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桃色】挡箭牌 C6

【目录:番外一 ← 上文/下文 → C7




Chap.6

陪伴,多么朴素又奢侈的念想。 -Side BY 吴世勋

 

 

  离下一场演唱会还有两天,吴世勋是真的愈发不安了起来,黄子韬却抱着破罐破摔的心态过得潇洒坦荡。

  关上了手机屏幕,吴世勋在片场里坐立不安,情绪不佳之事早已公诸于众。

  经纪人本就在为拍摄的事情和总监商议了好一阵子,心烦意乱地一回头就看见踱来踱去的吴世勋和不远处已经注意到这边的几个staff,脸上尽是看好戏的嘲讽表情。

  他不动声色地走过去,一脸关切地微笑着拍了拍吴世勋的肩膀,说出的话却令人不寒而栗:“吴世勋,少给我惹事。”平日也知道他们的辛苦,对他们也是像对待朋友那般亲和。只是最近吴世勋的行径着实奇怪,他觉得有必要好好地和吴世勋谈一下了,虽然最近吴世勋的工作还是令公司满意的。

  被拍肩的动作吓了一跳的吴世勋一转身看到了经纪人的笑脸,不高兴地撇了撇嘴,还是拖着嗓音回答道:“知道了。”开玩笑,他还不想撞上枪口英年早逝。

 

  注视着这一切的黄子韬在两人分开后立刻走过去搂住了吴世勋的肩,手掌在肩膀的位置抚摸了几下,有点像去年冬天吴世勋在他怀里取暖的场景。

  是什么时候呢?黄子韬想了一阵,终于在热气腾腾的记忆里想起了去年冬天拍摄团综的那一天,站在一锅锅水煮小吃面前等着食物的恩赐的两人。

  他看着吴世勋缩着身子、两手塞进黑色的羽绒服口袋里,因为寒冷而原地小碎步跑着又对着锅里的食物不着痕迹地咽了下口水的模样,心下一动,一个用力便将对方圈在了怀中。小孩儿可能是真的冷了,居然还往自己的怀里钻了几下,暴露在冷空气里冰凉的耳骨贴在了自己还稍微有些暖意的脸上,那种奇异的温度交融的感觉,令黄子韬至今仍旧无法从那时回过神来。

  他刻意避开了吴世勋的视线,就是害怕自己被目光灼灼沸腾了心脏。当他温热的吐息喷湿了半边的脸颊,那一块的温度立刻蒸发了挠着肌理的水雾,颇为暧昧的触感总让人沉醉。

  黄子韬是一个很爱幻想,却也很现实的人。幻想自己成为电影里帅气的动作演员,所以勤勤恳恳地学习武术;幻想自己能成为说rap说得帅气的歌手,所以来到了SM。

  但对于一些东西,他向来觉得,想一想便已经很满足了。比如,做一个普通人,捧着两碗水煮小吃和身旁的这个人漫步在明洞的街头,对方会因为寒冷躲进他温暖的怀抱,会因为快乐对他展露月牙形的眼睛,漂亮纯真的笑颜。

  这些于现在而言其实也并不见得是一件难事,然而一旦在这些之前加上“只”的限定词,那就确切是一种奢望了。

 

  聚光灯下的笑容,镜头前的眼泪,拿起麦克说出的话语。

  当你贴上了印着艺名的标签时,你就是他,而不是你自己,纵然他是你。

  他属于万千人,叫我如何占有你?

 

  吴世勋摇摇头说了句没事,抿着唇拨开了那只搭在肩上的手。空调室内很冷,吴世勋穿上拍摄需要的大衣,坐在椅子上任cody补好妆容。

  即使他贪恋那份温暖,也不能让自己沉沦。

  女友方才发了短信和自己商量了中秋节想要一起过的事情,说是要和家里的哥哥见一面。但吴世勋还是觉得为时过早,他承认对于这份感情,他并没有多么上心;不过急不可耐地展开这份恋情的也确实是他,因为他们的歌中有这么一句歌词:“如果再不离开/就会有危机。”

  再不抽离对黄子韬的感情,就会走上歧途。

  所以才宁愿赤脚转身,沿着洒满玻璃的正轨蹒跚前行。

 

