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兴勉】症结 C6

【目录:C5 ← 上文/下文 → C7




C6

  越是不在意,便越是刻意。

  金俊勉对这句话的感知,大概是在金钟大欢快地跳起拥抱住张艺兴,而后者即使腰疼着也没有推开那个热情的拥抱的时候。

  “痛啊!”张艺兴皱着眉头凄惨地扶着腰喊着,另一只手却还是勾着金钟大的脖子笑得开心,“你终于舍得回来了!”语气间满浸着欢喜,是金俊勉从来没有着眼过的兴奋的情绪,像个真真单纯的小孩子。

  可是不是对着他,所以不开心。金俊勉默默地站在走廊拐角窥视着在门口的两人,手指无意识地扯着衣摆。

  金钟大倒是放开了手,有些惊讶地提高了八度,震慑力颇为强大的高音令隔了有一段距离的金俊勉也不得不捂紧了耳朵:“啥!?兴兴哥你居然在下面!?”

  张艺兴赶紧伸出手捂住了对方的嘴:“祖宗你消停点行吗俊勉还在睡呢!”说着还颇为自豪地撩了撩头发,“你兴兴哥看起来像下面的吗?哥腰伤你不是早知道了么。”

  “像啊。”金钟大舔舔猫咪唇,笑着躲了下张艺兴丝毫没有威力的轻捶,接着说道,“我这不是吓到了么,当初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没觉得你像下面那个呀。”

 

  ——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你不是早知道了么。

  ——当初和你在一起的时候。

 

  金俊勉拽着衣角不安分的手倒是彻底停滞了。

  他有些不知所云地走出了走廊,难以置信地睁大着眼睛,一只手似乎是想要用力却只是扶上了门框,显得苍白并且无力:“……你说什么?”

  张艺兴听见声音回头,就看见金俊勉站在门口,因为刚起床而略显凌乱的发丝,脸上的倦容清晰可见,身上也只有一件单薄的睡衣。他的手静静地垂下,眼眸间却是强烈的复杂的情绪,像是沉寂前的爆发,压迫得张艺兴近乎要喘不过气,却又是更加地心疼。

  因为他熟悉对方的一切过往。

  屋内虽然暖气很足,却也并不是一件睡衣就能抵御的温度。他走过去,将身上的针织衫披到对方身上,语气间是满满的关切与担忧:“怎么就醒了?吵到你了?也不多穿件衣服,感冒了怎么办?”

  金俊勉还是一副怔怔的表情,对张艺兴一连串的发问回不过神,只是有些呆愣地看了看门口站着的金钟大,又看着细心帮自己套上衣服的张艺兴。身边萦绕着张艺兴的体温和衣服上好闻的洗衣液,在两个月里他早已习惯这一切,但现在却不知怎的,对眼前的这个人愈发地没有实感了,掌心微凉。

  眼见着情势不对,金钟大尴尬地冲金俊勉笑了笑,随便找了个理由便脱身离去。

  室内一片寂静。张艺兴将金俊勉牵到饭桌上,又伸手帮他顺了顺翘起的前额刘海,淡然道:“还没吃早餐呢,我去给你弄,你等下。”

  “张艺兴。”金俊勉开口叫住了转身离去的那人,嘴角边是苦笑,神色颇为讥讽,“你除了这些,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了?”

  被叫住名字的人脚步顿了顿,终是转过身,是有些无奈又有些苦涩的神情。他半蹲在金俊勉身边,握住他开始冒出冷汗的指尖:“先吃早餐,你看你身体那么凉。吃完早餐我们再谈好么?”

  “为什么非要吃完早餐再谈?”金俊勉没有抽回手,又或者是说,他已经没有力气抽回手,“张艺兴,你在逃避什么。”

  张艺兴低着头沉默不语,金俊勉也就一样,只是直直地盯着对方。他想要一个答案,让自己伤心的也可以,但如果是能令自己开心的更好,就算是骗人的也可以。

  良久,对方才抬起头,用力地握了握他的手,话语间却藏了一丝无法掩饰的颤抖:“我没有逃避,就是不想你饿着……我不会对你有所隐瞒,只要是为你好。”

  金俊勉凝视着他昂起的脸。原本显得有些无神的眼睛此刻倒满是认真,嘴唇微张着像是要倾诉又像是祈求,平日总是弯弯的现在却蹙起的眉。他不知道那眉眼间是怎样的情绪,他更不知道这情形到底该要怎么应对,才显得不尴尬刻意。

  于是只得顺从地点点头。他们彼此都需要一个冷静的时间。

 

  漫步在大街上,金俊勉的耳边回荡着方才张艺兴说的话语:“我和钟大确实在一起过,可是只有两天。我们是大学宿友,感情比较好,然后那阵子又刚失恋,就是一时间的感觉吧……后来因为太熟悉对方了就还是做朋友。他这次回来是来找人的。”

