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桃色】挡箭牌 C5

【目录:C4 ← 上文/下文 → 番外一




Chap.5

用笑容欺骗了所有人,就是你追求的顾全大局吗。 -Side BY朴灿烈


 

  一觉醒来就是兵荒马乱地赶去练习室,演唱会的几首歌已经隔了大半个月不练,难免有些生疏,每个人也都是尽量提起精神凝神看好镜子里自己的动作。因为是国外巡演,编舞老师的要求也就相对提高了些,毕竟表现完满才能开拓市场嘛。

  好不容易熬到了休息时间,对于朴灿烈这种舞蹈奇才而言简直是上帝传达的福音。毫无形象地大字形躺倒在地上,朴灿烈唉声嚷嚷着:“水啊~我需要Suho哥啊啊啊……”

  还没等金俊勉嫌弃这个在地上瘫软着的残疾儿童,就有人先伸出手将毛巾盖在了那人脸上,同时毫不客气地往对方大腿上一坐,随之而来的是瓶装水放在地上“咚”的一声:“不要妄想了,水火不容啊朴灿烈,Suho哥是不会理你的。”

  朴灿烈一把扯开脸上的毛巾,大手拍了拍边伯贤压在自己大腿上的屁股:“呀!起来啊你,重死了痛啊!”

  被叫到名字的才不理会对方的哀嚎,变本加厉地将自己喝了将近一半的瓶装水扔在对方肚子上,下垂眼划成两道弯弯的弧线,嘴巴咧成了一个矩形:“你求我啊~”这么说着还是坐到了地板上,屈着腿双手抱着大腿坐在旁边。

  朴灿烈直起身,拿起放在腹部的水一饮而尽,期间还因为和边伯贤斗嘴而呛到了水,于是边伯贤便又鄙视着伸出手轻轻拍着对方的背顺气。至于还说了什么,黄子韬再没关注。

  他看着朴灿烈和边伯贤又因为搞怪而相视笑得开怀的场面,饮下的水愈发素然寡味,竟尝出了一丝丝苦涩之意。

 

  上海场的时候,黄子韬站在自己的灯牌区前,他其实捕捉到了下边零星几个“Taohun”的灯牌,但是不敢太明显,于是只会似有若无地随处眺望,偶尔再瞄多几眼那些桃红色的灯牌。视线所到之处,尖叫一片。

  当事人倒是自以为掩饰得不错,冲着四面八方挥挥手,不是自己的part的时候就跟着音乐晃动着摆摆pose,却突然被人从背后搂住。

  这个身高以及会干这样的事情的人通常来说都是吴世勋了。黄子韬没有多想地回过头,朴灿烈那张晒着大白牙的脸就放大在了自己眼前,愣是把自己想要凑到对方耳边说悄悄话的动作和笑容给吓得僵硬了。

  完了,饭拍又得残了。这是黄子韬的第一反应。

  不过很快他就转回了头对着观众席,另一只手搂上对方,两个人一起向台下的fans挥着手唱着,笑颜如花。

  因为朴灿烈的眼神分明没有笑意,除了担忧,还带上了探察的神色。

 

  将虽然感到奇怪却也没有多虑的边伯贤暂时支开后,朴灿烈借着重力重新倒回酒店柔软的大床上,扭头看见黄子韬局促不安地站着,才笑着指了指一旁的椅子,在床上挪到了靠垫的位置将头抵上去:“你会来找我其实我有点被吓到诶。我也没什么想说的,也以为你不会知道我在想什么。”

  黄子韬想了想,既无奈又无不嘲讽地说道:“是嘛。两年前的话或许吧。”他看着朴灿烈,这个比他只是大了几个月的哥哥,黑发的相貌却怎么也不能和两年前的青涩容颜重叠,“哥不也是一样吗。也许以前,不会想说什么却不说出口吧。”

  似乎是早已预料到般,朴灿烈也收回了嬉笑的神情,坐起身道:“现在也不。”

 

  思绪被肩膀上突如其来的拍力打散。黄子韬浑身一震,回过头,对上了吴世勋依旧平常的脸:“起来练习了,不要发呆啦。”

  看着大家都相继在镜子前站好,黄子韬连忙抓住吴世勋递过来的手从地上爬起来,期间还被金钟大无情地嘲讽一番,黄子韬撇撇嘴懒得反驳,无意间扫向镜子的时候又看见朴灿烈和边伯贤两个人几乎一模一样的弯腰拍掌咧嘴笑,心情愈加复杂。

 

  让我不要再拿CP来掩护他,你说我能有什么办法?钟大哥其实说得不太完整,对方手里拿着虫子我打不过,其实,对方手里如果拿着我们的合同的话,我也毫无办法不是吗。

  “一旦被公司发现了,你就会失去很多机会了,单方面的。我不想你重蹈覆辙明白吗?”哈哈,灿烈哥,你自己当初为了牛肉失掉了13年全部的试镜的时候,你后悔过吗?你连自己都骗不过,又何必来掩盖我的决定呢。

  失去试镜机会,我知道那对于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你可以留在公司当Rap老师,器乐老师,可以当模特,上综艺。而我的梦想,是武打演员。

  可是……

  黄子韬躲在幕布后,看着镜子里因为solo part的动作失误而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的吴世勋,两年的时光也让他愈加成熟,可是在黄子韬眼里,他就是一个爱玩爱甜食又爱撒娇的小孩子。还有,是喜欢的人,一如既往。

  这样好的人,你叫我怎么不能去保护他呢?黄子韬并不是为爱情冲昏头脑,他只是觉得这些东西还不太着急,相比起来,他想在时间里尽可能地多给予吴世勋一些什么,不求回报的,只是希望他过得无忧无虑。

  那晚朴灿烈并没有说太多东西,由于“演唱会太辛苦了需要好好休息”,所以气氛也并没有因为黄子韬离开前说的话而降至冰点:“哥,所谓顾全大局的你,打算和我说教吗。”

  “你也有喜欢的人,你一定能够懂我。”

  就算他永远也不知道我曾为他所做的一切,没关系,我只想和他一起,像兄弟那般勾肩搭背没心没肺地笑到天荒地老。

  以一个框定好的完美结局,谢幕这段荒无人烟的单相思。

  这是只有我们彼此心知肚明的,顾全大局。


评论(6)
热度(9)
  1. ExoChAGiYuu 转载了此文字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