  裹着大衣坐在座位上,在冷气的不断侵袭下,吴世勋蓦然想起了不知是什么时候,黄子韬也如同刚才那样将自己圈进怀中,而自己并没有逃避。

  好像是拍摄团综那时吧。吴世勋屈起腿,双手环住膝盖,闭着眼睛回忆了一下那份温暖——在寒冷的街头,混着食物的香气,黄子韬身上特有的熟悉的味道。

  还没来得及小小地贪恋一下,staff就叫了自己的名字过去准备开拍。理了一下因为弓着身子皱起的大衣,吴世勋站到了指定的位置开始进行单人镜头的拍摄。

  黄子韬站在一旁,安静地看着吴世勋听摄影师分析拍摄的意境。刚才经纪人实际上是在和总监商量给吴世勋加多镜头的事情,当他们说到“如果要给吴世勋更多的出镜就要相应地减少其他人的部分”时,经纪人皱了皱眉头,却也很快地就说道:“那么Tao的部分可以少一点。”说话的间隙还要瞄一眼自己这边,又压低了声音走远了几步继续讨论着。他惟有故作什么也听不见地打开瓶装水大灌一口,胡乱瞟着忙碌的片场,然后就看到了发愣的吴世勋以及之后人儿被训的一幕。

  回想起刚才被吴世勋拨开了手的时候,黄子韬还是觉得郁结得不行。但是对方既然刚被训话了心情不好,黄子韬又觉得有些心疼了。

  看着吴世勋点点头摆好了pose开始进入拍摄状态,黄子韬赶忙掏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挑出唯一没有手抖的一张发了ins。记得上次这样看着吴世勋拍摄的时候还是一个多月以前,那时自己还没有染回黑发,为了翻拍神话前辈的《Yo!》MV,策划还特意在镜头特效和拍摄现场上都下了很大的功夫。虽然那一期的团综并没有自己,不过在录制MV的时候黄子韬还是过去凑了个热闹,因而才有了拍摄花絮里给吴世勋示范如何霸气地走路,为了演绎出恶魔的风范——是了,一面是纯真干净的天使,一面是妖气邪魅的恶魔,不就是吴世勋么?

  做出了一个肯定的表情,黄子韬点点头,在配文里打了个恶魔的emoji符号表情,发送成功。

 

  吴世勋还在为了刚才短信的事情分神着,已经连续换了好几个姿势却还是找不到感觉,面部表情连自己都感觉到僵硬。他不禁将视线投到了站在一旁的黄子韬身上,一眼就看到了对方有些傻气的点头的动作,在手机屏幕上按了几下后还特别心满意足地咧开嘴笑。

  幼稚死了。吴世勋在心里默默地吐槽,然而一下子就觉得心窝暖暖的,心情也轻松了不少。黄子韬就是有这样的魅力,能够让吴世勋瞬间安心下来,成为他内心当中最在乎的依靠。他这样想着,眉头不自觉地放平,嘴角也无意识地扬了起来,又在镜头的一声“咔嚓”下连忙收回外露的情绪看向镜头,却被摄影师要求继续向一旁看去:“就像刚才那样不要看着镜头,放松一点,诶很好~”连续换着角度拍摄了好几张后,摄影师放下手看着刚才的照片,满意地点点头,又抬头笑着对吴世勋说,“趁着进入状态多拍几张吧。果然还是要先和你聊些好玩的东西才能让你放松啊,年轻人。”

  呼,还好刚才是在说着好玩的东西,不然自己岂不是要穿帮了。听着摄影师的称赞,吴世勋忍不住想要和黄子韬炫耀一番,却发现对方完全沉浸在手机的世界里根本不打算看自己一眼,嘟着嘴不满地哼了一声继续冷着脸看向镜头,只不过不是刚才的面瘫罢了。不理我算了,才不要你看我呢hing。

 

  半个小时后,等吴世勋换了套衣服后他们一齐到了地下室,是黄子韬接下来要拍摄的地方。还没有轮到黄子韬拍摄,两个人无聊地在片场里转了几圈,期间还将片场所有的设施都多手碰了一遍后,突然在角落里发现了一个木箱子——更准确的说这应该是一个设计独特的木推车,三边钉了木板,下边带着轮子可以滑动。

