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桃色】挡箭牌 C12

【目录:C11 ← 上文/下文 → C13




Chap.12

纠缠不清,取舍无终。 -Side BY 张艺兴

 

 

  为了赶明晚乐天家族的演唱会,一行人当天晚上就匆忙地飞回了韩国。

  吴世勋本想在机场蹭着wifi发个ins报平安,他想应该有不少fans很担心他现在的状况。其实脱水本不是什么大事,补充一下体能好好休息一下就好了,虽然对他们来说想要能够好好休息确实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儿。

  刷新了好几次却都不见有反应,机场大厅又播起了登机的提示。扁扁嘴,他锁屏后站起身用手肘撞了撞黄子韬:“你能上ins吗?”

  “世勋呐,你要知道在我们中国呢,外网这种东西都是不能奢求的。”坐在后排的张艺兴转身揽过吴世勋的肩膀,另一只零零散散拿满了护照机票手机耳机的手一颠一颠地,“不过呢,这里有这个你很熟悉的微博,还有QQ、微信,是类似于kakao talk的软件……”

  张艺兴絮絮叨叨的声音渐渐从耳旁淡去,吴世勋移了眸,不设喜怒地看向了和金珉锡并肩走着的鹿晗和已经先行一步同金钟仁一前一后的黄子韬,复又低下了头看着手里的护照轻轻用鼻音应着身旁这位温润如玉的哥哥。

  哥,韩国可以上外网,也可以上微博,我们在群里互黑的记录我还有截图,还有和fans们一起互动的那些官网。

  所以,不要走好么?

  如果我开口问你了,不用骗我也可以的。毕竟你们都知道,我已经长大了。

  长大了的孩子,不需要编造的童话。

 

  回到宿舍后,黄子韬丢开行李箱踹开鞋就大字形躺在了沙发上。跟在他身后的吴世勋也不例外,风风火火地冲过去扯了个垫子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脑袋枕在黄子韬的肚子上,舒服地闭上眼后还吩咐道:“来,music。”

  金俊勉将两人的行李扔进房间后又走出来一人给了一脚:“东西堵门口还睡这么悠闲!还有快点去洗澡不然你们又睡了!”

  黄子韬翻了个白眼:“Ma,你能不一回来就念叨么。”其实金俊勉会莫名其妙地变成黄子韬的“MAMA”,起源就在于吴世勋叫亲密的人都只叫名字的最后一个字,而在立队之初黄子韬的韩文又不是特别地好 虽然现在也不怎么样,反正结果就是弄巧成拙叫到了今天。

 

  但黄子韬最爱的昵称,还是念吴世勋的“勋”字。“Hun”的发音绕着鼻音,简直都要成为黄子韬常用的语气词了。在内地活动的时候,黄子韬会教他几句中文,吴世勋偶尔还会要求两人开始全中文对话提升水平,黄子韬就会喊他,“勋”。

  第一次这么叫的时候是在混乱的候机室,吴世勋有些蹩脚地念成了“心”,又问是什么意思。黄子韬那时早就忘了自己上一秒说了什么,也听不太清吴世勋的话,就指了指自己心脏的位置对他笑了笑。

  很久以后的湖南台上,当吴世勋自我介绍时羞涩又果断地将自己的名字念成“吴诗心”,黄子韬蓦然回想起曾几何时在某个混乱的候机室,所有人都忙活着准备工作,有谁却眨着化着眼线浓妆却难掩清秀的眼眸,倒映着自己的身影问着关于他名字的含义。

  波光粼粼间,自己的答案,是在心脏的位置。

 

  “你能不一回来就念叨么~yo~”边伯贤又怪声怪气地缩着脖子模仿着黄子韬说话,“你能不带坏弟弟么。”

  黄子韬一翻白眼:“我哪里有带坏了!勋你说是吧~勋~”他伸出手摸着吴世勋的脸,又滑到对方下巴上像逗小猫一样轻轻挠着。

  “嗯嗯嗯。”吴世勋闭着眼睛,嘴角高高地扬起,脑袋往逗弄自己的手掌上轻轻靠去,他很享受现在这般平淡的时光。

  边伯贤一脸嫌弃地准备继续补刀,后边就伸出一只手臂一下锢住了自己。不用回头,都知道是某个总是用身高压制他的低音炮大白牙了:“喂,你自己还不是欺压弟弟,做哥哥可不能这么霸道啊。”

  “走开!”边伯贤给了一记手肘到后面那人的腹部,果不其然听到身后的朴灿烈一声痛苦的低吟,他满意地点头道,“别忘了你也是我弟,而且我比较热衷于欺负你。”

  朴灿烈直起腰后立刻揪着边伯贤的领子往对方脖子上挠去:“你还想跟我搏斗?”

