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桃色】挡箭牌 C11

【目录:C10 ← 上文/下文 → C12




Chap.11

天罗地网,全是你,我不愿逃离。 -Side BY 黄子韬

 

 

  你有曾试过世界被抽离了声色、肢体却仍旧为一个人运作的经历吗?

  好似死寂如巨浪般涌进万人同坐的喧嚣场馆,霎时静默了一切嘈杂,唯有吴世勋晕倒的瞬间球鞋划过地面微不可闻的声音,扩大播放在黄子韬的耳廓。黑色的巨浪掩盖周遭一切光亮,唯独视线焦点的吴世勋倾斜的身影,有慢动作镜头不断重放至黄子韬的眼前,耗时延长,伤痛便纷至沓来。

  他在内心被巨大的震撼力冲击得回不过神时,用着仿佛奋不顾身的气力冲过去,拥过人儿的动作却放得轻柔,生怕弄疼人儿哪怕一丝。

  喉咙瞬时是被扼住般发不出任何声音,下一秒却被心脏的压迫逼得嘶吼即将冲口而出,又被职业病拉上胶带封住口舌,最终声音在喉结内滚动了一圈,混上酸涩的鼻音,听起来大抵有濒危动物失去归依时绝望无助的呜咽。

  墨色浪潮褪去后,视线逐渐变得明朗,嘈杂也拨开耳膜重新灌入耳中。愣神间,吴世勋已经被安置到了简陋的床架上,助理们手忙脚乱地为他擦汗、补充葡萄糖,他被一群人簇拥在空气稀薄的中间,一片混乱间只有医生稍大的“他只是脱水你们让他休息一会儿!”的喊声以及经纪人驱散成员的怒吼。

  “这还叫只!?”黄子韬站在原地一扯脖子上的毛巾大吼道。

  一时间议论纷纷的声音小了不少,离黄子韬最近的都暻秀拍了拍他的肩,有些紧张地盯着经纪人接下来的动作。

  黄子韬已经不想再去思考其他的尊重与否,他的私心是想要留下的,然而经纪人却直直地忽视了他的愤怒,不由分说地拽过他,扔下一句“你站在队伍最边上你还想惹热议?”便又去驱赶其他成员。咬了咬唇,他回头看见朴灿烈正和经纪人交涉完毕低头为吴世勋端着水杯,又像是察觉到了黄子韬的视线般抬起头,摇摇头用口型无声道:“不用担心。”他看了一眼已经忙得焦头烂额的经纪人,用眼神示意着黄子韬先回场上。

  吴世勋因为疲惫乖巧地倚在朴灿烈的肩上,手紧紧握着朴灿烈的手,微微颤抖着。

  经纪人转头便看见了站在原地没有动作的黄子韬,耳麦里的PD三番四次地催促着,他着急地推了黄子韬一把:“走啊!”

  突然被外力推得回过神的黄子韬踉跄了两步,看了眼头靠着头挨得紧密的朴灿烈和吴世勋,最后才咬咬牙转了身,却不料撞上了另一个人。

  “唔!”黄子韬吃痛地低呼了一声,手还是下意识地伸出去接住那人。待他扶稳了对方后,才出声问道,“伯贤哥?你没事吧?该走了。”

  边伯贤怔怔地点了点头,向后退了几步,抬眼看到黄子韬后才笑着说:“是你啊,TAO。走吧。”他没有再回头看两个坐在一起的人,低头跟着黄子韬一起小跑了出去,在回到台上的瞬间扬起微笑朝fans们摆起可爱的剪刀手。

  他就是这样一个拥有足够耐力的人。可以忍耐疼痛流血练习,可以忍耐伤心强颜欢笑,更可以忍耐对朴灿烈的感情交好玩乐。

 

  和金泰妍前辈的恋情很快便告终了。一来是两人皆受不了舆论的压力,二来是忙碌的行程挤开了两人相处的太多时间。和平分手的时候,边伯贤说:“也许等到我有能力的那一天,我会重新更好地守护你。”而金泰妍脚下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顿了顿后,又重新回荡在简陋的公司回廊中:“等到你有能力的那一天,我应该已经有人守护了。而你该守护的,应该是一个一直在守护你的人。”

  “伯贤,再见。”

  边伯贤没有多么失控,毕竟能和自己喜欢的idol谈恋爱已经足够幸运,而最终的分开也仅仅是两人的错位——性格也好,环境也罢,总之放手似乎是冥冥之中的注定,他能够理解,不过暂时难以忘怀。

