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桃色】挡箭牌 C10

【目录:C9 ← 上文/下文 → C11




Chap.10

依赖成疾,甘之如饴。 -Side BY 吴世勋

 

 

  还没来得及反应这几天发生的太多事情,一行人便急急忙忙地赶完了IVYCLUB和MCM的拍摄,紧接着就坐上了飞往广州的飞机。

  八月末的广州气温着实令一个团的人不敢恭维,只是短短的从机场大厅走去坐保姆车的一段路,被太阳炙烤的热辣空气也让一群小崽子们加快了步伐钻进空调车内。

  本来吴世勋的身体素质就大不如前,最近忙碌的行程和大起大落的心情更是令他身心俱疲,再加上连着几夜休息不好,到广州后热流的冲击让他在上车的时候突然头晕了一下,险些滑倒。

  跟在他身后的金俊勉赶忙扶了扶他:“呀!”先上了车的朴灿烈听到声音回头,一看到吴世勋有些苍白的脸色,迅速伸出手捞了一把对方的腰将吴世勋拉进了车中。幸好吴世勋那时大半个身子已经在车内,并没有其他人察觉在意。

  关上车门后,朴灿烈找了毛巾给吴世勋擦了一额头的汗,边伯贤简单询问了一下情况后也前前后后手忙脚乱地找了一支矿泉水给他。最后上车的金钟仁皱着眉问道:“怎么了这是?”

  都暻秀拉着金钟仁坐了下来:“世勋有些中暑,可能有点水土不服。”

  金俊勉将空调口稍微抬高了一些,为了防止更多的追车,不能打开车窗通风。他在包里翻找了一阵,才无奈地抬头道:“没办法,找不到解暑的药。”说罢,他看了眼正准备继续给吴世勋灌水的边伯贤,摆摆手示意道,“伯贤,中暑了喝冷水是没用的,找个枕头给世勋靠着睡一会吧,等到酒店再说。”

  朴灿烈表情不太好:“哥你没有维他命那些的吗?”金俊勉摇摇头,表示都在后尾箱的行李箱中。

  中心人物眯着眼拉了拉帽子,因为不舒服的声音明显气若游丝:“哥,我没事。”朴灿烈不由分说地将吴世勋的头按在了自己肩膀上强迫着对方睡觉,另一边又帮边伯贤拧好了他手中的矿泉水瓶:“盖好来,不要弄湿自己了。”看了眼边伯贤盯着已经闭上眼的吴世勋神情严肃,他笑了笑,抬手揉了揉边伯贤柔顺的发丝,“没事啦,别担心。”边伯贤抬头看了一眼朴灿烈,先是愣了愣,才勾勾嘴角,戴上了耳机阖眼浅眠。

  朴灿烈垂下眸子盯着边伯贤的发旋,忽然想起某一次他们夜晚在汉江边上散步时突然有一只虫子从树上掉到了对方头上,然后边伯贤就十分没有形象地跺着脚两只爪子在头顶上胡乱挥舞拍掉了虫子,对方那个痛苦的表情就像是他在《快乐大本营》里喝苦瓜汁时的表情。

  想到这件事情,朴灿烈又忍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吴世勋皱着眉头不满地又在对方肩膀上寻找好位置继续靠着,边伯贤奇怪地抬头看了他一眼,朴灿烈心虚地抿着唇一脸正直地摇了摇头,在边伯贤翻了个白眼继续偏过头休息后良久又悄悄地微笑起来。

  他们说得对,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

  那么,我是否能拥有上帝所眷顾的福气?

 

  休息了一夜之后,就是元气满满地准备开心地在夜晚的演唱会上嗨起来了,本来是应该如此。

  吴世勋被闹钟轰起来时明显地就感受到了脑袋昏沉难受,一旁的金俊勉更是烦躁地嘟囔着扭动着身子将自己整个卷进白色被单中。昨晚为了方便照顾吴世勋,金俊勉含糊着把黄子韬轰去了和经纪人哥哥一个房间,无视了黄子韬跳脚的抗议。

  场外热得生无可恋,场内倒是有着中央空调的滋润所以还显得凉快一些,虽然对正难受着的吴世勋来说并没有什么差别,再怎么折腾也只是徒增难受。

  因为身体不适没什么胃口吃饭,看着微波炉加热的食品更是难以下咽,吴世勋随便扒了几口便放在了一旁趴在椅子上休息。

  黄子韬一直担心着吴世勋的身体,毕竟昨天一晚没待在对方身边自然是担惊受怕,直到今早收到金俊勉“睡得挺好”的话语后才安心了不少。看到吴世勋剩了大半的饭菜,他端着饭盒走过去轻轻摇醒了对方:“勋,再吃一点吧,待会就要上台了。”

  吴世勋半睁着眼摇摇头:“唔,不了。”他现在见着食物便只觉得反胃,甚至连拿筷子的力气都没有。

  黄子韬挑出了自己饭盒内不怎么油腻的青菜,又夹了两片肉,先是全部沾了一遍白饭让多余的油过滤掉,递到对方嘴边:“吃一点,嗯?就一点点就好。”