  吴世勋自然是兴冲冲地坐了上去,用屁股和脚控制着木推车在场子里挪来挪去,手还比成V字放在脑袋上对着黄子韬卖萌撒娇,又不好意思地捂着脸笑得前俯后仰,笑声爽朗又明亮。

  心下一动,黄子韬大手压着吴世勋的头按住了乱动的对方,被“呀”了一句拍开了手后蹲下去打了一下对方的小腿肌,说道:“拍个美拍吧,反正挺无聊的。”

  “nei~”吴世勋眯起眼睛拉着黄子韬的手起身,拍了拍裤子后立刻一脸严肃又认真地开始讨论要如何拍摄。

  刚刚去完洗手间回来的金钟仁见到他们两个叉着腰不知道讨论着些什么,作为忙内line的一员自然凑了过去问:“在说什么?”

  “打算录个美拍啊,先是我特别帅气地一扯披风一路朝镜头走来,然后世勋在后面……随便瞎玩玩,最后我们再一起推那个车哈哈哈!”黄子韬特别兴奋地将木推车拉过来,前后推了几下给金钟仁做示范。

  “这不就是几块木板吗。”金钟仁淡然地摸了摸鼻子,指了指木推车一脸鄙视地看着两个人,“你们还能再无聊一点吗。”

  吴世勋翻个白眼:“没有童年。”

  黄子韬不屑一笑:“真是可怜。”

  金钟仁的脑子里立刻蹦出了一个词:妇唱夫随。


  一人给了一拳后,金钟仁转身欲走,又被黄子韬一把拽住:“钟仁啊,帮我们拍吧。”

  “好处?”金钟仁双臂交叉环在胸前,转过身挑挑眉。

  想了想,黄子韬嬉笑道:“给你一个上镜的机会?”他知道这样金钟仁肯定不会再多说什么就直接帮他们拍摄了,因为金钟仁最不喜欢的就是在公开的社交软件上出镜,明明开通了ins还威胁着其他成员们不准加他关注,不过私底下还是特别爱自拍的。

  “免了。”没有悬念地,金钟仁笑了一下就接过手机,听着黄子韬解释了一番软件操作后了然地点点头蹲好点道:“开始了就和我说。”

  将拍摄的大衣脱下来披在身上,在沙发上坐好后看着吴世勋握着拳头摆着起跑的姿势,像是去年偶像运动会对方竞走比赛时的起跑模样,笑了一下后对着金钟仁比了个OK的手势,大手一挥就扬起衣服踩着桌子向镜头一路走去,后边的吴世勋来回小跑着将地板踩得蹬蹬作响,看似帅气实则神经。

  这一段结束后就是推木推车,两个人各用了一只腿踩在木板上,另一只在地下往前蹬,尝试了几遍后才决定开始。黄子韬拉了一把有些站不稳的吴世勋,小孩儿冲他嘿嘿一笑手就扳上了前边的木板,眼里闪着欢快的光彩。那样明晃并且耀眼,黄子韬无法控制自己去追随与向往。

  和对方一起抓紧了木板,黄子韬再次做了个手势,倒数了三秒后一下子笑开向前蹬去,毫无形象可言。

  吴世勋还是颇为收敛地低着头尽力憋笑,但也在结束的时候扔开车就跑到一边笑得丧心病狂最后到在了沙发上,捂着肚子摇晃着脑袋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黄子韬拿回手机调了一下特效后也躺到沙发上,和吴世勋头靠着头,将手机举起来给对方播放了一遍:“这样发了?”

  一边顺着气一边还不停地笑着的吴世勋点点头:“好啊……哈哈哈真的太好笑了……”

  金钟仁坐在桌子上盘着腿俯视着躺在沙发上的两人:“你们真是,疯了吧?”

