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桃色】挡箭牌 C9

【目录:C8 ← 上文/下文 → C10




Chap.9

该怎么样和一个你从未想过分别的人说再见呢。 -Side BY 鹿晗

 

 

  吴世勋安静地走在汉江边上,方才鹿晗的话已经随着那人走得很远很远了。

  路上有几个人认出了他,幸好他戴着口罩,不需要牵强地扯出笑容。也许是因为深夜时分,狂热的fans大都回家休息或者是在楼下蹲点,并没有人上前纠缠,一切都迎合着漆黑幕布的平和宁静,只有路灯的微弱光亮,不知是在提示着光芒会在黑暗中破茧而出,还是光芒最终会被黑暗吞噬殆尽。

 

  张艺兴是队里最早一个知道鹿晗要走的人,而吴世勋则是最晚一个。

  “这是理所当然的。”鹿晗在和张艺兴讲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故作轻松地笑道,“你说我该怎么和他说呢……除了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该和谁开口。”低头思索了一阵,他补充道,“哦,大概跟珉硕说也可以。”金珉硕是队里的大哥,性格也是那样不愠不冷的,再加上两人关系好,要说出口并不算难。只是,也并不见得多么轻松。

 

  他身体不好。他要离开了。

  现实不过三言两语描述完毕,背后逐渐崩塌腐朽的内心世界却成了千言万语哽在喉咙,而最终仍旧惟有苍白空乏的无言以对。

  吴世勋其实早已做过心理准备,所以当他听到张艺兴给出的确定答案时,他并没有多么失态,并且在鹿晗模棱两可却已经大致得出了离开的结论时亦是如此。又或者说,他是星座学规定的白羊座,闷骚到极致,因此隐忍在心不露于表。

  但反正不论哪种解释,开始没有差别,结局也不会改变。

 

  打了个电话给经纪人说自己要回公司练习,经纪人也没有多说,只让他不要惹出麻烦就好。含糊着挂了电话,吴世勋在接近公司楼下时快步走进了公司,门口两旁的fans并不知道自己会来公司,突然地出现掀起了不少的涟漪效应。

  嘈杂间准确地捕捉到了一个细微的交谈声:“今天是约好了先后过来嘛?Taose好暖啊呜呜~”

  黄子韬也在?

  进了公司后本来打算走上三楼的吴世勋鬼使神差地脚步一转便迈上了通往四楼的台阶。倒不如说,现在内心剧烈躁动的情绪是,格外地想要见到那个人。好像只有见到他,心里才真真正正地有了安定。

  ——可是他不是总有一天也要离开吗? 

  原本急切的脚步霎时像被踩下了刹车般停止了。

  心里面一下子就像出现了两个自己,一个是天使,一个是恶魔,像他翻拍神话前辈《Yo!》的MV当中的形象。光明的天使饱受折磨,黑暗的恶魔满眼讥讽,彼此都扯拉着对方的衣领想要置对方于死地,而吴世勋无法分辨自己到底该让哪一方占据优势:如果选择了天使,他会害怕深陷进对黄子韬爱意深重的歧途;而如果拣起了恶魔,他又舍不得抽离。

  是一个很难平衡的天平,做选择的人也并非正义的化身。吴世勋不免在内心自嘲一番,重新拖沓起沉重的步伐,希望能因此慢点到达,可是三两步便停在了练习室门前。

  这么多年来嫌弃公司并不是没有缘由的,隔音效果真的是不敢恭维,就连球鞋在地板上摩擦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磨砂门很快就被打开,吴世勋想黄子韬一定是在里面看到了模糊不清的自己的剪影。

  肯定想不到会是自己吧。鬼灵精怪的想法在脑海内蹦出,吴世勋一想象到对方打开门后惊讶呆滞的表情,禁不住嗤笑出声。

 

  黄子韬正播着他们的歌想着动作,刚才已经过了一遍有些疲倦,调低了空调的温度畅快地吹着的时候突然就瞥见了门外有个黑影。又是金钟仁这个Dancing Machine舞蹈狂魔来找自己串门了吧。黄子韬用围在脖子上的围巾擦了擦汗,一边没有任何想法地开了门:“钟仁啊……”待看清来人后,擦汗的手和脸上的表情就不出所料地呆滞了,“世勋?”

  站在门外的吴世勋眉眼弯弯:“没想到是我吧?”他就像万圣节捉弄着每家每户骗取到五颜六色的糖果般窃喜的小孩子,之前的坏情绪仿佛一扫而空。

  黄子韬一边推开了门先走了进去,吴世勋跟在后面默契地关上了门。门锁“啪哒”一声扣上,隔绝了练习室空间外的什么,也如同发令枪一样预兆着即将开始的什么。

  擦着头发与脖颈的汗珠,黄子韬随意盘腿坐在了地板上,一边还偏过头问吴世勋:“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不是和鹿哥出去了吗?”

