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灿白】挡箭牌番外:星火光点

【目录:C5 ← 上文/下文 → C6




我是他耀眼的光芒当中晦涩的一点星火。

为了他的闪耀,我愿意尽全力燃烧自己。

- Side BY 朴灿烈

 

 

  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我正在被Kai折磨着舞步,因为重心不稳而摔倒在地。虽然他有段时间一直矢口否认,最后却还是承认了他那时的的确确一下子笑出了声,又因为还不知道年龄大小的缘故立刻咬住了唇忍着不让自己发笑,黑色顺毛一通乱翘,看起来呆萌呆萌的。

  我知道他因为被人议论着“空降部队”的事情感到压力很大,虽然我们这些真正进了出道班的人都没什么顾及地和钟大还有他玩在一起,特别是我——一方面是因为我本身的性格就是喜欢打交道,另一方面的话,他们两个是我唯二的同年亲故嘛。 

  在偶然听见他说了他家的站牌后,我特意研究了一番地铁线路,发现他要转站的地方其实和自己家是在同一条线上,虽然兜了一个大圈,而且从公司我甚至可以走路回家,不过那也没什么。我以为我就是闲得荒,才想到要陪他坐一段那么长的距离。

  却不料,其实我想陪伴他,长到一生的路程。

 

  我们渐渐熟识,而直到出道后,我才得知原来他特意为了我绕了一个大圈到更远的地方转站回家,而他也才在某一次来我家做客时才得知我特意为了他绕了一个大圈回一个明明只用走路也能回到的家。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圈,最终也还是能够相遇,我想我已经足够幸运了。所以对他,我从来都不强求更多特殊的情意。

  他很可爱,我每次这么想的时候,脑海里都会闪现过无数个他,因为公司饭堂的黄瓜而皱着眉头硬是把黄瓜夹到我的盘子里的他,夜晚不要命地流血练习却在第二天因为老师的表扬笑得开心、在身后悄悄对着我比出一个V字俏皮地眨眼的他,还有,对着无数个为他倾心的女staff展露出眉眼弯弯、嘴型咧成四方形的标志性可爱笑颜的他。

  啊,差点都忘了呢,这么可爱的他可并不是只有我喜欢着。

 

  他夏天的时候进了公司,渐渐入秋的时候我们开始不断走近,冬天的时候我们缩成团挤在地铁里,一人手上捧着一杯鹿晗哥从公司楼下那家奶茶店带来的热奶茶;而来年春天的时候,我们的预告一个接一个地播出去,他与愈来愈多的人结识,我们没有时间再一起坐地铁回家。

  这年夏天的时候,我们出道了。在这种热情火辣的季节,他迎来了踏进这个圈子的一周年和20岁成年生日。我正准备从公司请假回家拿他的生日礼物,一拐角,就看到她带着些羞怯地将礼物递到他的手上。我听见他对着她爽朗地说谢谢,用他盘腿坐在地板上合着我乱七八糟的吉他声唱着歌的婉转嗓音;我看见他伸出手揉了揉她一头如同漆黑瀑布般柔顺的发丝,用他同样揉着我的造型头发嘲笑着“朴泰迪”的那只修长纤细的手。

  入秋的时候他们渐渐走近,而当冬夜渐冷,我们的事业蒸蒸日上,他们也迅速展开了恋情,温暖了这个季节。对于他来说,这是美好的一年吧。我在这样想着的时间里又习惯性地走到了公司楼下的地铁口。脚步顿了顿,我惟有故作轻松地耸耸肩,继续向前往那个抬眼就能看到的家走去。冬天的寒风从肩的两边直直擦去,一点体温都感受不到。真冷。

 

  我想我应该知足的,以队里和他关系最好的宿友待在他的身边。但可能我是个贪心的人,对“最好”这个词仍旧不满足,在看到他们撑着伞并肩穿过那条落满了雪的通往地铁的街道时,我还是不免有些发酸地想象起去年今日,那时在别人眼中的我们,是否也会如此甜蜜浪漫?

