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城堡】太美

WeeklyPratice1

关键字from亲爱的同桌:美容院/太美

一点水准都没有的限时速撸狗血欢乐小短篇

阅读愉快v.

 

 

 

 

 

  现在这个世界是个怎么样的世界呢?——看脸的世界。

  对脸你有什么要求呢?——美。

 

  作为一个需要抛头露面的solo歌手,每周被经纪人例行公事按进美容院的生活已经和每日往整间屋子喷洒空气清新剂一样成为了金钟大生活当中习以为常的一部分。

  他和平常一样熟稔地将手包递给前台,同时握过手心里放来的钥匙,轻车熟路地拐进了3号室内睡在了洗头椅上阖眼休息,很快就听见了后门被打开的声音,接踵而至的却是无声无息的步伐,并不是往日熟悉的高跟鞋敲击声。

  有些好笑地轻咳了咳,金钟大斥嗤笑道:“今天怎么这么神秘……”这样说着的时候他偏头转向声源处,睁开双眼后,原本的玩笑话霎时染上了尴尬的神色。

  向他走来的赫然不是之前交好的女Cody,而是一个,男人。

  至于为何特意强调最后两个字,毕竟金钟大这个,男人,喜欢,男人。

  虽然迄今为止这条消息还没有上过娱乐新闻版面,但金钟大可以用他Level.Max的补刀技能担保这绝不是不实消息,甚至这条消息可以炒到一个相当可观的价格,说不定知名度还要高过自己某些销量不算可观的早期单曲。并且,一旦这条消息落入到了敌对经纪公司后,他离和娱乐圈挥小手绢Say Goodbye的日子也就不远了——这也就是为什么这条消息至今没有上报的原因。

  真爆出来的话,说不定还能上个头条啥的好新鲜好高大上呀。舔了舔上翘的嘴角,金钟大这样想到。

 

  说起敌对公司,金钟大那个心可简直是又爱又恨。

  为什么外界总爱拿他和隔壁公司的金珉锡作比较呢!?

  你说这两人吧,身份——一个歌手,一个演员;外貌——一个英俊潇洒一个不老童颜;性格——一个话多补刀狂魔,一个话少冰冻全场。

  这反差也太大了好么!不就是同一天出道了有什么好比的啊你们脑洞也太逆天了点吧!?

  其实金钟大真正不爽的原因是:他喜欢金珉锡。

  是一个美得能夺走人视线与呼吸的人,至少对于金钟大这个性向不正常的男人来说,金珉锡这个男人有着足够致命的吸引力。

  前一阵子金钟大上了一个电台节目,当谈到关于“对手金珉锡”这个话题时,金钟大一边在心里握着刀扎着MC和PD的小人,一边面带笑容地回答道:“金珉锡xi是我很喜欢的人,虽然我们很少有交集,但是我希望能和他变得更加亲密。”末了,他又顺便补充了一句,“金珉锡xi的颜值很高,是我的理想型喔。”

  回宿舍的车上,经纪人笑得丧心病狂地抖着腿拍着自己的肩膀称赞道:“呀钟大你今天真是太毒舌了哈哈哈哈哈!一想到对手那个苦瓜脸我就太想笑了哈哈哈哈哈哈……”金钟大微微一笑就撇过头看窗外的风景,内心冷哼一声不屑一笑:我说的可是大实话,愚蠢的人类。

 

  跑偏的思绪就此打断。男人朝自己走了过来,脸上戴着一个巨大的白色口罩,眼睛是上挑的丹凤眼,明明是个单眼皮却比双眼皮的自己的眼睛还有要大和明亮,真是和金珉锡的眼眸一样令人嫉妒。不过平日自己看见金珉锡的时候,对方多数都化着眼线浓妆,难以辨别精致妆容下的真正容颜。

  只听见对方低声说道:“你之前的Cody今天休假,我代班。”因为隔着口罩,金钟大也没太听清对方说了什么,索性就随意含糊过去了,他不大在意这些:“没事啦,我今天不赶通告,不用做造型。”

  “我知道。”对方这样接话。金钟大奇怪地“嗯?”了一声表示疑惑,对方似乎有一瞬间的慌张,又在下一秒解释道:“你经纪人和我们说了。”他没有再多言,金钟大也就不好意思再问下去,总觉得对方是个寡言的人,和荧屏上某只经常见到的松鼠有些相似。

  至于为什么金珉锡会被唤作松鼠,那得要源于他的出道作品——一部为了呼吁人们保护森林而拍摄的动物世界拟人科幻片,在开头中金珉锡客串了一只为了捡掉到了马路中间的松果惨遭车祸的松鼠,镜头只有可怜的四秒,当时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个刚出道的龙套新人。

  和他同一天出道的新人金钟大在电影首映的那日参加了第一个电台节目,那也是他第一次在公开电台中现场献唱出道曲,之后便一个人收拾好东西坐上保姆车回到宿舍,没有简短的介绍与采访,第二天的网页上也没有人提到这个声音富有穿透力的小鲜肉。

