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兴勉】吉他(生贺)

本来没有想过是写一篇这样的生贺…没文笔没剧情欢脱狗血现实小短篇(

就当作是图个开心吧w

兴兴生日快乐XDDLove Lay么么大><




  “俊勉,帮我换下琴弦吧~”

  他又是只穿了既可以当睡衣又可以当练功服的黑色背心就拿着那把吉他风风火火地闯进房间,赤着脚板在被冷气吹得冰凉的地板上小跑过来,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就像一只鸭子,哦,本人也长得十分像迪士尼倾情打造的卡通形象唐老鸭。

  金俊勉接过吉他,看着崩开的在空中摇摇晃晃的一根琴弦,有些头疼地扶额道:“你说你一个弹吉他的人居然不会换吉他弦说出去给饭听得多丢脸……”这么说着还是轻车熟路地走到床头柜前,抽开最下一层拿出工具箱就坐在床边开始捣鼓,对手法毫无顾忌。

  张艺兴顺势就躺在了对方的床上,一边无聊地左右翻滚着一边用着腔调圆圆的韩语说道:“不是啊,我负责练琴,你负责修琴,这配合多好嘛。”

  “一点都不好!我是你的修理师傅吗!”金俊勉用力地转着上弦器,听完这话后瞬间觉得浑身无力,他长叹一口气,感觉到趴在自己床上的那个人不安分地动来动去,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裸露在外的肌肉线条和光滑的肌肤却让金俊勉迅速转移开了视线,“你洗了澡没啊?”

  当事人已经掏出了手机玩起了游戏,摸了摸自己被拍红的地方,张艺兴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思考着要怎么摆放植物才能一波带走对面的僵尸:“洗啦,头都洗了。”说着还很自豪地撂了一把刘海,有种拍洗发水CF的错觉。

  听到他这么说,金俊勉立刻放下了手中的吉他,伸出手抓了一把对方的发丝:“嗯,吹干了。”张艺兴这个放荡不羁的男人就是不爱吹头发,还喜欢一洗完热水澡立刻钻进空调房里,平时金俊勉也没少唠叨,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要来找自己才认认真真地吹干了头发。无奈地摇摇头,这个人要是没有我该怎么办啊,金俊勉这样想。虽然好像他总有一天会不属于我来着。

 

  抽回手的时候好像不小心挠到了对方的脖颈,怕痒的张艺兴立刻将脖子一缩,手上的动作一个哆嗦就将向日葵种到了第一排喂了僵尸。张艺兴欲哭无泪地抬起头,台词莫名其妙地可以带入各大童话作品:“俊勉你赔我的花……”余光又瞄到了金俊勉床头被被子掩盖住鼓起来的一块,费劲地伸长手一掀开被子,底下的衣服乱七八糟地堆在一块。

  虽然是干净的衣服你也不要这么随手好嘛。已经习以为常却不免还是要翻个白眼的张艺兴认命地爬起身,抱过那一堆衣服盘腿坐在床上开始自觉地帮对方叠了起来。

  “懒得理你。”金俊勉也稍微侧了侧身子,背抵在床的靠背上,一只脚搭在床沿另一只脚悬在空中晃荡着,手里上弦的动作并没有减慢。他偷偷地时不时往张艺兴身上扫几眼,对方在暖橘色的台灯照射下微微垂下的眼眸,嘴角浅浅地勾着,脸颊旁的小酒窝若隐若现,那双能够弹奏出无数好听乐曲也能演绎出无数好看舞蹈的双手正利索地叠着一件又一件的衣服,让金俊勉的心一瞬间就沉寂了下来。

  这种安宁的、令人向往的日子呀。金俊勉舔舔嘴唇,终是忍不住又看了看对方漂亮的锁骨和肌肉线条,耳根有些发烫地快速将最后一根柱子拧紧,递到了对方眼前:“修好啦。要不要试一下?”

  “你说好赔我的花的。”张艺兴居然还嘟嘴卖萌,明明只比自己小几个月却非要装作小孩子,真是犯规。

  金俊勉一脸正经又带了些惊讶地看着他:“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张艺兴不理会对方的问话,继续委屈地不说话只是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对方。

  在这种眼神攻击下的金俊勉迅速投降:“那要怎么补偿……”

  “给我唱首歌吧~”似乎是早已料到对方会应允自己一般,张艺兴利索地爬起身,拿着吉他摆好姿势,稍微挪近了金俊勉一些,“我最近新学了那个罗允权前辈的《背影》,你不是也挺喜欢唱的么。”他的指尖扫下一排和弦,美妙的音乐声立刻让他闭上眼感叹道,“拧紧了就是好听~”