  本来有些不耐烦地想要拨开对方的手,一睁眼却正好对上了黄子韬皱着眉一脸担心的神色,并没有一丝不耐烦,甚至有些祈求的意味,令吴世勋毫无办法拒绝。

  黄子韬示意性质地动了动筷子,吴世勋犹犹豫豫间,最终还是乖乖地张开嘴吃了下去。

  好像先前的素然寡味,神奇地一扫而空了。

 

  今晚的演唱会气氛还是不错的,吴世勋还赌气着没打算和鹿晗说话,不过在自我介绍的时候一直和朴灿烈两个人“wow”着怪叫个不停,鹿晗惟有无奈地看着舞台左侧一大片勋海的位置和张艺兴耳语道:“世勋还是没理我,希望他看到那一片能开心点吧。”

  张艺兴看着舞台另一侧金灿灿的鹿海:“行了鹿爷,您也看看自家妹子开心点吧,世勋就是闹闹脾气而已。”

  “嗯。”鹿晗点点头,调整了下情绪对着全场一笑,于是又有忍不住尖叫的妹子。

 

  今晚没有内定的宝物,经纪人的说法是成员中找一个就好,但还是得先装作要在fans中找。鹿晗叫张艺兴选一个的时候,张艺兴搜寻了一番,忽然对着台下伸出了手:“那就这位摄影师吧。”鹿晗笑得下巴都要掉了,和同样已经能听得懂的金珉硕两人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点没有90大哥line的模样。

  金钟大对都暻秀说:“D.O.吧,我选D.O.。”

  都暻秀一脸高冷地回问道:“为什么选我?”

  金钟大嘿嘿一笑:“我喜欢你。”这个是之前国王游戏的惩罚之一。都暻秀知道自己被对方骗了,瞪大眼睛刻意一脸愤怒地捶了对方一拳,之后才咧开厚厚的爱心唇和对方相拥了一番。

  最后,金钟大、边伯贤、金钟仁、都暻秀几个人在进行完眼神交流后,不由分说地将站在椅子旁边笑得一脸无辜的朴灿烈一把按在了椅子上。

  音乐响起,金钟仁为了那个丢脸的公主抱惩罚,一直绕在朴灿烈周围懒得走,最后干脆一下坐在了对方身上,冲着对方猛眨眼。边伯贤早就料到金钟仁想要干什么了,在场边晃悠的时候看到了金钟仁一闪而过的身影立刻转身回去对着朴灿烈疯狂扭跨。

  朴灿烈看着神色并无多大异常的边伯贤,内心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却也还是咧着一口大白牙把自己的idol横抱了起来,大概今晚的灿开饭又可以上天台了。

  边伯贤笑得可开心了,整个人都坐到了地上,一边笑还一边弄着朴灿烈的腿,虽然被朴灿烈因为怕痒给踹开了。内心当中那一丝的不痛快,边伯贤不敢想那是什么。

  吴世勋接过张艺兴扔来的可乐后又开始跳起抽风舞,一直面对着勋海招手比动作。他虽然没什么表情,却是在用心对待着每一位饭的。

  换了音乐后他便接过枕头绕到了舞台另一边,黄子韬也站在那,吴世勋便喊了他一声,等对方回头后立刻就将枕头砸了过去,笑得分外开怀。

  黄子韬见他一幅坏事得逞的模样,也抓着枕头还击了回去,两人一路打到了场边,黄子韬才收了手拉着吴世勋回到场内。

  牵起手的一瞬间,吴世勋看着前面在舞台打灯下熠熠生辉的黄子韬,忽然又有了心脏怦怦直跳的感觉。

 

  一系列轻松愉快的曲子过去后,便是几个成员的solo。之前体能没有消耗多少,但长时间在舞台之上律动,难免也有些不适。

  吴世勋是在自己的solo之后开始感到身体愈发地吃不消的。

  下台后到了换衣间,在他之前跳solo的金钟仁也在里面准备出去。见到吴世勋苍白的唇色,金钟仁蹙起了好看的眉:“怎么了?”

  “不知道,”吴世勋摇摇头,换下了表演的衣服,“不太舒服。”

  金钟仁看了他一阵,从自己包内拿出了一支液体药品:“先喝这个撑一下,实在不行就别勉强自己了。”

  是他们随身备着的暂时调节身体机能的药。点点头接过,吴世勋一边咬开了包装一边拉着对方往外边疾步:“知道了。要快点回去了。你少喝点这个。”

 金钟仁用鼻音应了一声,用力地握了握对方的手。

 

  machine之后是3.6.5,吴世勋已经没什么力气动了,下了车后一直处于神游状态,期间还瞄到视线左上角有大大的“TAOHUN”的桃红色灯牌。

  下意识地寻找主人公,绕场了一圈都没看见黄子韬的身影,再背过身去,才看见从内场往中心舞台走来的黄子韬和与之并肩的鹿晗。

  吴世勋立刻大跨步走向两人,刻意避开鹿晗伸出手想要亲昵的动作,身体倚上了黄子韬将对方截在原地。

  鹿晗愣了一下,忽然觉得场内空气浑浊得令人窒息。但他很快便故作轻松地笑一笑,跑向前方和自己的初恋组成员金俊勉一起胡闹。

  黄子韬内心既为鹿晗担忧,又为吴世勋心疼。吴世勋靠过来的瞬间,黄子韬马上就察觉到了对方明显的力不从心。吴世勋贴在自己的耳畔,气虚道:“哥,我难受。”

