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桃色】挡箭牌 C7

【目录:C6 ← 上文/下文 → C8




Chap.7

放肆,是我不爱你的掩饰。 - Side BY 黄子韬

 

 

  黄子韬洗了个痛快的热水澡走出了浴室后,一遇上酒店房间开得渗人的冷气,立刻没有保留地连打了两个喷嚏,惹得半躺在床上窝进柔软的白色枕头里的吴世勋皱着眉头看向他:“咦西,怎么感冒了。”

  无所谓地擦着头发,黄子韬耸耸肩一脸无辜:“不知道啊,可能刚才浇完冰桶后冷到了吧。”

  最近在圈子里掀起一阵“冰桶挑战”的风潮,前不久被点的朴灿烈等等几人本来想着回南京后玩的,无奈中间夹了画报和团综的拍摄,白日的时间还要拿来练习,于是几个人商量好后就决定在到新加坡的当晚挑战完后舒舒服服地去睡觉。金钟仁和边伯贤就没那么好运,他们俩要直接在演唱会上被淋个彻底,是之前国王游戏的惩罚。

  当时朴灿烈的笑容一时僵硬,黄子韬是看在眼里的:边伯贤在怕冷的问题上总是高人一等,而朴灿烈作为火,却无法永远温暖他。

  自从自己知道朴灿烈为边伯贤做的那些事情后,现在只要一提到他的牛肉亲故,他就会下意识地往现在官方队形的另一头往去。

  当然,那儿还站了一个要比这些更令黄子韬上心的人儿。

 

  被在意的人儿半是自愿半是不情愿地翻身下床,走过去扳住黄子韬的肩膀将他转了个圈推回了厕所的方向:“快去吹头发,不要重感冒了,万一传染给我了怎么办。”

  “呀呀呀!”黄子韬夸张地回头看了一眼吴世勋,睁大着眼睛想要做出震慑的效果,挂起的嘴角却早已出卖了本意。

  “快点去啦~快点快点~”吴世勋看来兴致不错,他稍稍屈了一下身子凑近了黄子韬,肩膀摇晃着撒娇了一番。

  不愧是撒娇始祖,虽然平日在节目上总是被勉强着做这些忙内该做的事会感到别扭和害羞,私底下也会为了维持男人的形象不会像他们的总队长那样热衷于此,然而一旦真性情流露,官方认证的黄金比例的面容,眯成缝弯出两道漂亮弧线的琥珀色眼眸——比黄子韬的眸色偏浅一些,视线闪着熠熠的光辉朝自己投来,有如虚化的滤镜下倾泻的光芒,漂亮得让黄子韬动心至沉醉得无法动弹,惟有深陷。

  心情大好地走进浴室吹干了头发,再出来的时候,吴世勋站在浴室门口正对着的小吧台前,手里拿着长方形状手掌大小的盒子。

  黄子韬瞥到东西,扬了扬下巴道:“那是什么?”

  吴世勋装了一杯温水,先抿了一口试了试温度才递过去,同时将手中的盒子拆开:“喏,两片。”粉色的圆粒倒在黄子韬的手心,原来是感冒药。

  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嗓子,吞下了没有味道的感冒药后,黄子韬皱着眉抱怨道:“哪那么虚啊吃药……还有你怎么随身带这个?你也感冒了?”说到最后是颇为紧张地凑近了些对方,想要抬起手,却又不知道做什么动作仿佛触电般抽回了手,担心的表情并无减少。

  白了他一眼,吴世勋摊开手给对方看了自己的短袖短裤:“你看我的样子像是感冒的吗?”自然地拿过对方手中的杯子,吴世勋灌了大半杯水,舔舔嘴唇才继续说,“是Lu的感冒药,他不是低烧么,出门前吃了之后顺手塞我包里了。”

  “啊。这样。”黄子韬了然地点点头,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那杯水,神色整理回了平常后抬手揉了揉对方的脑袋,走向了双人床边躺倒了下去,“睡啦,晚安。”

  吴世勋将剩了底部一点水的玻璃杯放在台面上,也走过去躺在了另一边,伸脚踹了踹黄子韬占据了整个床位的长腿:“过去点,我要睡觉。”

  “我已经睡着了……做个好梦哦。”黄子韬死皮赖脸地大字躺在床上,脸还转向了另外一边,留给对方一个高冷的后脑勺。

  看着他一副死乞白赖的模样,吴世勋又好气又好笑,或许是今天冰桶挑战玩了个痛快,没有了往日对黄子韬肢体接触的收敛,他直接趴过去压在了对方的身上,笑得像个孩子般单纯可爱:“快点起来啊真是……!”

