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桃色】挡箭牌 C4

【目录:C3 ← 上文/下文 → C5




Chap.4

兄弟情深,儿女情长。 -Side BY 吴世勋



  从南京飞回韩国之后,公司难得贴心地放了假,只让已经困得东倒西歪的一群人第二天记得白天的排练。有的倒是真的昏睡过去,有的则选择了趁着大好时光出去逛逛。

  时光飞逝着到了深夜,也不知道是哪只兔崽子联合了一只鹿崽子提出了要玩一个叫做国王游戏的奇怪又老套却百玩不厌的游戏,说是要在接下来的演唱会上玩起来。

  虽然并不明显,但不断捕捉到张艺兴投来的犹豫不决又不怀好意的目光,吴世勋还是分外不自在地坐直了身子,心里打量着玩这个游戏他们之间不分伯仲,并且就算他是队内公认的游戏小能手,面对张艺兴这种关键时刻反射弧还是不容小觑的人物,他还是决定要竖立起警惕以免落入敌人的圈套。

  然而再三防备,单枪匹马还是比不上强强联手的。一个关键时刻精明的张艺兴加上一个耍人图乐在行的鹿晗,吴世勋还是不负众望地被准确地点到了手中扑克牌的黑桃3花色。


  “那么……”张艺兴转了转手上的扑克牌,环顾了神色各异的成员们一圈之后,看到了鹿晗的手在牌前不着痕迹地比了个“3”,刚才瞄到坐在自己右手边的黄子韬的牌是黑桃1,心下了然地勾起嘴角笑了笑,又故作困惑地拖着鼻音似乎在考虑着到底要抽什么数字,演技实力过硬以至于鹿晗都差点以为对方已经瞬时消失了记忆忘记了数字,急得抓牌的手抖得跟筛子一般。

  “……1号在下场演唱会上,时间地点不限,拉住3号的手,要有饭拍有尖叫,少一项下场演唱会继续哦~以此类推哈。”接受到鹿晗快要把自己按进酒杯里的目光,张艺兴还是连忙一口气说完了。

  “耶!逃过一劫!我是4号哦嘿嘿~”朴灿烈第一个将牌摔回桌子,手高高地举过头顶欢呼了一阵子后别到后脑勺,又凑近边伯贤看了看对方的牌,“伯贤你的是什么?”

  边伯贤耸耸肩,将牌摊开给成员们看了一下后扔在桌上:“黑桃6。”

  朴灿烈一脸惋惜:“哎呀你居然没事真是太可惜了。”

  “呀朴灿烈你嫌刚才被点到在广州巡演公主抱钟仁不过瘾是吧?”边伯贤伸出手掐了一下朴灿烈的大腿。

  “啊痛!干嘛,你吃醋啊?”随便叫唤了一下表示了自己受害的大腿,朴灿烈继续抓着重点调侃着边伯贤,手也绕到对方脖子上轻轻挠了一下。

  “滚!”边伯贤恼羞成怒。


  已经习惯了这两个人的不正经和吵闹,作为比格line剩下的一位成员,金钟大盘腿坐在地上将窝进沙发里已经困得快睡着的金珉硕的牌和自己的一并放到桌上:“我和珉硕哥都不是哦。快点揭晓了是谁我们就赶紧睡了吧,明早要去练习室哦~快点快点~”扔出黑桃9和10的手交替地在膝盖上拍来拍去,大腿也不停地晃着,饶有兴趣地盯着剩下的人。

  同样困得不行的金钟仁连牌都懒得看了,今晚运气似乎不太好,他被连续点了三次,现在已经是生无可恋地将牌给了都暻秀,又往对方肩上躺了一会儿,终于找到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然而都暻秀轻轻推了推他的头示意他不要先睡着了,于是他又只得直立了脊背后垂着头不停地翻着白眼不让自己睡着,样子颇像自己的94line兄弟吴世勋,然而对方正沉浸在被耍的无话可说当中没空搭理他。

  都暻秀瞪大眼睛看着手里的两张牌,最后不知是谁实在忍不住说了一句“暻秀啊直接放下来吧”才照做,黑桃2和8,人为幸运地没有抽中。

  金俊勉点点头,同时揭晓了自己的牌:“嗯嗯,起晚了老师又要玩加时训练小游戏了。别再让我玩游戏了啊!”黑桃5轻飘飘地落在桌上,大家也没有理会这个没有威严的队长的抱怨,只有同样受到惩罚并且刚刚干完坏事的张艺兴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们两个被要求的事和这回兴鹿密谋的差不多,要有看起来像粉红又像兄弟情谊的肢体接触。

  鹿晗等到他们都讲完了,才不紧不慢、不荒不忙地掏出了自己那张仿佛闪着光的黑桃7,然后故作惊讶地说道:“哦莫?是wuil韬和世勋吗?这么巧啊!”

