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egun No Regression.

【兴勉】症结 C2

【目录:C0~1 ← 上文/下文 → C3

牛桃勉的青春年少。




C2

  一小时的车程,金俊勉在有些颠簸的巴士上,摇摇晃晃地从郊区进入到市内。

  下了车,看着周围熟悉不已的景象,金俊勉突然感觉有些头晕。

  果然太久没坐车就会觉得不舒服呢。抑制住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他轻车熟路地走到站台旁边的报刊亭,拿出冰柜里的苹果汁结帐。

  老板娘还是一如既往地健谈:“好久不见你啦!怎么,以前你旁边那个高个子男孩子呢?”

  金俊勉皱着眉头喝下了一口苹果汁,酸涩又冰凉:“他啊。”胃里被冰冷的刺痛代替,原先的难受倒是减去了不少,“工作呢,出国了。”

  “哎呀那不是挺好的么。我记得以前啊,他一直不喜欢喝冰的。”老板娘笑着将一本颠倒过的书放好,“和你一点也不像。”

  他摩挲着不断凝结出细密水珠的瓶壁,说不出话。

 

  其实要是算起来,从小开始的身边应该是有两个高个子男孩的。

  吴亦凡作为三个人里最大的,理所当然地长成了三个人当中最高的一个。不过显然年龄与身高不成正比,否则为什么比金俊勉小了两岁的黄子韬成为了另一个高个子男孩。

  金俊勉高考结束那年,吴亦凡看着烫金的录取通知书,难能可贵地露出了牙龈笑容:“哎呀,欢迎你啊,亲爱的学弟。”

  而刚经历了高一期末考试失利的黄子韬则是撇嘴,满怀愤懑地在金俊勉的大床上滚来滚去:“哼!两年后爷成为体育生状元的时候你们不要哭着求我留下!”

  事实倒也真不是两个人哭着求他留下,而只是泪眼婆娑地目送着黄子韬前往另一个国家发展的飞机。就连一句道别也没有剩下。

  再很久以后,黄子韬作为陌生的亚洲面孔第一次登上篮球替补的舞台,从此开始了光辉的职业生涯。

  电视里的黄子韬眼眶红红的,他认真地盯着镜头说:“我答应了一个人,22岁的时候要成为他。现在我实现了。”

  那时蹲在出租屋里那台小破电视机面前吸着炸酱面的吴亦凡看到这儿,默默地放下了筷子,最后捧着根本不需要洗的外卖盒子走进厨房。金俊勉低头看了看散落在地板上被各种红笔黑笔圈得乱七八糟的应聘文件,余光里是吴亦凡双手叉腰垂着头愣在水池前,半晌再仰头,眼泪就顺着重力作用从吴亦凡精致的脸庞上滑落。

 

  最终吴亦凡还是选择了那份去国外深造的工作。

  机场还是一如既往地人潮涌动,金俊勉将行李递给他,看着对方戴着墨镜乍然一副冷峻的神色。但他知道,吴亦凡的眼眶一定红得堪比电视里的黄子韬。

  于是他笑,伸出手拍了拍吴亦凡的手臂:“该走啦。找到他的话,记得帮我问声好。”

  “你该自己去。”吴亦凡内心其实是想金俊勉过去找他们的,再像以前一样出去吃喝玩乐看洋妞。

  金俊勉没有说话,只是拆开了一个草莓味的棒棒糖,不算温柔地塞进了对方嘴里。吴亦凡自知话题到此为止,也就不再多言,只是伸出手,狠狠地拥抱了一下金俊勉。

  飞机流云转瞬即逝,再无痕迹。

 

  金俊勉抬头看了看车站旁的树,它们已经不知历经了多少个春夏秋冬,似乎应该是又长高了些,可是金俊勉却觉得它们愈发地矮了些。

  以前金俊勉抬起头的时候,吴亦凡那双仿佛被神明赞美过的深邃眼眸总是平视着前方,在金俊勉不安分走路时细心地护着他避免着路上横冲直撞的单车。

  而另一只手旁边的黄子韬勾着魅惑上挑的桃花眼,却拖着与外表完全不符的糯软的嗓音抱怨着班主任又布置了多少多少作业。

  金俊勉哭笑不得,就只得揉揉对方趴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刻意语重心长地说:“你要好好学习啊,我和你凡哥都在等着你和我们一起读书啊……”

  “得了哥你别叨,没准本来能一起读都被你念得不能一起读了。”黄子韬哀怨地看一眼喝着金俊勉买的冰镇可乐笑得风轻云淡的吴亦凡,“笑什么你。”

  金俊勉又笑着向上望去,两人身后那些郁郁葱葱的大树枝叶相交,像极了三个人并肩走在街道上的模样,紧密地挨在一起,分也分不开。

  现在没有了那两个高个子的衬托,怎么这树倒变得矮小破败了。

  不过也没关系了。

  金俊勉等了一阵,就见到了自己要乘坐的那辆巴士。他从一个郊区驶到这儿,很快,他就要驶离这里,向另一个郊区前进。

  你看,你们都走了。现在,我也要走了。没什么不公平,也没什么落下。

  他最后看一眼那个熙攘的站台,那里没有缠着他问晚饭吃什么的黄子韬,也没有特意为晕车的他准备着常温苹果汁的吴亦凡。

  一片枯黄的叶子松动掉落,在巴士驶离站台的瞬间。

  再见,我的青春年少。

评论
热度(7)
©ChAGiYuu | Powered by LOFTER