  哦,当然不会,在社会的人的眼里,那只不过是一对关系亲密的好兄弟罢了。

  我默默地退居于他的身后,但是我并不会因此失魂落魄或者离开他。谁能在宿舍里帮他调好空调的温度呀?谁能替他吃掉公司饭堂一截截的黄瓜呀?谁又能每晚惦记着为他因为受伤发炎的眼睛滴眼药水,第二天早晨又惦记着给他带胃药和糖,最后却总是只看着他蹦蹦跳跳地和别人耍宝呀?他对别人还是很细心的,偏偏在自己身上粗枝大叶。离开了这个小傻瓜,我哪里还能安心呢。

 

  其实经纪人哥哥早就对他们的恋情有所察觉了。他曾经在宿舍似有若无地提起过关于“论新人谈恋爱的弊端”的话题,然而终究还是因为不忍心才没有勒令两人分手。

  作为一个资深的网民,在第不知道多少次看见官网论坛上一些标着各种类似于“灿白”“开度”的tag后,我还是忍不住点开了其中的一个帖子。

  长长的一篇文,最初被捡到的失败品的我,和最终死掉的我。对着手机屏幕一脸悲伤地看着完结字样的我的心情五味陈杂,好吧,也许现在都比较流行帅哥没有好结果。

 

  CP。

  Super Junior和东方神起前辈,再之前的H.O.T前辈和已经离开了公司的神话前辈,练习生时期交好的SHINee前辈,甚至还可以算上女团的少女时代和f(x)前辈,每个家族团都逃脱不开又乐在其中的炒作手段,就是这个字母缩写。

  越来越多的fans们投身到了这个谁都清楚只是逢场作戏却不免深陷其中的骗局里,甚至有人因此才喜欢上了我们这些,本以表演为正业的idol。

  但这不是在普通学校或者办公室职场,我们惟有不务正业才能发扬正业。这是一个很难解释的道理,我也不甚在意,非要解释的话,大概fans和idol的相遇,就是追星和追梦两种不务正业的人聚在一起惺惺相惜吧。

  所以,以这种方式掩盖他的地下恋情,和他亲近,是没有人会反对的吧。我是个自信的人,我曾经坚信自己是对的,坚信我为了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完美的。

  直到现实将我击得粉碎。

 

  我匆匆忙忙赶到办公室的时候,他似乎已经给训得差不多了,眼眶红了一整片,却还是倔强地握着拳头、不愿意发出一点声音。

  心下的不安感愈发强烈。然而我现在是人前的朴灿烈,是旁边有边伯贤的朴灿烈,我没时间去多愁善感。我走过去,轻轻捏了捏他的手,试图给他我全身仅有的力气。

  可是,他却挣脱开了我的手。我转头,第一次从他的眼眸里看见了,对我的不信任、愤怒,与失望。

  他带着利刃的目光刺痛了看着他的我。

  高管坐在办公桌前,他无声无息地轻笑了一下。我想他一定是在嘲笑我们的年轻气盛,浮躁的心托不起过于沉重的情感。但是,不管是谁以怎样的眼光看待,我对他依旧。

  伯贤的情绪仅仅持续了几秒,紧接着,他突然收回了所有的戾性,眼尾无力地放松垂下,并不是往日因为开心而形成的可爱的下垂眼,现在只是带着悲怆的脱力。他对着办公桌前的高官深深地鞠躬,直到他说完了全部的话:“我会将分手的事情谈妥的,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回去训练了。还有,关于CP的事情,谢谢你,朴灿烈。”说罢,他直起身,看都不看我一眼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房间,离开了我。

  “伯贤,我……”干脆利落的关门声打断了我的话语。凝视着那扇紧闭的门,半张的嘴慢慢地抿紧,再无奈扯出一丝笑容对着高官鞠了个躬。

  这样也好,反正我也想不到该说什么,最多也只是苍白无力的解释。我能够说些什么呢?说我对他的亲近只是想保护他,而想保护他也只是因为我喜欢他吗?并且,CP这种事,确实是我单方面的保护不是吗。