  吴世勋没有坐下,也没有低下头去看黄子韬,只是双手揣兜站着,目光投在了镜子里两人看上去万分养眼的模特姿势:“是啊。还得知了他要走的事。”

  寂静笼罩。

  良久,黄子韬撑着膝盖,另一只手拉住了吴世勋的衣袖想要吴世勋伸出手拉一把,无奈对方只是直挺挺地立在原地不加以力,黄子韬惟有自己不太雅观地趔趄起身,正想开口解释些什么什么,却被吴世勋抛出的题问截住了话头:“我只是在想,你什么时候也会走呢。”

  他目光如炬,灼烧得黄子韬有野火侵略而过,驰骋留下的轨迹焦黑难堪,在他的心脏里留下无法抗拒与恢复的伤痛。

  “我不会走的。”黄子韬侧过身不看他。

  “等你到要走的那一天你就不会再这么说了。”吴世勋声线颤抖,他不自觉握了握拳头,掌心一片湿凉。

  “我说了我不会走!”黄子韬用力地一甩手,愤怒地回过头瞪着吴世勋。

  “你可以吗!?”吴世勋啐了一句脏话,他红着眼睛用左手推开了黄子韬的右肩,右手接上拳头一下砸在对方另一边肩膀上,他那样用力,仿佛耗尽了毕生的力气,以至于习武多年的黄子韬依然被突如其来的冲击撞到在地,狠狠地将肉体和骨头摔在地上,声音像在半空中悬浮的灵魂终究跌落在残酷的人世,多么悲凉凄怆,呛得黄子韬鼻尖一酸。

  恍神间还有吴世勋近乎绝望的大喊:“你以为你真的什么都做得到吗!啊!?”黄子韬跌跌撞撞地爬起身,还没有站稳就发狠地推了一把吴世勋,他因为长时间的剧烈运动和突然的起身有些低血糖而眼前发黑,眩晕间他踉跄地走近微弓着身子低着头、看上去狼狈不堪的吴世勋,想要再给对方几下令他清醒——他当然不会照着脸揍上几拳,毕竟他们是idol,在脸上做功夫的话对公司还是对fans都不好解释。

  正因为有了束缚,一切才会因为想要冲破枷锁而显得如此力不从心。

  而他没有想到的是,怀中突然被一个力道撞进,肋骨都挤压着内脏显得生疼,两只手从他的腰间绕至背后将自己紧紧抱住,仿佛那样才可以独占渴求的归宿,吴世勋的额头贴在黄子韬锁骨向内凹陷的皮肤上,支离破碎的呜咽声模糊不清地从T恤上逐渐被热流濡湿的地方飘散在偌大的练习室中:“暂时……先不要走……别走……韬……”对方的哭喊声断断续续,令黄子韬置沸腾在全身的滚烫的血液霎时如同冷空气过境般迅速冷却了下来。

  吴世勋是风,和煦的微风是对方羞怯的笑颜,呼啸的狂风是对方歇斯底里的暴躁,凛冽的寒风是对方令人心碎的悲伤。公司那个狗血又有些丢脸的异能设定中两个人是对应的,出道曲《MAMA》当中吴世勋在一片飞扬的风沙中安静地正坐,黄子韬则在一大片纷飞静止的花瓣中舞了一套利落干净的剑舞,动静结合,加上一只轻盈的蝶扑扇着华丽的羽翼穿梭在两个镜头间,开始只是为了联系两个人的对应,冥冥之中却注定了太多太多。

  黄子韬垂着眸子,脸上的表情不带喜怒,他垂着手怔怔地直立了半晌,才最终缓缓地伸出手抱住了对方,两个人顺着重力作用缓缓跪坐到地上。黄子韬的脸同样埋在对方的肩窝上,眼帘一合一张,眼泪便顺着他的脸庞一路攀爬而下,他控制不住地开始抽噎。

  吴世勋一愣,稍稍拉开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看着他难以置信道:“你,哭了?”

  黄子韬牵动着嘴角,想要起到安慰性质地笑一笑,眼睛一眨却又流下两行泪水:“没办法啊,我不是什么都做不了吗,就只能,陪你哭了。”他耸耸肩,装作不甚在意,放在吴世勋心里却成了另一幅景象。

  撇撇嘴,吴世勋嫌弃道:“真是……”一瞬间却怎么也想不到平日的玩笑话,全都因为对方而变得无比真挚起来。

  于是他再次依靠过去,伸出手环抱住了对方,带着朴素又恳直的心,紧紧地。

 

  我从未设想过与你分别的场景,那些让你心痛、让你伤心难过的场景,都不将会是我所要带给你的。

  “你一定要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一个爱你的人,他会为你撑开铺天盖地的保护屏障,为你尽力阻挡这世间全部的悲伤与不快,走向你,抓紧你。”

  “不要怕。”


评论
热度(7)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