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兴勉】症结 C4

【目录:C3 ← 上文/下文 → C5

症结的起因和想要改变,不论哪一方。




C4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家喻户晓的定律,比如当心理医生的通常精神也不太正常,对此金俊勉表示他万分认同,自从他被张艺兴半是诱拐半是自愿地绑在身边后。

  而此时此刻,这个罪魁祸首正挽着金俊勉的手臂穿过热闹的夜市摊子,头搭在金俊勉的肩膀上,还时不时地抓过金俊勉的手指把玩。从背后看,两个人确实是甜甜蜜蜜地紧挨在一块,惹得路过的摊子边上吃着章鱼丸子的女高中生连连尖叫。

  金俊勉什么也没说。并不是不觉得别扭,然而以他的性格这些事并不能左右他什么。更何况,他是有些病态地高兴着的:毕竟说了要照顾他的对他“一见钟情”的张艺兴确实对他好到不行,两个月以来近乎没有触过金俊勉的雷区——这对于一个先前的陌生人来说,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过金俊勉不知道的是,张艺兴早就已经拿到了有关于他的资料了。

 

  “俊勉?要吃这个吗?”思路骤然被人打断,金俊勉还来不及反应,身体就下意识地做出了应允的动作。

  待对方转过去向摊子老板交流时,他一抬头,才看到要被送进嘴边的食物——是金黄漂亮的炸猪排。然而这也完全无法挑起金俊勉的食欲,倒是让他的鼻子有些愤懑地发起酸来。

  为什么偏偏是这个呢。

  朴灿烈,你怎么就那么阴魂不散呢。

 

  在金俊勉还只是一个兢兢业业好好学习的三好少年时,一次偶然,让他认识了这么一个人。

  那人留着短短的黑发,刘海也只是剪到盖住一点点额头的地方,于是漂亮的大眼睛和有些过于灿烂的笑颜就被毫不避讳地张扬开来,再加上有些傲视群雄的身高,即使是穿着同样的校服,好像朴灿烈就是和普通人不一样。

  所以当这么一个优秀的人有些害羞地说着喜欢自己的时候,金俊勉近乎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他确实不懂感情是什么,只是朴灿烈对他好,借他抄笔记、介绍他认识自己的朋友、带他出去玩,每天早晨有一袋新鲜的面包和牛奶,周末是宁静的清晨散步或者是各种娱乐活动,闲暇的夜晚则是并肩穿过熙攘的夜市。

  朴灿烈是个主动的人。是他率先接近金俊勉,先一步告白,热情满满地说着不容拒绝的提议,喜欢吃炸猪排所以毫不犹豫地买两份并且不由分说地塞进实际上对此并不怎么感冒的金俊勉手中。

  当然,也是朴灿烈主动说的分手。

 

  分手后的某一天金俊勉无意间看到了朴灿烈搂着另外一个男生穿过同样的夜市,朴灿烈还是买了两份炸猪扒递给身旁的人儿,对方却咬着冰淇淋扭过头说着不要。朴灿烈愣了一下,旋即收回了手,然后凑到对方的耳后不知说了什么,还坏心眼地吹了口气。果不其然换来了对方的一阵拳脚相加,却还有一个冰淇淋口味的轻吻。

  分手的那天金俊勉异常地平静,接受了这个现实。

  说不在乎是假的。然而这个结局金俊勉并不是没有猜测过的,在他看过边伯贤在安静的图书馆角落亲吻朴灿烈的脸颊,在他看过朴灿烈在拥挤的地铁车厢将外套脱下披在边伯贤身上还将对方的头按在自己肩上、凝视了一阵后再莫名地抿着嘴笑起来时。