  看完这一出颇具讥讽的画面,高官并没有多做评价,而是直击主题:“朴灿烈。你知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我不说话。抛开最终失败了的结果,我觉得我并没有做错什么。

  高官盯着我看了许久,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脸上现在是什么表情。他做出了一个“All Right”的表情,耸耸肩说:“你是我十分认可的一个孩子,不管是从你对舞台的资质,还是仅谈你那种真诚的性格。”

  从来没有想过对方居然有这种想法的我惊讶地抬起头。我和高管并无多少交流,平日看他也只是一副冷峻严肃的脸,我没有想到自己原来有受到他的关注。

  他肯定已经预料到了我的吃惊,对我不甚理会,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知道你是为了那孩子好,但是这已经超出了你该管的范畴。这次的事情我就当作什么也不知道,年初就要合体了,这意味着什么,CP,你明白的吧。”他刻意强调了那两个英文字母,仿佛又将我所做的无用功拿出来鞭打。

  “嗯。”我点点头,恭敬地鞠躬后转身走了出去。然而思绪,仍然环绕在方才的房间里。

 

  合体的时候向来炒作四大门面的跨队CP,我和Kris哥,鹿晗哥和世勋。

  fans们都在调侃,合体无灿白。刚出道那会去中国的机场,我没有听从公司的安排选择了站在伯贤身边。他有些惊吓,又拉了拉我的衣角,我低下头凑过去,听见他说:“经纪人哥不是叫你和Kris哥一起走吗?”

  我摇摇头,对他咧出我那一口标志性白牙:“没事啦,一个机场而已。”

  之后才在网上看到了铺天盖地的各种言论,还有对他一些并不友好甚至是过分的攻击性言论。公司显然也注意到了,经纪人哥一进驻酒店就把我叫进房间里训了一顿,以至于错过了晚上丰盛的自助餐。

  失魂落魄地回到房间的时候,他已经洗完澡趴在床上晃着脚丫玩手机了,一身清爽又家居的样子突然又令我安心下来。他抬眼看了看我,也不和我说话,转身拿起座机拨了一个键:“Hello?Please send the food now,thanks.”(你好?请将食物送上来,谢谢。)

  除了唱歌外第一次听他讲英文的我立刻喷笑了出来:“伯贤你干嘛讲英文啊哈哈哈好傻啊!”

  他似乎被我的嘲笑弄得有些恼羞成怒,但很快他又翻了个白眼:“你是白痴啊朴灿烈!这里是中国,讲韩语对方能听得懂吗?”懒得再和我多说这个话题,他继续投身于手机的事业中,我也就不打扰他,转身收拾起换洗的衣服。

  他却突然叫住我:“灿烈啊。”

  “嗯?”我拿衣服的手停了停,回过头去看他。

  微微叹了口气,他避开我的视线,轻声道:“对不起啊。”

  就知道他肯定又想多了。我走过去,揉了揉他搭在枕头上看起来委屈不已的脑袋,开朗的声线一如既往:“别说这些啊,伯贤和我是亲故嘛。而且,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吧。”

  他沉默了一阵,突然伸出手推了推我的大腿:“谁跟你是朋友啊快去洗澡啦!”

