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桃色】挡箭牌 C3

【目录:C2 ← 上文/下文 → C4




Chap.3

进退两难,明哲保身。

可惜你无法保证每一步不是只无用功原地踏步,并且能够全身而退。 -Side BY 金俊勉



  好不容易磨蹭着洗完澡的黄子韬被金俊勉按在床上贴好了药膏,末了金俊勉还在贴的地方痛心疾首地拍了拍:“队里三个忙内,你最大,又最多病多灾的,哎我真是……”看着黄子韬瘪着嘴委屈地冲着自己撒娇的样子,金俊勉又伸出手,往黄子韬才好没多久的大腿上拍得声音清脆响亮,“撒娇有什么用!你照顾好自己也就不用在这里讨好我了!”

  “反正哥会帮我的嘛,我知道哥最好了~bling bling~”语气丝毫没有减轻半分的娇嗔抑或说是浮夸,反倒是更上一层楼地将手握拳放在脸颊旁,学着某个在节目上明明害羞得要命下台却可以随性演绎出不同鬼畜版本的撒娇始祖,当然,并不是指队内完全不像大哥的大哥和完全不像正常人的补刀团副团长。

  金俊勉一脸嫌恶地咂咂嘴:“得了吧你,虽然世勋折磨得我心很累,但鉴于他最近都很乖的情况,我还是决定在你们中间选择他的。”说罢,露出一幅“爱妃莫慌朕明晚翻你牌子”的充满了说不出的诡异的表情。

  黄子韬那是自然地翻一个白眼:“哥你别想了我是不会选你的。”我和你一样也选他。反正也只是我单方面选择,不能作数的。

  懒得再和对方驳论,金俊勉正打算收拾完东西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却不料又被黄子韬的问题留住了脚步:“哥啊,你说鹿哥为什么不叫我去呢。”

  “你又不喜欢喝奶茶。”金俊勉想了一阵,终于理直气壮地找到理由,“再说了,中国不是勋鹿大势么,他们就算被发现了,前阵子公司打压着这一对,弄点私下的动作也能够圈些饭,公司倒从不介意。”

  黄子韬坐起身盘着腿,却说不出半句反驳的话。


  金俊勉不愧为他们的队长,随着团队在社会上不断地经历,他已经能够很平静地面对各种大小事项,大到各种颁奖现场,小到一个公司的炒作手段。不像他黄子韬,领个奖哭哭啼啼泣不成声,面对公司的作风无法心安理得胡思乱想,纵然似乎只有他一个走进了这个死胡同,像他们MV里拍摄的迷宫一样,因为吴世勋终于将自己逼上绝路。

  虽然不喜欢CP这个手段,但对于这之间的感情权衡,黄子韬还是很没有骨气地会去嫉妒。

  鹿哥去也好,毕竟勋鹿在国内的人气可是高涨着呢。在本土韩国里,就算不是大势却也还是有很多饭的。日本的话,前几天才出了统计表,在前十稳当地闪耀着,看着都让人觉得要相信真爱了。

  而他自己和吴世勋呢?哦,连线都没有,只是贴心地标注了“黄世仁”这个坏人名字。当然,自己也是有着“桃色”饭的,不过这个名字听起来也是坏坏的。难道饭们都喜欢自己的Bad Boy Style?黄子韬总是在镜子前自拍时撩起自己的刘海,咬着唇做出坏坏的表情,心满意足之后就被推门而入的吴世勋一个白眼打击得回到解放前:“没化妆还发什么神经。” 

  对,黄子韬觉得这个名字简直取得太完美无暇天衣无缝了,吴世勋就是个Bad Boy,用少女时代前辈最新主打歌中的一句歌词就是:“You bad bad bad bad You so bad.OohSehun.”

