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桃色】挡箭牌 C8

【目录:C7 ← 上文/下文 → C9




Chap.8

有些亏欠,注定无数抱歉不能弥补。 -Side BY 张艺兴



  本来还在担心着两个人的气氛会降至冰点,然而生活依旧平常。第二天早上就收拾了行李飞回韩国,在下了飞机即将走出vip通道的时候,吴世勋突然凑近黄子韬耳边说:“待会我数一二三,然后我们像上次那样直接跑进保姆车里怎么样?”他说完这话后立刻站直了往前走两步,像是要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般,之后才憋不住笑拿护照挡住了脸,细长的眼睛弯成漂亮的月牙形,肩膀笑得一抖一抖的。

  看到对方一幅兴致勃勃的模样,黄子韬也是开心不已,听着尽力隐忍笑意倒数的声音,在拐过拐角的瞬间扯了一把吴世勋就兴奋地跑过整个机场大厅,再次展现了如何迅速钻进保姆车的高超移动技能。

  只留下辛辛苦苦扛着大炮和各种名贵礼物的前线欲哭无泪,又被两人的举动弄得哭笑不得,惟有返回一张张恍惚得醉人的高糊图片,配文却也没舍得抱怨,半是欢喜半是嗔怪两人的幼稚行径。

  坐在保姆车上,黄子韬一刷新微博就看到了几个站子的预览图,还有各种fans的吐槽:“23333这俩小孩又玩脱了”“你们这样咱爸妈造吗”“卧槽秀分快”……当然,黄子韬只是挑了些好玩的翻译,他可没敢把类似于最后一句这样的转发读出来。

  吴世勋饶有兴趣地和黄子韬头挨着头挤在一块看着手机屏幕,虽然都是一大片中文,但是吴世勋也会在偶尔看到自己眼熟的字眼时指一下问问黄子韬,对方就会细心地告诉他关于这个字的解释。

  从表面上看,这确实是一幅恬淡的生活写照,忙碌却又寻常,没有什么不同。如果不是同处在一个队伍间与彼此太息息相关,张艺兴或许也会这么以为。

  但他毕竟太明悉,这是一张写照,止于表面的美好,底下那些哽在喉咙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全无办法轻松释怀的酸涩,却不能在暗处拼凑,大概是因为再也看不清了吧。

 

  张艺兴是在昨晚夜深的时候收到了吴世勋的短信的,虽然他想不通为什么是这么无聊的内容,并且他觉得吴世勋绝不是因为想要训练才找的他。

  “明天一起去练习室吧~kkkk”

  这小孩。张艺兴半睡不醒间被短信震醒差点被气死,但还是发挥了好好兄长的责任眯着眼敲着键盘:“知道了,快点睡吧,我已经要睡着了!晚安^u^”想着对方应该已经偷笑着关上了手机屏幕,张艺兴偏过头看向另一张单人床上,浴室的灯没有关,门虚掩着,微弱的光映出人儿睡得并不是很好的神色,眉头拧在一块,手还紧紧攥着白色棉被的一角。

  凝视了一阵后,张艺兴翻了个身,逼迫自己不再对着那张失去往日健康活力的憔悴面庞胡思乱想。只是心里还有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反反复复地循环着,令人难受昏沉: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告诉他呢,鹿晗。”

 

  明天是IVYCLUB的棚拍,从机场回到宿舍后又是整整一日的假期。金钟仁被朴灿烈一盒炸鸡搞定去看电影了,随行的还有金俊勉和边伯贤。都暻秀也去了电影院,但是他坚决表示要维持自己的高冷不愿意和吵得要死的一群人一起去看电影,于是大家也就小吵小闹地各自出门了。

  黄子韬因为太困一回宿舍就沉沉地陷进了午睡,错过了吴世勋为了不吵醒他刻意蹑手蹑脚的不怎么雅观的姿势。

  坐在沙发上等着吴世勋的张艺兴乐呵呵地看着对方:“在干什么呢你。”其实他早就知道对方实际上是不想吵醒在房间里熟睡的黄子韬。吴世勋就是这样,只有在黄子韬看不见的地方,他才会将自己的真心袒露。