  “知道啦,伯贤亲故!”我笑得开怀,知道他肯定又感动又害羞的,也不再逗他就躲进了浴室。

  对不起啊,我的一厢情愿,让你为难了呢。

 

  他们很快就谈妥了分手的事情。她踩着高跟鞋离开公司的时候,他正坐在练习室的窗台边,目送着她的离去,面无表情。

  我本来以为事情结束了。

 

  年末的各种活动准备总让人倍感疲倦。我刻意和Lay哥和Kai留下来练多了一个小时的舞步,回到宿舍时,却正好碰上经纪人哥带着暻秀准备出去。

  暻秀看到我的时候,明显慌张不已。虽然平日他也总被fans调侃惊恐的表情,但是现在的他确实是感到不知所措。我不懂,只是对着经纪人哥问了好就打算回宿舍休息。

  经纪人哥先让了Lay哥和Kai进去后,推了推暻秀让他先去电梯间,然后对着我说:“灿烈啊,明年你的试镜都暂时分给D.O.和其他人了。你知道原因吧?”

  这样吗。我抿了抿唇,最终还是笑着点点头:“知道了,哥去忙吧,拜拜。”

  没有影视资源,其他也还是有嘛。实在闲得无聊我也可以去练练吉他打打架子鼓啊,虽然有些不高兴,但我对这些还是想得比较开的。反正,只要还和他,和成员们一起唱歌就好了。这样,就足够了。

 

  回到房间的时候,令我惊讶的是,自从和高管谈完话后就和世勋换了房间的他竟然躺回了自己的床上。他没有说话,也没有转身看我,而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拿着衣服先去洗了个澡。

  出来后的空调风意外凉爽。我拿过遥控器一看,26度。看了眼那个缩在棉被里的人儿,即使很享受这种温度,我还是按了遥控器将温度调高了些。

  我将遥控器轻轻放在他的床头柜上,关了灯躺下,但其实我一直在等他开口。

  果不其然他是有话要说的:“灿烈啊,你试镜的事情……我知道了。”

  “嗯。”

  “是她走之前弄的,她发了短信给我。”

  我们同时开口,又一怔,我还是决定先不说话好了。他似乎没那么冷了,翻身动了动却还是背对我,又接着说:“我想了很久,我不应该怪你的。是我没有保护好她才让公司发现了我和她交往的事情,而且分手的时候是她不想谈这种遮遮掩掩的恋爱。她这样对你,我也觉得挺过分的,也就没必要再和她多说什么了。”他终于翻过身,看着黑暗里的我睁着大大的眼睛,吓了一跳,“你……你干嘛呢。”

  我对着他笑,也不管他有没有看见:“伯贤啊,谢谢你。”谢谢你原谅我,谢谢你还愿意待在我的身边。

  他被我突然的道谢弄得有些不知所措,接着他全部的冰冷都融化了,他的笑容恬淡而温柔,就像他身后窗户倾泻进来的月光般明亮:“灿烈啊,你可能不知道,你真的是我很在乎的人。我第一次到练习室的时候其实紧张得要命,你却主动来和我问好。而且,”他想起了什么般嗤笑了一下,肩膀在被窝里一抖一抖的,“你摔的那下实在是印象太深刻了哈哈哈!”

  我有点气急,又无奈道:“喂!我明明很认真地在练舞好嘛。”这么说着其实我也并没有生气,哪里会和他置气呢,“伯贤,也是我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的人。”鹿晗哥有名言警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那么,他能够懂得吗?

  他是我心中很重要的人啊。是喜欢的人啊。

  沉默地盯了我一阵后,他翻了个身不再看我,又伸出一只手按了几下空调遥控器,同时我听见冷气嗞嗞冒出的声音。然后,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地响起来:“今晚……勉强开到27度!26真的太冷了……”吸了吸鼻子,他的声音渐渐微弱了下去,“……知道了。我也是。”

  “嗯。”我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很久,一直到他发出了像小狗一样哼哼唧唧的声音,我才意识到要强迫自己赶紧睡了。

  只是,你并不是,也不能是呀。

  边伯贤,喜欢你,我单方面就可以。

 

  朴灿烈是火,边伯贤是光。

  只有火愈烧愈旺,光才能愈加明亮。

  光芒多么耀眼,星火只占据一点就能够。

  你的世界那么绚烂,我只做一个被你在乎的暗恋者,便足矣。 

 


140916.番外END

评论(8)
热度(5)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