  更加令他不安的则是,在听见金泰妍说的“那个一直在守护你的人”时,他的脑海当中闪现了很多人,而唯独清晰停留下来的映像,是他怎么也没有料想过的人。

  那人有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眼尾纤长地勾勒出一道优美的曲线,当他望向你时,瞳眸间折射出能够渲染全世界的快乐的光彩,他灿烂的笑容总令人无比动容。

  边伯贤知道,那是他最好的兄弟。

 

  心不在焉间听到了阵阵骚动,边伯贤回头看了一眼,队伍最尽头的人快步走了上来,嘴角抿着弧度,然而并不能称得上是笑,大概也是被赶上台了吧。

  舞台侧边的骚动越来越大,金俊勉和金珉锡几个人交流了一下眼神,金珉锡稍稍点了点头便往后台走去。

  不一会儿他就回来了,简单地跟金俊勉说明了一下情况,叫金俊勉过一阵子再去看一眼。金俊勉点点头,金钟仁轻轻地凑过去问,金俊勉又把金珉锡刚才的话大致重复一遍。金钟大问了下吴世勋现在状态如何,金珉锡说小孩自己说还要再休息一阵。

  金俊勉很快地也就被叫下台去了。走之前他拍了拍金钟仁的肩,小声地说了一句:“尽量再拖一阵子。”金钟仁点点头接过话筒开始热场。

  边伯贤其实模模糊糊地听到了刚才金氏四子的对话,他想黄子韬一定没听见,但看皇子韬那一脸风轻云淡置身事外的脸庞,他还是打算不去多嘴,直接跑去场中和金钟仁胡闹拖延时间。

  见到边伯贤跑去闹,朴灿烈自然也是耐不住性子,跑到中间和边伯贤一起模仿着,最终实在撑不住笑意和对方一起笑趴在地上,完全丢开了男神包袱,底下有受不了粉红刺激失声尖叫的灿白fans。

  他们一直毫无顾忌地相视而笑,单纯的快乐下是难以察觉的苦涩疏离。

  朴灿烈想,如果此刻有神明,一定会注视着白炽灯下边伯贤开怀的笑颜,那样光耀,令这世间万物都为之停驻。

  可惜没有。于是世界持续运转,唯有朴灿烈一人的目光被边伯贤锁定,陷入不被救赎的黑暗深渊。

 

  黄子韬一直循规蹈矩地站在队伍最边缘,不该他说的时候他微垂下眼帘不闻一切,轮到他的时候就尽力与全场互动起来活跃气氛。

  他很少再去看后台的情况,毕竟这种无能为力的挫败感令人煎熬,倒不如等着演唱会之后好好照顾小孩儿——他知道吴世勋一定会回到台上,因为对方有一个死要面子硬撑到底的说不清是好还是坏的性子。

  从舞台这一侧可以清楚望见后台的一举一动。黄子韬注意到了前排的几个前线表情都不太好,年纪稍小一些的蹲了下去抽噎,远处的看台上时不时传来几声带着哭腔的呼喊吴世勋的名字,零零散散的,更加抖动着内心的不安。

  黄子韬心一紧,又悄悄偏过头去,已经轮到了了都暻秀的讲话,几个人都侧过身看着都暻秀,挡住了黄子韬的视线。忽然听见观众席上爆发的一阵尖叫声,再一看,果不其然是吴世勋小跑着回了台上。

  吴世勋应该是补好了妆后才上的台,唇色比刚才的苍白润泽不少,额上也没有凌乱的汗珠。无声地在心底叹了口气,都暻秀即使被打断了也继续说完了寄语,最后大家都是顺利地结束了last talk,正式地和广州演唱会之夜说了再见。

  黄子韬一边对观众席挥着手一边偷偷打量着前方吴世勋的侧颜,他们中间隔了几个人,吴世勋被金钟大等几个哥哥簇拥在舞台中间笑得欢乐无比,于是视线被遮蔽,黄子韬无法看清晰。

  舞台的光线是渐渐缩小的光圈,<Lucky>的乐声回荡在整个会场内。黄子韬记得,这是朴灿烈和边伯贤一起创作的。

  升降台以下,一片漆黑。

 

  他不知该从何谈起,这一瞬间牵扯开数亿光年的距离。


评论
热度(7)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