  “呀!朴灿烈你是不是要打架!?”边伯贤脖子天生敏感,立刻又挥着手拍打着那个作弄自己的人儿,两个人就在队员们的习以为常中打闹着回了宿舍。

  灿白二人的吵闹声还没散去,门铃的声音又回荡在了客厅中。还在门口脱着鞋的都暻秀顺手接过门铃:“谁呀……啊艺兴哥……”这么说着已经换上了拖鞋,他给张艺兴开了门,交谈了几句后关上门走向了吴世勋,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对方:“艺兴哥说你手机刚忘在他那儿的,有电话和短信。”

  吴世勋摁亮了屏幕,消息提示还在闪烁着,没有被翻看。他看了眼未接来电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起身走到阳台坐在小板凳上回拨了过去。

  黄子韬也没太在意,这小子八成又是去打给自己女朋友了吧。在沙发上懒了一阵后又被旋风一样洗好了澡的金俊勉踹进了浴室,他倒是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把歌都唱得差不多后才擦着头发回到房间,就看到趴在自己床上已经换了一身装束的吴世勋。

  “洗好澡了?”黄子韬跑到吴世勋床上大字趴下,在空调的吹拂下舒爽地放松全身。

  “早洗完了。”吴世勋一脸嫌弃,“在你唱歌跑掉的那一阵子。”

  “说什么你,嫉妒。”黄子韬抬起手作势就要打,只是中间隔的距离实在太远,他也不过是做个样子,“刚才和弟媳打电话了?”

  给自己找虐你还挺开心的啊。吴世勋对黄子韬的称呼一阵无语:“什么弟媳……”他一直在不停地划开屏幕,敲键盘,锁屏,最后一下干脆直接丢开手机,脸埋在枕头里闷闷道,“啊……烦死了。”

  “怎么了?”黄子韬侧了个身面对着吴世勋,“吵架了?”

  “嗯。”吴世勋的声音从枕头底下传来。好半天后吴世勋才偏头对着黄子韬,手臂和枕头遮住了大半张脸,只有一只弯弯的月牙眼睛,“可能,想和她分手了。”

  “为什么!?”黄子韬有些激动地爬了起来。没办法,毕竟是自己喜欢的人和自己情敌之间的感情纠葛——其实也算不上情敌,黄子韬根本就没想过要和人家竞争。

  说不窃喜是假的,下一秒又为了自己的卑劣懊悔了起来。他不该有这种想法的,他担心着吴世勋为情所伤,他可不想看见吴世勋颓废。

  “好麻烦。”吴世勋淡淡道,“而且没时间。她刚刚还为了我中秋不和她去见她哥跟我闹,我都跟她说好了公司有安排了,真是……”他有些烦躁地挠挠头,开始后悔自己最初怎么会犹犹豫豫着就交了个女朋友呢。

  “遇到问题总要解决嘛,没必要闹到分手的地步。”听出了吴世勋内心中的不快,黄子韬连忙安慰道。

  “我和她分手,你很紧张?这么不希望我和她分么。”吴世勋嗤笑一声。

  其实他这么问的时候自己也紧张到不行,他害怕黄子韬说出任何是和否的答案:如果是的话,那么他又该如何面对他早已知道实情的黄子韬对自己的感情呢?如果否的话,自己又会在明知道对方真正想要表达的意思上仍旧失落不已。无论哪一个,吴世勋都还没做好回答他的打算。

  “不是啊,只是……唉,你开心就好。”黄子韬可是被他彻底问词穷了,为了防止继续尴尬下去,黄子韬用毛巾裹着头发就跑出了房间:“我再去吹个头好了太冷了,你先睡吧。”也不待对方的回答,黄子韬“砰”地就关上了房门小跑了出去。

  视线还盯着黄子韬方才睡着的位置,被单被压出了一些些褶皱,吴世勋又趴着放空了好一阵,将脸埋进臂弯间“kekeke”地笑了好一阵子,才扯过被子就在黄子韬的床上安心地沉睡过去。

  还真是要命啊,黄子韬。

  连选择的权利都不给我,直接就往你的方向倒去了啊。


评论
热度(7)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