍,朴灿烈心下一惊,抚摸着心口惊魂未定地稍稍靠了靠椅背,才发觉自己竟无意识地将心里话脱口而出,不觉有些窘迫。

  看样子是无法避免了啊。朴灿烈看着边伯贤一副打算刨根问底的好奇模样,颇为不自在地拨了拨后脑勺的头发,咧开一口靓丽的大白牙道:“没……想知道你究竟拥有着什么,才会那么幸福的。”他的眼底没有流露出悲伤或是沉重,只有一丝丝无可奈何沉淀于眸间,不是太大的波澜,细流般顺着他向下滑去后又挑起的眼尾铺去。

  虽然从小就被捧在高处抚养,朴灿烈的性格倒也不会因此显得多么孤僻。除了看上去形影相吊外,朴灿烈与外界各层的人物都能洽谈得十分轻松愉快。毕竟他天生其实并不悲观,只是少了些陪伴与欲求,未免多少有些不近人。再深究的话,他倒真回答不上了。

  才会有流露于表的迷茫。

  “哈?”边伯贤感到十分难以置信地好笑出声,他咧开嘴不可思议地看着淡淡勾着唇角、一脸不解的朴灿烈说道,“你有那么好的出身和工作,典型高富帅逼格往上垫三个摩天大楼高度,你确定你是在问我有什么东西这个问题吗,朴大CEO?”他刻意强调了最后几个英文字母,抬眼想了一下后,又不放心地补了一句:“我没拼错吧?”

  朴灿烈点点头,又摇摇头。

  边伯贤歪了歪头,眯眼翻译道:“我说的对,拼错了?”

  “不是不是!”朴灿烈急忙摆手解释道,“我是说,我想问的就是这个问题,你没有拼错。”

  “哦~”边伯贤了然地点点头,耸肩故作轻松道,“你也看到啦,我什么也没有。”他拍拍自己瘪下去的口袋,撇了一下嘴角摊开双手,“至于为什么这么快乐嘛……我也不知道。”

 

  ——可是,我想知道。

  ——并且就算不知道,我也想要得到。

 

  朴灿烈这回可忍住了把心里话说出来的冲动。他站起身,拍了拍昂贵西装料子裁成的米色西裤,从钱包里抽出唯一一张一万韩元的零钱放到边伯贤手里,凑在他耳朵旁边轻声道,“如果我想要幸福的话,也给我吧。就明天。”说罢,他直起身,迈开长腿伸手拦下路过的的士扬长而去,不顾边伯贤在后面气喘吁吁地小跑着。

  朴灿烈在后视镜中看见边伯贤跺着脚一幅气急败坏的模样,捂着下半边脸,不可抑制地笑得开怀。

  要送给我喔,我想要的,你。

 

 

xxx

 

  第二天如期而至。

  朴灿烈还是一如既往地两点一线,然而在这些点和线之间,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在不知是第几次听见有员工小声讨论着“boss今天很高兴诶”“从来没见过他那么开心过”“啊我觉得他开心我也好幸福”诸如此类的对话后,朴灿烈终于忍不住问了自己的随身助理:“呃,我今天心情真的很不错?”

  女助理一脸平静地回答道:“是的,boss。”

  朴灿烈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拐过一条走廊后,又忽然补了一句:“姐,你玩够了就去分部吧,我找到助理人选了。”

  翻了个白眼,朴宥拉跟着朴灿烈走进办公室后,见着四下无人,立刻伸出手拧起了朴灿烈大大的精灵耳朵:“长大了翅膀硬了啊朴灿烈!媳妇儿都不给姐姐看一眼你出息啊!”

  “嗷姐我错了啊痛痛痛啊!”

 

 

  朴灿烈在还没推开玻璃门时便看到了踱来踱去坐立不安的边伯贤。

  他有些想笑,虽然他确实这么做了,但自己也是紧张地撩了撩头发,认真地检查了一遍仪容后才点点头坚定地走了出去。

  留下后面一群为之心动又心碎的青春男女的无尽叫唤与哀嚎。

 

  边伯贤又站在表演的地方,朴灿烈又斜靠在石椅上看着他。

  夕阳即将被收走光亮,黑纱又要布在天空当中,在地平线最后吞噬日光的瞬间,路灯也没有停顿地亮起。

  边伯贤深呼吸一口气,一只手在嘴边做成呼喊状道:“我知道这很奇怪!总之你不要想太多了我什么意思都没有!”

  朴灿烈点点头,笑着也做出喇叭状回道:“好!”

  紧张地抿唇小跳了几下,边伯贤掏出了一根激光棒,轻轻转动了很久,圆珠笔大小的激光棒在边伯贤纤长的手指间转动着,忽然一下冲着朴灿烈的方向一照。

  朴灿烈有些不适地眯了眯眼睛,再一看,才终于看清了在光斑中心的一行小字:

 

  “边 伯 贤”

 

  是他啊,边伯贤。

  朴灿烈无声无息地勾起唇角。

  中心人物盯着自己一直在地面上划着圈的脚尖,声音别别扭扭地在空气中飘荡开来:“那个……我都跟你说了我什么都没有嘛!既然你觉得我是幸福的,你又要幸福,那你还不如干脆带走我算了……”他一笑,仿佛是讲中了什么般,抛开了不适的窘迫,抬眼看着朴灿烈道,“反正我就是这样一个一无所有的人,你知道的。”

 

  边伯贤笑容里的闪耀,便是朴灿烈心中企及的幸福。

  嘿,我现在拥有你了对吗。

  你该点头了。

 

 

xxx

 

  “灿烈啊,做你的助手都要干些什么啊我都不会我很虚啊。”

  “没事,你只要一直待在我身边就好。”朴灿烈揽着边伯贤拐进电梯,在边伯贤唇上偷腥。

  “呀!”边伯贤红着脸打了一下朴灿烈,噘嘴皱眉道,“可是这样我会很无聊诶……”

  “那你现在帮我泡杯咖啡?”

  “嗯!”只要不和你这个每隔几分钟就想要调戏别人的混蛋待在一起就好。边伯贤用力地点点头,迅速地窝进茶水间并锁起了门。

  一个小时过去后,边伯贤还是没从茶水间里端着咖啡回来。朴灿烈觉得有些奇怪,赶紧过去看了一眼,门却怎么也打不开。心急火燎之际,边伯贤却忽然从里面打开门,奇怪地问道:“你怎么了?”

  “怎么这么久还不出来?”躲我躲的这么凶,我有那么可怕么。

  “诶灿烈灿烈!”边伯贤拉着朴灿烈的手趴在了咖啡机的前面,双目有神地盯着咖啡机内部欢快道,“你看里面那个灯的颜色是不是很好看!我们买几管灯回家玩吧!”

  思索了一阵,朴灿烈玩味地笑道:“好啊,不过你要先把我想要的给我。”

  “什么?唔……喂、干嘛……!混蛋你,你不要咬那里啊……”

  专注地占有着属于自己的东西,才不在意身下人欲拒还迎的挣扎。

  你啊。

  ……


评论
热度(20)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