  四目相对,霎时间,笑容僵在了脸上。

  黄子韬没有料到对方会直直地朝自己压下身来,下意识的反应就是偏过头看向对方,谁知更令人猝不及防的是对方的脸庞这下便清晰地放大在眼前,又因为凑得太近而愈发模糊。

  他本应该快些推开吴世勋,为对方解围后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般翻身睡去。然而还未褪去的开怀笑颜,红色的细密血管布在白皙的脸庞下,不能自己地想要亲吻的本能快要占据大脑。

  但是,不可以。

  吴世勋只是发怔了一下,立刻爬起身下床扯了扯被子,视线盯着被酒店工作人员铺得平整的被单,总之是没有再看黄子韬:“起来啦,早点睡吧。”

  “嗯。”轻咳了一声掩饰了尴尬,黄子韬也起身理好被子,率先躺了进去背过身关上灯,却也没忘记一句“晚安”。

  吴世勋躺在了另外一边,背与背之间被枕头分出了界限。他深呼吸了一下,阖上眼帘:“晚安。”

  于你于我而言都,不可以啊。

 

  早上六点被酒店的夺命连环call叫醒后,一群人萎靡不振半睡不醒地把自己捂得严实后到达场地进行彩排。黄子韬和吴世勋本来躲在后台想着随便跳跳舞打发一下时间的,却不料正好被拿着单反的官博姐姐逮住了。

  很平常地勾起嘴角帅气地对着镜头比了个V字,在熟悉的快门声后擦了擦因为剧烈运动颈间流下的汗水,黄子韬斟酌了一下还是掏出了手机递给了单反姐姐说道:“欧尼,帮我们拍一张吧~”

  “诶~”单反姐姐对于这群小孩儿的撒娇总是毫无抵抗,欢欢喜喜地十分敬业地站在了阶梯上挑了漂亮的俯拍姿势。

  勾过吴世勋的脖子,黄子韬还是装帅着露出剪刀手抿着唇笑,吴世勋却突然转过头对黄子韬说:“不行,我们要拍特殊一点的。”

  黄子韬一脸不解地放下手:“要怎么做?”

  吴世勋将右手抬起摆成剪刀手,咬着牙皱着眉做出了一个狰狞的表情:“像这样。”他颇为认真地咂咂嘴,“学东海哥的,最近前辈们的回归活动还说要在打歌现场对镜头做手势,要进行这样的mssion。”

  “哈哈哈!”黄子韬鼓着掌笑得前俯后仰,他兴致大好地重新挽过吴世勋,对着镜头学着刚才吴世勋的样子呲牙咧嘴放荡不羁,“Come on!就这样!”

  吴世勋本来都已经摆好了表情,却又被对方的话逗笑了一下,听到单反姐姐一声轻微的惊呼才连忙整理好表情抬头:“拍了吗?”单反姐姐笑了一下又立刻摇摇头,这才举起手机调整好角度和色调拍下了一张两人的罪证:“1,2,3~”

  接过手机看了照片后,吴世勋满意地点点头,做着扩胸运动踱开几步到一旁继续过着舞蹈动作。刚才两个人的姿势几乎是头挨着头,胸膛几乎都要贴在一块,本来就只穿了短袖和背心让裸露的肌肤有了更多的亲密面积,令思维都要停滞不行。

  而黄子韬则是蹭着场内的wifi一如既往地发了ins后,按了两下home键重新调回到相册。只要细心地看到了单反姐姐的动作,都不难看出刚才一定是拍到了什么好玩的照片,才会露出那种半是欣赏半是觉得有趣的表情。没有悬念的,照片并不是只有他们一起看到的发上ins的那张,而是再之前当吴世勋被逗笑低下头抓拍的瞬间。细长深邃的双眼,咧开的嘴伴着对方容易辨认的声线,下颔线条锋利尖锐,脸型逐渐有了男人的硬朗魅力,黄子韬却似乎还看见了一些宛如刚出道前人儿脸上一点点的婴儿肥,或许有他灿烂笑颜鼓起的饱满的苹果肌的效果。

  他退出相册,打开云盘的软件,输入了一串密码后,将这张照片存进了一个以一颗爱心emoji命名的文件夹里。

  如果有人熟知他的秘密,只要打下“0412”,打开文件夹后,每一张都会是吴世勋俊美的脸。

 

  感慨你的成长,又想陪你永远童真。

  无论哪个年纪,都只是想陪你到细水长流。

  如果爱你是不能见光的秘密,就让我懦弱,贪恋为数不多的自欺欺人。

 

  其实在台下的时候黄子韬就已经听到了不远处的staff说今天场内会有银海。兴奋地跑去找吴世勋,却遭受到了对方的一记白眼:“灯都还没关video都还没播,你哪能看到什么银海啊。”这样说着的内心却还是期待不已的,银海,也许是他作为SEHUN站在台上的时候能够望见为数不多最漂亮的风景。

  黄子韬白了他一眼:“要不要打个赌?”