  黄子韬笑着看一眼吴世勋,正巧对上吴世勋弯弯的眉眼,他迅速地将视线移回到手机屏幕上,又抬眼看着金钟仁:“你才疯了好吗,哈哈哈。”

  “疯子。”金钟仁一锤定音,懒得再跟黄子韬反驳。

  吴世勋看着黄子韬的表情,又再看了一遍发送后的视频,和最初录出来的效果并没有太大差别,只是简单的声音在地下室这个稍显密闭的空间里被放大了无数倍,仿佛有黄子韬略显急促的呼吸声,以及自己的心脏无法抑制的咚咚直跳。

 

  起跑前一秒,吴世勋故作自然地偏头望去,黄子韬正直视着前方的镜头,呼吸隐隐有着兴奋的味道,脸上是藏不住的笑意,眼里尽是快乐的色彩。

  之后是黄子韬和他头挨着头躺在沙发上,对方穿着拍摄需要的冬装心满意足地看着两个人玩耍的视频,自己一身短袖中裤清凉地将手叠在脑勺后边,凝视着视频当中两个人单纯开怀的笑容,青春的气息掩盖了成熟的妆容,少年的心性暂忘了成人的现实。

  如果他们不是艺人,这该会是怎样美好的生活呢?吴世勋控制不住地回想起小学那日被“奇怪的大叔”星探追了半个小时的故事,他忽然在想,如果那日没有贪吃和同学跑去炒年糕的摊子,或许自己会有一个简单平淡的人生、像现在的自己所期待的那样?

  可如果那样的话,就遇不到成员们,遇不到黄子韬了。

  吴世勋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奇怪得可以,明明是自己先打算逃避对方,却又还是不愿意离开对方的身边。这不是什么复杂的情绪,虽然让人觉得不可理喻:理智告诉他他无法展开这份感情,而感性则让他一次次地放弃对黄子韬的靠近;感性让他伸出手抓住对方的感情线,理智又拉住他令他动弹不得。

  每当这种时候,他总会劝慰自己,只要还陪伴在对方身边就好了。可是今日,也许是对方太过于靠近,也许是心脏因为情绪的起伏未能平静,他头一次近乎无法克制自己,想要倾诉内心即将溢出的情愫。

  多想告诉你,对你,不仅仅是兄弟而已。

 

  突如其来的嘈杂声吓得恍惚出神的吴世勋一下子坐起来,也让把玩着手机昏昏欲睡的金钟仁吓了一跳:“你干嘛这么紧张,失火啦。”

  吴世勋瞪他一眼,视线循着声音处望去,所有的人都转移阵地来到了这里。黄子韬也坐起身,Cody一边拿出了各种工具一边抱怨道:“怎么出了这么多汗,鼻子上的妆都掉了……”而黄子韬只是尴尬一笑:“夏天拍冬装太热了,空调都不够的。”他趁着Cody在化妆箱里翻找底妆的时候,悄悄地冲吴世勋眨眨眼睛。

  换来的果不其然是吴世勋的一脸嫌弃:“呀,好好拍摄吧。”

  “嗤。”黄子韬别过脸扯起一边嘴角轻笑一声,又转回去对着他笑,再闭上眼任由Cody堆砌妆容,“知道啦。”

  吴世勋走到场边,看着黄子韬迅速进入了拍摄状态,听见摄影师叫他的名字:“Tao。”

 

  “Say T,A,O!”

  每当他拿着话筒,在数束光线的照射下对着漂亮的银海跟fans互动的时候,吴世勋都会认真地听着,会因为对方不稳的喘息担心,也会因为对方的口误而抚掌大笑。

  Tao,韬。这样念的话,无论是艺名还是别称,无论是中文还是韩文,只要含糊一些,都没有人能听得出差别。吴世勋软糯的年糕音更是将一切变得含混不清。

  然而他却永远骗不了清晰明确的头脑。

 

  陪伴,其实就是拉着一个人的手走过一条道路。如果他们是兄弟,就能勾肩搭背地走过康庄大道;而如果不仅仅是兄弟的话,他们就只能是走过一根即将断裂的树枝,最终只有一个人能走过,并且在开头放了手,就不能再握回去了。

  只是普通的行走,却注定没有路旁绽开的鲜花。

  只是朴素的陪伴,却注定没有奢侈的能够永久。


评论(3)
热度(13)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