  “好。”你说什么都好。金俊勉右手打着响指数拍,张艺兴的音乐跟着拍子缓缓流淌在不大的宿舍里,有些地方倒还不是太熟练,但是可以听得出对方已经练习了很久了。他轻轻闭上眼睛,开口唱道:“首先起身然后转身走掉/是要离开的背影……”

 

  张艺兴觉得他选歌还是有些失误的。

  金俊勉虽然进入了热唱阶段,但是情绪显然被有些伤感的歌词染得低迷,眉头也渐渐蹙紧了些。

  本来他想听这首歌的原因是他第一次听金俊勉唱的歌就是这一首。那时他初到公司,就是金俊勉被高层叫过来关照他的。在一群人簇拥着的“迎新会”下,几个练习生用那时张艺兴还听不懂的韩语起哄着叫金俊勉唱一首,推脱不得的金俊勉唯有开口唱起,正是《背影》,不过显然兴致不高,以至于不知是从谁先开始的传言说“总长看新来的那个中国的不爽”,因而才有了出道后被传得沸沸扬扬的冷暴力事件。

  后来才得知,原来是因为那时SHINee刚出道,而金俊勉没有入选因此失落。

  张艺兴正想着进到下一段的时候就故意弹错几个音然后说自己还没有练熟就草草收官,强力外援就一把推开了门走了进来突兀打断了音乐声,虽然还有些暴力:“哥快睡吧,钟仁已经开始翻白眼了……咦,艺兴哥也在?”来人瞪着惊恐的大眼睛,呃,是戴着黑框眼镜的都暻秀。

  “对啊。”张艺兴拿起吉他起身,“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回去了。”真是嘟助我也,暻秀啊哥会帮你分担一下家务的,虽然我们不在一个宿舍。

  都暻秀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打了个哈欠踢着普蓝色的拖鞋就走回了自己房间。金俊勉看着都暻秀脚上的拖鞋,研究了好半天才发现那其实是金钟仁的拖鞋。

  还没来得及在心里吐槽,突然脑袋就被一个温暖源附住揉了几把。有些惊吓地抬头,张艺兴抿着唇对着自己微微一笑:“晚安啦,俊勉。”

  等人关上门离开了许久后,盘着腿呆滞在床上的金俊勉才回过神,手搭上刚才被揉过的脑袋,咧开一排牙齿笑得阳光灿烂,把被从M队宿舍撵回来的吴世勋吓得连翻几个白眼。

  张艺兴呢?那是一关上金俊勉的宿舍门立刻一路狂奔回隔壁自己的宿舍,直接忽视了窝在沙发上和他挥着手说再见的朴灿烈边伯贤和正好迎面撞上的吴世勋,冲回宿舍关上门后气喘吁吁地背抵着门,一下子笑开,酒窝深深地凹陷下去。

  坐在沙发上啃着薯片看小品看得正欢的黄子韬一脸嫌弃:“哥你过去K队一趟反射弧是被拿去做琴弦了么。”

  张艺兴一脸傻笑:“滚。”

 

 

  张艺兴和金俊勉好像还真的不是很熟。

  边伯贤,吴世勋,金钟仁,排序的话张艺兴大概是和这三个人关系比较亲密。一个是金俊勉最头疼的孩子(?),一个是金俊勉的舍友,一个是队里最初陪伴金俊勉的人。张艺兴觉得十分疑惑的是,为什么和金俊勉的朋友都那么熟,偏偏就是和中心人物隔了层纸。

  而与金俊勉而言,他好像除了跟张艺兴不熟之外,和完全体里其他人的关系都挺好的,也许是因为队长的关系。可是为什么就是和这个同龄的人被划为了“不熟”的范围呢?金俊勉自己也想不通,如果不算上自己可以躲着对方的时候的话。

  金俊勉也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对张艺兴产生特别的感情的,反正等到发现的时候,张艺兴已经在自己的脖颈上欢欢喜喜地盖了个章,还要装作什么事都没有般淡淡地勾着嘴角对着各个摄像头摆着动作。

  至于自己嘛,大脑就是一片空白,身体做出的反应居然是躲开后还回拥了一下对方,之后回想起来,当时自己脑海里的句子好像是“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吻别人了”。

