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兴勉】症结 C8

【目录:C9~10 ← 上文/下文 → C7

卤面的重逢,卤蛋的对峙,意面的思念。

说实话我现在有点饿




C8

 “鹿晗,我一直按照你说的方式,将金俊勉照顾得很好。”

  当金俊勉迎着早晨灿烂的日光准备敲开张艺兴的房门时,就听到里面张艺兴的声音毫无波澜地响起。

  对于金俊勉这个胆小鬼来说,他的第一反应,当然就是逃了。

  所以他也就自然没有听到张艺兴下一句认真的语调:“可是现在,我打算用我自己的方式了。”

 

  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金俊勉才恍然发觉,自己这是坐上了去鹿晗家的公交。

  果然已经养成了习惯么。金俊勉不无自嘲地笑了笑,又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思想安慰了自己一番后掏出耳机打算听歌,按下了手机的home键后就看到锁屏上自己和张艺兴头挨着头亲密无间的自拍照片。照片上张艺兴眉眼弯弯,现在看着却觉得分外讽刺。干脆利落地播了歌锁上屏幕,一片黑之间金俊勉还隐隐约约看到自己蹙着的眉头间充斥着愤怒与失落,烦躁地干脆将头撇到窗外看着风景,又因为窗户不断反光出自己的模样最终干脆闭上眼浅眠。

  可是头脑清醒不已,却又混沌得对先前的一切理不出一个思绪。

  为了朋友的前情人大可不至于牺牲至此,然而张艺兴的那句话却不得不让金俊勉怀疑他先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刻意为之。但是张艺兴真的就对自己没有哪怕一丝的真心实意吗?金俊勉想问,终是得不出答案。

 

  站在熟悉的门前,金俊勉才真正胆怯了起来。

  他仍清晰地记得上一次在这个门前的场景,鹿晗低着头关上了门,磨砂玻璃模糊了对方脸上的神情,金俊勉面无表情地拖着行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它。他还记得鹿晗最后的一句话有如叹息般轻声问道:“能不再见吗?”他平淡地回答:“可以。”然而内心却天崩地裂无法平静,就像现在这般暗潮汹涌。

  应该先打个电话通知对方才对的。金俊勉正打算关了飞行模式拨通鹿晗的电话,又看见锁屏上的张艺兴,思忖着“前任因为和现任吵架找上家门”这个剧情的厌烦指数,愈发觉得茫然了。

  踌躇间,身后的电梯突然打开,金俊勉回头看去,鹿晗头上还带着那顶去年他们一起逛街时买的卡其色针织帽,披着一件深色大衣踩着厚厚的雪地靴,刘海有些凌乱的散在眼前,手里拿着一串钥匙,钥匙圈的尽头还挂着一只小鹿和一只狐狸。仿佛感受到了金俊勉的视线,鹿晗抬头,一瞬间有些惊讶的神色,旋即又扬起了笑颜,一边开门一边说道:“怎么来了也不先告诉我?”

  金俊勉有些尴尬:“嗯……走得太匆忙,忘了。”

  率先进了门,鹿晗指了指地上的拖鞋说:“先穿着这个吧。”金俊勉低头看去,是自己原来那双普蓝色的棉布拖鞋,和鹿晗脚上那双棕红色拖鞋是同款,朴素又大气。他不知怎的觉得少了些什么,直到真正将拖鞋套在脚上稳当了后,他才恍然想起了家中那双张艺兴不顾金俊勉反对坚持要买下来的印着狐狸图案的棉布拖鞋。

  摇了摇头,金俊勉自然地抬起手想要锁门,却突然想起这里是鹿晗的家,以前在这住过所以很清楚鹿晗是不会锁门的。只是和张艺兴一起住之后,因为那儿是普通住宅区,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养成了锁门的习惯。

  想到这里,他赶紧收回了手,有些懊恼着自己飘忽不定的思绪,坐在了沙发上,却是坐立不安,眼珠子也是不断地打量着这个自己曾经熟悉不已的地方。没有再进行过装修或者是改动,除了音箱上两人的合照被收了起来之外,这里的一切和金俊勉离开时似乎没有什么差别,可是金俊勉还是觉得翻天覆地,比如他从来没注意过的天花板角落裂开了细密的缝隙,鱼缸中原来不仅仅只有两条小丑鱼而是有三条,茶几下的柜子上边居然有一个美少女战士的卡通贴纸,金俊勉猜测那一定是鹿晗的侄女上次来玩的时候随手乱贴的。这里的一切,和自己当初熟悉的模样已经大相径庭。