  吴世勋看着他那一副肤浅又浮夸的装蒜模样,想着自己以后要不要永远把眼白留给鹿晗。黄子韬倒是不怒反笑,起身抖了抖坐得有些发麻的腿,嘲讽脸对鹿晗:“又不是没见过,真是……”看到鹿晗微笑着内心却仿佛在说着“再说啊黄子韬过来鹿爷好好疼你啊”的脸,黄子韬还是决定将剩下的话吞进肚子里,踢着拖鞋就往自己和吴世勋的房间走去,同样特别装蒜地伸了个懒腰,“啊~就这样啦我好困哦……大家早点睡啊哈哈哈!”


  吴世勋进了房间,发现黄子韬已经关了灯睡进被窝里了,想要谈心的想法也只得硬生生地哽回喉咙。他摊开另一张床的被子盖好,在这之后隔了不知道几分钟,终于还是憋不住打破了房间里的寂静:“我们真的要玩这个吗……”

  虽然无法明白张艺兴和鹿晗所想的,但是吴世勋和黄子韬的接触,虽然依旧密切,却永远都是尽可能地避开友情以上的亲密。如果说要吴世勋把黄子韬只是当作兄弟,吴世勋当然可以,因为说白了他就是足够闷骚;而黄子韬,则比他能忍。然而一旦超出了“兄弟”这个范畴,立刻就会有尖锐的藤条疯狂蔓延至四周,阻挡前往幸福的路途,结果自然只有痛楚。

  所以,他和黄子韬只能被规规矩矩地束缚在兄弟情深的戏里,不能发展儿女情长的剧情。

  无欲无求的,吴世勋只是希望黄子韬能过得快乐,别再为了他难过。

  不过这话落进了黄子韬的耳朵里,则变成了另外的翻译解释。

  “没事啦,他们想玩就玩嘛。你不要想太多了。”黄子韬干笑了两下,脸向着雪白的墙壁,上边贴着他们出道时的官方海报,那时的吴世勋还比自己矮了些许,现在自己却非要穿着气垫鞋才能高得过他了。

  肯定是担心晒粉红让女朋友生气吧。黄子韬自嘲地笑了笑,吴世勋你小子怎么就这么可恶呢,重色轻友啊。想到这里不禁郁闷了起来。不过就算是兄弟,好像也不是你最在乎的那个诶。

  只是陪他们玩而已,只是我一个人为了这个“游戏”暗自欣喜又暗自伤神罢了。没有得到吴世勋的其他反应,黄子韬估摸着他应该已经睡去了,安慰着自己不要想太多也就调整好姿势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隔着一小条过道另外一张床上的吴世勋还睁着眼睛愣愣地盯着窗外的月光出神。


  吴世勋保持沉默的原因是他知道自己说的话又令对方陷入了难受,他觉得他是没用的,只能让事情持续糟糕下去,而他总为此懊悔不已却全无办法。更何况,他们对彼此有着同样的感情。

  月色很好,吴世勋凝神看着云轻薄得如同一层白纱覆盖住月亮的光彩又缓缓散开,一时间明亮得有如日光铺着希望落在自己的脸上。他虔诚地闭上眼双手合十,平日每晚都跪在窗台前默默祈祷着,不过今晚所盼望的内容与先前大不相同。

  【——如果可以,也让我和他,能够在一起吧。】

  他没有再睁开眼去看清夜幕中令人沉醉的月色,虽然对愿望虔诚,却不抱希望,不带渴求。


  黄子韬,兄弟情深,儿女情长。

  如果这世界的定理大致如此,那么我更宁愿做你那个感情深厚刻骨铭心的好兄弟,勾肩搭背给对方最重的情感和最强大的支撑,成为你生命中深刻的一部分。

  因为,我们已经走不完“永远”这样长的距离。


评论(4)
热度(10)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