  这算吃醋吗?金俊勉不能说不是,却也没办法说是。毕竟,该要以怎样的身份去对待也有待商榷不是嘛。

  那段时间金俊勉矛盾到不行,回归的压力很大,心里对队友异样的情愫又令他焦心不已,连着几天的状态不佳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某日突然想去翻看一下自己的机场图,除了有些不太好的脸色外,还有的就是他第一次发现的问题——他和张艺兴,原来一直都走在附近。只是两个人中间的距离简直可以再塞下三个垫了垫肩的朴灿烈,以至于如果不是在角落看到了张艺兴衣服的影子,金俊勉都不会发觉原来张艺兴一直离他离得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一面在台前尽力表现自己,一面又在台下神情恍惚,终于队内的知心大哥金珉硕看不下去了,一人一罐啤酒坐在阳台上畅谈着人生。

  金俊勉一下子就开门见山:“哥,我也不管你怎么想了我觉得我再不说就要受不了了。我喜欢张艺兴。”

  他本来以为这一句话可以直接把金珉硕吓得将啤酒淋到自己头上来个痛快,谁知金珉硕的反应居然是微微张大了嘴“啊?”了一声,接着了然地点点头:“啊~”

  这是什么情况?金俊勉傻眼了,他犹犹豫豫地开口道:“哥你……不觉得惊讶吗?”

  “啊,有点。”金珉硕咧着嘴一笑,尖尖的牙齿衬得这张因为回归瘦下来的饺子脸分外可爱,但实际上却不如外表那样懵懂,“也就那样吧。”

  “什么啊……”也就那样是什么意思啊哥你不要转移视线你倒是看着我你说啊。金俊勉觉得自己手上的啤酒一定是被调换成了和组合名字念法一样的XO,他已经醉了。

  回忆的最后,是金珉硕咬着啤酒罐口,口齿不清地说着却令金俊勉一下子清醒过来的话:

  “喜欢就放开点去喜欢啊,藏着掖着你还想守护谁啊,是不是男人啊。”

 

  静如张艺兴,动如张艺兴。这种形容莫名地既有画面感又有贴切感,鹿晗如是说。

  每一次金俊勉在发言的时候,张艺兴总是能够做到盯着显示屏或者干脆是金俊勉的脸一动不动,又在金俊勉感受到视线回过头看他的时候立刻做出反应或者是不好意思地别开脸,有时还能在期间对着四面八方的镜头摆着pose,却又在对方有些卡壳的时候立刻凑过去替对方解围。鹿晗有时候都觉得其实张艺兴才是队里反应最快的那一个,只是要看对什么事情罢了。

  张艺兴的生日临近,最近每天晚上大寿星都要抱着吉他一遍又一遍地练着同样的一首歌,从鹿晗走进浴室到鹿晗忘记拿内裤冲出浴室又飞奔回去到鹿晗洗完澡一身清爽开始吹头发到最后鹿晗拉上被子决定安详地睡去(……),张艺兴始终抱着吉他,双眼迷离深情地唱着4men的《baby baby》,长期以往乐此不彼,折磨着虽然有隔音效果却不怎么样的M队宿舍。

  先前鹿晗还以为张艺兴这是准备给金钟大的生日礼物,但是对方除了在生日会上用奶油把金钟大的脸抹得不成人样外并没有干什么,于是鹿晗更加茫然了。

  拿着一瓶红茶和一瓶绿茶的鹿晗做了个决定。

  张艺兴支支吾吾了一会儿,最终叹了口气,换上了一幅认真的神情盯得鹿晗毛骨悚然:“那我和你直说了吧,你要觉得没兄弟做我也没办法……我喜欢金俊勉。”

  鹿晗:“哦……哈!?”他本来还打算喝一口红茶再认真地和对方谈人生,现在他只想将那瓶红茶从头上直接浇下来让自己清醒一下。

  张艺兴看着鹿晗比平时笑的时候还要掉得厉害的下巴,有些心疼地帮对方托了托:“您悠着点,别脱臼进医院了……都和你说你不一定能接受得了了你还问。”

  揉了揉有些酸疼的骨头,鹿晗咬合了一下牙齿,低着头皱着眉思虑了好一阵子,才抬头问道:“俊勉知道么?”

  “哈?”这么快你就接受了这个现实吗。张艺兴摇摇头:“他应该不知道……反正我还没和他说。不过我准备说了。”张艺兴拿过床头放着的布擦拭好了琴身,将吉他放好后对鹿晗笑笑说,“因为我感觉,他也是喜欢我的。”

  鹿晗噎了噎口水,好半天才说:“卧槽……我为什么还是单身……”

  卧槽……你重点哪里不太对……

 

 

  张艺兴想着,既然都让鹿晗知道了,那么自己干脆向全团人坦白就好了。于是张艺兴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双眼放光,逮住一切机会拉着除了金俊勉以外不同的人,把自己的生日告白计划分别转告了一遍。