  事情确实是如此没错,金俊勉对此十分相信,可是他还是以出门走走的理由逃离了对方,匆忙得连围巾都系得乱七八糟,幸亏街上没有多少人。

  金俊勉很清楚,其实是他自己在逃避些什么。

  十二月的街道因为圣诞节的到来被装饰得十分精致,道路两旁的树都挂上了通电亮光的灯饰以及各种各样或是雪花或是拐棒的饰品。金俊勉路过一家商店,门口摆放着一棵银白色的圣诞树,顶上的星星也因此耀耀生辉。想起金钟大对张艺兴的称呼:“兴兴哥!”金俊勉撇撇嘴,快步离开了那家商店:“什么嘛,真不好看。”

  早间的行人是十分稀少的,更加上位于郊区,商铺也是三三两两隔着距离开着,这样就显得穿着修身的白色风衣的金俊勉愈发孤独起来。金俊勉还在感叹着人生寂寞不过如此,不想却突然有柔软的一点落到了头顶——

  “哇!是初雪诶!”迎面走来的一对情侣中的女孩子有些兴奋地挽着男孩子,“他们说,如果和喜欢的人一起看初雪的话,以后就会幸福地在一起哦~”

  幸福么。金俊勉停下脚步,仰起头看了看天空中不断飘落的雪花,像是神的恩赐,一点一点地覆去道路上的灰尘,最终只剩下一个银白色的干净的世界。本意是好的吧,金俊勉低下头,拍了拍肩上的雪花,叹了口气,可是我怎么只感觉到了没有带雨伞的不幸呢。

  被雪不断袭击的头顶却在这时有了屏障。金俊勉有些惊讶地回过头,旋即又因为失望恢复了一些淡然:“是你啊,金钟大。”

  拿着伞的金钟大咧开嘴笑得爽朗:“见到我也不要这么失望嘛~”他眨眨眼,睫毛是甚至令女孩子嫉妒的纤长与卷翘,“一个人吗?要不要我陪你走走?”

  “不用了,我一个人挺好的。”毫不犹豫地婉拒了对方。

  “可是我不想一个人走诶……那你陪我走吧~”

  “我更加不想陪你走。”这回是更加直接地回绝了这个提议,虽然意义上来说结论一致。

  金钟大撇下八字眉,撅着嘴委屈道:“哎别那么绝情……那你就当我是强迫你的吧!”说罢,也不待金俊勉的否决,手臂一勾揽过对方脖子就大踏步向前走。

  能不能好好听人家的意见。金俊勉翻个白眼,倒也是跟着对方的步调继续漫无目的地走去了。反正他觉得金钟大能遇到他,也绝不是偶然。

  没过多久金钟大就开口了:“我这次回来,其实是来找另一个人的。嗯……哈哈,还是先不和你说这个了吧,有空的话,我再把我和他的故事说给你听。我和兴兴哥其实也很久没有联系了,因为我毕业就去了国外,然后他留在这里……所以你不要想多啦。”他转过头,对金俊勉温和地笑笑。

  金俊勉看他一眼,又低下头,轻声说道:“我都知道。”

  “那你还在纠结什么?”

  “……”金俊勉不说话。更准确地说,他不知道。

  金钟大看着对方一副纠结的样子,无奈地笑笑:“其实你不用怕啊,我看得出来的,他真的很喜欢你。”

  一语中的。金俊勉有些惊愕地抬头问道:“你怎么知道的?”他既想问对方是如何得知连他自己都不清楚的纠结的地方,又想问他到底是怎么看出来,关于张艺兴对他的感情这回事。

  “他啊,”金钟大抬头,冲着上空呵了口白气,“我来之前是打算来他家借住的,但他说起了你,然后就说什么也不让我过去住,明明那么多房间……我和他发邮件的时候他也总是提起你,明知道我刚和珉……呃,就吵架嘛,还和我炫耀你们又去了哪里哪里玩吃了这些那些的。”他耸耸肩,“刚才你出来的时候他整个人脸色一瞬间就变了,你知道吗,我看到他的手还在抖。我都没有看到他这么紧张过一个人。”他说到这停下了脚步,拍了拍金俊勉的肩膀,示意他回头,“我是半路被他叫过来的,伞也是他给我的,我自己都没有呢。”

  金俊勉有些难以置信地回过头,就看到张艺兴立刻转过头对着一面什么也没有的墙壁,视线还往自己这边瞟了两下,又立刻直起背刻意不看过来。头发与肩上都落了一些白雪,手上倒是好好套着手套,却没有系着围巾,此刻只能半缩着脑袋尽力抵御寒风的凛冽。拙劣的演技和狼狈的身姿。

  哪里还顾得上散心与胡思乱想,金俊勉对着金钟大说:“借我一下。”动作倒是像抢劫般夺过对方手中的雨伞就朝张艺兴小跑过去。金钟大愣愣地看着因为对方并不温柔的动作弄得有些疼痛的手,最终倒是撑不住笑意,摇摇头往自己包里翻出了折叠伞,拍了拍身上的雪就转身往车站走去。

  “哪里是借啊。本来就是你的啊。”

评论
热度(6)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