  “什么?”调整了一下耳麦的位置,吴世勋斜睨着问。

  伸出手帮对方调整好耳麦,指甲揉了揉对方软软的耳廓:“如果有银海,你就答应我一件事情,没有就我答应你一件事。”黄子韬带着些许挑衅地一笑,“怎么样?”

  吴世勋无语地笑着摇摇头:“哦唔,真是……”这时场外突然一片喧嚣,灯光暗了下来,黄子韬被staff碰了碰肩膀后对着吴世勋挥了挥手就跑向了另外一边的上台位置:“就当你默认啦~待会见~”

  我可什么都没有说好吧,不过也没什么关系。无谓地耸耸肩,他走进了舞台这边的成员们,手与手交叠在一起,共同默契地喊出相互鼓励的话:“相爱吧!”

 

  在绮丽炫目的银海面前许下一个诚挚的愿望,能够实现的几率有多大?

  然而即使无法实现,我也会在这神圣的光芒里笃定,对你的感情真挚无比。

  这世界上注定有许多美景无法与你并肩迎风欣赏,而唯有属于我们的这一片我才真正想要厮守。

 

  荧屏上开始播起了那个女郎的video,场下的fans已经随着呼之欲出般酥麻的音乐尖叫不已了。从观众席下其实可以清楚地看见有两大块被黑布遮住的物体被推上台,是那两面长长的大镜子——他们接下来要表演的就是这首歌,《My Lady》。

  黄子韬的手掌不断地沁出汗水,他用力地想要握紧拳头掩盖心里的紧张,然而手心的滑腻却令他根本找不到着力点。

  只是大冒险的惩罚,没什么大不了的。黄子韬默默地对自己说着,却完全起不到安慰定神的作用。

  正因为我心中有鬼作祟,所以无法心安理得。

  来不及多想,音乐已经响起,前面的吴世勋看不见黄子韬因为紧张而僵硬的表情,小跑着上了台。黄子韬虽然有些恍惚,但也很快做出了反应,跟在后面走到自己的位置。

  在高潮部分的音乐到来的时候,一个摊开双手再侧过身的动作,黄子韬稍微定了一秒,终于再转身前牵起对方的手,拉了一把后转身继续做着自己的动作,装作什么都没有般刻意克制着自己想要上扬的嘴角。

  吴世勋显然被吓了一跳,要不是因为跳舞时习惯抿着嘴面无表情地调整呼吸,他或许会像在初舞台上朴灿烈那个傻大个那样,直接将惊呼声透过话筒放送给在场所有的fans。台下尖叫声不断,思绪还没有跟上肢体就已经率先开始完成下一个动作,果然已经成为了反射。没有人察觉到的迟疑,吴世勋顺利地完成了整一套舞蹈,却也没有人看出吴世勋的视线焦点不再是镜中的自己,而是放在了那个刚刚拉住了他的手,带着滚烫的体温与炽烈的感情的人的脸上。

 

  一轮表演结束后到了talk的环节,黄子韬一边走上台一边拍了一个银海的短视频。新加坡待遇很好,特别贴心地一人配了个椅子。

  吴世勋看到了黄子韬拍摄的动作,一直凝视着黄子韬低着头玩着手机,过了一阵子后才被注意到自己的大哥金珉硕贴心地拍了拍肩膀,这才抬头看向了自己。

  捂着嘴先是笑了笑,他对着黄子韬无声地做着口型:“很漂亮。”

  黄子韬立刻明白了对方指的是眼前的银海,于是他同样笑了起来,捂着嘴回复道:“我也觉得。”

  “你笑起来好傻。”平时总是会经常吐槽对方的话语,今天却莫名地觉得更加好笑,吴世勋笑眯眯地这么说着,心情大好。

  “赌输了哦。”黄子韬也不甘示弱,特别不给面子地回了一句。

  吴世勋立刻放下了手,翻了个白眼给对方,最后却又还是淡淡地笑着撑着脑袋看着对方,才继续和其他哥哥们聊天和fans打打招呼。

  见他结束了这段无聊又幼稚的对话,黄子韬也不再多言,继续听着成员们的对话,遇到好笑的就对着话筒把自己的好心情扩散出去。

  脑海当中却还不断重放着数分钟前他所经历的事情,悠扬轻快的音乐在巨大音效之下震动得心脏咚咚直跳,耳边的歌词将黄子韬的内心毫无保留地折射:

  “不想做朋友/我要做你眼里的唯一。”

  电影里说爱就是克制,那么我偏偏放肆,在众目睽睽之下暧昧地拉过你的手,这样别人就不会发觉,我内心当中对你最真挚的情意了吧。

  甚至连你都不知道的,我对你的亲昵和疏远,全都来源于此。

  就让我在此刻再小小地自私一番,缘由是对你还无法潇洒豪迈地放手释怀。


评论(4)
热度(7)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