  吴世勋用食指指甲刮了刮眼尾肌肤,眼神闪躲:“没有……韬在睡觉。”其实他对其他哥哥也有着同样的体贴,毕竟他已经不是两年前刚出道时青涩懵懂的少年了,逐渐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男人时他也学会了如何沉寂地照顾他人。不过如果是在“照顾喜欢的人”这样的事件下,吴世勋仍会不知如何掩盖地别扭着,大概是害羞的情愫。

  然后,就会被现实的冰桶淋得清醒透彻,提醒他这一切终究过眼云烟。

  吴世勋看着比自己走先了半步的张艺兴,对方恬静的笑颜一如那人身上不急不缓温润如玉的气质,他却觉得怎么追都追不上。

 

  练习室内带着强劲电音的solo舞曲一首首呼啸播去,氛围却愈显低迷。

  跳到不知道第几首时,吴世勋动作越来越无力,直到最后某个动作跟不上时一下垂了手臂躺倒在了地板上。

  张艺兴也就随意躺在了吴世勋的旁边,音乐跳到了下一个歌单,正好是下一场广州演唱会的歌单。第一首是《Let Out The Beast》,许久未听见的真音回响在空荡荡的练习室里,撞上擦得镫亮的落地镜和粉刷得白净的墙壁,反弹回来的音乐如同电影中出现的巨大的透明屏障包裹住躺在其间的张艺兴和吴世勋,起到的作用却并不是保护,而是四面八方逼迫直下的无形压力。

  鹿晗的声音接在rap之后响起。因为是北京人的缘故,鹿晗说话十分字正腔圆,于是唱歌时卷着舌头发音的习惯难以删去,在某些字眼上就会特别重音。很清晰,深刻的印迹。

  吴世勋盯着天花板,顶灯照得眼睛有些生疼,他目光涣散,心情随思绪起伏许久,终究还是无力地开口:“哥。”

  “嗯?”张艺兴还在盯着天花板墙角的裂缝发呆,隔了好几秒才回应。

 平时还会有闲情逸致吐槽这位哥哥的反射弧,今天却对这些没有心思,没有剩余的心力去牵挂了:“……他要走了对吧?鹿晗。”

  沉默良久,张艺兴回避了这个问题:“你听谁说的。”

  “哥他和经纪人讲话的时候,我刚好听到了。”吴世勋的语气很平静,听起来好像在说着今晚究竟吃炒年糕还是芝士饼这样平常的问题,“什么时候呢?”

  看来是没办法再拖下去了啊。张艺兴无声地从鼻尖叹出一口气,一时竟也有些酸疼:“至少也会在开完演唱会之后。你等他自己和你说吧。”

  “还要等么。”吴世勋轻轻地苦笑出声。他不再多言,起身关掉了音乐,伸出手拉起了躺在地下的张艺兴,在对方愧疚又担心的眼神里,他展露出乖巧的眯眯笑眼道:“没事啦。今晚吃什么?”

  张艺兴在内心挣扎郁结了一番,说实话他看着吴世勋一幅装作没事的样子十分心疼,想要好好安慰他,可是他更想给对方直截了当的一拳,他受不了这般隐忍懦弱的吴世勋。然后,他还是顺着对方的台阶而下:“先走再说吧,我们去宿舍楼下附近逛一逛。”

  如果非要衡量,他很明白,自己实际上更加懦弱,尤其是在面对这些自己也无法明哲保身的问题上。

  已经无力改变的事实,无需开口道歉,缘由是没有弥补的可能。

  尽可能把握为数不多的一个个现在,是我所能给予你的全部的真挚。

  “嗯。”吴世勋背过包率先走出了练习室,没有再去打量张艺兴脸上的表情,也没再管理自己脸上僵硬的嘴角。

 

  还要等着哥离开我,等着黄子韬离开我。

  我知道,我什么都做不了啊。

  而我明白透彻,于黄子韬,不去拖欠我们之间的感情,将他远远地推离,也许,这将会是我唯一能为他做到的。希望这能成为,他无拘无束的自由之一。

  即使留我一人在原地痛心,再没有我曾为之贪恋的他的真心。

  但……


评论
热度(11)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