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兴勉】症结 C7

【目录:C6 ← 上文/下文 → C8

 终于开窍的小狐狸 x 终于卖了兄弟的小骄傲(?)




C7

   张艺兴倒也不是演技拙劣,不过是反射弧稍微比常人慢了一些些,大概。因为他似乎也只是对不感兴趣的东西满不在乎罢了。

  所以,虽然被金钟大的办事效率之快震惊得有些不知所措,在金俊勉朝他小跑而来却突然踩到地上的积雪而滑到的时候,他还是毫不犹豫地扶了过去,纵然金俊勉手上的长柄雨伞近乎就要划到他的脸。

  同一时间,金俊勉在滑倒的时候下意识地伸出手扑向了前方,看到对方就要伸出手来扶,想起自己手上还有一个堪比杀人利器的雨伞,手立刻反应过激般收了回去。这就导致了计算好距离了的张艺兴并没有抓住金俊勉的手,而是被对方向前的冲力直接撞到了地上。

  “嘶……”

  “唔!”

  前者是腰擦到地板的张艺兴,后者是膝盖撞到阶梯的金俊勉。

  听到对方倒抽气的声音,金俊勉顾不上揉着自己上估计淤青了一大块的膝盖,灵敏地爬起来想要扶起对方,无奈动作实在是太急而且地上积雪的数量相当可观,于是他在起身不到两秒后又再一次摔了下去。与之前不同的是,这回撞青的是小腿,扑倒的位置是张艺兴的身上。

  张艺兴被他再这么一压,腰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哎哟!俊勉你再怎么喜欢我也不用那么热情我又不会跑……”然而看着金俊勉一副神色紧张的模样,他也突然觉得生活不过如此美满,嘴上还是调侃的话语,又忽然被自己说的逗笑了,白气呵出,湿湿凉凉地打在金俊勉脸上,酥麻的感觉慢慢由脸颊爬升至大脑,融进内心时又被体温捂暖了。

  金俊勉看着雾气间张艺兴眯着眼咧开嘴笑的样子,厚厚的下唇划成一道弯弯的弧线,眉眼也是同样弯弯的形状,像夜晚会见到的散发着柔光的新月,却又闪着如同午后日光般温暖的色彩,全然不似夜晚见到的那般清冷的格局,同样的眉目却染上了疏离的味道。

  虽说是为了能更多地陪着金俊勉而推掉了之后的工作,但在金俊勉来之前张艺兴一直都是以一种忙碌的姿态,毕竟口碑好,而且治疗总是一项长期的工作。张艺兴总是早早地赶去很远的地方,却又总是为了金俊勉而赶在晚饭前跋山涉水地回到家,为了这个除了准备早餐外只会炸厨房的危险分子。偶尔半夜金俊勉起床喝水的时候,就会看到隔壁房间亮着光,房间里还不时传来轻微的交谈声以及纸张散落的声音。他偶尔也会产生好奇,或者是想要抬手问对方需不需要一杯热咖啡,最终却想着“自己只是一个病人似乎不是那么重要”便悻悻地放下手,转身踢着印着狐狸卡通的棉布拖鞋回到自己房间。

  金俊勉一直都不知道张艺兴是如此辛苦,直至某天无聊去诊所找同为心理医生的都暻秀闲聊的时候,才从对方口中得知张艺兴的行程那么匆忙,而他带给自己的却总是安逸。他每每想起张艺兴在深夜的窗台边翻阅着一份又一份的文件,月色淡淡地洒在他微蹙着眉略显疲惫的面容上,而第二天清晨对方却仍旧笑眯眯地称赞着自己的厨艺又进步了不少,以及傍晚他待在厨房里熟稔地摆出一道又一道精致可口的家常菜,饭后还悠闲地倚在门框边看着自己洗碗,将忙碌留到门后露出职业性笑容打着电话。

  他见过的,那张无奈夹杂着心疼的笑,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对方对吴世勋的笑容。

  和后来他贴在自己面庞前玩味地勾着唇角的模样大相径庭,却更令人着迷。

  像他现在明明摔得狼狈却笑得爽朗一般,让金俊勉再也无法心安理得地将自己归为“不重要”的范畴。

 

  说起都暻秀,金俊勉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拥有着自由灵魂并且令自己羡慕不已的人。

  和张艺兴职业相同的人,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许多的,毕竟社会学家有言“精神是稳固社会最好的混凝土”,必然也就需要巧夺天工的修理者,抛开抽象的理念概之具体,这一部分人通常有个职业叫心理医生。都暻秀就是其中一名称职的能手,虽然很不巧的是,他在前不久刚刚罢工,因为他同时在前不久和家里人坦白出柜,现在算是半逃命状况。