  哦那些反应也真是高端大气上档次无懈可击。

  此时此刻,朴灿烈正大气不敢喘地扒着沙发边缘只露出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金俊勉的房门。旁边的厨房里,边伯贤手里剁着肉饼的菜刀在砧板上哐哐作响,他阴沉着一张脸,一只手扶着腰,另一只手豪迈地剁着那堆可怜的肉,边哥185的架势霎时显现了出来。

  站在一旁的都暻秀欲哭无泪:今天的肉饼好像没了,蛋花肉末汤你们要么……

  外边的朴灿烈其实也不太好过:白白我下次不会再做这么多次了你不要把肉当成我来剁好不好……

  咔嗒一声,朴灿烈惊喜地瞪大眼睛,金俊勉正戴上了帽子,看样子是要出去的节奏。那不就说明了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在内心欢呼着的朴灿烈直接就扑了上去:“哥!你这是要出门嘛~”

  金俊勉还在扣着袖口上的扣子,一抬头就被朴灿烈一口大白牙给吓得差点把扣子扯烂:“是啊……怎么了吗?”

  “没——有!哥你赶紧走啊,你慢走哈~”朴灿烈高高兴兴地把金俊勉推出了宿舍,毫不犹豫地直接关上了门。耶把俊勉哥支走的任务已经完成啦我又可以找我家白白啦~朴灿烈一走到厨房门口就看到边伯贤拿着菜刀一脸凶恶地对着他。为了生命安全我还是先一个人安静地做个美少年吧……

  被赶出门外的金俊勉一脸莫名其妙,最后认定朴灿烈肯定是惹了边伯贤生气所以行为不太正常,一定是这样嗯。没有再多想就下了楼,拉低了帽子走到了几条街道外的一家花店,推开门走进去道:“您好,请问金先生订的玫瑰花包装好了吗?”

 

  为了不被成员们发现,金俊勉特意挑了假的玫瑰花装在了一个木盒子里,口袋里还有一个伪装成fans写的告白信,到时就假装是被宿舍楼下的fans塞进手里的就好了。

  本来金俊勉是打算自己亲手叠玫瑰花的,但是对于金俊勉这种既不会做菜又不会整理私生活一片凌乱的男人来说,折纸这个东西确实有些强人所难。既然自己是江南丝带儿那就干脆将土豪范儿发挥得淋漓尽致,金俊勉阔手一挥拿起电话订购了玫瑰花。

  遮遮掩掩地下了一大堆功夫,回到宿舍的时候却发现只剩下张艺兴一个人。

  一边脱鞋走进了客厅,金俊勉看着拿着一个玻璃杯呆站在客厅中间的张艺兴,有些奇怪道:“他们呢?”

  “都……出去各干各的了。”张艺兴挠了挠头,换了一个话题,“手上的是什么?”

  “这个啊……送你的。”反正他们也不在就赶紧送了吧。金俊勉轻咳了一声,对着张艺兴微笑道,“生日快乐。”

  张艺兴接过了大得有些夸张的盒子:“哇~谢谢!可以拆开吗?”在得到金俊勉的点头应允后揭开了盖子,有些惊讶道,“这是……玫瑰?”

  “嗯。”金俊勉本来打算一直维持着淡淡的微笑,却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尴尬地撑不住笑意别过脸,“店员和我说……生日也可以送的,不一定是要送给couple的……”说到这里简直恨不得跪在上帝导演面前求他把这一段剪辑了再播放出去,这根本就是欲盖弥彰啊。

  没敢去看对方脸上的表情,好半天才听见对方柔和的声线:“我真的很开心。谢谢你,俊勉。”

  “嗯。”感觉脸颊烫得厉害,金俊勉低着头正打算往沙发上一坐,张艺兴赶忙叫住他:“啊那个俊勉啊,帮我去我房间拿一下我的吉他好嘛?在窗帘后面的包里。”他扬了扬手中的玻璃杯,“我先摆一下杯子。”

  金俊勉没有多想地就往对方房间里走去。走之前忽然听到了沙发里边有悉悉索索的奇怪的声音,回头看去,只有张艺兴抬头对他笑了一下:“怎么了?”

  “没有。”摇了摇头,金俊勉继续踏上了寻找吉他的路途。应该是自己的错觉吧,他想。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转身的一瞬间,张艺兴迅速在地下摆好香薰蜡烛点燃,接过沙发后边蹲着的金钟大递来的吉他,然后沙发的另一个尽头的吴世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手按灭了灯。

 

  打开了背包后发现里面并没有自己前不久上好弦的张艺兴的宝贝吉他而是空空如也,他对着外边喊了一句:“艺兴!这里没有你的吉他诶,你是不是放在了其他的地方要不要再找找?”