  无意识地放空的过程间,鹿晗已经撬开了两罐啤酒递给了自己。没有过多言语径自接了过来,仰头就是一大口下肚。鹿晗开了电视,跳出的画面果不其然是体育频道。

  在暖气里啃着冰凉的啤酒看球赛是他和鹿晗的冬天,不是他和张艺兴的。张艺兴因为胃病的缘故被金俊勉勒令禁止一切凉性饮品,每天变着法子研究着炖点椰汁西米露或是热一杯牛奶,两个人窝在沙发上吹着暖气看着电视里的小品笑得前俯后仰,偶尔张艺兴的手还不安分地乱动,金俊勉便红着耳根狠狠地报复回去,最终又继续缩成一团满意地在张艺兴怀中找一个舒服的位置倚着。

  再以前的时候金俊勉也是靠在鹿晗的肩上,只是每一次对方总会因为太过兴奋而直接抬起手打上金俊勉的头,又会在自己怨念的目光中不好意思地抱住自己,扭着身子撒个娇也就作罢。

  然而现在两个人分坐在沙发两头,有些安静地看着电视上比分悬殊的篮球赛,只有偶尔出现nice shot的时候才会欢呼几声,再轻轻对碰啤酒罐。

  金俊勉啜了口啤酒,余光看着鹿晗目光柔和,夹杂着想念与别扭的复杂情感愈发强烈了。

 

  换季的天气总是复杂多变。冬日渐逝,冰凉的雨水在午后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金俊勉坐在窗台上,看着窗外阴沉的景色,忽然想起来家里的衣服还没有收,幸好只是两三件T恤,却还是白费了洗衣机的功夫。自己不在,不知道张艺兴会不会赶回家收呢,但谁知道他今天去的地方是远是近,几件衣服而已再洗过不就是了。他低头无声地叹了口气。早知道我先把衣服收回来了再走也不迟啊。

  “叩叩”两下敲门声,金俊勉回过头,鹿晗手上端着一杯热茶走了进来,递了给自己:“小心烫。”说罢便探出身子将窗户关小了些,又扯过一旁的毯子盖在金俊勉的脚上。金俊勉看着他的一系列动作,突然觉得视线被杯中接连不断的水蒸气模糊了。

  刚才没有吃早餐就生啃了冰镇啤酒,还没到吃饭时间胃就犹如刀割一般不断刺痛着,连着心脏都有一把匕首随着心跳的节拍不断刺入,疼得金俊勉嘴唇发白。金俊勉不是没有这样过,只是很久没有如此了,所以鹿晗倒也没有因为惊吓而夸张得摔掉了手上的盘子,而是将蒸了一半的鲫鱼拿出了锅,迅速地炒了一碗扬州炒饭后喂了金俊勉吃下,再给对方喂了两颗胃药。期间鹿晗一直没有说些什么,就像刚才那般,他并不会唠叨而只是沉默却细致地帮你打点好一切。

  不像张艺兴那个话痨。金俊勉大概想了一想如果是张艺兴在这的话,端着茶过来的时候肯定要先把自己装得跟个店小二一般,再将什么普洱铁观音大红袍全部吹嘘一番,然后一面说着“下着雨怎么不关窗感冒了怎么办”一面伸出手关上窗,再摸一摸自己的脚踝评价一句“手感是不错,就是太冰了差评”后将毯子将自己的脚裹得动弹不得,最后盘着腿圈住自己的脚面对着自己一脸痛心疾首地唠叨着“你这要是离开我了该怎么生活啊”云云。再加上张艺兴说话莫名其妙地不是特别利索,声线也是清亮和煦的,又偏偏爱唠叨,总是令金俊勉听至一半便忍不住发笑。

 

  “……在笑什么?”鹿晗的声音打断了金俊勉对张艺兴的回忆。

  即使什么都没有,金俊勉仍旧做贼心虚般干咳了一声:“没什么。”

  见他这样,鹿晗也就识趣地不再多问,说起了自己要说的话:“上次是我在气头上,所以说话有点冲。最近你就安心吧,这里你想住多久都行。”鹿晗侧坐在金俊勉身边,终是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对方的发丝。而金俊勉则是再次陷入了过往的回忆,对鹿晗这时候如此亲密的举动并无太大想法。

  看着对方愣愣地垂着眼颇像一只乖巧的小狐狸,鹿晗忍住了再次伸出手的冲动,收走了对方的空杯子走进了厨房,却并不急着将杯子洗干净,而是不紧不慢地从裤袋中掏出了手机拨通了最上一排的通话记录:

  “喂?人在我这里,你不用找了。他暂时不会想见你的,张艺兴。”


评论
热度(6)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