  哥。他这样的话一出口,黄子韬的心霎时就慌了。

  吴世勋平日叫哥哥们都是连名带姓式、吴式绰号式或者是亲昵单字式,叫黄子韬的时候大部分就是一个“韬”字,基本不叫哥,没大没小的模样所有人都已经习以为常,不过那是他对亲近的人特有的表达方式。而一般真正叫“哥”的时候,都是小孩儿急切需要照顾的时候。

  太过反常,太过突然,超出了黄子韬能够控制的范围,他把握不住。更加难受的是,明明中心人物是吴世勋,而他除了焦躁不安外,什么都做不了。

  他没有好好保护他。自责像风刃一刀刀划开黄子韬为吴世勋牵动的心脏。

  他呆愣地盯着对方张嘴愕然了一阵,音乐恰巧欢快地进行到副歌部分,巨大的震动将黄子韬散乱的神魂震回了体内,他凑过去道:“要不要下场休息?”

  吴世勋摇摇头,拍了拍黄子韬的胳膊,又抬起手对着观众席可爱地挥舞着,像是刚才痛苦呢喃的耳语,不过是一句鬼马精灵的玩笑话。

  黄子韬也希望这是上帝开的一场玩笑。都怪命运的不公,为什么总是要伤害他内心的宝物。

  你是否正要给我机会接近他,以如果可以选择我一定摒弃的方式,因为比起忘乎所以地爱了,我更愿清醒明白地站远守护了。他的幸福,才是我真正的渴求。

 

  硬撑的结果就是,到最后,吴世勋还是撑不下去了。

  在第一次假装退场后便在后场手忙脚乱地换起衣服。吴世勋在扣衬衫扣子时忽然感觉眼前一晕,他连忙撑了一下墙才稳住了身体没有倒下去。虽然只是一瞬,却还是没有避开众人的目光。

  经纪人面色不善地走了过来:“世勋,你怎么了?” 

  一开始坐在椅子上补妆的金俊勉起身道:“哥,世勋可能有些水土不服,不太舒服。”

  黄子韬就在附近待机着,他走过去,站到两人中间,帮吴世勋扣着剩下的扣子,一语不发。他生气,气吴世勋为什么没有早点告诉他,更气吴世勋为什么不好好照顾自己。

  抬头看了一下其他人,大致都已经准备好了。经纪人抬手看了看表,叹口气:“还能坚持吗?”

  “嗯。不行我就下场。”吴世勋点点头。说实话,他现在根本把握不到自己的情况,脑子里的世界不停地被一个旋涡放大又缩小,但视网中心一圈倒是清晰不已。然而,他即使不能坚持,也必须要尽可能撑多一阵,否则在台上晕倒该有多么难看。不仅仅是这个原因,如果他今晚直接在台上晕倒,其后牵扯到的饭圈问题、健康问题、公司问题,又将是波澜起伏。

  经纪人点点头,什么也没说,拍了拍手便快步走了出去,示意上场时间到了。

 

  wolf跳到一半吴世勋便小跑下了台,如果再不下台找补救措施,吴世勋可能真的就直直地从台上迎面摔下地板了。助理连忙给他开了两支液体强化剂,比他们随身备的那种的成分更多,药性也更强。经纪人打着电话怒吼着让随行的医护人员全速到后台,吴世勋却摆了摆手,感觉到紧绷的神经稍微舒展,他晃了晃脑袋强迫自己集中精神,在两棵生命之树的动作时继续上台表演。歌单已经要结束了,几首歌的中间没有停顿,他决定超负荷发挥直到表演结束。

  交换队形的时候,黄子韬看样子是真的生气了,他无声对着吴世勋做了个口型:“疯了吗?”吴世勋抿着唇,摇了摇头,皱着眉凝聚着为数不多分散的精神力,没有脑力再去思考其他事情。

  炫目的表演掩盖了黑暗的背后,演出在一片兴奋的尖叫声中完美落幕。

  吴世勋结束了干净利落的动作,视线移开了台上的射灯和台下的灯牌,他转身小跑向了舞台后场,有些重心不稳地跌跌撞撞吧,看到的后台,是多么地昏黑无光。

  我在黑暗中摸索,最后能够安心的理由,是一个极力拥紧我的怀抱,而那正是我秘密的希冀。

  世界被黑洞夺走声色,他没有听到另一人害怕惊动的慌乱无助的呜咽呼喊。

 

  下了舞台,失了光,你是否仍旧厮守?

  他蹉跎的岁月,只为了你眼中的闪耀。

  所以,请求你……


评论
热度(4)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