  金俊勉和张艺兴看着都暻秀将他柜子里的东西清理好打包起来或是扔掉,他的男朋友金钟仁,一个一看上去就知道拥有健康好体质的男生,沉默地帮他把东西搬到门口的车上。金俊勉本以为是性格使然以致于画面如此安静和谐,然而在他帮忙将对方其中一个纸箱抬出去的时候,就看到金钟仁的手攀到了都暻秀的脖子上挠了几下,然后又嬉笑着躲开都暻秀瞪大眼睛却没什么威慑力的小腿攻击。原来只是生人勿近。

  都暻秀上车前独独支开了张艺兴和金钟仁,拉着金俊勉在小区内走了一阵。

  对方上来的第一句话就把金俊勉吓得不轻:“其实,钟仁他以前喜欢过艺兴。”

  金俊勉瞠目结舌,手胡乱地指着诊所的方向:“那你还让他们……!?”

  看着金俊勉一脸慌乱,都暻秀很不给面子地大笑着,嘴唇咧成爱心的形状,眼睛弯成了初十前后的弦月模样,果然眼睛大就是占优势:“你怕什么,钟仁现在喜欢的是我好吧。我、艺兴、鹿晗和钟大,你都认识的,我们这四个人当时学一个系住同一间宿舍,钟仁是艺兴的朋友。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是在我们宿舍楼下吧,远远地就看到他插着口袋不停张望的样子,本来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见到我们之后立刻就笑得像个小孩子一样凑到了艺兴旁边。”讲到这,都暻秀像是想起了什么般嗤笑了一下,“说起来,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我还把他给吓到了。”

  对于这段过往金俊勉很是新奇:“怎么说?”

  “我不是近视嘛,看不太清楚他长什么样,就找了个看得比较清楚的角度,结果把他的笑硬生生地吓回去了几分。”都暻秀微微颔首,半眯着眼睛凶狠地盯着金俊勉。

  “我要是金钟仁能喜欢上你也是一个奇迹。”金俊勉缩了缩脖子,又好奇地问,“那你们后来怎么在一起的?”

  都暻秀一挑眉,神情颇为自豪:“我追的他。”他抬起手瞟了眼表盘上的时间,拽着金俊勉往回路走去,“但这不是重点,主要是我想你知道,不管他的过去如何,只要现在的他是最在乎你的,好好为他所付出的同样支付你想给予的就好。”松了口气,都暻秀偏头看着金俊勉若有所思的脸,微笑道,“而且除非张艺兴穿着吊带花裙子跪在金钟仁床上跳sexy dance,否则我想我应该没什么好担心的。”

  “我现在比较担心在你身边的我自己。”

  慢慢地也就踱回了诊所,都暻秀最后和金俊勉说:“我要去隔壁市了,短期内应该不会再回来,不过总会回来的,毕竟父母都在这。不过比起惋惜要走的,不如珍惜眼前的。”他指了指张艺兴,又指指金俊勉心脏附近的位置,“别拿那些条条框框把自己包起来,会越来越自卑的。有时选择了什么,是找不到命题的。”

  金俊勉看着张艺兴在远远地看见自己之后就笑着挥手示意,心里大概有什么像是框架般的东西碎裂了。

  都暻秀不再多言,走到金钟仁身边牵起他的手,对方抬起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再见啦。”

 

  撑着伞走回家的路因为金俊勉陷入沉思而显得有些宁静。金俊勉停下了脚步打断了这种氛围。

  张艺兴奇怪地搜索了一圈周围,发现附近并没有什么值得吸引金俊勉的东西后开口问道:“俊勉,怎么了?”

  “……张艺兴。”金俊勉开口,声音不知是因为冷还是因为什么而颤抖着,“我是不是还没有和你说过……我好像,喜欢上你了。”他的指尖因为紧张而同样随着声音发抖着,想要蜷起手指给自己施加一点力气,却因为和被突然告白的人靠得太近而碰到对方的手,神经紧张地立刻将手贴紧了大腿,内心却有种想要牵起对方的手的冲动,手指复又翘了起来,却在半空中被一把握住——

  感觉到张艺兴的骤然靠近,金俊勉不安地动了动,却被对方更加大力地攥住了手,耳边也响起了清亮好听的嗓音:“那,删掉两个字。”

  “嗯?”金俊勉已经紧张到话都不会说了。

  “把‘好像’这两个字,删掉吧。”

  在金俊勉的额上印上一片温凉的触感,张艺兴将两人的手十指相扣着,凝视着金俊勉的眼眸中,波光粼粼。


评论
热度(5)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