  即便如此,他还是依旧对“CP”这个字眼嗤之以鼻,虽然是配和着公司来些小接触,也丝毫不介意和队友们之间亲密的互动。他唯一反感的只是这一切一旦被带入进了这么个讨人厌的词语里,所有的一切都不可能再简单纯净了。

  然而在他内心深处不断跌落的吴世勋的身影,总会令他感到很痛心,却很充实。

  你不知道我对这一切抗拒的理由,只因你与我而言是假CP,却是真感情。


  时间已经抬着马蹄不知道划过多少圈齿轮,和岔开了原先的话题却明显心不在焉的黄子韬聊天着实痛苦,金俊勉在不到五分钟之内迅速结束了交谈,以“鹿晗和吴世勋这两个神仙怎么还不回来要去联系他们”的借口毫不犹豫地起身离去,也不管黄子韬四仰八叉地趴在床上嘟囔着“在这里也可以打电话呀”的实诚话语。

  你就假装我的手机得了在你房间打不了电话的病嘛。金俊勉义无反顾地离开了黄子韬回到了自己与经纪人哥哥的房间,正好碰上经纪人打着电话催促着同样溜出去玩的张艺兴金钟大边伯贤三人差不多就回酒店,然后才有些哀怨地说道:“哎呀你们这一个两个的就不能让我休息一会儿嘛!还是wuil Suho当我们的leader好啊,至少很多时候不出岔子嘛……”忽视经纪人最后吐槽自己的那一句,金俊勉微微一笑,早早地便钻进被窝里刷着推特,心思却早已脱离了网络世界而是被禁锢在了残酷的现实世界里。

  Tao,我是Suho啊,是EXO的队长了,不再是盘腿坐在练习室和你分着沾了眼泪的面包的俊勉哥了。

  快停下吧,不然,哥就真的要知道了。


  在消防通道里,因为吃太饱需要消化而临时决定的爬楼梯比赛在鹿晗和吴世勋之间隆重举行。

  气喘吁吁地爬到离他们所在的楼层还差几层的路,鹿晗却并没有着急着大跨步登顶,而是拉住了吴世勋的袖子示意他站定,左手肘搭在他肩膀上,右手扶着膝盖微弓着背边缓气边说道:“喂、我说啊……如果这时你很累,但是我脚崴了,然后这里火灾的话……你会不会丢下我跑掉啊?”

  吴世勋也是轻喘着气,晶莹的汗水从他的额头一路划过下颔骨再到喉结,他有些不舒服地松了松肩膀扯了扯领口,夏日的炎热却未能褪去半分。听完这种天方夜谭的设想,吴世勋觉得自己没有被这位哥哥的脑回路噎死在廊道上也是拼尽全力:“当然会,如果消防通道里面也可以燃起熊熊大火的话。”

  “呀你不能假设一下啊!”鹿晗伸手拍了他一下,紧接着抛出下一个问题,“那如果,是Tao呢?”

  吴世勋心下一惊。

  他本以为自己内心当中的那些小心思就在刚才被看破,但细看之后才发现鹿晗的眼神其实在闪躲,又还硬是要扯出一个询问性质附加消除尴尬效果的笑容,看起来心思比自己更为复杂。于是这才故作波澜不惊地淡淡道:“不会。”

  “因为,他是我的好兄弟啊。”

  鹿晗一巴掌就呼了过去,虽然只是隔空:“不把我当兄弟行啊你吴世勋!”这是鹿晗大概猜想的几个剧情中的一种,所以他并没有感到多么意外,反应也没有像第一次突发奇想提出问题时的不自在。而对方则是吐了吐舌头往楼上跑了几步后转过头补充道:“对啊,你是我儿子嘛XiaoLu~”他火上浇油的结果就是鹿晗又扑到他身上打闹起来,画面大概可以用爱豆形象全无来概括。

  而在喧闹声被防火门一声轰鸣隔绝之后,本在拐角的楼梯间藏着的影子慢慢步出。苦恼地撇嘴,那人的酒窝中都晕上了有些忧郁的神色:

  “你们俩可不能这样啊。”

  拿感情去试探感情的话,是会伤感情的。


评论(3)
热度(12)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