  外边却突然传来了和弦的声音,以及张艺兴有些颤抖的声音:“不用了……在这里。你出来吧。”

  “什么嘛,真是……”金俊勉感到有些被耍地一出门,就被眼前的情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张艺兴站在一圈蜡烛中间,怀抱着吉他,昏暗的烛光模模糊糊映出对方脸上的笑意。他有些傻气地开始报幕:“接下来,由长沙王子带来一首,你最喜欢唱的《baby baby》。4men的。”说罢,他低下头,开始拨起了弦,平缓的嗓音间有着一丝丝紧张感:“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变了的理由/我想了一会儿/我遇见你以后/好像变了/变了很多……”

  留金俊勉呆楞在原地怔怔地回不了神。

  这首歌确实也是练习生时期自己很喜欢唱的一首歌,但是因为音区和整首歌不太相符,金俊勉唱这首歌其实不太好听,所以自己几乎就没在外人面前唱过,只有偶尔自己一个人待在练习室的时候才会心血来潮唱上一遍。

  他看着烛光中间那个认真演奏的男人,突然感慨万分。

 

  “嘣”地一声,音乐戛然而止,同时原本静默的客厅霎时有了一些骚动。

  首先听到的是金钟大这个非常好辨认的主唱的声音:“MO呀?怎么了怎么了?”

  “嘘——钟仁你还在吗?”这是在黑暗中试图寻找到金钟仁的都暻秀。

  “哥你怎么这样对我……我不是抱着你了吗……”金钟仁听起来已经生无可恋了。

  朴灿烈的低音炮绝对也是一大亮点:“白白白白你在吗你在吗?”

  边伯贤的声音听起来比金钟仁还要绝望,他大概已经在天堂了:“我在……你不要勒着我我要窒息了朴灿烈!”

  “我……我还是有点怕黑……”鹿晗听起来似乎真的挺怕的,声音在喉咙里抖啊抖。

  “肖卢别怕,世勋在这里~”然后就听到了衣料摩挲的声音。吴世勋趁机揩油你也是够了哦。

  “虽然这么说不太好……我们是不是已经暴露了呀?”静默了一会儿后,黄子韬的声音重新回荡在了客厅的上空。

  “……那怎么办?”金珉硕紧张地问道。

  “不知道。”这是一如既往的冷都男吴亦凡。

  金俊勉忍着绝望的冲动打开灯,沙发后边站着一排人对他咧着嘴笑。

  “你们……谁来给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金俊勉也回了一个微笑回去,不过这个笑容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虎躯一震。

  站在最边上的金钟大机智地扔下一句:“兴兴哥会跟你解释的哈你们继续我们不打扰了~”这么说着就逃回了房间,接下来众人皆散作鸟兽。

 

  头疼地看着那个站在一圈蜡烛中间扁着嘴一脸委屈的人儿,金俊勉蹲下去吹灭了全部蜡烛,接过了对方的吉他看了看:“不是前不久才接的弦吗?你怎么又弄断了?”

  “练太多次就这样了……”张艺兴将手藏到身后,金俊勉却还是看到了对方手上被弦勒出的红印子甚至是刮痕。

  金俊勉一下子就被哽得说不出话。

  其实他在出来的那一瞬间就大概已经知道对方的意思了,只是还是没有太大的实感,因为他觉得这种“刚好你喜欢的那个人也喜欢你”的剧情在他和张艺兴中间发展的可能性几乎是为零的。所以当真正实现的时候,金俊勉才突然觉得畏惧。

  直到刚才,当他恍然发觉其实对方已经默默为他付出了太多的时候,那种无法言喻的幸福和感动,令金俊勉不禁红了眼眶。

  张艺兴太了解对方,一看到金俊勉吸了吸鼻子眼眶红红的模样,立刻走上前拍拍对方的肩,最后干脆将整个人拥在怀里,轻声安慰道:“你别哭啊……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金俊勉本来泪水还在眼眶里打转,就被对方的话逗笑了:“我没哭。那你要说什么,现在说吧。”

  “没有啊……我不是都唱了么……”张艺兴红了脸,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

  金俊勉看着对方害羞的样子,觉得大概爱情就是这么一回事吧。不真实,却真切。

  他问:“那你要不要听回答?”

  “什么?”张艺兴不安地回过头看着他。

  金俊勉也凝视着他。

  然后,他缓缓开口,用他清亮的歌喉唱道:

  “只要你一直在/我想我的期望就会是真的。”



141007 END.

评论(8)
热度(19)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