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兴勉】症结 C3

【目录:C2 ← 上文/下文 → C4




C3

  金俊勉推开门的时候,张艺兴正拿着一根棒棒糖诱拐着坐在他对面蹬着腿一脸不高兴的,一个和鹿晗长得很像的男孩子。

  他不由得一怔。

  然而很快,金俊勉就开始在内心嘲笑了莫名慌张了的自己。真是的,这种既害怕又期待的心情,真是……差劲透了。

  男孩子率先看到了自己,原本眸子里的那份倔强瞬间消失殆尽,转而变得畏缩了起来,手和脚似乎努力地想要在不大的椅子里挤成一团,手指近乎是有些自虐地绞缠在一块。

  这时金俊勉才看到男孩子白皙修长的手上赫然是一道道可怖的抓痕,先前的伤口恢复成淡淡的粉色,隐约看得见内部翻开粉嫩的肉;尚在结痂的伤口则更为触目惊心,此时已经有鲜红的血迹沿着手背的纹路滑下,一条一条,仿佛一把柔软的刀片,将内心毫不犹豫地切开。

  金俊勉迅速掏出了一包纸巾扔给尚在发呆不知在哪个世界里的医生:“你干嘛快给他擦干净啊!手不要了吗!”

  纸巾不偏不倚地砸在了对方的头上,也让还拿着钢笔纠结着到底是继续开导吴世勋还是迎接金俊勉的张艺兴回过神。他尴尬地笑一笑,从身旁的透明袋子里拿出一条丝绢绑在吴世勋手上,嘴里还轻声哄道:“世勋呐,妈妈很快就来了好吗?所以我们世勋要听话哦,乖啦……” 看着吴世勋渐渐平复下来,揉了揉眼睛用年糕般糯粘的嗓音喊着困,又把人儿哄到帘后的床上睡了后,这才有些不好意思地正式迎接金俊勉。

  金俊勉点点头坐下:“你这样让我很难相信你,张艺兴。”

  被刻意强调了名姓的男人倒是无所谓地咧嘴一笑:“没事,我连鹿晗都治好过。说起来,他是不是长得很像鹿晗?世勋?”他强调了一下两个人的名字。

  “可是你的表现难以让我信服。”成功避开两个直球。

  张艺兴还是那幅处变不惊的笑脸:“对于不想面对的事情极尽可能地迅速避开,强迫恋人必须对自己专情专心并且有处子情节,过分强迫留恋与依赖甚至作出自残行为,对分手前任递给自己的心理医生咨询卡片平静地接受,恐怖强迫疑病症伴有边缘性人格障碍,”他说到这,舒了一口气,“这些是比较具体的项目,笼统的比如焦虑症之类的我想你也听说过,好在你多病多灾却都是小毛病,里面那个孩子比你还严重。”他冲床的方向挑了挑眉,再笑意盈盈地看着金俊勉。

  好像是被说穿了呢。金俊勉倒也不恼,只是冲张艺兴俏皮地眨眨眼:“张医生,我渴了。”

 

  送走了吴世勋母子,转身在饮水机前接了杯温凉的水,张艺兴递给对面的人儿后重新坐了下来:“其实你也看到了,二十出头的少年心智年龄突然低幼化,雍容华贵的母亲隐藏真实原因,受人关注便会做出无法控制的行为。我可不想与豪门大宅牵扯上关系。”他看着金俊勉睁着一双不明所以的眸子,正准备接话的嘴唇半开着滞了一阵,才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好吧,最近《名侦探柯南》看得有点多。”

  金俊勉没有灵魂地点点头,视线开始在不大的诊所里四处乱瞟着。

  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张艺兴扶着把手支撑着坐正,开始收拾起桌面上散乱的白纸。

  不得不承认张艺兴是个很有品位的人。乍一看似乎都只是白色与灰色调,然而仔细深究,才看出了天花板边缘是《圣经》中的浮雕,一个普通的落地柜掺和了架子柜门以及边框三种灰色,由桌子到桌面上的钢笔的办公区域是清一色纯白,一旁的沙发则是米白色混织羊毛样式,总的来说就是低调奢华有内涵。

  打量间还有重新打开话匣子的张艺兴絮絮叨叨的声音:“你也蛮巧的啦,刚好赶在和世勋同一天过来就诊。他那个不是治不好,只是我这里只是个小诊所,他这种突发性的还是去大医院看比较好。虽然这种豪门世家通常都不去公共场所的,万一被发现了什么秘密怎么办,哈哈。”他自顾自地笑起来,“而且我答应了鹿晗,要好好照顾你的。”

  金俊勉直勾勾地盯着张艺兴,不说话。

  感觉有一道不太友善的目光,张艺兴抬起头:“呃……怎么了?”

  “换个原因。”

  “什么?”

  终于有了一些神色,却是无奈地叹息:“我说,换个原因。不是因为答应,他。”金俊勉还是别扭着不想提到鹿晗的名字。

  听完这话,张艺兴呆愣半晌,终是撑不住笑意咧开嘴。他收拾好了桌面,两手撑在桌面上,俯下身子凑到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金俊勉面前,带着微微的压迫感,以及贴得过于暧昧的呼吸:“那你听听看,这个怎么样。”

  “我对你一见钟情了,我想要照顾你。”

评论
热度(7)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