  这令他对出道这件事不免有些茫然,而为了驱散这种与金钟大喜爱的粉红色格格不入的暗黑色调,金钟大决定去看一部温情的片子安抚一下自己脆弱的心灵。

  离开电影院时,人与自然的皆大欢喜没怎么感染金钟大,四秒的金珉锡倒是彻底将金钟大治愈了。

  其实如果不是看电影前特意查了下演职员表,金钟大也不清楚自己会不会注意到这只目光灼灼的小松鼠。但是金钟大在网上搜寻了半天也没看到金珉锡的一张剧照,为了记住对方的长相以便更好地在荧屏中准确地找到自己的对手,金钟大将金珉锡唯一一组出道杂志图反反复复上一张下一张看了无数遍。

  反正他是记住了,还拍了海报上角落位置的一张柔软的松鼠尾巴——本来是想给对方拍一张剧照的,但无奈镜头描述实在太短,而那时金钟大又目瞪口呆地震惊于荧幕上的人儿中无法回神。

  敲击着心脏鼓面的两个字,太美。

  顺便,将金珉锡从“对手”文件夹中剪切粘贴到“喜欢”文件夹内。

 

  温热的水打湿了发丝,细细的水流穿过发间,灵动的十指混合着带着果莓香气——蓝莓和草莓,蓝莓是金珉锡最喜欢的水果,草莓则是金钟大因为颜色喜欢的——的洗发露周游兜转在头皮间,一阵阵酥麻的电流传至大脑刺激大脑皮层,让金钟大舒服地闭上眼睛。

  他蓦然想起了一首歌曲:《Shampoo》,单词也就是洗发露的意思。歌词的第一句是他觉得最扣人心弦的一行:“想成为你的Shampoo/游走在你的发丝间。”十分新颖的立意,浪漫又清新符合金钟大抒情曲的Style,并且金钟大对有“初”意义的事物都特别喜欢。

  比如他初次陷入了对一只松鼠的爱恋,令他心醉又着迷。

 

  哗哗的水声渐趋于止。上空又传来了询问的声音:“要按摩吗?”

 “啊……啊。好。”金钟大因为突如其来的话语支吾着睁开了眼,正好对上男人低垂望向自己的眼眸,又有如触电般霎时别开。金钟大却再难移开视线。

  干净。这是金钟大第一秒的反应。眼帘微垂于下眼眶外铺上一层青墨色的睫毛投影,眼尾有如画笔描过般天然浑成了细细的一道弧线。从口罩勒出的弧线中可以窥测出对方有着尖尖小巧的下巴,喉结微微上下滚动,额上的肌肤与脖颈的肌理如出一辙的细腻光滑。

  脸型和金珉锡的包子脸相像不已。金钟大愈发好奇对方的容颜,但他又不是那种过分直白的人。思索间,对方的手已经揉了自己的太阳穴,食指指骨力道拿捏得恰好地按着,双手另外四指皆抵着头皮,再摸至耳廓、滑下后颈,大拇指沿着后颈的脊骨两旁往肩颈推开,摩挲起背后的蝴蝶骨上方凹陷下去的位置,又摊开双掌一路抚摸着自己的背,按着骨节间的穴位一节节地向下攀爬而去……

  真是要命。金钟大被按摩得心猿意马,他咬咬牙,不自在地开口道:“唔……就这样吧。”要开口时忽然被对方重重地按了一下穴位,要不是多年的声乐练习让他能够比较好地控制自己的声音,说不定他就要将那一声嘤咛直接冲口而出了。

  静默了几秒后,才听见对方开口道:“冲水吧。”不知道为什么,金钟大总觉得对方在……偷笑?

  应该是自己的错觉吧。金钟大不再多想,他眨了眨一双拥有令女孩子都嫉妒的纤长睫毛的眼睛,一脸无辜道:“那个,我听不太清你说什么诶。”他不等对方开口,便笑眯眯地接着说道,“不然你把口罩摘下来吧?”很明显金钟大是故意的,他想窥探这口罩下的面容很久了,说不定还和金珉锡本人有几分相似,可以当个演员替身什么的。

  “真的吗?”

  “真的。”

  人儿一下便失笑了出声。他歪了歪头,淡然道:“先冲水。”

  他没有立刻应允也没有直球拒绝,令金钟大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好。柔柔的水流又没过发丝,痒痒的,挠得金钟大的心尖亦愈发难耐。

  好不容易又熬过了几分钟,终于听到了关水的声音。待对方包好了他的头发后,他很有默契地起身,跟着那人往前厅在镜子前坐下。对方比自己稍矮一些,大概到自己颧骨以下的位置——好吧,自己的颧骨是比较高,声音力量的源泉嘛。

  和金珉锡似乎也是这样的身高差呢。搜寻了一下最近一次的年中大典见面的记忆,金钟大笃定道。

  坐在座椅上,对方接上了吹风筒,金钟大连忙伸出手握住了对方的手腕:“你还没摘口罩呢。”

  口罩上的眼睛又眯成了笑眼。对方耸耸肩,似是故作轻松地说了句:“好吧。”这才伸出左手缓缓地揭下了白色口罩——

  金钟大第一反应:卧槽这和金珉锡长得也太像了吧!?