  介绍词的话,“伯贤是我这么多年来最好的朋友!”朴灿烈当时兴高采烈地拉过边伯贤站在金俊勉面前,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朴灿烈和边伯贤同站在一把伞下,边伯贤友好地笑着点点头,却又立刻皱起眉将朴灿烈往伞内扯了扯:“朴灿烈!你没看到那里有水吗!”被点到名的则高高兴兴地拥了一下对方:“哎哟,你看见就好啦~”

  那种气场,任谁想掺杂都无从落脚,仿佛天衣无缝般的默契,让金俊勉觉得自己才是真正的外人。

  没关系的。金俊勉在内心这样安慰自己,这个世界上又不缺一个开朗大方的人,总还会再遇到的。

  可是与朴灿烈相处的痕迹却深深地扎根在了金俊勉的世界里,仿佛一块强力的污垢,任他如何想要铲平掩盖都无法抹去。他不断地寻找下一个人,但是每个人的身上都有朴灿烈的痕迹。这个世界确实不缺这么一个人,因为无论在哪里,他都无法被抹去。

  而金俊勉自暴自弃的同时,却依旧无法忘记朴灿烈的好。

  多么可笑。

 

  当张艺兴拿着两份香气扑鼻的炸猪扒兴奋地转过头时,看到的就是金俊勉在呼出的热气中红着鼻头和眼眶,他低着头垂着手站在那儿,却没有一点移动,背也倔强地挺直着。

  张艺兴忽然就心疼了起来。

  他大跨步走过去,拉过金俊勉就往回屋子的路走去:“走吧,我们不吃了。”

  金俊勉却将他的手一把挥开:“不要。”他微微昂首,“我要吃。”

  “你别这样啊,好好听话。”张艺兴皱着眉,但还是伸出手拉了拉对方的袖子。

  结果自然是又被碰掉。也许是因为思绪本就糟乱无比,平日温柔的表面早已不见踪影,金俊勉将小孩子脾性悉数撒落在对方身上:“我就要吃!凭什么什么都要由你来决定啊,你知不知道你的主动就是一种摧毁!”最后一句甚至上升到了气急败坏的低吼,隔了一段距离的几个夜市摊子老板纷纷抬头。金俊勉被突如其来的注视弄得愕然,旋即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艺兴,我……”

  “没事。”张艺兴打断了他的话。他知道金俊勉想说什么。

  怎么会把那些人和张艺兴弄混呢。金俊勉懊恼地在内心谴责了自己一番。不是说好早就要忘记了吗,现在这样做又是为的什么呢?

  但比起自己的难受,一番好意的张艺兴估计更加不舒服吧。一瞬间内心的懊恼又被心疼代替,金俊勉抿抿嘴,开口道:“……艺兴,对不起。”

  张艺兴看着视线下金俊勉被单侧柔光笼罩的脸,和自己糟糕的皮肤不同,金俊勉的脸上只有一两点红红的印子,皮肤是可以让女孩子嫉妒的光滑与白皙,睫毛不算长却都乖巧地挨在一块,又在眼窝下扫出一层青墨色,眉头因为心情郁结而皱在一块,一边的嘴角被轻轻抿紧,下巴因为寒冷和耳垂还有漂亮的脖颈一并藏在白色的绒线围巾里,就像一只受到了惊吓后委屈不已的小狐狸。

  他不禁觉得有些好笑。明明不是自己被骂了么,怎么弄得委屈的反倒不是他了一样。

  终于是伸出了手,张艺兴帮金俊勉理好了背后戳出来的一截围巾,然后轻轻握住了金俊勉微凉的指尖:“炸猪扒,你不想吃就不吃。很多事,你不想做就不做,没必要委屈自己。我会用我的一切尽力让你做你想做的事。”看着对方听完这话陡然张大的瞳孔,张艺兴笑着伸出手捏了捏金俊勉的脸颊,“小傻瓜,这是我想做的事,你不需要说对不起。”

  而且你也一定不知道,我不开心的原因,是因为那份你对朴灿烈的感情。

  我真的,很嫉妒呢。

评论(2)
热度(7)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