  金钟大第二反应:卧槽这哪是像这就是金珉锡好吗!?

  “金金金金金……金珉锡!!!!!!?”金钟大“嚯”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瞪大眼睛指着对面一脸无辜的金珉锡,高音简直打破了自己迄今为止现场所有高音。

  “嘘!”金珉锡连忙捂住金钟大的嘴,一脸紧张兮兮地轻声道:“你小声点!”

  金钟大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一下呛到,金珉锡慌忙放开了手,拍着半蹲下去弓着腰大声咳嗽的金钟大一脸担忧:“你没事吗?”

  “没……咳咳……你怎么在这?”金钟大咳了好一阵子才缓过来,一边顺着气一边擦着被呛出来的眼泪问道。

  金珉锡睁大眼睛标准微笑地看着金钟大不言一发。

  金钟大被他炽热的眼神盯得发毛,迟疑地问道:“怎……怎么了?”

  将金钟大按回到椅子上,金珉锡打开吹风筒开始帮金钟大吹起头发。他的手法很严谨轻柔,和人儿的性格一样不愠不火,细心地将金钟大一撮撮头发吹回原来的造型小卷。金钟大看着镜中的金珉锡,忽然有些不受控制地臆想着:如果金珉锡日后都这样为自己吹头发的话……

  吹风筒的轰鸣声戛然而止。金钟大还没反应过来,坐着的椅子就被人转了个方向。

  他正对上了金珉锡的眼眸。还是那样的清秀灵动,不只是刚才对方帮自己洗头时垂眸看向自己的色泽,最初的荧屏上那只小松鼠眼眸中的灼烈光芒一如既往地闪烁着,投射到金钟大怦怦直跳的心脏中,实在太美。

  “前不久的电台节目,我听了。”薄唇轻启。

  “……”抿唇不语。

  “我是你的……理想型?”目光灼灼。

  “……”眼神闪躲。

  “……喜欢我?”带着试探性小心翼翼地询问。

  “……嗯。”这回倒是回答得蛮干脆的。

  “那,”金珉锡似乎是得到了满意的回答,呼吸一下舒缓开,他唇边漾起温柔的、却又带了些玩味的笑意,“吻我。”

  “什……!”金钟大正想反驳,就被金珉锡距离不到1cm的脸庞彻底噤声了。

  眼睛是上挑的丹凤眼,明明是个单眼皮却比双眼皮的自己的眼睛还有要大和明亮,卸去了精致妆容的眼眸并不显得暗淡而是愈发清亮动人,下巴尖尖小巧,脸颊两旁却有像小松鼠嘴里塞着松果一般的可爱的婴儿肥,是一个美得能夺走人视线与呼吸的人。

  良久,金钟大有些痴迷地凑上前,小心翼翼地,覆上了那遐想已久的柔软的嘴唇,碾压厮磨。

  太美了。我怎么能够拒绝。

 

  趁着无聊看完电影的经纪人刚踏进美容院,就被面色绯红的金钟大一把扯过扔上车飞速逃回了宿舍。

  不久后的某个夜晚,网络上莫名开始疯狂流传起一段仅有数秒的录音,内容如下:

 

  “……喜欢我?”

  “……嗯。”

 

  又过了几天,脸色堪比炭烧黑到极致的经纪人拉着一脸神清气爽穿着短袖衬衫的金钟大开展了新闻发布会,承认了录音内容和性向问题,并作了退圈宣告。同一天的敌对公司三楼会议室内,金珉锡全身裹在高领长袖针织衫里对外称因私人原因退出演艺界。

  在出道初期就追随着相爱相杀的两人的fans哭得死去活来个个媲美孟姜女,在网上放荡不羁地YY着“两人一定是一起退隐回家结婚了”诸如此类的梗。

  “珉锡啊,有人歪打正着地爆了我们的料诶。”

  金钟大看着微博页面上触目惊心的一排哀嚎,举着吹风筒在内心默默地安慰了一把这个站在天台吹风的fan。

  “谁说了要嫁给你啊……”金珉锡红着耳根,迅速地滑着滚轮妄图刷掉那条消息,却无奈金钟大账号里关注的全是他们两人的应援,于是屏幕上这条微博迅速地成为版聊的最佳渊博。

  揉了一把金珉锡的脑袋,在确定头发都干了差不多后,金钟大关掉了手中的吹风筒,直接俯下身啃咬住金珉锡脖颈上红红点点的痕迹:“当然是我的理想型啦,小美人儿~”

 

 

 

 

【141208 fin.BY痞子金·钟大】


评论
热度(35)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